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声道:“菲儿,咱们走吧!贝贝已经登机咯。”

  “哦!”谢黛菲被芷若惊醒过来,遗憾不能看见飞机主人。她随着芷若和沈烟雨往外走。走到机场外后,突然发现无数的豪车停在门口。任是几个女孩见多识广,看见这些豪车的超级阵容也不禁暗暗咋舌,不知道究竟又是哪位大人物到这来了?!

  首先从豪车内下来的,便是群群浑身肌肉爆炸的黑衣众,他们的目光冷冽而充满杀气,能瞬间让任何个靠近车队的人轰成粉碎,他们的腰间鼓鼓囊囊的,显示他们拥有随时佩戴枪支的特权!

  沈烟雨突然皱紧黛眉,转身道:“我肚子有些疼,你们陪我去上个厕所吧?!”芷若点点头答应下来,谢黛菲瞧了瞧从车子上下来的人,迟疑下,便道:“你们俩去吧!我在这等你们就行。”谢黛菲很聪明,她猜到现在来的这帮人,恐怕就是那架梦幻型湾流飞机的主人,能近距离看看这些超级权贵的真容也很不错。

  沈烟雨便拉着芷若往机场卫生间跑去,谢黛菲则孤零零站在门口侧,眼睛瞟向车队最前方。她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物才能拥有如此奢华闪亮的飞机。

  让她没想到的是,被黑衣众团团保护的车子里,居然走下个熟悉的男人来。

  这个男人身材并不高大,神色儒雅,给人种很平和的甚至是不带点严肃的男人。但在菲儿的印象中,却没有哪个男人有比他更伟岸的身板。他就像座陡峭的万丈天山,永远只供人仰望,不可攀爬。

  他就是刘文!

  个站在芸芸众生之巅的绝世强者!

  菲儿永远记得那天在“云天”娱乐会所下面,刘文个人孤傲的站在河边的场景。如崇山峻岭,高大而具有压迫感,他就如同个征服天下的君王,永远站在人生的尖端,俯视天下,像个不存于世的看客!

  然而让谢黛菲震惊的是,在她印象中已经不可超越的商业神话,此刻居然来到车前方,然后恭敬的打开车门静候车里的人物下来。

  他的神色甚至有些谦卑,双曾经的充满睿智和沧桑的眼睛,如今却是敬畏与崇拜,像是在静候个帝王下车。

  个女人当先出来了,是何倾月!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到了任何地方她都能成为瞩目的焦点,她就有那么美丽,美丽得如同月亮上的女神,空谷幽兰,不染烟尘。

  即便是曾经与何倾月有过两面之缘,然而今天看见她在刘文的搀扶下走出,谢黛菲的心中,仍不可抑制的心儿跳。为何倾月的尊贵与芬芳而心折。

  然而,月亮的光辉最终要让位于太阳,有太阳的存在,月亮永远只能生活在太阳的庇荫下,虽然不为人所知,却独享阳光。

  无疑,今天的太阳就是付千军!付家当代太子爷,集千万宠爱于身的终极人物!

  去分享

  45第四十五章巧合组人生

  第四十五章巧合组人生

  当谢黛菲看见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小小服务员,在所有人的万众瞩目下下车时,几乎以为自己的眼睛发生了错觉

  她使劲的揉着自己眼睛,遍又遍。

  她以为自己是看错了,也希望是自己看错了。

  除了这个下车的男人脸上的冷漠,除了这个男人骨子里透着的霸气和如同君王般的气质,除了这个男人那股冷冽与孤傲如遗世君王外,他的模样几乎和七夜模样,简直就是个模板里雕刻出来的!谢黛菲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停顿,她完全不敢接受这个事实,这个事实简直能用骇人听闻来形容。这就像个十分荒诞的童话剧。

  童话里,只癞蛤蟆,原来是个王子变的,他将迎娶最美丽的灰姑娘,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多么无聊的童话,多么无聊的作者。

  癞蛤蟆倒是满地爬,但在这个年代又去哪找王子?!任何个稍微有点智商的小说家也不敢再编造这种恶心的童话。

  人生永远充满了荒诞与搞笑,无数的巧合交织起来编织成张人生的足迹——谢黛菲宁愿相信这只是巧合。

  巧合多了,才是人生!

  最终,谢黛菲肯定自己是看错了。因为除了那个小服务员七夜与这个男人有些相像之外,气质截然不同。个是注定平凡于世的穷人,个是站在辉煌金殿里的王子。与生俱来的气息不容更改,也更改不了。

  谢黛菲最终舒了口气。然而——

  就在谢黛菲紧紧盯着付千军不放的时候,似乎是感觉到这股异样的目光。于是付千军转过头来,恰好与谢黛菲对视。这刹,谢黛菲分明发现这位高高在上的太子爷眼睛里透出丝震惊,随即转为种凛然的邪气,虽是瞬息即没,却仍与她印象中的七夜产生丝重合。

  印象中的七夜,也偶尔有这种凛然的邪气。虽不愿承认,但这股味道外人永远模仿不出来。

  没等谢黛菲有机会呼唤付千军,付千军已经在众黑衣的保护下,进入登机的特殊通道,消失于人群中

  梦幻般的湾流飞机最终横空万里,消失在余晖残阳之中。但付千军临别时的最后眼,却在敲荡谢黛菲的心灵,久久难以平静。

  “”

  等沈烟雨和芷若出来的时候,谢黛菲仍旧呆呆的神色,似乎还未从刚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沈烟雨拉她把:“菲儿,你醒醒,你怎么了?我们喊你你也听不见。”

  这拉,终于把谢黛菲的魂儿拉回来,谢黛菲没有理会沈烟雨,转而用极其复杂的眼神注视了芷若会,这眼神看得芷若都不好意思。于是芷若柔声问:“菲儿,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

  谢黛菲摇摇头,清醒过来后,“没什么?”谢黛菲摇摇头,风吹,她的脑袋反而清醒些,并没有再像刚才样失态。三人坐进沈烟雨开来的奥迪8,路上谢黛菲都皱着眉头思考,芷若问她在想什么,她也不说。

  等到车开到谢黛菲家门口,谢黛菲要下车时,终于忍不住问出心中迷惑:“芷若,为什么今天你男朋友没来?平时你们都是在起的。”

  “他要工作。再说贝贝也不喜欢他。”芷若迷惑道:“你怎么今天突然问起他来了?”

  “没什么,只是很奇怪而已。”谢黛菲把自己心中的惊异很好的隐藏起来。她没有再问什么,因为问下去也问不出所以然来。

  她又嘲笑自己的敏感。天下间巧合的事情那么多,哪有随随便便个人,就会是扮猪吃老虎的太子?!

  这想,谢黛菲因小小嫉妒的心情好了些。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淡淡的困惑。

  她与那个众星捧月的太子对视眼,分明看见他的眼睛里,有股抑制不住的惊异。这种刹的震惊绝不可能作假,谢黛菲敢肯定那个男人是认识自己的,但他真是那个小小的每天要为生活奔波的服务员吗?

  谢黛菲希望他不是。但事实呢?连谢黛菲自己都不确定。

  但愿,这只是个巧合。

  去分享

  46第四十六章泰园老主人

  第四十六章泰园老主人

  梦幻湾流飞机降临在国际机场,舱门打开,帮黑衣众严密保护付千军走下飞机,呼吸着这片生他养他的气息,嘴角升起道弯弧。

  我回来了。泰园,我回来了!

  千军站在舱门之上,何倾月为他披上件华贵的大衣。何倾月害怕他冷着,还特意帮他带了条亲自织的围巾。这个天,这个地,也只有付千军能当得起何倾月这等待遇。千军邪魅笑,股贵气油然而生,昂起头,俯视芸芸红尘。看得何倾月脸红心跳,身子也软绵绵趴在他怀里。

  在千军面前,何倾月永远是个惹人怜爱的女人!高高在上只针对天下苍生,却从不针对他。

  付千军回来了!宽别两年重新回到这片大地,王者归来!鲜花与荣耀洒满大地,红色的地毯如同迎接个尊贵的帝王。

  在,泰园的奢华足以让任何个尊贵的皇室自惭形秽。阵风吹来,付千军的大衣飞扬,何倾月亲手为他编织的围巾随风飘荡。这才是真正的付千军,皇气,尊贵,万古荣耀于身。没有任何人胆敢挑战他此刻的威严。

  霸气,但不张扬,邪恶,却披上层儒雅的外衣。此刻的付千军足以给任何个女人最沉重的打击,让所有女人的心房瞬间失守

  “这是谁?好帅!”

  远远的,个空姐注视这付千军,绯红的俏脸有种动人的红晕。

  “听说是付家太子,个缔造传奇的男人。”站在空姐身边的机长喃喃道。看见空姐痴迷的样子,机长并没有生出嫉妒心。付千军的优秀能彻底击垮任何人的自信。包括男人!

  付千军下了飞机,所经之处引起亿亿万万的瞩目,无数的车子在外等候。太子所经的道路全程戒严。是东方的赌城,这是个挥金如土的城市,万只能当百来用。在这里从不缺乏金融巨鳄和皇室成员,政府首脑和天之骄子更是比比皆是。

  但今天,他们的光环不再显赫,全让位于他!即便是特首,也只能在千军面前俯首称臣。

  个真正站在巅峰,永享绝世荣耀的男人!

  回到泰园,来自英国皇室的贵族管家彬彬有礼的站在门口迎接。从皇室辗转付家,并没有让这位老管家觉得半点掉份。相反,能服务于这个隐世的超级豪门,让老管家毕生充满荣耀。

  英国皇室与这个庞大家族相比,也逊色许多。

  付青云与李青霞并不在泰园。作为副国级干部,b市委书记,付青云并没有太多空闲来照顾家庭。即便是听说付千军回来了,他也只是打个电话来问候而已。政务缠身的他,想要在与儿子见面几乎不可能。

  只有付千军的母亲李青霞,早已在泰园主殿中等候,众旁系亲戚恭立在李青霞身后,不敢有丝毫造次。

  付千军回到泰园。这个未来将掌握太多资源的太子爷回来了!

  所有人都用仰望的眼神看着他。这个男人掌握着太多人的命运与生死,没人不希望巴结他,那怕让他记住自己的名字,将来辉煌腾达也指日可待。

  然而他却匆匆而过,巨大的风衣在空中飘荡,充满男人味的邪气笑容足以让任何女人陶醉。

  付千军回到泰园,并没有大张旗鼓举办宴会。泰园的老主人,付千军爷爷的意思是千军回来了没什么大不了,他终究是要回来的,为此大办宴席劳民伤财。而且,他并不喜欢泰园太过喧闹!

  付千军刚回来,只露个脸,便与何倾月起,随同母亲李青霞走入处后院。这处后院很幽静,是付千军爷爷所住的地方。平时没有老主人的允许,谁都不敢贸然踏足这个院落。院落里,甚至连个守卫都没有,只有千军的爷爷个人独居。付青云也并不打算派人过来保护父亲,如果连他都有人动得了的话,相信这个世界上也没人能保护老主人。

  付千军并不清楚老头为何喜欢独居。事实上付千军有好几个祖母,每个祖母与老头之前都曾有段往事!甚至连付青云都不清楚自己的亲生母亲究竟是谁。老头也从不会告诉付青云,造就了付青云对每个母亲都敬爱有加,不敢在任何位母亲面前放肆。

  付千军牵着何倾月的手,随同母亲来到后院。院子里栽种了颗果树,四周有许多植物陪衬,让小院显得雅致而幽静。

  来到院子里,付千军逼人的傲气收起来,神色间不自觉流露出丝尊敬与敬畏。在这个世界上,他天不怕地不怕,即便是身为副国级干部,早内定为下届国家常委之的父亲付青云,也不被他放在眼里。然而在老头面前,付千军从来不敢冒犯。

  这是老头与生俱来的威严。在付千军心中,老头远比大海更伟大!

  然而让付千军意外的是,向喜欢独居的老头,今天的小院落里居然来了另个老头。

  另个同样让千军敬畏的老头。

  李青霞的父亲,千军的外公,代开国太祖,李牧!

  两个老头正在杀盘围棋,付千军与何倾月站在母亲身后,并不敢对两个正沉浸于厮杀中的老头说话。两个老头也是针尖对麦芒,虽早发现后辈进了院子,却不管不顾,仍旧你来我往,杀得双眼发红,鼻息都粗重许多。

  在付千军的印象中,爷爷向都是云淡风轻,仿佛看破红尘,没有任何事能让他放在心上。自付千军出生开始,唯能让爷爷如此失态的,唯有人。

  这个姓李的老头。

  个同样强悍到变态,已经遁入化境的倔强老头。

  去分享

  47第四十七章皇位继承

  第四十七章皇位继承

  与付千军的爷爷样,他的故事如果写成书,足以称之为波澜壮阔的史诗画卷如果千军的爷爷是大海,这个老头就是孕育苍生的大地,样伟大,样辽阔!凡人终其生,不能遍览其上的山川江河万。

  他们早已各自缔造传奇,走向不朽!

  李老头开疆拓土,称帝封王,最近才得功夫清闲下来。他已经站到了人生的顶点,能看轻芸芸众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真要说出个能让他大动肝火的人物,无疑就是对面这个同样可怕到变态的姓刘的死老头!

  有生之年,李老头就是以狠狠踩死刘老头为毕生愿望!不从各方面击败人生中最大的劲敌,李老头死也不能瞑目。

  “看,你老婆来了!”

  两老头正杀得兴起,刘老头突然手指,吸引李老头的注意力后,瞬间把李老头的几颗棋子给偷进袖子里,等李老头察觉到不对后,刘老头顿时大叫起来:“哇!李老头,你输了。你看看,你的棋子都被我给逼死了,你输了你终于输了!哈哈哈”

  “你偷棋子,老扒皮,臭不要脸你居然偷我的棋子,别以为你那卑鄙的动作我没看见,早就知道你这死德性”

  刘老头猾,李老头也是人老成妖。岂会看不出刘老头低级到路边摊都不玩的抽老千技术?!个是擎天巨鳄,无论经济与势力都扩展到全球的霸主,个是白手起家,开拓出庞大疆域的开国皇帝。个耍赖,另个据理力争,两老头你来我往争得面红耳赤,若不是有几个小辈在,只怕此刻便要大打出手了。

  付千军与母亲何倾月三人,哭笑不得看着两个老头。两老头碰在起,注定是火星撞地球的结局。他们谁也不能胜对方哪怕半筹,到了他们这个高度,击败对方已经是自己人生的最大目标。二人旗鼓相当之下,偷棋子抽老千扯皮打架的事情如同家常便饭。众小辈早习以为常,也懒得搭理他们。

  当然,想搭理也没那本事!

  眼看着两老头要扯皮扭打在起,付千军赶紧招呼二女劝架,把两老头给拉开。李老头仍不罢休,用脚在空中乱踢:“死老头,不要脸,居然还偷我棋子踢死你。”

  “你输了,输了便是输了!这又没摄像头,你哪只眼见我偷你棋子了?!”刘老头吹胡子瞪眼睛,毫不示弱。

  几个后辈把他们拉开,何倾月与李青霞各自在二老身后捶背,千军帮二老拿了两张摇椅坐。过了许久,二老终于平静下来,居然又笑眯眯的凑到块喝茶吃酒,哪像刚才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千军,你过来。”刘老头喝着小茶,摸摸白胡子,很有股仙风道骨的味道。

  付千军不敢怠慢,来到二老面前。李老头也上上下下打量这个外孙,眼睛里有种掩盖不住的得意。

  无论称呼外孙亦或孙子,付千军都是两个老头最大的骄傲!

  “千军,两年里,干什么去了?”李老头开口问。与刘老头喝水不同,他喝的是老酒,浓烈而纯正的老酒。没有品牌,到他们这个年纪也不再需要讲究品牌。大道无为,返璞归真。他喝的酒,无名,不为人所知,才是人间极道精品。

  “失忆,被人逼下山崖!”千军缓缓道。神色平静,像是在述说个与己无关的人物的命运。

  “唔!”两个老头同时点点头。早在付千军回到泰园时,他们已从何倾月的嘴里得知付千军两年来的大致情况。铁血门?他们没听过,他们更不打算去打听这个铁血门是什么存在。到了他们这个高度,追求的是极道境界,已经超脱于世俗之外,个铁血门并不在他们的眼里。切,交给千军自己去处理就行。两个老头相信千军会处理好的。

  当然,如果处理不好也无话可说。那只能证明千军无能,不配成为李付两家的最终继承人!

  不识风雨沉沦,何与苍穹博弈?!

  在这个能人辈出的时代,想要成为这个千古家族的掌舵人,必须本身千万次精心打磨,方能铸成钢筋铁骨,傲立潮头。

  付千军也绝不会乞求两个老头的帮助。那不是付家男儿的作风。

  李老头看了看付千军,突然道:“乖外孙,我将来打算常住泰园,你觉得如何?”

  “常住泰园?”付千军眉头皱,连给二老捶背的李青霞何倾月也都愣住了。她们并不知道李老头有这打算。

  “对!常住泰园”李老头点点头,眼睛里有种精光闪烁:“整天与刘老头对打,不死不休!”

  “那你的土地和子民怎么办?”付千军淡淡道。李老头的土地辽阔,子民千万,难道他就想撒手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