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心里怎么会觉得这么难受?

  “这怎么行?你现在有孕在身,定要多吃有营养的东西。你不是个人在吸收,而是两个人。放心吧,这是乌鸡汤,没加什么调料。很清淡。不会油腻,早上喝些也没有关系来。试试。”千军把手里的汤勺递给罂粟沙华。

  罂粟沙华没有伸手去接,仍然是幅拒绝的表情,说道:“我不需要。我也不想喝你的汤。端走吧。”

  千军深呼吸口气,语调悲伤地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苦总把以前地错事记在心里,折磨着别人,更折磨着自己。我知道我那件事做的很不对,很不对起你可是,那时候我还年轻,容易冲动,而且当时被你马蚤扰后,我心里很是愤愤不平总是想办法要发泄番地。”

  “不过,我并不后悔我当初的选择。因为,如果我不是选择了以这种方式对你的话,那我可能会选择另外种更残忍更暴力地方式。还好我选择正确了。而你现在还活着,我们还有了爱的结晶”千军突然觉得后面句话说的不好,都把人家强了,哪还是爱地结晶?不过,要是能在中间再加个字地话,倒也适合。我们还有了做爱的结晶

  “我知道最近你吃了很多苦,也受了很多委屈。虽然我不能陪在你身边,可我感同身受。我为什么冒这么大地危险跑来伊斯坦?还不是为了你。知道我怎么对翁雅馨说的吗?我说,我们要想办法把罂粟沙华给劫持走。这样就没有人能对她怎么样了。什么伊斯坦,什么反对派,谁敢找我的麻烦我让他们有去无回”

  “我是真的对你心生愧疚,我也是真的想为你做些什么事来还债。伊斯坦的事我和翁雅馨谈过,我们会想办法帮你巩固你的皇权,以后你愿意和帝波罗友好相处也好,愿意不死不休也罢,这个忙我定会帮你。我知道你肯定很爱这个孩子,我也是。我真的很想尽点儿做父亲的责任。这汤是我大早起来煲的我知道你不愿意喝,可是,求你帮个忙,就当是我给孩子煲的——从你肚子里过下”

  千军又重重地叹息声,把手里的汤勺放在罂粟沙华的手里,转身离开。罂粟沙华呆呆地坐着,半天没有丝动静,仿佛栩栩如生地石雕般。清晨第缕阳光从玻璃窗透视过来,那颗颗滴落在桌子上的泪珠晶莹剔透。

  翁雅馨在厨房里找到千军,被他的样子吓了跳,问道:“你在干吗?”

  “煲汤啊。”千军笑着说道。

  “你什么时候学会煲汤了?”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把肉料和水放进煲里,丢在火上烧不就成了?”

  “你觉得有用?”翁雅馨自然知道千军煲汤是为了向罂粟沙华献媚。

  这个男人,与平时有些不样了。

  “当然有用了。女人是个很奇怪的动物,你伤了她千百次然后再抱在怀里哄次,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罂粟沙华不是普通人。”翁雅馨不屑道,感觉千军这是在胡说八道。

  至少她就不是那种人。想哄哄就没事?门都没有。

  “她不是普通人,但她是个普通女人。科学证明,怀孕的女人智商下降到和只狗熊差不多。要不要试试我煲的汤?”千军指了指汤煲里剩下的汤说道。

  “不敢喝。”翁雅馨摇头。这个男人除了杀人玩权术之外还会干什么?煲汤?天呐,饶了她吧!

  “那你就没口福了。这还是我第次煲汤,你不喝我自己喝”千军喜滋滋地给自己盛了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正想好好地品尝自己的劳动成果时,喝了口眉头就皱起来了。

  “有点儿腥,没加盐”千军放下汤碗,拿着盐盒就往餐厅跑。

  眼前的场景使他停止了脚步,罂粟沙华正趴在桌子上大口大口地喝汤,每喝口汤,便有滴眼泪掉进汤碗里。也许那碗汤会越喝越多,但她浑然不觉。

  不用加盐了,因为眼泪本身就是咸的。

  死皮赖脸在伊斯坦皇宫呆了晚上,最后还是被罂粟沙华赶了出来。罂粟沙华的意思是她不想在皇宫内看见个她不想看见的人出现。别挑战她最后的底线,如果不是千军还有着帝波罗皇帝这层身份,或许她早已经叫皇家卫队开枪把千军射杀。

  以血心头之恨。

  不过千军却认为这是罂粟沙华为了顾及自己的安全,怕自己住在皇宫里容易遭到来自反对派的威胁,所以不得不暂时“委曲求全”的与自己“挥泪作别”。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去分享

  503第五百零二章迎接印度斯坦大使

  但翁雅馨却无情的打击千军这是他的厢情愿,而根本不管千军是否是自己需要服务的对象幸好千军今天的心情不错,懒得理她。

  对于千军而言今天的收获无疑是巨大的,不但摸到罂粟沙华的肚子,他还从罂粟沙华的嘴里偶然得知这个女人明天将宴请从印度斯坦远道而来的贵宾。于是千军当即决定以帝波罗皇帝之尊委曲求全当成个普通人去参加这场宴会,却被罂粟沙华拒绝了。

  她可不想在宴会上闹出任何不愉快。而且,如果有人认出这个妖异的男人竟会是帝波罗现任皇帝的话,又会引起怎样震惊世界的轰动。

  连帝波罗皇帝都亲自前往伊斯坦了,岂不等于,帝波罗公然出兵伊斯坦了?!

  如今非常时期,罂粟沙华绝不想引起任何意外。

  但千军不在乎。他还没摸够自己的女儿呢,他打算明天就混在人堆里,也去凑凑热闹,顺便多瞧肚子里的女儿眼。如果有机会还去摸摸。

  不过千军要求翁雅馨带自己起前往宴会场地的要求却被翁雅馨无情拒绝了。翁雅馨拒绝的理由很简单,她虽然服务于千军,但罂粟沙华是她的朋友,她不打算卖友求荣。千军想爬进去滚进去怎么进去都行,但别找她。

  否则,她绝不会承认认识这个靠偷鸡摸狗溜进去的男人。更拒绝这个男人会是帝波罗的皇帝,帝波罗子民的骄傲。

  在夜幕降临之际,伊斯坦皇室设宴,宴请从印度斯坦远道而来尊贵的客人的宴席马上就要开始。

  这次印度斯坦来使,主要人员有印度婆罗门教至高圣女,以及总理美丽的孙女桑迪。

  印度教圣女,在大多数人以为是供奉给僧侣的奴,地位极其低下。但事实并非如此。誓如这位印度婆罗门教的至高圣女,她被称为直接服务与神祗,她被称为印度教三大主神之梵天女儿的化身。她不需要向这个世间的凡人低头。她降生在人间只为了传达大印度教神祗的神谕。仅此而已。

  传说中,她拥有只属于神的非凡的战斗力。做为神祗在人间的代言人,她在定程度上代表了神权。

  事实上即便是进入现代社会,印度斯坦依旧存在让人震惊的却十分落后的种姓制度。代表神权与皇权的婆罗门与刹帝利无疑是统治阶级,吠舍和首陀罗则是悲哀的被统治者。婆罗门最典型的代表圣女,更无需向处于下位的刹帝利掌权者低头。

  她们本身,便代表至高无上的神权。

  或许印度斯坦进入现代文明社会,并被誉为即将崛起的未来的超级大国。人们看见身为刹帝利阶级的掌权者呼风唤雨,却完全忽略在印度斯坦拥有印度百分之八十二信徒的印度教,才是隐藏在这个庞大国度幕后真正的权力中心。

  波光粼粼的恒河水,是她们统治力的源泉。

  而印度教的至高圣女与大祭司,才是这个国度至高者,地位甚至与总理媲美。

  最开始拜访伊斯坦的只有圣雄总理的孙女,但圣女刚与印度教至高神梵天沟通完毕出关,需要游历四海宣传印度教义,便与总理的孙女同拜访伊斯坦。

  印度斯坦当权者认为,女人与女人之间沟通,有时候会比男人与女人之间沟通更为方便。

  罂粟沙华有求于印度斯坦,总理孙女与印度教圣女更是亲临伊斯坦。伊斯坦皇室没有任何理由不用最高礼仪接待她们。

  而招待印度来使规格无疑是盛大的。这规格也只有当年帝波罗太祖李牧以及共和国最高领导人来访时才能享有。即便是伟大的民主国家美利坚领袖到访,也没有受到这种待遇。

  可见,伊斯坦女王极其看重这次印度使节来访。

  夜晚降临,千军很早就与翁雅馨同来到宴会现场。当然,翁雅馨是有请帖的,作为女皇陛下的常客经常出入皇宫无疑被奉为上宾。更何况,没有几个人会觉得翁雅馨能在如此高规格的圈子里混出名堂单纯依靠美貌与智慧,事实上伊斯坦无数实权人物或多或少对她进行过调查。并发现她为某个强大势力的总负责人。

  她被请入这场盛大的宴会变得理所当然。

  这是个尊重实力的社会,所有掌权者不敢再对翁雅馨有任何怠慢,并都对她恭敬有加。至少,会在表面对她客气。

  翁雅馨堂堂正正的进门,千军则只能偷偷摸摸溜进去。本来千军希望翁雅馨能利用请帖带他堂堂正正进入宴会现场,却被翁雅馨毫不留情的拒绝。仿佛这个皇帝陛下根本没被她多放在眼里。这让千军十分受伤。

  千军只能偷偷进去。他可不想被罂粟沙华发现自己来参加宴会了,不然这个女人肯定会叫人把自己轰出去。

  他只想看看孩子,他也不想闹出多大的风波来。

  宴会的规模决定了保安措施极为到位。不过这丝毫难不倒千军,千军很轻易的通过安保进入宴会场地,然后拿着杯红酒悠闲的在宴会四周闲逛。举目望去,只见宴会场地金碧辉煌,尽显伊斯坦皇室尊贵的与奢华。美丽的年轻女服务生如只只蝴蝶般穿梭在这帮达官贵人周围,不时给你递上杯纯酿的红酒,再送给你个迷人的微笑,让你感受春天般的温暖。

  宾至如归。

  四周,都是伊斯坦政商各界的达官显贵。他们衣着考究,彬彬有礼。从他们之间很随意的攀谈能看出来,这是帮相互都较为熟络的小圈子。同为掌权者,相互之间认识再正常不过了。

  上流社会,永远不似底层人民拥有庞大的基数。

  而作为陌生面孔,千军的出现无疑引起了现场的丝马蚤动。不过千军浑身上下透出的尊贵如帝王的气息让现场任何人不敢小视。更不敢认为这个贵公子会没有请帖偷偷溜进来的。

  不过,这帮达官贵人显然也恪守着自己的骄傲,千军不主动与他们搭讪,他们也没有多少心思与这年轻人说话。那会有损他们的身份。

  于是郁闷的千军四处张望着,在人群的中心终于找到翁雅馨。于是他端着高脚杯挤向翁雅馨。

  在这里,他必须找个人聊聊天以打发无聊的时光,他只认识翁雅馨个女人。作为翁雅馨的顶级上司,千军认为自己主动找翁雅馨聊天,这个女人肯定会欣喜若狂然后开心的与自己攀谈。

  但很明显千军要错了!

  翁雅馨正被帮身份显赫的老男人团团包围,开心的聊着属于他们的话题。当千军费力的挤到翁雅馨面前并用很友好的表情向她打招呼时,却见翁雅馨脸色愣,进而冷了下来,头扭装作不认识他。

  千军顿时无比尴尬,心中更是无比恼火。他绝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小心自己扣她工资。

  身边的位扛着将星的男人瞧了瞧千军,觉得千军气质不俗,于是问翁雅馨:“这位公子翁小姐认识吗?”

  “不认识。”

  翁雅馨冷着脸回答,然后冷漠的瞧着千军:“这家伙看起来不像是好人,我觉得宴会举办方是不是该核查他是否有有效证件,是不是通过合法渠道进入会场的?!”

  翁雅馨丝毫不给千军面子公然拆这位帝波罗大帝台的举动,让周围几个老男人确信这个十分迷人的年轻人不可能有什么惊人的背景,于是很礼貌的对千军说;“既然这样,那这位先生请你到别处去好吗?我们这里正在聊些比较私人的问题,不想被别人打搅。”

  千军满脸寒霜看着毫无悔意的翁雅馨,沉声道:“翁小姐,怒居然说不认识我?你就不怕说这种话,会招致不测的后果吗?!”

  千军满含威胁的语气却并没有让翁雅馨有任何退缩。相反翁雅馨居然还盈盈笑起来瞧着这位皇帝陛下,蓦然脸色板便把头转向那位扛着将星的中年人;“胡塞将军,如果这个男人再不走,你是不是该叫人把他撵走?我不希望咱们的谈话遭遇别人的打搅。”

  她早前就告诉过千军,既然罂粟沙华不欢迎他去参加宴会,她也将绝对与罂粟沙华保持致,并在宴会上绝对冷落这个可恶的男人。

  没等那位胡塞说话,另个急于表现妄图博得翁雅馨这位美女好感的老男人便高声叫起来:“守卫,麻烦你们过来下,我想这里有没带任何证件的陌生人擅自闯入宴会场地。”

  话刚落,千军顿时惊,恶狠狠的瞪了翁雅馨眼:“你给我等着。”瞪了眼翁雅茜狼狈的逃跑了。

  最后千军躲在角落里无聊的画圈圈,边诅咒该死的翁雅馨,边像贼样东张西望,静待宴会的开始。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去分享

  504今天暂停天!

  到朋友那喝酒喝高了,今天暂时无法更新

  今天欠下的章节,明天补上。

  到朋友那喝酒喝高了,今天暂时无法更新。

  今天欠下的章节,明天补上。

  到朋友那喝酒喝高了,今天暂时无法更新。

  今天欠下的章节,明天补上。

  到朋友那喝酒喝高了,今天暂时无法更新。

  今天欠下的章节,明天补上。

  到朋友那喝酒喝高了,今天暂时无法更新。

  今天欠下的章节,明天补上。

  到朋友那喝酒喝高了,今天暂时无法更新。

  今天欠下的章节,明天补上。

  到朋友那喝酒喝高了,今天暂时无法更新。

  今天欠下的章节,明天补上。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去分享

  505第五百零三章三个绝色

  在罂粟沙华与印度斯坦两位女孩还未到访前,千军个人无聊的坐在角落里喝茶

  翁雅馨依旧被那帮身份显赫的老男人围在中间聊天,不时传来翁雅馨银铃般的甜笑,显示她聊得很愉快。

  果然不愧世家大族中出来的千金小姐,即便是皇室主办的盛宴,她依然能成为万众瞩目的主角之。看得出来,无数的男人以能和这个女人聊天为荣。这似乎成为伊斯坦权贵们彰显身份的形势。

  当然,繁忙的翁雅馨无暇顾及尊贵的皇帝陛下。

  千军喝着酒,开始在全场肆意打量周围的美女来。像这种高规格的宴会般都会穿插无数的交际花。

  她们长得无比靓丽,她们拥有年轻的容貌和姣好的身姿,她们也以能参加这种高级别的盛宴而开心。无疑,倘若能在这里吊到个身份显赫的权贵,哪怕是七老八十的老头也好,也将给她们的人生带来次飞跃。

  这里任何个男人,都有机会成为她们的目标。

  但很可惜,千军例外。

  就在刚才,千军想要挤进翁雅馨的圈子却被几位大佬毫不留情的轰出去,期间还被个安保人员出于礼貌的检查身份,幸而翁雅馨出于礼貌的帮他解了围,这才让千军免于被赶出去的厄运等等这系列的事情被现场大多数交际花看在眼里,于是可怜的千军被这帮交际花毫不留情的打入身份卑微者的名单中去。

  别看这个男人长得英伟不凡,别看他看起来浑身上下都充满无法形容的贵气。或许他只是个打铁的,或者总体金额不超过百万的小商人,更可能只是个没有毛钱的骗子。

  在这种级别的宴会上,有不少想浑水摸鱼,妄图用身臭皮囊来彰显自己尊贵的身份,然后瞒天过海最终骗取笔来自高官的大单,最后再咸鱼大翻身成为真正的贵族。

  上层社会永远只属于小圈子。这里的人相互之间都认识。如果真是身份尊贵身世显赫的世家子,不需要华贵的衣服,不需要任何威势,哪怕你穿得破破烂烂走进来,也会有无数人蜂拥而至与你攀谈。更不会有安保狗胆包天主动询问你的身份

  而事实上在这种宴会上浑水摸鱼想捞笔的人太多了。很多交际花都曾不止次的看见过没请帖混进来的小人物被安保人员轰出去,或者是偷偷溜进来的小偷想偷东西,然后被安保人员凄惨的打个半死再丢进大牢吃牢饭。

  没有哪个交际花,会无聊到去接近个差点被赶出去的傻小子。

  千军很无聊,所以他拼命喝酒。当他拿起第五杯酒的时候,周围甚至传来几声讥讽的笑意:嗷!看呐,这个家伙就像没喝过高档红酒的酒鬼!或许他混进这里就是为了喝几杯价格昂贵的红酒天呐,他居然还无耻的用手去拿蛋糕他不知道这样做多无礼吗?!

  在千军拿起第六杯红酒的时候,服务员向他投去厌恶的眼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