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创世境界,那已经不是靠修炼能够企及的境界,因此同级的阿尔萨斯,也要点点的抽取,才能慢慢转为己身的能量。

  他最先针对的就是凯瑞甘最弱小的人之身。

  血,滴滴地从人之身上落了下来,落到了饥渴无比的霜之哀伤上,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被吸收了进去,剑锋微颤间,生出道道深邃莫测的剑痕,似乎通向个未知的世界。

  “阿尔萨斯,是我将你带来了外域,向源神推荐你成为你成为九大源主之,我们的争执与仇视只是伪装,你为了什么要破坏我的仪式?”

  凯瑞甘开始喘息,她的力量似乎已经衰竭到临界点,语气里露出几分妥协。

  高天心听了简直悚然。

  亏他搜魂灵阙,得到了南宁州的风暴源主凯瑞甘与堕落源主阿尔萨斯关系最紧张,双方之间有很大的仇怨,才来南宁州避难。

  弄了半天,凯瑞甘与阿尔萨斯的关系居然是最亲近的,表面上的不和都是伪装出来欺骗别人的,这对夫滛妇,下得盘好棋。

  可惜凯瑞甘入戏太深,被阿傻子这反骨仔坑了,明明是邀请来为三性合的仪式护法的,阿尔萨斯居然要上吞噬了她!

  面对凯瑞甘的怒骂,阿尔萨斯无动于衷,面对凯瑞甘的半哀求,他同样冷笑:“真是动听啊,你对我的恩情仅仅是在高旭的强压下拉个背叛的筹码,逃亡路途中多个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现在始源之地不停动荡,第四件诸天神器即将问世,第三纪元终战将启,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

  温馨满满的句话内,却是包含着刻骨的森寒与阴毒!

  话说到这份上,阿尔萨斯软硬不吃,凯瑞甘也扫伪装出来的拖延之态,三性之身齐齐仰首狂啸:“风暴所向,浩劫降临,在我的脚下颤栗吧!”

  霎那间,霜之哀伤生出的剑痕之内骤然洒出滔天风暴,向阿尔萨斯当头罩下,其中竟有无数利如刀剑的蛇触在窜动卷扬!

  阿尔萨斯也郑重起来,道道死灵之气从剑痕之内探出,化作只魔爪,划破虚空,轰然分化成无数诡秘的攻击。

  这是凯瑞甘最后的反扑了,只要压灭,她就再无翻身的希望,只能任他宰割!

  就在这刻,凯瑞甘发自灵魂的痛苦凄厉遥遥传来,画面定格在这幕,若破碎的玻璃般飞散开来。

  “原来如此,阿尔萨斯复活萨格拉斯是为了让他破坏凯瑞甘三性合的仪式,自己再假装好人,阴死凯瑞甘,然而萨格拉斯的复活被我搅得功亏篑,迫不得已之下,阿尔萨斯只能赤膊上阵!”

  高天心眼珠滴溜溜转,真相让他兴奋。

  不入虎岤焉得虎子,风险越大回报越高,两位源主级存在的撕逼,扯得胖次都快下来了,若是不强势围观下,将来回想起来该会多么悔恨!

  有鉴于此,他握紧拳头,呼喊出热血的口号:

  “王大哥,你先上!”未完待续

  又带病卖萌,投票票给订阅的好人送女王胖次条

  第四十四章女王真的被

  双王死斗,刻不容缓,王林连喝杯82年的敌敌畏压压惊的功夫都没有,就循着玄之又玄的因果轨迹,与高天心起腾身而出。

  他们甫现身,无数冰冷漆黑的炮口就从风暴母巢连绵起伏的血肉中探出。

  极度密集的炮弹瞬间构成肉眼可见的金属风暴,化为数以百计的条金属长龙,怒击长空,编织出最恐怖的死亡之网!

  紧随其后的,还有那铺天盖地的机械飞龙,人族科技与虫族基因的完美结合体,搭载的超电磁炮电浆球与弧形闪电涌动出撕裂铅云的毁灭风暴,狂卷而来。

  “避无可避!”

  正如王林吼叫的这样,如此级别的火力防护网根本没有可乘之机,切精妙的躲闪技巧都只能望而叹之。

  即便是轮回之环无数次刷新,也没有办法改变既定的事实!

  距离风暴母巢仅有数千米的距离,如同天涯般遥远!

  唯有硬肛!

  面对这股末日风暴,高天心信手扬,周身陡然浮现无数水波般的涟漪,环绕成套寒冰护甲后,英雄分身?克尔苏加德自神国内飘出。

  寒冰蔓延,幽蓝冷炎大盛,带着冻结灵魂的无边酷寒,时间别说呼吸心跳血流等生机活力,就连空间都要被强行静止,漫天的狂澜顿时滞了瞬。

  就在这瞬间,克尔苏加德骷髅的手爪上扬,根根硕大无朋的冰锥以最快速度凝聚,疯狂攒射,不仅锋利绝伦,还蕴含着天灾特有的污秽尸毒!

  在高天心本体力量的支持下,克尔苏加德已是神级巫妖,不仅两轮禁咒级的魔法瞬发丢出,还翻动诅咒教典,头戴统御王冠,天灾军团自身后的巨门内蜂拥而出!

  以毒攻毒。那些承载的飞龙第时间遭到了腐蚀,尖声嘶啼着坠落下去,阵形大乱。

  但风暴母巢的守卫军团立马调整战术。激光阵起,照面间就将克尔苏加德的寒冰屏障给轰成了马蜂窝。

  天灾同样大批大批死亡,所幸这支军团虽与母巢核心阿尔萨斯的那支神级亲卫队无法相提并论,但作为炮灰。减缓压力亦是足够了。

  而没有意识的天灾士兵并不能产生信仰,战场上的尸体则处处是原材料,高天心自然也毫不可惜。

  趁此缓冲,克尔苏加德再起魔力漩涡,无止境地向四面八方扩散,将直射而来的高能激光开始散射。光束穿透水波后经分散。威力顿时陡降。

  但双方的数量差距实在过大,当源源不断的密集激光飙射,魔力漩涡逐步削减,最终在中央变成颗巨大的光球,如回光返照般耀极四方,徐徐消融于无形

  所幸这个过程中,高天心和王林不仅前冲了数千米,王林还构思出了新的反击策略。

  因果之道在战场上固然不能冲锋陷阵,但用于战术推演简直无往而不利。

  王林的念头出。收到的高天心立刻挥出万象剑印,璀璨的万剑之芒霎时亮起,分布于天上地下,呈现各种角度。

  紧接着,就见通过无比精确计算的无数次反射聚焦汇聚下,数十万道高能激光彼此交织,竟然形成座密不透风的光之屏障,将整个天灾军团都笼罩进去。

  反助敌军!

  守卫军团的脑虫与王林比明显落入下风,再被深入了足足有三分之的距离,才慌急慌忙地改变。

  可当光之屏障散去之际。展现在他们眼前的,业已变成了个肥硕狰狞的深渊领主。

  英雄分身?玛诺洛斯,火雨召唤!

  火雨如流星从天而降,再向四面八方膨胀扩散,虫族与机械疯狂消解,化为火海的养分。

  那万剑归宗则是混于其中,如轮如剑,携带洞穿切的淬历,由下而上将地面的座座防御地堡洞穿摧毁!

  在强烈的高温烘烤之下,连菌毯都开始变为流淌的岩浆,在玛诺洛斯反掌之间剧烈喷发,时间,巫妖寒冰与深渊火焰交相辉映,同时共存。

  倾轧,酷寒针对虫族,极炎溶化机械,各走极端,都是前所未有的激烈强猛,在冰火旋绕之中,高天心行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眼见敌人种种战术信手拈来,强横到不可思议,脑虫也随机应变,不再妄图取得全面性的压制,而是将极端的输出集中在某个目标身上。

  高天心和王林猥琐地躲藏在后面,又有万剑护御,根本够不着,天灾军团杀不胜杀,无数的死灵巫师还在不断复活尸体,毫无意义。

  那么目标只能是克尔苏加德和玛诺洛斯之间,只要能破了两者合作的,就能化解对方的推进!

  在两者中选择,胖到没朋友的玛诺洛斯满脸横肉满身狰狞,没得说,还是骨瘦如柴的巫妖看起来更好欺负!

  果不其然,当轮集火,克尔苏加德与他身前的憎恶大队直接被淹没,当烟尘散去,散成了无数碎骨,死得不要太快。

  脑虫舒了口气,触手甩出了欣慰的弧度,然而下刻,它懵然呆住。

  因为特么滴居然又有个巫妖眨眼出现,还用唇语评价:“妈的智障!”

  脑虫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万点侮辱伤害!

  没办法,巫妖的强横就在于只要命匣不失,就能不断复活,何况高天心神国已成,亿万信徒祭祀,几乎是呼吸之间,就能让自己的分身重新复活,投入战场!

  经过这段纠缠,脑虫再想改变目标,击杀玛诺洛斯已经迟了,因为这回姨妈当先的,换成了地狱咆哮!

  手提血吼,斩而下!

  这斧快如闪电,烈如奔雷,发出的呼啸与整个军队的士气合而为。

  这斧朴质无华,纯粹强大,力量速度杀意与煞气完美结合在起。

  于是乎,那经过冰火肆虐的菌毯随着血吼斧直接撕裂开道漆黑深邃的裂痕。路清空,路延伸,正正抵达风暴母巢的边缘。阻碍住了守军的冲击。

  等到他们飞跃,高天心早就卷起众人,以最快速度抵达目的地。

  “进来了,接下来循着我们之前的通道。抵达女王的房间就可以运用空间规则了!”

  就在众人终于突入母巢内,王林因果罗网收,认为已经通过入门关卡,准备直面两大源主时,高天心突然神色剧变,种强烈至极的危机感猛然浮现心头。

  电光火石之间。他直接遁走。根本来不及做其他任何事情。

  旋即就见王林三大英雄化身以及那些最精锐的天灾部队以种匪夷所思的势头朝下塌陷,须臾间挤压在起,再也不见原本的形状,取而代之的是只有乒乓球大小的个血肉骨球!

  那小球自由落体,居然打穿地面,破开个深不见底的小洞,直接消失不见,这是何等骇人的密度!

  “塌缩炮不,是坍塌陷阱。好阴险!”

  高天心轮回之环转,将过程刷新,没有上当,王林和自己的三大英雄分身自然再度重归,遥遥指,将这开门见红的陷阱破除。

  “我又死了?”恍恍惚惚红红火火,王林对于自己的黑历史居然开始有了某种直觉,心有余悸地望了眼前方昏暗的通道,“你能够无限拯救吗?”

  地狱咆哮倾尽全力的血吼斩正在飞速愈合,后面的追兵马上就要堵截。高天心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回答得没有半点迟疑:“不能。”

  这个不能并非能力的不足,轮回之环自从通天塔回归后,区区小范围的刷新轮回已经不成问题,单从这点来看,高天心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

  但之所以用几乎来形容,是因为高天心不敢毫无顾忌地催动它,方面他要克制,另方面他又必须提防源主的觊觎。

  瑟西的出现代表着源神正被高旭困住,两位创世级的至尊强者不出,接下来就是源主和天尊。

  而轮回之环是诸天神器,拥有创世神明的本源力量,或许对于大部分神魔而言那都过于遥远,但源主偏偏是屹立于神魔巅峰的存在,正差这临门脚,就能成就创世级的至尊境界!

  这种诱惑,谁能抵御?

  恐怕里面正在死斗的阿尔萨斯和凯瑞甘旦察觉到诸天神器在高天心身上,立刻就会抛开切仇恨,齐心协力地将轮回之环剥夺再说其他吧!

  所以高天心使用轮回之环时相当小心,得益于他掌控的规则之力繁多复杂,将其层层包裹在,核心还以通天塔作为掩护,看起来就是招自创的时光神术。

  与王林的因果之道相结合,只要不在源主面前多次使用,足以瞒天过海!

  如此来,“复活”的次数自然是有严格限制的。

  “三次,还有三次机会,过不去,我们就自不量力地葬身于此,连个参战的机会都没有!”

  高天心目光炯炯地凝视王林,字句地道:“无论是生是死,我们都是为了荣耀而战!怎么样,是干,还是怂?”

  “问得这么热血澎湃,决定权在我吗?我要是真能决定,马上怂,每次死的可不是你!”王林冷笑声,直接戳穿。

  “呵呵,不愧是我的王大哥,不按套路答话啊!”高天心呵呵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朗声道,“我们双剑合璧,谁能阻挡?那个守护母巢的脑虫就是个智障,它的女王马上就要被巫妖王做成女体盛了,还在对付我们这些热心的救援者!”

  高天心的话音落,个磁性的男高音响起:“吾名鲁达斯,你们这些不自量力的入侵者,小孩的把戏玩够了吗?真正的恐惧正在你们的前方,够胆量,就进来遭受折磨吧!”

  脑虫居然会答话,这令王林感到颇为诧异,却不放过大好的机会,即刻开始推演,毋须使眼色,王林也相信高天心会配合着拖延时间。

  然而高天心无耻的介绍让他震精了:“渺小的虫豸,吾的名字你不需要知道,这是我的大哥王永勃,曾经的联盟主席,他马上就能算到你的所在,你就说你怕不怕吧!”

  “我去,这卖队友也太专业了!”这句话王林都来不及说出口,灼眼的巨大光芒已然彻底闪耀照亮了这方空间。

  在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中,风暴母巢的地面竟然裂开,地动山摇,热浪冲霄,他们瞬间腾空,天旋地转间,王林已然身不由己,毫无征兆地腾空而起。

  那是道团团幽光形成的洪流,令幽暗黑夜变成让人无法直视的白昼,令涌入的天灾精锐全部如冰雹流星般从空坠落,连冰霜巨龙都不例外

  最为可怕的是洪流中夹杂的扭曲之力渗透入体内,在基因细胞中奏响曲婉转的乐曲,时而高亢长吟,时而低沉婉转,汹涌地冲击着他的本我意志。

  王林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卷入海啸的普通人,每个浪头卷来,就将往洪流的最深处拖下去点,只要将他彻底吞噬,同化!

  “这就是风暴母巢的最强杀手锏,基因之力的最强体现吗?该死的,高天心用什么方法刺激了那个脑虫!”

  “就是现在!”

  怪异的是,王林不惊反喜,以最快速度地镇定下来,隐约间,他似乎“看”到高天心丢出了块不断蠕动的古怪血肉,将势不可挡的洪流瞬间收取!

  下刻,高天心将他带起,居然在这个空间规则被严重干扰的风暴母巢内直接传送,电光火石间,就来到了堵血肉壁障之前。

  个脑虫就悬浮在肉墙前,它的直径有数百米,整个身躯如同庞大的心脏般直在有节律地胀起收缩,数以万计的触手盘旋蠕动。

  这就是脑虫鲁达斯的真身。

  黑暗原力的挑唆让这个凯瑞甘的看门者做出了鲁莽错误的选择,开始就丢出了大招,结果被高天心以之前收取的块刀锋女王血肉瞬间反制。

  如此来,这个原本最为棘手的拦路虎被轻松解决,统原力直接压制后,收入神国内以作研究。

  终于,来到了刀锋女王闺房之外。

  高天心深吸口气,将王林也并收入神国内,头钻入。

  眼前光芒变幻,能量澎湃,高天心尽最大努力展开原力视界,就见魔剑气息弥漫间,隐隐有千万灵魂交织,仿佛春蚕结茧,团团裹住个躯体,凭空绞!

  当他脚踏实地,定睛看,颗心不由地沉入谷底。

  只因霜之哀伤无穷无尽的阴狠暴戾杀戮毁灭爆发开来,撕拉下,将凯瑞甘最后的神之身撕扯成漫天碎片,意犹未尽地斜举上天:

  “你们来得正好,霜之哀伤还没吃饱!”未完待续

  啦啦啦啦啦啦,粉红的票次飞舞

  第四十五章干翻源主,舍我其谁

  “凯瑞甘已经跪了?!”

  “怎么可能,凯瑞甘是风暴源主啊,怎么会扑得如此之快!”

  “完了,只剩下个阿尔萨斯,我们就是送菜上门,十死无生了啊!”

  高天心马上觉得这次药丸。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两虎相争,必有伤亡。

  堕落源主与风暴源主,阿尔萨斯与凯瑞甘两个货黑吃黑时,才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如果方被杀,哪怕另方遭到重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不是他能够抵挡的。

  算上神国内的月神艾露恩,翡翠梦境小仙女龙以及守护巨龙等等力量,换成个空旷的地域,或许还有线逃生的机会,但现在外面是风暴母巢的天罗地网,里面是霜之哀伤饿了的巫妖王,简直是必扑的局面!

  “事到如今,只能用轮回之环刷新了,就算暴露也能争取段时间!阿尔萨斯对凯瑞甘下手,是源主间的自杀相残,必须瞒着源神,所幸闹大,让他投鼠忌器!”

  转瞬之间,高天心已经想到了种种后路,摈弃了侥幸,准备催动诸天神器。

  不料就在这刻,阿尔萨斯突然目光凝,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震怒的声音里颇有几分咬牙切齿:“原来是你?”

  “认出你的萨总是栽在我手里了吗?不对他既已成功,对于萨格拉斯复活与否就不该多看重了,不至于有这种深仇大恨难道,父债子偿?”

  高天心激灵觉得药丸,莫不是阿尔萨斯认出了他的老爸是高旭,妥妥的根红苗正,仇人之后。

  之前阿尔萨斯与凯瑞甘寥寥数句话里已经透露出了两位大反派的遭遇,他们在第二纪元最后的决战里与高旭作对,后来侥幸生怀,现在成为外域的两位源主,仇人见面还不分外眼红?

  不过他实在想多了。只因下刻,道通天彻地的神圣光辉自他身后闪耀起来,他猛然回头。就见位发须皆白的熟悉老者威武地大踏步走出。

  “马里奥?是你!”

  高天心先是怔,这位老而弥坚的勇士不正是享乐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