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服务员报信,与他们毫无关系似的,但现在他们因为项目合作,却与付冠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他们必须弄清楚这出的人脉关系。

  服务员给付冠传话,到底是受谁的指使?是黄胜利?是付冠上头的人?还是另有人?这与他们是利是弊?他们都必须弄清楚。不然,可能招不慎,就会给冀氏集团带来巨大的冲击。

  但冀容寒和杨天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再去找那个服务员时,已经毫无踪迹了。“黄叔叔,你真的不知道那个服务员去了哪里了吗?”冀容寒再次问道。

  黄胜利眼神犀利,很是古怪的盯着冀容寒道,“小寒,这里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个服务员,你是不是弄错了?不信的话,我再把全部服务员叫出来,让你认认。”

  冀容寒听,心底沉,他摇了摇头道,“不用了,黄叔叔,可能真是我记错了。”就算他记错,但还有另外两个绝不可能记错。

  然,黄胜利口咬定,店里没有这个人。

  难道是黄叔叔在撒谎骗了他们?可是,他试探了好几次,几乎肯定,黄胜利对于纪查署要盯上付冠之事,毫不知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他只有找找他那未来岳丈试探下了。

  慕容悦今天早看到那则关于付冠被纪查署带组时,表情先是愣,随后就想到了什么,嘴角勾了勾,心里嘀咕着道,真是小气男人。“老板,事情已经办妥了!”在慕容悦的独立小院内,接电话的东方皓听到陈子其的汇报。

  东方皓淡淡的“嗯”了声,随即叮嘱道,“吩咐下去,好好招待下付冠!”哼,竟然敢盯上他的宝贝儿,还起着那龌龊心思,就等着承受最严重的后果吧。

  陈子其应道,“是!”

  东方皓挂了电话之后,凌厉的脸庞,幽深的眼眸,犀利的目光,就如个在深思熟虑之后,等着挥斥方遒的帝王。

  随后,东方皓脸上浮现出抹冷笑,自言自语的道,“冀容寒,看来我是高估了你的能力,低估了你的自私与懦弱。付冠都还没有威胁,竟然就把悦儿让到那人身边去。”

  从慕容悦要回来报仇之后,他就直派人盯着冀容寒,在冀容寒第次见到归来的慕容悦之后,他就从冀容寒的眼神表情当中,看出他对慕容悦见倾心。

  不过,东方皓并没有去给冀容寒警告或做什么,因为以他们这些精于算计的上位者来说,只要他动心了就好。

  动心了,就有可能失去正常的判断,这可是大大利于慕容悦的计划实施。

  然,东方皓还是会暗暗吃醋,他这不是把自已的女人送到对她有企图的男人身边吗?万,这男人有个什么冲动,那悦儿不是成了羊入虎口了的情况了吗?

  不过,他东方皓是谁啊。他既然能放心自已的女人回去接近前男友,当然有所准备的,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了她去。“向阳,你最近有什么事吗?”傍晚,栋小别墅里传出道嗲音又带着善解人意的温柔女人声音问道,“我看你这两天的心情都不太好?”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冀向阳脸色不是很好的松了松领带,然后接过女人递过来的水,喝了口,睨了眼女人,说道,“没事。”公司的事,他绝不会向这些女人透露点。

  女人倒没有点生气,很是懂事的接过茶杯,放在茶几上,然后状似无意的说道,“向阳,我怎么感觉这两天,冀总与杨副总似乎忙什么忙得焦头烂额啊?”她当然知道分寸的说,只要不触及冀向阳的底线,冀向阳对她还算宽容,所以,有时她问的,冀向阳也会回答。

  只是此刻冀向阳并没有回答她,而是突然叫着道,“佳佳,”

  “嗯。”毕佳佳柔情似水的看着冀向阳道,“怎么了,向阳?”

  冀向阳说道,“寒儿和天佑两人的关系是不是特别好?”

  毕佳佳听到这个问题,有点回不过神来,冀容寒和杨天佑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关系当然好了。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吗?可是为何冀向阳要这么问?

  毕佳佳笑着道,“向阳,冀总与杨副总是多年老朋友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当然十分要好了。”

  冀向阳微微眯了眯眼,然后不再说话了。

  毕佳佳可是万分的疑惑了,冀向阳这没头没尾的问这个做啥?

  不过,毕佳佳现在也不会细想,她现在要做的是继续讨好冀向阳。

  她走向冀向阳的后背,开始给冀向阳捏肩按摩,力度拿捏的正好,让冀向阳闭着眼睛来享受,也可见这也是常做的事儿。

  按了会,毕佳佳小心的说道,“向阳,你这么久都住在这里,那你家里那位”

  “别跟我说她,”冀向阳凌厉的道,“那个疯婆子,就知道会大吵大闹,”随后头就往后转了转,柔声的继续道,“哪有佳佳善解人意啊。”

  毕佳佳听罢,内心暗自道,哼,我不善解人意能行吗?不善解人意,哪能讨好你,然后哪能让你心甘情愿的为我买下这栋别墅,最主要的是,我哪能完成慕唯复交代的任务。

  她虽是不甘愿被慕唯复威胁,但现在确实按照慕唯复的方法,来讨好冀向阳,她才得到了这栋别墅,还能让冀向阳给她大笔的钱财。

  毕佳佳继续道,“可是,向阳,如果你天天不回家,万她有天闹到公司或找到我这里,怎么办啊?”她可是听说过冀容寒的母亲是个善妒,泼辣及凶狠的女人。旦被她发现有女人勾引冀向阳,她当场就会把那个女人的脸抓花。这事在市确实发生过的。

  冀向阳拍了拍她的手安慰的道,“你放心,她不敢闹到公司的,她也寻不到你这里来的。”

  毕佳佳似乎高兴的应道,“嗯。那就好。对了,向阳,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最近在烦心些什么,说出来,说不定我可以为你解解忧?”

  冀向阳最近烦什么?

  个是新股东对股东大会提出要对冀氏集团修改不合理战略方案?呵呵,那些战略计划可都是他这个大股东给提出批准的,那个小股东有何权力质疑?可是她提出的不合理之处,所有的股东都点头附和,认为该改过来。

  他顿时感觉权威受到挑衅,这让他愤怒心烦。

  另个是,被林心月烦的要死。就算不回家见不到她那个人,可是天天电话不停,手机被打暴,座机也要被找暴了,更让他气愤的是,她竟然找侦探跟踪他。那个死泼妇,当初怎么他就是猪油蒙了心,答应娶她了呢?给她大笔钱也比娶了她好啊?

  最后个就是,关于冀慕分公司与政府合作的项目,因付冠的被捕而受到牵连。项目暂时没有问题,可政府这边却明显看出心不在焉似的,点积极性都没有,进度明显慢了下来,这样下去,这项目何时才能完成?耽误天,损失可不止点半点。

  再有点,听他听冀容寒说,付冠在被捕之前,可是得到过讯息,可仍然没有逃出去。

  他现在不能确定的是,付冠突然被抓,是有人预谋已久要整的他,还是有人通过付冠来整冀氏集团?因为付冠被抓的太巧了。他们刚与付冠因为项目上的事,攀上了点关系,而且项目也刚刚谈成功,那人就被抓了?

  如果只是针对付冠本人,冀向阳点都不担心。所以,他现在担心的是,有人通过来整冀氏集团。

  这两天,冀容寒特地试探了下解红宇,结果解红宇对付冠突然被抓也是费解。他个市之长,纪查署竟然直接绕过他,对付冠动手。这里面肯定有更大可能是有更大的权势者插手了。

  所以,冀向阳担心的就是,如果真是那个更大权势之人要整冀氏集团,那个解红宇根本就罩不住他们。

  冀向阳叹了口气说道,“我就在烦心,寒儿能不能处理好这次项目危机?”

  毕佳佳眼珠子转,笑着安慰道,“呵呵,向阳,你就别担心了。冀总这么有能力的人,肯定会好好处理这事的。我听说”随即似乎想到不该说的样,闭了嘴没有再说下去。

  只是冀向阳问道,“佳佳,你听说什么了?能这么确定寒我能好好处这次危机?”

  毕佳佳似乎挣扎了番,最后似无奈的说道,“向阳,这事我也是不小心听到的,所以不知道事情的真假,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被调起口味的冀向阳有点不耐的说道,“你说吧。即使说的有不对的地方,我也不会怪你的。”

  毕佳佳说道,“我听说冀总已经找上京城里的个大集团在市的分公司合作,分担这次与政府合作的风险,我还听说那个公司在京城的后台背景很强大。”

  冀向阳犀利的问道,“什么公司?”

  “东方集团!”毕佳佳答道。

  “冀容寒,真是好样的啊!”冀向阳眼神是露出的是锐利光芒,语气里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第68章:解静娴的反常

  “咳咳”杨天佑走到解静娴的办公桌前,可是他都已经站了好会,解静娴头靠在办公桌前发呆,没有反应。

  杨天佑假咳了两声,却仍然没有把解静娴叫醒。

  杨天佑就更奇怪了,这丫头平常就是活泼好动,好似天塌下来也不关她事没心没肺安静不下来的性子。

  可这会,怎么会突然发起呆来呢?

  杨天佑在她桌前再敲了敲,解静娴呆滞的目光,总算清醒过来般,她抬起头,看到表哥站在她的面前,很没精神的叫道,“表哥。”

  杨天佑看到这么没有精神的丫头,这下不是好奇,而是担心了。他关心的问道,“丫头,你这是怎么了?我在你面前站了好几分钟,你都没有发现?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生病了还怎么样?”

  解静娴眼神有点复杂的看着表哥,呶了呶嘴,想要说什么,只是终究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这下杨天佑眼神更是狐疑了的盯着解静娴了,他伸出手在解静娴的脑门上,探了探,说道,“有点发热,”说道立即看了看无精打采的表妹,有点凶巴巴的生气的说道,“娴儿,你还说没事。你现在都发热了,走,我送你上医院看去。”

  说着就把解静娴从办公桌上带起来,拉着她人就要离开。

  正巧碰见冀容寒进来,看着脸色不好的两个,他疑惑的道,“天佑,娴,儿,你们这是怎么了?”

  杨天佑生气的道,“娴儿发热了,她还说没有事,我现在带她去医院。”

  冀容寒天,立刻紧张关心的快步走过来,然后伸手出同样想要探探解静娴的额头,然,解静娴把头撇,竟然避开了他的手。

  这让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有点惊讶,因为谁都没有想过,解静娴竟然会避开冀容寒的动作。

  冀容寒抬起手有点尴尬的放下,随后他关心的问道,“娴儿,你怎么了?”

  只是解静娴抬起头,在别人不解的眼光之中,复杂的看着冀容寒,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不过,随后她说道,“没什么,我人不舒服,想请假天,可以吗?”

  冀容寒更是不解的对上解静娴的目光,他不知道为何向来对他很黏糊的未婚妻竟然会避开他的接触。

  他听到解静娴的话,点了点头道,“当然,身体要紧,多休息几天也可以。天佑,”随后他看向杨天佑,说道,“我陪娴儿去医院吧。”

  “不用,”杨天佑还没应下,解静娴就抢先道,“就表哥陪我就好。”

  这下所有人包括冀容寒是对解静娴的反常更是疑惑了,不过他们把这反常归结于解静娴生病了,不想把病气传染给爱人。呵呵,这想法也是绝了。不想把病气传染给爱人,就想把病气传染给表哥啊。

  解静娴不要冀容寒陪着,发热又不能拖太久,最后还是杨天佑带着解静娴上医院。

  两人上车之后,杨天佑还是疑惑的问道,“娴儿,你怎么?”他想问的是,你怎么会拒绝冀容寒呢,要知道平常,你是最黏着冀容寒的。

  只是坐在副驾驶的解静娴,咬了咬嘴唇,她突然问道,“表哥,你跟寒哥哥认识多久了?”

  “十年了啊,”杨天佑快速的回答,他轻微的转过头,不解的看着解静娴为何会再次问这样的问题,“表哥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们从高中时候就成为了朋友啊。”

  解静娴听罢,放在膝盖上的手握了握,然后有点紧张的问道,“那表哥,对于寒哥哥的前女友了解多少?”

  听到解静娴的问话,杨天佑微微蹙了眉头,他关心的问道,“娴儿,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了什么?”

  解静娴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人说什么,就是我突然想知道寒哥哥的前女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直到现在让寒哥哥念念不忘。

  从她认识冀容寒这个人开始,就从所有人的口中得知,他五年前有个前女友,那就是五年前市赫赫有名的慕容集团的董事长慕容修的千金慕容悦。只是,五年前慕容集团突然要破产,慕容修却从集团楼顶跃而下,当场身亡。至于他的女儿慕容悦,据说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连夜消失在市,谁也不知道她去哪了,至今毫无音讯。

  独独留下,为他们父女俩收拾烂摊子的后妈及男朋友,这几年来,倒追冀容寒送上门的女人,都能围市绕圈,各式各样的女人都有,可是他都拒之门外了。说是他心中只有他那失踪的女朋友,他说他定能等到她回来的。

  很多女人都被冀容寒的深情而感动,有祝福的,也有劝说的,都这么多年了,要回来早就回来了,现在没有回来,可能身亡了。当然,还有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那种。说慕容悦因家里破产了,又嫌弃男朋友也是个穷的,所以就干脆再到别市攀高枝去了。

  后来对于慕容悦到底去哪了,无人关心。他们只知道,慕容悦好福气,直有个对她情深义重的男朋友,可她自已却不珍惜。

  作为上流千金的解静娴也是先听冀容寒的故事而感动的,后来见到冀容寒就见钟情,心动行动起来,立马放下市长千金的架子,在表哥杨天佑的帮助下,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把冀容寒追到了手。

  她以为,他与她订婚,就算不是因为爱,就平时对她的的宠腻与包容,最起码在他心中占了席之地。

  然

  杨天佑不知道表妹为何突然想要知道冀容寒前女友之事,但表妹想知道,他也不会隐瞒说道,“听说,是个乖巧天真可爱的女孩子。”

  解静娴微微惊讶了下,“听说?表哥,你跟寒哥哥这么多年的朋友,没有见过他的女朋友吗?”

  被问到这个,杨天佑更是皱了皱眉头,他说道,“听寒说,她女朋友什么都好,就是好像不喜欢他交朋友,男性朋友,女性朋友都样,所以,寒没敢把我介绍给她,所以,慕容悦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也是听寒说的。”

  解静娴更是疑惑的道,“可是表哥,寒哥哥与他前女友恋爱六年啊,你与寒哥哥这么要好的朋友,后来他们差点订婚,也没有邀请你过去吗?”虽然最后慕容家出了这么大个事故。

  这明显的不合理啊。就算慕容悦再不喜欢杨天佑交朋友,可是订婚这么重要的日子,也不可能让寒哥哥个朋友都不邀请啊。如果真是这样,那慕容悦就根本不是乖巧可爱,明明是比她更为霸道的女人了。

  可是,她听父亲说过,慕容悦明明是个很懂事的女孩子。

  当初的解红宇并不是把手市长,而是分管经济的副市长,与冀容修有打过交道,所以也是见过慕容悦的。

  杨天佑听到解静娴这样说,才反应过来,他疑惑的问道,“娴儿,你到底在怀疑什么?难道还是在怀疑你在冀容寒心目中的位置?”

  听到表哥的发问,解静娴没有回答,只是面上的纠结,却显露无疑。

  杨天佑只能劝道,“娴儿,表哥不知道你在哪里听到什么东西,但以我对冀容寒的了解,他心里肯定有你的位置,所以才会与你订婚,平常对你也是包容与宠腻,这些你平时感受不到吗?”

  解静娴看着杨天佑,眼神里却是恍惚,她道,“是吗?”

  杨天佑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有点不确信了。

  杨天佑暗骂道,肯定是有人在娴儿面前说了什么,才会导致娴儿精神不济,进而生病。如果让他知道是谁,他非扒了她层皮不可。

  杨天佑正待在劝劝解静娴时,医院门口道了,杨天佑只能说道,“娴儿,别想太多了。你还在生病呢,养好身体要紧。”

  到了医院,坐在房打点滴的解静娴,瞧着在旁边看杂志的表哥,神情再次恍惚。

  她在昨天接到了个包裹,她很是疑惑,她以为是人家送错了,但快递员再三确认之后,这包裹确实她的。

  她以为是朋友给她寄东西了。打开看,是直录音笔。

  她开始以为是空的新笔,打算试试,可打开,里面就传来分外熟悉的声音。

  “你知道吗?我并不爱解静娴”

  “对,我承认解静娴是个好女孩,有家世背景,人也长得不错,而且很她很爽朗大大方方,只要是男人,与她相处久了,都有可能爱上她。可是”

  “可是,我对我前女友直念念不忘我相信,悦儿定在某个角落里等着我的。”

  “我是被父亲逼着与解静娴订婚的。”

  当听到这此内容时,解静娴是分外的震惊与无措。

  她直以为自已追到了寒哥哥,就算完全没有忘记他的前女友,可是至少她慢慢的占据取代了那个女孩在寒哥哥心中的位置,进而喜欢爱上了她。

  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