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所以我想请强哥,出面解决下这个问题。”

  听到这个,强哥的脸色就严肃起来,眼睛偷偷瞄了下旁边的老大,看老大没有生气或发怒征兆,他暗暗松了口气。

  强哥咳嗽两声道,“这个呀,这个呀,冀老弟,可能不是我不想帮这个忙,是因为帮里有这个规矩,老弱病残及孕妇婴儿,我们青帮成员,律不能下手,不然,就按青帮的规矩处理,要不被赶出青帮,要不就是实行三刀六洞的惩罚。”所谓三刀六洞,就是用刀具在身体上刺三个窟窿。

  冀容寒这才知道青帮竟然有这个规矩,但是他既然已经找上来了,必定希望强哥答应。之前,他是想着请保镖或许其他人,办这事,但是,这让些人办事,万留下什么线索,然后查到他的身上来,那他就涉及到犯罪了。

  他不敢冒这样的险,所以才会请黑道的来处理,黑道的人做事,向来很少留下什么线索,而且即使留下什么东西,他们也会清扫这些尾巴。

  黑道中,他熟识的人,只有这个强哥了,而这个强哥还是青帮中有定地位的人物。

  可现在,听强哥这话的意思是,是拒绝了这个活儿。

  正待冀容寒准备说明强哥接下这个任务时,突然阵咳嗽声传来,冀容寒眼珠子转,立马关心的问道,“这位贺兄弟,你没事吧?”

  这咳嗽声当然是贺卫东的,听见冀容寒似乎关心的问话,他再咳嗽了两声道,“嗯,没事,只是嗓子有点痒而已,轻轻嗓子,你们继续说。”

  强哥再接到贺卫东的信号时,也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咳咳,当然了,冀老弟,凡事都有例外的。虽说青帮的规矩是不能欺负那些孕妇婴儿之类的,但是我们青帮的老大最不喜欢破坏人家庭的小三私生子之类的,所以并没有规定不能向他们下手。”

  冀容寒听罢眼睛亮,惊喜的道,“是吗,强哥?”

  强哥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当然。况且,听冀老弟的意思,就是那个女人就是想要插足你与,呃你未婚妻之间,更是想利用这个孩子,让你负责,是吧?”

  冀容寒连忙点头,“对。”

  强哥很爽快的说道,“那行,这就好说。既然你不愿意她来破坏你和你未婚妻之间的感情,那么,这个活儿,我们接了。”随即停顿了下,略有迟疑的问道,“你说的那个女人在市有后台背景吗?虽说以青帮的势力,不用害怕之类的,但能不惹上那些麻烦,就尽量不惹上。我可不能因为这些事,让青帮的众兄弟跟着我受累的。”

  冀容寒道,“这个强哥,你放心。那个女人家里虽有定的钱,但完全比不上冀氏集团,在市只是个中等企业而已。”

  强哥好奇的道,“哦,哪家企业?”

  “敏利公司!”冀容寒答道。

  强哥想了想,随后立即保证道,“那行,冀老弟,你放心,这事兄弟定给你办妥!”

  听到这,黄薇利还有什么不黄薇利简直咬牙切齿,带着滔天怒意,恨恨的道,“冀容寒!”

  原来昨天的车祸并不是意外,竟然是她身边的情人,请着黑道之人,暗下杀手,只为除去她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不是出院之前,她的主治医生提醒,让不要碰硬东西,就是坐车,也要做安全措施。她才让保镖多买向个软绵绵的大枕头,在后座上垫着,在抱着两个,再系上安全带使自已能在车子惯性过大或小意外时保护着孩子。

  不然,就昨天那个车祸,即使是擦车小车祸,即使是系着安全带,都很有可能不小心,就让这个孩子消失在这个世上。

  车祸发生之后,她肚子又动了胎气,又急忙回到医院。

  还好,又是有惊无险。

  只是,她现在真是恨了,真是恨极了。

  她本打算,冀容寒不要这个孩子,那她就单独抚养这个孩子。

  她会独自抚养他,保护好他,直到到他长大成丨人。如果冀容寒不待见他,那她就辈子不会告诉孩子,他的爸爸是谁。

  可是等她坐了这个决定之后,冀容寒还不想放过他。

  好,好,你既然这么不想这个孩子见光,不想要这个孩子,那我就要告诉所有人,这个孩子是你——冀容寒的。

  冀容寒,这是你逼我的!

  我以前有多爱你,可因为孩子,我现在就有多恨你!

  黄薇利两只嫩白的小手,紧紧的抓着棉被,手背上的皮肉绷紧,青筋突显,可见有多么的愤怒与生气。

  青帮

  “老大,真是吓死我了。”强哥憨厚的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

  贺卫东微抬眼帘,非笑非笑的盯着健壮如牛的强子,说道,“有什么好吓的。”

  “我这不是真怕让那个孕妇出事吗?”他点都不想答应冀容寒的,但老大却让他接下。“还好,现在孩子大人都平安。”他怎么知道,当然是从老大接到的那通电话得知的。

  虽不知道老大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但似乎对方很清楚他们的行动。虽然这个得知让他有点不舒服,但老大都没有说什么,他就更不能说什么了。

  贺卫东听到强子的话,眉稍微动,双锐利的眼睛盯向前方,神情严肃,右手轻敲着桌面,暗道,“东方皓和慕唯复来这么出,到底是有什么目的?看来根本就不像他想像中的那样,东方皓在帮着慕唯复,追她的心上人。”思索了片刻之后,想不出点头绪,随即摇了摇头,“算了,不管了。反正也不关他的事,他操这个老妈子心干吗。”

  “老大,你没事吗?”强子好奇的凑过来关心的问道。

  贺卫东脸色黑,狠狠的瞪了这个大块头眼,没好气的道,“你老大会有什么事。”

  强子再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嘿嘿的笑道,“我看着老大老是摇头,以为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就问问,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贺卫东,“”

  慕容悦接到解静娴的电话,说黄薇利已经来电话了,看来这次已经确定在摊牌了。

  这两天冀容寒意气风发,心情颇好。

  为何?

  只是因为他有个十分给力的岳父,不知怎么就想起十年前,他与慕容修和父亲三个之间有个约定还签了协议。

  这个协议就是当年慕容修帮着当初的冀氏公司渡过了个危机,而当时的父亲为了感谢慕容修,给了慕容修5的股份,当时慕容修虽没有收下,但却在三个面前承诺,说这5的股份以后送给他女儿的未来女婿。

  所以啊,这就便宜了他。

  慕容悦现在虽死不见尸,生不见人,但在市,他可是公认的慕容悦的未婚夫的,如如果不是六年前那场变故,大家都知道,他现在可不就是慕容悦的丈夫嘛。

  虽说他现在要与别的女人结婚了,但只要慕容悦不出现,那他曾经就是慕容悦的男人。

  现在解红宇为了女儿女婿,就翻出那次的协议。

  因而,父亲只能黑着脸,把股份转给了他。

  现在他手中的股份,从开始的3,到后来的4。5,再到现在的9。5的股份,跃成为了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这世界真是太美好了。当然了,第大股东还是他的父亲冀向阳。不过,即使如此,他在董事会上腰板就更硬了,说话参与决策的权力就更大了。

  然而,此时春风得意的冀容寒,却不知道,过不了多久,他即使得意,但他直维持的假面具,却下被人撕开了。

  可撕开这份伪装的人,是他从没有想到的人。

  解静娴穿套清爽的浅绿色羽绒服,头黑亮的直发,扎了个干脆利落的马尾,穿着内增高的休闲鞋。

  她赶往与黄薇利约定的咖啡馆,到地,看到了黄薇利,两只又大又圆的眼睛,立马变得亮亮的,她噔噔的快步的走过来,高兴的叫道,“黄经理,”

  随后瞧了瞧她的肚子,很是关心的问道,“你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吧?哦,上次走得匆忙,没有来得及跟你说下恭喜,要做妈妈了哦!”她说真心实意。

  本来听到别人说恭喜她做妈,她应该是高兴才对,然,对于黄薇利来说,却并不有丝喜悦。

  为何,因为恭喜她的人,恰恰是她情人的未来正妻,而她却是别人最不耻的小三。

  正妻恭喜小三怀孕,还怀得是她未来老公的孩子,这怎么想都感觉到特别的荒唐,不是吗?

  黄薇利勉强扯了扯嘴角,僵硬的笑道,“谢谢!”

  解静娴让服务员给上了杯咖啡之后,有调羹匀了匀,她又立马笑着问道,“黄经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找她有什么事吗?难道直接告诉她,我怀了你未婚夫的孩子?

  看着解静娴眉清目秀的小脸蛋,瞧着她天真快乐的孩子模样,她真不忍心告诉她这样个事实。因为旦告诉她,就代表着,她受到了重大的伤害。

  然而,她黄薇利却也是个自私的人,为了孩子的安全,她必须这样做,即使伤害到任何个人,她为了孩子,也在所不惜。

  黄薇利调整好心态,轻笑的问道,“解小姐,难道你就不好奇,我肚子里孩子是谁的吗?众所周知,我黄薇利没有嫁人,也没有男朋友。”

  解静娴喝了口咖啡,然后很直率的说道,“黄经理,虽说我也很好奇,以前我们公司鼎鼎大名的冷美人的老公是谁,或者男朋友是谁,这个肚子里孩子又是谁的?但这毕竟是黄经理的私事,我就算有再大好奇心,也不会过多问的。”

  黄薇利拿着勺子匀咖啡的手顿,眼底抹过道精光,随后盯着解静娴眼睛,很是认真的问道,“如果我说这个孩子跟你有关呢?”

  解静娴听,傻愣了,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她呵呵笑着道,“黄经理,你真会开玩笑,我又不是男人,怎么可能让你怀孕啊。我们只是两个多月没见,没有想到黄经理还变得幽默起来。呵呵”解静娴故意曲解黄薇利的意思。

  黄薇利放下手里的调羹,双眸盯着解静娴,很是严肃的认真说道,“哦,我说措了,应该说,我这肚子里的孩子应该与你的未婚夫有关!”

  解静娴直接呆住了!

  眼睛睁的大大,惊讶的目光,不可置信般,良久,她动了动嘴,带着疑惑不解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黄薇利盯着解静娴的眼睛,字顿的说道,“我的意思,我肚子里孩子的爸爸是冀容寒——你的未婚夫!”

  碰

  ------题外话------

  当当,本文第天入上架,求支持!

  求订阅,求评论,求五星五分评价票,也同时求花花钻钻,求打赏!

  谢谢各位亲爱的读者们支持!

  当然,还有个事通知大家:就是入之后新章节每天的更新时间,从原来的早上10:00,改到了早上7:00,若非有特殊情况,不能及时上传,否则7:05分就可以看到新章节了。

  第129章:真相曝光,退婚!

  碰

  解静娴踉跄下身子,双手碰到了桌上杯子,然后,咖啡全部倒了现来,而杯子则滚落掉在地的声音。

  还冒着热气腾腾的咖啡,顺着桌沿,以直线般的直落而下,然后全部部分滴进了解静娴的腿上,很快她的那条淡蓝色牛仔裤,就沾着片污迹。

  这咖啡本来把裤子染了没有多大的事,但问题是,这咖啡还是热的啊,倒在了腿上,即使没有烫伤,也上肯定会烫红啊。

  咖啡厅的服务员听到动静,急急跑过来,看着解静娴腿上的咖啡污渍,连忙关心的问道,“客人,你有没有事,有没有被烫伤?”

  可解静娴却点没有感觉似的,拒绝了服务员的热心,她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等服务员收拾了下桌子地面上的瓷器碎片之后就离开了。解静娴盯着了黄薇利的眸光,尽是不可置信,不可思议,又像是听到天方夜谭的笑话般。

  等知道黄薇利说得事之后,解静娴就冷笑着义正词严的道,“黄小姐,你是在跟我说笑话吗?在市,谁不知道,我解静娴的未婚夫,可是个痴情好男人,不管是对他前任未婚妻,还是对我,都是心意疼爱,从不在外招惹女人,即使有女人扑上去,他也是严肃言辞拒绝。现在你跟我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未婚夫的,有什么证据吗?”

  黄薇利似乎料到解静娴不相信样,所以早有准备,她从包包里拿出份资料,那是份鉴定报告。

  她递给解静娴,直接说道,“我知道你可能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但我这里有份孩子和冀容寒的鉴定,鉴定结果,应当能证明他们是父子关系。”

  为了证据,她忍着孩子和她所受的苦,刺破羊水,提取孩子样本来鉴定。

  解静娴瞧着黄薇利递过来的那分鉴定报告,双手根本就不敢接,她不敢接受这样的个打击,她不敢相信,那个在众人面前宠她爱她的那个男人,竟然会在他们未结婚之前,就有个女人,甚至连孩子都怀上了。

  黄薇利只手悬在空中拿着那份报告,只手却藏在桌子底下,紧紧的抓着自已的大腿,分外的紧张。

  她看着解静娴接受不了现实的惊讶和不可置信,眼里的怀疑及坚定。她只能静静等待,等待着解静娴接受那份报告,她相信解静娴定会接这份报告的。

  果然,没过多久,解静娴最终咬了咬牙,把这份报告接了过来。

  等她打开这份报告时,看到那相似度99。8因子时,她的表情骤然巨变,脸上更是毫无血色,苍白不已,她喃喃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这根本就不可能!”

  随后眼神犀利的盯着黄薇利,厉声的道,“黄薇利,肯定是你造的假,是不是?寒哥哥这么爱我,他不可能背叛我的?他根本就不可能背叛我。”

  黄薇利听着解静娴对她的质问,脸上尽是嘲弄及讽刺,不知是嘲弄解静娴,还是冀容寒,更或者是她自已。

  她冷笑着嘲讽的道,“呵呵,爱你?爱你会和我起?爱你,他会让我怀上我的孩子?实话告诉你,我和他在起已经有三年有余了。”

  解静娴再次愕然震惊的道,“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黄薇利嘴角勾起,似得意又似讥笑的说道,“意思就是,在你追求他,与他订婚之前,我就已经和他在起了!”

  “不可能!”解静娴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近乎歇斯底里的反驳。

  但或许给她的打击太大,她大喊这声之后,解静娴立马就晕了过去,下子,优雅安静的咖啡馆,喧噪热闹又慌乱了起来。

  冀容寒正在会议给和下属起开会,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竟然是杨天佑的电话,他接起来道,“天佑,有事吗?我正在”我本来想说的是,我正在开会,会议结束之后,给他打回去的。

  只是,会他就吓得紧张的站了起来,大惊的道,“什么,娴儿晕倒了,现在在医院。好,好,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之后,他立马说道,“散会,明天再继续!”

  冀容寒匆匆忙忙的赶到和协医院。

  他感觉自已似乎跟医院犯冲,短短两三个月时间,就连来了几次医院。

  次是他自受重伤,躺了近个月了,次是送黄薇利去医院,这次解静娴又突然晕到,被送进医院。

  来到解静娴所住的病房,冀容寒就焦急的问道,“天佑,娴儿到底得了什么病,怎么会突然晕倒呢?”

  只是神色焦急的他,并没有发现杨天佑眼里的道厉光闪过,同样没有发现,杨天佑对他的黑脸及愤怒。

  冀容寒想要进病房看解静娴,却被杨天佑拦住了,他道,“刚刚表妹醒过来的第句话,就是暂时不想见到你,所以,你不能进病房。”

  冀容寒不解的道,“为什么?”

  难道是解静娴得了不治之症什么的,所以解静娴为了不让他伤心,就瞒着不告诉他,然后个静静死去,到最后所有人都知道,只瞒着他个人。

  想到这,冀容寒觉得就算解静娴不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此刻他也应该表现出对解静娴不离不弃的深情。这样就更能或得解红宇的好感,等解静娴就算不在了,解红宇仍能够把他当成个好女婿甚至当个儿子来支持,给他足够的帮助。

  冀容寒脸上立马出现情真意切,担忧的表情,焦急的抓着杨天佑的手急切的问道,“娴儿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这症,她不想让我担心,所以拒绝我见她?这怎么可以?我我是他爱人,就算她了不治之症,我也要陪着她走过最后天。再说了,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他想说的是,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了,这病肯定能之治好之类的。

  他越表现的担心,越说得起劲,却没有发现杨天佑的脸越黑。

  然后,他有脸上很快就接受了杨天佑的个拳吻,个黑眼圈立即出现在了冀容寒左眼上。

  杨天佑怒喝道,“冀容寒,你闭嘴!谁告诉娴儿得了不治之症的,啊?你这张臭嘴!”说完,杨天佑不解气的又给冀容寒来了拳。

  冀容寒两只眼睛,成了黑圈圈!

  被杨天佑猛然来了两拳,打得他眼冒火花,疼痛不已,冀容寒也是异常愤怒。

  他怒喝道,“杨天佑,你是不是疯了?无缘无故的打我。就算娴儿不是得了不治之症,你先不会告诉我,竟然就这么粗鲁的直接打过来!”

  杨天佑脸色铁青,两只拳头噶噶啦的响,瞧着这伪君子子,那两拳根本就不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