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更听说,慕唯复与陈国光有过几次邀约。

  因而,现在看到现在他们这么熟悉又客气的打着招呼,冀容寒没来由的股愤怒与怨气。不过,因为在公共场合,冀容寒即使有再大的怒气和怨愤,也只能忍着,不能对他们发火。

  毕竟,是是他亲手送慕唯复到陈国光床上的,二是,他现在跟慕唯复除了上下级的关系,就没有了任何关系了。

  看着来人不仅是他们冀总需要很客气恭敬的对待,而且还认识慕唯复,他们的身份让这些冀氏集团的人好奇极了。

  “这男女是谁呀,你们认识吗?”

  同伴想了想,再摇了摇头,“不认识。”

  虽说落坐在市的东方公司,名声显赫,让业内之人都知道东方公司。但东方公司成立才不到半年,再加上东方公司的管理员和员工都很低调,尤其是公司高层领导,所以,除了与东方公司合作的生意伙伴认识东方公司的负责人及助理之外,其他人都不太认识,因而,冀氏集团的员工不认识陈国光和陈兰也是说得过去。

  “哦,对了,”人猛然想起来道,“今天庆功会不是邀请了咱们的合作公司东方公司的人来参加的吗?那他们会不会就是东方公司的总经理陈国光及他的助理陈兰啊?”因为只有他们,才会让冀总放下身段客气的去迎接。

  “对呀,你这么说,我觉得很有可能。”

  “嗯,我也觉得是。可是,那俩人为何会跟慕唯复这么熟悉啊?”

  “就是啊!”

  跟慕唯复打了招呼之后,以陈国光为首的四人,就先后进了酒店会场,当然,慕唯复是四人当中最后进去的。

  因为是大公司办的庆功会,人员很多,当然要选个大会场。

  会场布置的很高档奢华,彩灯鲜花气球,把会场装饰的如梦如幻,很是漂亮。有排排精致美味的自助餐点水果,瞬间就吸了人。

  人人穿着美美的礼服,带着精致首饰,举着酒杯,与各个同事友人之间,打招呼问好。

  只有慕唯复安静坐在沙发上,拿着杯红酒,摇了摇,慢慢的喝俩口,面前的矮桌子摆着盘水果。

  因会议还没有开始,陈国光和陈兰也坐在旁休息,而冀容寒因为安排下会议任务和与公司股东他们块出席,也就没有陪着陈国光他们。

  陈国光和陈兰两个看着慕唯复安静又无聊心不在焉的样子,相互对了眼,陈国光眼神示意了下陈兰,随后陈兰就靠近慕唯复这边坐了过来,举着酒杯,笑着问道,“慕小姐,没有找男伴吗?”

  陈国光在旁边狠狠的瞪了眼陈兰,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慕小姐的男伴只能是b吗?还明知故问,你这不是想要引起b不满吗?

  慕唯复对陈国光和陈兰这两个东方皓的得力属下,也算是熟悉,和对他们也是有定的好感。

  慕唯复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有。”

  陈兰无视陈国光的狠瞪的目光,她立马激动兴奋的说道,“那慕小姐,我给你介绍下吧?”

  “啊?”慕唯复看着陈兰那兴奋激动情绪有点不明所以,特别是陈兰开口就说要给她介绍个男伴,更是有点莫名了。

  陈国光听到陈兰的话,脸色黑,立马假装咳嗽起来,提醒陈兰别太过分,不然被老大知道她给慕小姐介绍男人,有她好果子吃的。

  陈兰无视无听陈国光的提醒,她只手拿着酒杯,只手摸了摸下巴,然后眼睛亮亮的盯着慕唯复开始道,“那个男人是目前我见过最英俊最为冷酷也是最为霸气的男人,他对剑眉如峰,双黝黑深邃高深漠测的眼眸”

  得,她能介绍的人是谁,听就听出来,相信除了他们b,陈兰不会用那些小女孩小说中霸气冷酷等形容在别的男人身上去。

  因而,放下黑脸的陈国光,很是淡定的喝着杯中酒,然后很是淡定的听着他的助理,在很努力的推销自家的b。

  “像那样优秀了霸气的男人介绍给你,”末了,陈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慕唯复无语的呡了两口杯中的红酒,暗自嘀咕,这陈兰是小说看多了吧,竟然会小说中形容男主外貌和性格的词,全部挪到了她家老板身上去。

  没错,是挪,长通大篇,可能用在她老板身上的词,她全给说了遍,说剑眉如峰,深邃眼眸,性感薄唇,挺直鼻梁

  没有听到回答的陈兰,有点不甘心的继续说道,“我认为那样的男人,也就只有你样既有美丽又有魅力的冷艳美人,才配得上他,”  然后很是认真的看着慕唯复自追问道,“慕小姐,你认为呢?”

  慕唯复淡淡的睨了她眼,然后又看向了别处,就在陈兰想要再继续推销下去时,听到清冷的声音答道,“嗯,是不错!”即使在杂乱的宴会厅,然那声音听在陈兰的耳里,却有点缥缈与虚幻的感觉。

  就在陈兰恍惚间,突然她的耳边传道女人尖锐的惊叫骂声。

  “慕唯复,你这个贱女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林心月看到慕唯复,就尖叫的骂起来。

  说完,径直冲过来,还想伸手肥胖的掌掴在慕唯复脸上,回过神的陈兰,立刻挡在慕唯复前面,扼制住她那胖呼呼的手,眼神犀利的盯着来人,很是气愤的怒道,“你是哪来的疯婆子,来就叫骂叫打的?保安呢,这样的个疯婆子,竟然这么失职的放进来?”锐利的眼神,特意扫视了下周遭。

  林心月打人没有打着,还被人扼制住了手,本得就很是恼怒,现在竟然被人骂疯婆子,把她当成真正的疯子下,立刻恼羞成怒的大吼道,“你这个贱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啪”

  林心月的脸上就迎来道响亮的耳光。

  “说你疯婆子,还把你当人了,”陈兰很是犀利的说道,“我看你,简直就是条疯狗,见人就咬!”这是说林心月不是人,是条狗。

  林心月简直被这突然的巴掌打傻了,呆呆的捂着被打的边脸,反应不过来,她完全没有想到会被个陌生女人给打了。

  等林心月清醒过来反应过来时,立马更加愤怒的尖叫,指着陈兰喝问道,“你你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兰说道,“我管你是谁,你骂我贱女人,就得挨打!”说得理直气壮。

  林心月气得脸色通红通红,眼睛也被气红了,她气冲冲的大怒道,“我是董事长夫人,你报上名来,我等下让董事长开除你,然后,我要让你在市混不下去?”

  “哎哟,我好怕哦,”陈兰装着很是害怕的拍了拍胸,语气阴阳怪调的说道,“原来是董事长夫人,真是失礼,失礼了。”

  “哼,知道怕了,”林心月鼻孔朝天很是傲慢的说道,“知道怕也没有用,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我这个董事夫人的下场。”

  陈兰弱弱的害怕的问道,“请董事夫人,得罪你,是个什么下场?怎么才让人在市混不下去?”

  林心月肥胖成猪的身材,穿着不合她身的大红艳色礼服,肥胖的大圆脸上,扑了层厚厚的粉,两边脸颊,还打了红红的腮红,简直就像古代唱戏搞笑的小丑,再加上刚刚被陈兰重重打了耳光的半边脸,现在都肿了起来,看起来更像头猪脸,逗得围观的人,都掩着嘴巴想笑,不又敢笑出声来。

  谁让人家已经报上家门,自称为董事长夫人的吗?虽说他们没有见过几回董事长夫,但据说董事长长得肥胖如猪,大脸庞水桶腰,还尤其把自已当成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哪种颜色艳丽,她就喜欢穿哪种颜色,也不想想五六十岁的老妇人了,这样的打扮出去也不让人笑话?

  不过,看样子,这个自称董事长夫人的肥胖女人,还真有可能是如假包换的董事长夫人。

  只是现在这个董事长夫人身红衣,鼻孔朝天,不屑于人的模样,可真像只伸长脖子的高傲大公鸡,这画面简直可忍直视啊。

  林心月再次哼声道,“哼,得罪了冀氏集团董事长夫人,而被开除的员工,谁敢收?谁收了,我就让我家老公断绝与他们的生意往来,拒绝与他们的合作,看他们怕不怕?”

  “哎哟,董事长夫人好大的脸,”陈兰再次阴腔怪调的说道,“只是因为董事夫人无故骂人打人,员工无奈反抗下而已,就把人逼上绝路,我陈兰真是大开眼界了!”最后半句很是凌厉正色。

  随即陈兰改之前的害怕怯弱,脸上带着嘲弄讽刺的上表情,色厉内荏的说道,“呵呵,很遗憾,我不是你们冀氏公司的员工,所以抱歉,董事长夫人,你那在市手眼通天的董事长老公,无权开除了。再说了,”犀利的眼神轻扫了下林心月,蔑视鄙夷的目光,让人眼就看出来,陈兰很是狐疑的道,“你真是董事长夫人,冀向阳的老婆?可我怎么看就像个,像个会咬人的疯狗呢?”

  “你”林心月气得脸红阵白阵,用手指着陈兰异常愤怒。

  本以为等着陈兰害怕求饶的声音,可没有想到,迎来的却是讽刺鄙夷,再谩骂的声音。

  “你什么你,”陈兰点都不买账,冷眼瞪着林心月,厉声的说道,“呵呵,冀夫人,我陈兰等着你让我混不下去!”

  “这女人是谁啊,好嚣张啊?”他说的是陈兰。

  “是啊,这女人到底是谁啊?连董事长夫人的账都不买,不仅敢骂董事长夫人,你看那红肿的半边脸,还是被她给打出来的。”

  “这女人敢打董事长夫人,真是好胆量!不过话说回来,这女人到底是谁啊?我没有见过她,她是不是公司的人啊?”

  “咦,如是我刚刚没有听错的话,她说她叫陈兰,是吧?”

  “嗯,对,我好像也听到她说他叫陈兰!”

  “陈兰,陈兰,对了,陈兰不就是东方公司那个总助理吗?”

  “啊,是她吗?”个女员工闪着星星眼,很是惊喜又带着崇拜的说道,“那个因为被客户摸了下腿,就脚踢废了人家命根子的陈兰?”她是真佩服陈兰的勇气,竟然把客气的命根子踢废了,还要状告对方马蚤扰,赔偿精神损失费,证据准备的那个齐全。

  在业内,或许很多人不知道东方公司的总经理陈国光,但东方公司有个粗暴女必定是人人所知。

  谁让那个女人这么强悍,哪个男人敢伸手了碰她,那很不幸,必定要受翻苦头。

  林心月眼不瞎耳不聋,周遭人议论的这么大声,她又不是听不见,看不见。当她知道这个女人的凶名时,也暗暗后悔了刚才时嘴贱招惹上了这个女人。

  想到这,她的眼神过陈兰恨恨的瞪着被陈兰护在后面的慕唯复。如果不是慕唯复出现在这,她就不会进会场就注意到了她,心里也就不会愤怒,怒气冲冲上来就骂她想要打她,所以,如果是她在这,她也就不会招惹凶狠暴躁的女人,她也就不会挨打,不会被她指着鼻子骂,还嘲笑她。

  哼,对都怪慕唯复这个女不应该出现在这。

  呵呵,说来说去,这个林心月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个妇人而已。她欺负不了的人,就把她的愤恨怪怨到别人头上去了。

  林心月不对着陈兰了,目标立马对上陈兰身后的慕唯复,她怒骂道,“慕唯复,你这个贱”

  “啪”林心月的另边脸又挨了记耳光。

  这次,这个巴掌可是慕唯复亲自动的手。

  周围的人都惊讶的张大嘴巴,看着这幕。

  这这慕唯复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董事长夫人动手。

  陈兰会打董事长夫人,是因为他们都听过陈兰粗暴女,言不合,即打即杀的感觉,但慕唯复是个清冷安静冷艳美人,竟然也会打人,而且还打的打板的老婆,这太让人颠覆形象了吧?

  慕唯复从沙发站起来,再从陈兰背后走出来,等林心月再次想要骂她为贱女人时,动作没有丝犹豫的很干脆就把巴掌甩了过去。

  慕唯复冰冷眼神犀利的盯着林心月,冷冽的说道,“董事长夫人,既然你嘴巴不干净,干脆我来给你洗洗,干净干净,不要每次见到人就如疯狗样乱咬。我不记得我慕唯复什么时候得罪过冀夫人,但似乎从第次见面开始,董事长夫人开口闭口,就贱女人贱人女的骂,更或者狐狸精狐狸精来骂?”

  她林心月不仅被个不认识的野蛮女打人,竟然被这个慕唯复贱女人给打了,时之间更是怒气交加,她震怒的道,“你这个贱人还敢说,害得我儿子受伤住院,还要走了我儿子的2股份,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无面前?”

  林心的话出,周围的就片哗然与惊讶。

  他们哗然的,不仅是说那慕唯复害得冀容寒受伤之事,更是因为慕唯复手中竟然拥有冀氏集团2的股份。

  2的股份,那可是什么概念?那可是年能拿到至少千万分红的金钱啊。

  这么说来,慕唯复可以算公司的名小股东,那就怪不得慕唯复在公司挂着闲职也不愿意离开。有几个人,明知道公司有自已的股份,还要给别人打工干活的。

  只是,问题来了,无缘无故,冀总为何会突然转给慕唯复2的股份,要知道据说之前,冀总手中也仅仅只有3的股份,那转出去了2,那冀总还是董事会员吗?

  呃,等等,现在好像又有点不对,冀总好像已经有13的股份了吧?那那些股份是董事长转给他的?可是,这又好像哪里不对劲啊?

  唉,算了,不去想了,反正这些股份在谁的手中,也不关他们的事,只要他们有活干,有工资拿就行了。

  所以,现在还是继续看戏吧。

  很多人在听林心月说慕唯复手中的股份是冀容寒的时,眼神就带着异样的看着慕唯复,越发觉得慕唯复和冀容寒的关系不般。

  有没有可能,慕唯复是冀总的情人?

  不然,好端端的,冀总做什么要给慕唯复股份?而且还听董事长夫人的话,冀总还为慕唯复受过重伤?

  陈兰目光冰冷的盯着林心月,喝道,“董事长夫人,请你的嘴巴干净点!”

  林心月那些话,可是很认人误会慕唯复与冀容寒有某种暧昧关系。慕小姐明明是他们b的女人,也才不会与那个渣男有关系。

  “我呸,我的嘴巴怎么就不干净了?”林心月不服气的怒喝道,“你可以问问这个贱”说到贱时,陈兰狠狠的瞪着她,只手抬了抬,似乎她再要说贱女人三个字时,她的那只手立即又会甩在她的脸上。

  林心月的声音弱了点继续说道,“你可以问问这个女人,我说的是不是事实?”她点都不怕,反正她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陈兰狠瞪着她道,“你”

  慕唯复冷笑着道,“董事长夫人,我承认,你说的是事实”

  “所以,就因为我儿子救了你,你不但不感恩,竟然还要了我儿子的2股份,现在还对我儿子死缠烂打,是不是?”林心月厉声的喝问道。

  林心月这话出,周围再次哗然。

  原来慕唯复和冀总真是地下情人关系,虽有所猜测,但在公司,两人的态度,明显很是冰冷样,特别是慕唯复,明显人看,就能看出她对冀总的那种冷淡就像对待个陌生人样。

  可现在,就是这个冷冰冰的冰山女神,竟然会对冀总死缠烂打。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还是那2的股份。

  听冀容寒的老妈林心月的意思,那2的股份是冀总给慕唯复的“分手费”,但慕唯复不知足,要了分手费之后,竟然还不放过冀总,缠着冀总?

  可是,为何他们在公司碰见几次的与冀夫人说得完全相反?

  他们在公司的几次见面,好像都是他们的冀总主动找上慕唯复的吧?

  慕唯复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讽刺冰冷的笑容,她道,“冀夫人,我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怎么这么着急就抢过话来说?是,你儿子是为了救我受重伤住院,我也要了你儿子2的股份,我不否认。只是会发生这些事的原因,冀夫人难道不比我清楚吗?你儿子为何会因救我而受伤,我又为何会要了那2的股份?还有我又为什么会在总部出现?冀夫人,难道真的想要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告知吗?”

  什么又为什么?

  饶来绕去的,怎么这么晕?

  听着慕唯复的意思,那根本就不是林心月所说的那个意思。

  那冀容寒救慕唯复而受伤,冀容寒给慕唯复2的股份,似乎别有隐情啊?

  他们真的很不明白,不明白。

  林心月两边肿起的脸,很快让她更像头红色猪头脸。恐怖狰狞的表情,愤恨的眼神,让人看着就有点毛毛的,就像个红色厉鬼样。吓得些胆小的女人,都低着头,或藏在男人背后,不敢看。

  林心月对于儿子救慕唯复,和给慕唯复股份的原因,当然是清二楚。如果真是说出原因的话,丢脸的有形象影响的只会是他儿子,但却因为气不过慕唯复从儿子手中要走那2的股份,才会进宴会厅就冲过来骂慕唯复。

  实际上呢,也是因为看到慕唯复穿着身红色,美丽不可方物,再看她同样穿着身红色,她嫉妒之心起,觉得慕唯复冲撞了她,才会恼火发怒,气冲冲的跑来想要喝骂慕唯复。

  谁想,话没说,就被人给打了。

  正待所有人再起好奇心,林心月红肿的眼缝里厉光过,不经头脑的话出,她大声的嘲笑的道,“呵呵,还能有什么原因,只不过为了利用你,让你甘心陪男人上床而已!”

  对于冀家来说,林心月就是个搅事大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