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认识我吗?可是,我好像不太认识你吔。”

  黄胜利听着女孩说话的语气,脸上是惊诧,他带着疑惑的表情向着他的属下询问,旗袍女人用手势指了指自已的脑袋,在告诉他,这个女孩子,脑袋可能有点问题。

  黄胜利震惊过后,情绪下子就迅速变成激动,他三两步走向慕容悦,抓着她的手,问道,“你是悦儿吗?是不是?”

  女孩满是戒备和疑惑的眼神盯着眼前这个老男人,妈妈说过,外面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定要注意好好防备。

  女孩摇了摇头道,“大叔,我不叫悦儿。”

  “那你叫什么?”黄胜利语气很是迅速着急的再问道,小李说这个女孩脑子有点问题,那必定是也不太可能知道自已是谁。

  现在他想要确定,这个孩子是不是慕容悦,好友的女儿。如果是,那她怎么会成为这个样子,当初又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不是,那她又怎么会与悦儿长得模样?

  世上除了双胞胎,真的再有模样的人吗?

  女孩躲开男人抓着她双手的手,满是狐疑和警惕瞧着黄胜利,说道,“妈妈说了,女孩子的名字不可以随便告诉男人?”

  呃

  其他人都觉得又惊讶又好笑,这个女孩虽是脑子出了点问题,但也太有警惕心了吧。

  旗袍女人笑着说道,“呃,小妹妹,你别怪我们老板这样的激动,主要是因为你与他认识的个人长得模样。”她在这个饭馆干的时间最长,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她倒是认识老板认识的那个人。

  刚开始,她就觉得这人很是眼熟,可又时想不起在哪见过她。直到听到老板叫这人慕容悦,她才想起,那个常来饭馆吃饭,每次来都会甜甜叫着老板为叔叔的女孩,还例举要吃什么什么菜,让老板来做。

  只是六年前,慕容家突然发生了重大变故,慕容集团破产,慕容修跳楼,可慕容悦却无故失踪,是生是死,至今毫无音讯。老板直在暗中打探慕容悦的消息。

  半年前,老板突然激动说道,他可能找到人了,只是要查那人的消息时,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与他猜测想象中的完全不样。不过,他并没有放弃继续再查探那个的消息。

  可现在这人就突然出现个与慕容悦模样的人,不外乎老板会激动。

  女孩子将信将疑的看着旗袍女人,也就小李说道,“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叔叔真的认识与我模样的人吗?”

  小李点头道,“是的,那人就叫慕容悦。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只是女孩再听到慕容悦三个字时,小脸微皱,嘴里嘟囔道,“慕容悦,慕容悦,啊,”女孩突然抱着头尖叫了起来。

  “啊,你怎么了?”其他人特别是黄胜利,立马变得慌张起来,急忙的问道,“你怎么了?”

  女孩道,“我头疼,我头好疼。”

  黄胜利焦急的问道,“你为什么会头疼?”说着,就要抱着女孩上医院。

  只是突然女孩把推开黄胜利,眼底没有那纯真,只有满满的愤怒与恨意说道,“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不然,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黄胜利和小李对视了眼,其他人见着,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她就要跳什么下去?这里都是平地,她要往哪里跳?

  小李看着这种情况,拉着黄胜利,小声的说道,“老板,我猜她很可能就是慕容悦,估计发生过什么事,让她忘记以前的事,现在被人提醒,或许慕容悦三个字刺激了她,才会让她变成这样?”

  黄胜利赞同的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悦儿很有可能是撞到了脑袋。”

  小李赞同的道,“可是老板,现在该怎么办?”

  这人双手抱着个脑袋,表情是痛苦和狰狞,可即使是这样,眼底的戒备和恨意,却惊到了他们。

  小李小心的问道,“小妹妹,你不用害怕,姐姐哥哥们不会伤害你的,告诉我,你这是怎么了?”

  女孩猛烈的摇头,随即眼白翻,突然就晕倒了,黄胜利迅速的把人接起来,焦急大声的道,“快,把车子开过来,把人送到医院。”

  “什么,”冀容寒满是震惊的望着他父亲,“爸,这怎么可能,明明当初”震惊过后,满是惊慌不安,焦急。

  冀向阳脸色如天空遍布的乌云,像要随时狂风暴雨的来临,他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眼底更是有着不亚于冀容寒的惶恐不安。

  冀向阳严肃的问道,“当初你不是说过,慕容悦被你逼到百丈悬崖,跳入了海底,必无生还的可能,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冀容寒恐慌的摇头道,“爸,绝不可能。当时慕容悦跳入海底之后,为了以防万,我们可是极力派人寻找了的,结果那些寻找的人不是告诉过我们,说慕容悦已经热葬身鲨鱼之腹的吗?”

  冀向阳紧蹙着眉头,大声的喝道,“可现在慕容悦出现了,这又是怎么解释?”

  冀容寒冷静了下来,他也是很想不明白,快六年的时间了,慕容悦怎么就突然之间出现了呢?

  只是,冀容寒突然又慌张的问道,“爸,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她会不会”她会不会说出真相,找我们报仇?

  冀向阳摆了摆手道,“寒儿,不慌,我们现在不能慌。我听你林叔叔说,慕容悦现在是变成了傻子,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们不能自已先慌乱起来。”

  他口中的林叔叔,个医院的医生,与慕容修黄胜利及冀向阳都有定的交情,当然也是认识慕容悦这个慕容修的女儿。因为六年再见到好友的女儿,心里个激动,便立马跟冀向阳联系,告诉了他这样个好消息。

  只是他却不知,对于他来说是好消息,但对于冀向阳父子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那样的震惊。

  冀容寒虽想极力亚下内心的震惊和恐慌,但面上的慌乱之色,还是出卖了他害怕惊恐的事实。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本以为消失在这世上的人,有天会突然出现,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但万幸的是,她变成了傻子样,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是,万有天她恢复了记忆呢?

  冀容寒惊慌焦急的道,“爸,万她突然记起来了呢?我们该怎么办?”

  冀向阳也是万分担心这点,慕容悦虽说现在是变成了傻子样,什么都不记得,很可能是当初跳海时,撞到了脑袋,只是,万哪天她清醒过来呢,那他千辛万苦设计得来的东西,又得拱手送回去吗?

  不行,绝对不行。

  冀向阳突然目露凶光,狠厉的道,“既然这事我们能做第次,就能做第二次。”

  冀容寒愣,道,“爸,你的意思是?”让慕容悦重新消失在大众面前,冀容寒又有点不忍心,“可是,爸”

  慕容悦毕竟是他曾经喜欢过的女人,六年前他不小心把慕容悦逼得跳海,但六年后,他可能做不到再亲自把她逼死。

  冀向阳狠狠瞪了冀容寒眼,恶狠狠的道,“她不死,就是我们死!”随即又想到子什么,怒喝道,“如果六年前,不是你和你妈做事说话这么不小心,我们这万无失的计划怎么可能突然被她发现,给我们打个措手不及,如果不是我釜底抽薪,狠赌把,哪有今天的冀氏集团,哪有你冀容寒冀家继承人的身份?哼,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慕容悦已经到了你手上,竟然还能让她逃出去,现在又引来这么大个麻烦。”

  冀容寒全身如泄了气的皮球样,瘪憋的坐在沙发上,他也是懊悔当初的时心软,导致现在个这么大的麻烦存在。

  冀容寒带着些期盼的眼神望着冀向阳,喃喃的道,“爸,难道就没有其他折衷解决办法吗?非得要那样做吗?”

  冀向阳怒气不争的狠瞪着冀容寒,大骂道,“你这是妇人之仁,感情义气用事,才会留下现在个大后患。冀容寒,你要记住,无毒不丈夫,成大事者,必定要心狠手辣冷酷绝情,不然,你永远只会是仰慕俯首他人的个小人物而已。”

  冀容寒震。

  无毒不丈夫!

  爸爸说的对,凡是要成大事,留名千古者,哪个不是心狠手辣冷酷绝情,他想要成为所有人仰望敬慕的存在,而不是永远只会是仰慕俯首他人的个小人物而已。

  冀容寒眼底的毒辣和狠厉,神情坚定的说道,“爸爸,你说的对,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现在的慕容悦就是失去记忆成了傻瓜,但她仍然是冀家威胁的存在,她必须彻底解决掉。

  冀氏集团

  市场策划部会议室

  这是慕唯复上任的第次会议。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

  慕唯复要开始燃烧第把火。

  陈澄助理战战兢兢的走向会议室前桌的位置,向着浑身散发着慵懒又凌厉清冷气势的总经理汇报道,“慕总,冀副总接到分公司项目有点差错,要立即动身前往解决,陈副总现在在市开展市场调研,戴副总说身体不舒服”

  “然后呢?”慕唯复冷冽的说道,手拿笔轻敲下会议桌,锐利冰冷的目光,直着瞥向陈澄。

  接受到慕唯复冷冷冰冰的眼神时,陈澄感觉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她咽了咽口水,小心又小声的说道,“她说身体不舒服,向您请个假,这个会议她参加不了。”

  呵呵,身体不舒服,参加不了,这明显是拒绝参加会议的借口。还有,冀超明和那个两面都不想得罪油滑的陈副总,都以借口,逃开这次她这个总经理第次主持的会议。

  很明显,他们都是在用事实告诉她,他们不服从她的管理,所以现在要落下她的脸面,和挑衅她这个总经理的威严。

  好,很好。

  慕唯复锐利的目光,轻扫了个七零八落的下属员工,来了也就只有五成,另五成也都是用着各种借口,拒绝参加这次会议。同样很明显,这五成员工,大部分都是听从其他三个副总话的人。

  既然如此,就别怪她了。

  慕唯复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再次冷声的命令道,“陈助理,麻烦你再通知下这些人,如果在今天上午十点之前没有赶到,那么他们就不用再来了,明天就可以结算工资走了!你就直接告诉他们,是我慕唯复说的,如果他们不相信,可以试试!”试试什么,很清楚,是不是会走人。

  陈澄同样的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刚好是九点半,如果这些人真有心要赶的话,肯定能赶过来。

  陈澄遵从的道,“是,慕总。”

  陈澄离开之后,会议室离开像炸开了锅样,各各都交头接耳起来,看着严肃冰冷的慕唯复,都给吓了跳,很快明白过来,这是慕唯复与三个副总之间的搏斗,有的是庆幸自已过来了,有的是纯粹是想要看热闹的成份,有的则是因为对慕唯复是心生敬服,是遵守命令就过来了。

  十点整

  没来的五成,在半个小时内,陆陆续续赶了过来,很快到了三四成左右,也就还剩下成左右,也就是剩下六个人没有过来。

  这六个人中,三个是冀超明副总经理的关系亲近的手下,两个人是与戴林玲关系亲近的员工,剩下个,自然而然就是陈义副总的亲信了。

  慕唯复锐利的眼睛,再次扫,冷冽的说道,“陈助理,没来的人,都记住了吗?”

  陈澄拿着笔记下道,“是的,慕总。”

  慕唯复点头道,“嗯,你去告诉人事部,这六个人,不服从领导命令,无故缺席会议,被我解雇了,让他们通知这些人去财务总结工资走人。”

  其他人震,刚刚以为慕总不敢这样做,可她偏偏就做了。后来赶来的人,很是庆幸,暗道,幸亏没有赶过来开会了,不然,这些开除名单之中肯定有他的个名字了。

  他们虽想要听从几个副总的话,以这样的方式向慕唯复抗议,他们不服从她的管理。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他们这些属下就成了遭殃的小喽喽,个不小心就被拍成肉饼了。

  慕唯复刚刚拿到权力,人气不稳,人心不服,很明显很多人是偏向以前的旧势力,想要在慕唯复上任的第个会议,给个下马威,以代表他们的决心与态度。

  只是,这些人或许忘记了,有句话叫:朝天子朝臣!

  无论以前的势力有多大,但只要换了主权人,除非无所作为的昏君不得不屈从,不然以前的那些势力要不守旧,要不分崩离析。但很显然,慕唯复并不是他们想像中的懦弱与不敢。

  “既然人都”本来慕唯复想说的是,既然人都到齐了,就开始开会吧。

  只是,慕唯复再扫眼,发现还少个人。

  慕唯复轻皱着眉头,冷声的问道,“陈助理,你没发现,除了那六个人,还少个吗?”

  陈澄听,吓了跳,忙再次看了下人数,确实还是差个人,可是她时想不想是谁。

  就在陈澄为难之际,有人站起来了。

  这人是周梅,她说道,“毕姐没有来。她说今天不舒服,让我跟慕总说声,她请假。呐,这是毕姐的请假条。”说着,她就递给陈澄张请假条,上面确实有医生的证明,陈澄直接拿给慕唯复看。

  慕唯复严厉的对周梅说道,“为何刚才不说,偏偏要等快开会的时候再说,你不知道这很耽误大家的时间吗?做事不周全,扣发半个月的薪水,下不为例!”

  周梅被慕唯复严厉的态度吓的白了张脸,连忙道歉道,“对对不起,我知道错了,绝对没有下次。”

  既然毕佳佳请人递过来请假条和证明,此事就此揭过,就在会议要再继续时,门口又匆匆忙忙,大汗淋漓的跑过来。

  进来,他就道歉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慕总,路上堵车,来晚了。”

  来人是陈义的属下的那个员工,叫林伟。

  慕唯复并没有立即请他就位,而是严厉冰冷的眼神,盯着来人,不声不语,就这样看着。

  林伟被慕唯复这样的锐利严厉又冰冷的眼神,吓得冷汗直汩汩冒出来,整个人更是紧张不安,内心却是暗道,这个慕总的气势好强,单单个眼神,就能把他吓倒。就在他快被吓支持不住像要跌倒时,他听见慕唯复的冷笑声,道,“呵呵,九半到十点还能堵车,你家是直接住在红绿灯中央的吗?”红绿灯中央,直接堵车还得让路。

  林伟被斥的面红耳赤,他只得实话,道歉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因为昨晚加班凌晨三点,所以睡过头了。”

  慕唯复冷哼着道,“哼,睡过头了就睡过头,就把责任推给那些来往的车辆上,它们替你背这个黑锅,也很是无辜的,好吗?”

  “噗嗤!”很多人被慕总的幽默感给弄得忍不住笑出了声。

  林伟的脸更红了,头也低的很低,只得再次道歉说道,“对对不起,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有下次?”慕唯复冷声的道。

  林伟立即抬起头,慌乱的摇头道,“没有,没有下次了。”

  看着敲打差不多了,慕唯复严厉的说道,“这次扣发个月的薪水,以示警告处分,再有下次,你直接走人,我慕唯复要不起满嘴谎言的员工。”

  “是,是,下不为例!”林伟保证的说道。

  林伟过后,会议总算可以开始了。

  在会议上,慕唯复对市场科和策划科两个科组,分别安排布置了工作任务,并且平规定完成任务时间。只是两个组长中,有个策划科长没来,慕唯复当场表态,这策划科长有她来兼任,并且带领大家起完成任务。

  第二天,冀氏集团很是热闹。

  为何,就是因为市场策划部那五个无故缺席会议的人,被集体开除了,这五人当中,还包括个策划科的科长——齐主任。

  这五个人没来,就是因为他们是维护冀超明这个以前的总经理,不参加会议,直接表明他们态度,昨天点都不相信,慕唯复放话敢开除他们这些劳苦功高的老员工,所以,后面尽管接到同事讯息,通知他们慕唯复的命令和警告。

  只是这五个人当中,个个都把慕唯复的话当成耳边风,他们可是点都不认为慕唯复有资格开除他们。

  因而,第二天,他们心满意得又春风满面的来到公司上班。因为他们几人给新上任的慕总经理落了面子,还给了她个下马威,相信冀总和冀董他们定很满意。因为他们知道,三个副总和冀董事之前是对慕唯复很不满,有意隔离她与其他员工的距离,就算现在董事长亲自下令把三个副总的权利交还给慕唯复,可也不是太愿意看到慕唯复实施权利。

  这是他们五个从冀副总和戴副总说话的意思得中的。

  他们的原话是这样的:唉,竟然董事长都对慕唯复不得不妥协,看来慕唯复确实是有手段的,只是希望属下的员工们能明白董事长的意思。

  董事长什么意思,不就是和以前样,不待见慕唯复,所以能对着慕唯复干就对着她干,反正他们的身后有董事长支持。

  想像是美好的,现实却是很骨感的。

  当他们兴致勃勃来到公司上班时,却接到人事部的通知,以不服务上级领导命令,无故缺席重要会议为由,直接开除他们包括策划科科长齐主任,并且让他们立刻却财务部结算两个月的工资走人。

  以齐主任为首的人,怒了急了慌了,就开始闹了。

  “慕唯复,你凭什么开除我们?”五人直接闹到慕唯复那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