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促的说道,“不,董事长,我对您是衷心的,是衷心啊。”

  “哼,对我衷心?”北辰尹冷笑道,“作为我‘衷心’的属下,为何常林叔侄在公司为非作歹这么久,却没有上报次?你可真是我的好秘书。”

  女秘书表情慌,可她还想着为自已辩解,她道,“董事长,是”是总裁说没事的。

  北辰尹抬手阻止她的话,“到底你为什么没有上报,你自已心里清楚。”不就是被总裁和常林他们给收买了。

  这样背叛他的属下,直接让她结完工资走人,已经是他好说话了。

  女秘书又是悔恨又是懊恼委屈的离开了正太集团。

  不到半天功夫,离开正太集团的还有原总裁,副总裁,等大半高层。

  正太集团内部事情,慕容悦有所耳闻,但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慕容悦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随后,就收拾东西打算离开了。

  走到了停车场,正看到东方皓靠在辆黑色轿车前,两只修长的手指捏着根烟头,看到慕容悦出现,他赶紧扔了烟头。

  “宝贝儿,”东方皓看到慕容悦的出现,笑着道,“咱们今儿去看电影。”

  说着拿出两张电影票,是东方皓听说不仅是情侣之间要看电影,就是夫妻之间也要约会看电影,才会时常觉得是在恋爱。

  他与慕容悦虽说相识几年,但因为身份所限,他们根本就没有几次机会去看电影。

  慕容悦挑眉。

  今天是什么日子,她老公怎么会突然想到俩人去看电影?

  看到慕容悦眼中疑惑又有点调侃的眼神,东方皓的脸微微红了红,随后假咳嗽两声道,“宝贝儿,今天是咱们七个月结婚纪念日。”

  听到结婚半年了,慕容悦眼神个恍惚,她和东方皓结婚都半年多了。

  这么说来,她报仇也过去七个月时间了。

  现在的幸福那么充实和快乐,对于仇恨,早就烟消云散了。

  慕容悦拉着他手,笑着道,“好,我们去看电影。”

  不过,两人俊男美女的就这样大咧咧的去看电影,肯定会被众人围观。

  电影院的前排,个男人带着副大大的墨镜,把他的对锐利双眸给遮住,还贴着八字胡须,看着就像猛龙过的黑社会般。

  他的左边个女人同样带着副大大的墨镜,几乎把她的半张小脸给遮了起来,胸前抱着桶爆米花,边看电影,边吃得津津有味。

  殊知,她看电影,她右边的男人却是温柔带着宠腻的看着她,会看着她嘴角沾爆米花,他用手给她擦了擦,然后把手中的水递给她,说道,“悦儿,爆米花太干,喝点水。”

  慕容悦嘴里嚼着东西,抱着的爆米花伸到了东方皓的面前,道,“皓,你不吃吗?很好吃的。”

  东方皓摇了摇头道,“你吃吧,我看着你吃。”

  呃,明明来看电影的,却成看她了。

  即使是老夫老妻了,慕容悦的老脸不由的红了红。

  “真好看,好久没有看电影了,”慕容悦出来就兴奋的说道,“皓,你说好看吗?”

  东方皓墨镜底下双眸瞒满的宠爱,他笑着道,“没你好看!”

  呃,今天晚上东方皓到底肿么了,个晚上都在夸她好看。

  “大哥哥,”两人出来没有多久,个十来岁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提着篮子的玫瑰花,走到他们的跟前,“买花送给大姐姐吧?”

  东方皓看着小女孩稚嫩的脸,再瞅着她篮子的花,有点不知所措。

  现在他,除了他家现在不会说话的儿子,都没有接触过小孩子子。

  因为那些小孩子看到他,不是躲在身后瑟瑟发抖,就是被吓得大哭起来,尽管他长得很英俊,点都不吓人。

  小女孩看着这个带着墨镜的大哥哥,心里也是怯怯的,因为这个大哥哥气势吓人,看起来不太像好人。可是瞅着篮子的花还没有卖完,她只能向前问问。

  可瞧着大哥哥不言不语,身冷冽,小女孩简直要吓哭了。

  慕容悦拉了拉东方皓,让他注意下表情,可别真把孩子给吓哭了,不然周围的人,会以为他们在欺负个孩子呢。

  “这怎么卖?”接收到慕容悦的欣喜,片刻之后,东方皓冷冽的问道。

  “十十块枝。”小女孩带着哭腔的回道。妈妈,这个大哥哥好冷,好可怕。

  “那行,把花全部卖给我吧。”东方皓再说道。

  听全部要了,小女孩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然后放下篮子,动作十分麻利的捆绑包扎,然后束又鲜艳又美的花出炉。

  小女孩把花递给东方皓,清脆的说道,“大哥哥,玫瑰花刚好五十七朵,花语代表着吾爱吾妻。”

  小女孩是个很聪明的孩子,看到他们俩手中带着样的结婚戒指,就知道是夫妻。

  因此,实际篮子里共有60枝玫瑰花,但她却给包扎了五十七朵。

  东方皓接过花立马敢兴趣的问道,“这花还有花语说,更还有几朵几朵的花语吗?”

  这是从哪个世界蹦出来的原始人老土冒啊,连这个都不知道。

  不仅小女孩有点愣了,就是经过他们身边的年轻人也点愣住了。

  这个年头还有不知道花语说的,那他到底是怎么追到他老婆的?看着站在他身边的女人,虽是带着副墨镜,可却仍然掩饰不住她的美丽气质。

  瞧着小女孩不说话,东方皓以为自已问错话了,让小女孩不知道回答,有点无措的看着慕容悦。

  慕容悦好笑的道,“每种花都有花语。玫瑰花代表着爱情,朵代表着唯的爱,2朵代表心心相印,3朵代表着我爱你,甜蜜蜜等”

  东方皓是懂了的点点头,原来玫瑰花代表着爱情,冒似他以前从来没有给他家宝贝儿送过玫瑰花吧?

  东方皓当即决定,他要天天给他老婆送玫瑰花。

  由此,慕容集团上上下下的员工都知道,有个很是神秘的男人,在追求他们的董长,从第天的朵玫瑰花,第二天的两朵玫瑰花,然后第三天的第三朵,再依此下去

  可是为啥子,这个男人却从不露面啊?

  他们真是对追求董事长的这个男人好奇死了。

  慕容悦在送店员送枝的玫瑰花过来让她签收时,她还在疑惑谁送花给她,可看到花枝里夹住的卡片时,慕容悦都不由的给逗笑了。

  没会,慕容悦的手机响了。

  慕容悦面对着属下好奇八卦的眼光,立马严肃的喝道,“都没有事做吗?该干吗干吗去。”

  然后,属下们却没有被老板吓倒,都笑嘻嘻的问道,“董事长,刚刚看你笑嫣如花的样子,定是这个送花的男人打过来的吧?说说呗,这男人是谁呀?”

  慕容悦假装恼怒的道,“赶紧干活去!都成了八卦婆了。”

  随即,慕容悦则是拿着手机接听,“宝贝儿,花送到了吗?”

  慕容悦带着少女时羞涩道,“嗯,收到了。”

  这日,京城上流层中,几乎所有有身份有地位的家族和有权人势都收到了份来自东方族的请贴。

  打开看,很多人都震惊了。

  东方起的曾孙东方星晨满月日,邀请各界人士参加。

  我靠,东方老将军的曾孙?

  他什么时候有曾孙子的?

  难道是大孙子东方晴的,可听说东方睛结婚三年,都没有消息啊,怎么突然间就生下了个儿子出来?或者东方晴的私生子?

  不对呀,如果真是私生子,老爷子不枪毙了东方睛,哪能这么大张旗鼓的办满月酒啊?

  因此,这个孙子肯定是婚生子,而非私生子。

  看来,北辰家的大小奶北辰梦瑶终于在东方家站稳了脚跟了。

  他们继续往下看请贴,哦,不对,这个孩子不是东方睛和北辰梦瑶的,而是东方皓和慕容悦女士的。

  可是,慕容悦女士是打哪冒出来的?

  他们隐隐听说过东方皓结婚了,但东方家的人瞒的紧,他们也不知道与东方皓结婚的女人,到底是哪个家族的大家闺秀啊?

  所以,这个慕容悦难道就是东方皓现在配偶?

  慕容悦,姓慕容的,在京城,二三流家族中,有姓慕容的家族吗?

  好像没有吧,是吧?

  不管各界人士如何猜测慕容悦的身份,但是东方族难得有次这么大张旗鼓的办次事,无论如何他们肯定得出席。

  废话,缺席的人就是傻瓜,所以那天,无论有多大的事,都没有这次与东方家攀上关系更为重要。

  谁让东方家平时这么低调,上流层中的各种场合,除非必要的很是重要的场合,才会偶尔露露面,否则,连个影子都找不到,这样来,上哪攀关系去。

  南宫心月握着手中的请帖时,嫩白的小手青筋直跳,目光盯着请贴上的东方星晨和慕容悦的名字时,如淬了剧烈的蛇毒般,那样寒森吓人,她咬着牙,仿佛能听到牙龈咬碎的声响。

  她恨毒的说道,“东方家族,东方起,东方皓,你们怎么敢?你们怎么敢?你们对得起我的片痴心吗?你们对得起我吗?

  你们这样做把我南宫家族,把我南宫心月的面子往如搁,又往哪里放?

  你们真是太可恶了,太可恶了!

  你们都应该去死,去死吧!”

  南宫心月的心底升起股仇怨的怒火,她恨得是东方家无情,东方皓的背叛,更恨得是那个恬不知耻抢走她切风光的贱女人慕容悦。

  好,好,既然东方家先无情,那就别怪我南宫心月无义

  ------题外话------

  新文克夫农女倾富天下开坑,请多多支持哦!

  第22章:满月酒风波1

  京城国际机场,个高挑的女人,穿着件白色风衣,头波浪大卷披肩长发,带着副墨镜遮住了她眼底隐藏的切,樱红的双唇,紧紧的抿着。

  她手拉着箱子,只手牵着个大约五岁多的孩子。

  这个孩子人有点瘦弱,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看起来挺可爱的,但是,他却背着小书包,拉着个小拉杆箱子,低着头,表情有点阴郁的赶紧赶慢的跟上拉着她的女人。

  “你给我走快点,没有吃饭吗?”前面的女人拉了她会,下子就变得很不耐烦的对着孩子凶巴巴的说道。

  孩子紧紧的抿着嘴唇,眼里虽有对女人的害怕和恐惧,但脸上的表情却显得麻木。

  “瞪什么瞪,”这女人凶狠的对着他骂道,“如果不是要靠着你嫁进豪门,谁愿意带着你这个托油瓶。”说着,就又往前走去。

  孩子又赶紧小跑着跟上。

  “是聂小蕊的小姐吗?”到机场门口,就有个黑衣人往前问道。

  “嗯。”聂小蕊有点高傲的应道。

  “请上车,我家大小姐正在恭候你的大驾!”黑衣人拉开车门。

  座秘密的私人别墅

  “大小姐,聂小蕊带过来了,就在外面。”黑衣人向着穿着件真丝暴露红色睡衣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的女人汇报道。

  “嗯,把她带进来吧。”南宫心月表情冷淡的道。

  聂小蕊从被黑衣人接过来,看到这富丽堂皇的别墅时,眼底是片羡慕和嫉妒。

  为何上天竟这么不公平?

  有人从生下来,不用努力,不用奋斗,就能有豪华房子仆佣成群的奢华生活,就比如这位南宫家的大小姐。

  可有人这么的坚持,这么的努力,却穷极生,也可能达不到这样的生活,就比如她。

  她的容貌,她的气质,她的学识,不比任何女人差,可为何她就成为了人见人踏的妓女般的存在。

  为了权钱,她不惜利用手段次次让那些权贵富豪跌入她的情网之中,然而那些臭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主,每次玩完之后,要不直接拿出笔钱把她给打发了,要不就直接把她赶出别墅,点情面都不给她。

  次次流转于各式各样的男人,在成为知名的交际花,无非就是想要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而已,为何却又如何艰难呢?

  命运不公平!命运不公平!命运不公平!

  可我聂小蕊绝不会屈服于命运,我定要过上人上人的上流生活。

  “竟然是你!”进客厅,聂小蕊看到慵懒躺在沙发上的艳丽魅惑女人,不由得尖声惊叫起来。

  “太吵了!”南宫心月连眼皮都不抬下,只是这么冷淡的说了句。

  没等聂小蕊反应过来,她立即感觉到脸上,被人用力扫了两巴掌。

  啪啪!

  是带着聂小蕊进来的黑衣人,上前就给了聂小蕊两个巴掌。

  等聂小蕊捂着脸反应过来时,眼神却是惊愕至极,同时还有愤怒惊恐害怕和畏惧。

  南宫心月拿着红酒杯子,摇了摇,犀利的双眸看着杯子里红色的液体时,却有点炙热的疯狂,与她红色如血的睡衣,几乎相互辉映,产生诱惑和致命吸引力,站在这里的黑衣人的喉咙都不由的紧了紧。

  聂小蕊看到这样如高贵女王,盛气凌人般的气势,更是羡慕和嫉妒。

  只是隐藏的很好,不敢有丝毫泄露出来,不然,她相信这个女人绝不会放过她。

  不过,她不是不甘心。

  她带着愤怒,厉声的责问道,“你是十五年前那个女孩,是不是?所以,十五年前,是你诱惑我与他分开的,是不是?”

  南宫心月嘴角浮起抹讽刺的笑容,终于抬起眼帘,看向聂小蕊的眼神,更多的是轻蔑与鄙视。

  南宫心月嘲弄的道,“本大小姐根本就没有诱惑你离开他,只是是你自已野心的选择不是吗?”

  “不,如果当初不是你故意接近我,给我个国外交换生的名额,我根本就不会选择,也根本就不会离开他。”聂小蕊懊悔不已。

  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让她错失了做人上人的机会,还害得自已被那报复,至今都难以翻身。

  南宫心月放下酒杯,随即厉声的道,“聂小蕊,今天我能让你回来,可不是让你来质问本大小姐。请你记住你的身份,你是个r国的交际花,而我是天朝国的南宫大小姐。”

  她这是完全把聂小蕊的踩到泥土里去了。

  “孩子呢?”南宫心月不想再跟聂小蕊说这些废话。

  如果不是为了某个原因,她堂堂个大小姐,跟个妓女多说句话,她就觉得恶心。

  聂小蕊被南宫心月这样侮辱,很愤怒很怨恨,可是瞧着两旁站着的黑衣人,她根本就不敢拿南宫心月怎么样。

  心里却在暗哼道,呵,这么大栋别墅,竟然没有个女佣,全都是男人,衣着暴露的坐在那,给这些男下人观赏,看就是个贱货,比我这个交际花,好不了哪去,装什么装。

  聂小蕊带着恨声的道,“在外面。”

  南宫心月给了旁边个黑衣人,使了个眼神。

  片刻之后,机场那个五岁多的孩子就被黑衣人给带进来了。

  看到孩子的长相之后,南宫心月满意的点了点头,“嗯,看来你是花了精力和财力,去造就这个孩子啊。”

  聂小蕊放下手,也不在计较刚才南宫心月的态度,而是带着了些急促渴望,同时又害怕担忧的问道,“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真的可以凭着这个孩子过着上流层的生活?”

  南宫心月厉声道,“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绝对没有问题。”

  聂小蕊吓得缩了缩身子。

  东方家举办孩子的满月酒,场地就在自家的后花园,以表示对这个孩子的喜爱,和对孩子妈的看中。

  因为在介绍孩子身份时,东方家的人,会着重介绍孩子他妈——慕容悦。

  这次接到请贴的人家,都是上流层中的权势身份地位的人家。

  来这里的人,都只看请贴,而不是看人,这是避免有些想要浑水摸鱼混进去的人。

  “宝贝儿,你今天真漂亮!”在两人的卧房里,东方皓从后面揽着慕容悦的腰,看着前面的镜子映射图像深情款款的说道。

  慕容悦笑着道,“大大宝贝儿,你今天也是穿得很帅气。”

  慕容悦自从醒来之后,性格开朗了很多,现在与东方皓宛如刚陷入热恋的男女般,彼此之间都会说些甜言蜜语的情话,特别是东方皓,无时不刻不在说情话,让他众属下都肉麻不已,不过也是从肉麻变成了麻木而已。

  至于东方家的那些人,除了开始的震惊之外,之后,他们都自觉给让这小俩口独留空间说去。

  开始让慕容悦脸红很不好意思,严禁东方皓在长辈们面前,说那些让人耳红心跳的情话。

  只是东方皓当晚虽答应了慕容悦,然后对慕容悦这样那样之后,第二天,他照说不误。

  次两次下来,慕容悦的脸皮也锻炼厚了,虽还会面红耳赤,但是很明显,却是很镇定如常了。

  今天是他们的小宝贝儿东方星辰的满月酒,作为新鲜出炉的父母,当然要慎重对待了。

  “皓,我有点紧张。”慕容悦微微严肃的说道。

  这次以东方皓夫人的身份,正式面向上流层的人群,也同时代表着,从今天开始,她就要融入贵妇圈子,她的言行,不仅代表着她个人身份,更是代表着东方家的脸面。

  她不知道自已能不能做好,但是她必须做好,不然,她也就不配当东方皓的妻子,更不配当辰儿的母亲。

  东方皓轻轻了她的头发,对着她的耳朵轻声安慰道,“宝贝儿,别紧张。切有我!”随即又霸气的说道,“你不想理会的人,不要去理会就会,谅也没有人敢说什么!我东方皓的夫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