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是西门连笑,如果杀了飞机上的人,或者和整个飞机同归于尽,知道,这会惹怒他。

  惹怒他的后果,相信并不想见到。

  东方皓对着陈兰命令道,“你们好好监视那飞机,只要他们下落地,立刻行动,解救,西门连笑!”

  “是,b!”接到命令就下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就要说到,所谓的的亨利。叶对见钟情的事去说了。

  对于南宫心月和南宫心翼来说,他们安排亨利。叶和的见面,就像是水到渠成的事。

  对于亨利。叶来说,这是意外的惊喜。

  因为,他现在已经确定,这个就是那个了。

  不然,以南宫心月和南宫心翼两人的身份,根本就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对待别人。

  因为是在上流层中出现的陌生面孔,又是在这个时机段出现在南宫心月的身边,同样的喜欢的是那种具有东方魅力带着风马蚤味的女人,这几点加起来,都证明了,南宫心月口中的,就是那个。

  知道这个之后,亨利。叶,哦,是北辰尹,异常愤怒!

  这两个混蛋,竟然胆敢把这么危险的人物,给弄进国内,看来,以后连自已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北辰尹很顺利的和见钟情了。

  之后,又与亨利。叶约会了几次。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

  这次,真的颗心仿佛陷入爱情的网里了。

  他现在每天的冲动,就是想跟亨利。叶在起,然后感觉会见不到她,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好在,除了立刻上床之外,亨利。叶对于约会倒没有拒绝过。

  这次很是满意南宫兄妹的安排。

  所以,对他们承诺,也去承兑去了。

  “所以,我们今天在起,都是那对兄妹的功劳?”亨利。叶喝着红酒,冷淡的问道,“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说道,“不就是南宫心月觉得那个叫什么西门连笑的人背叛了他么,所以,要求我把那人抓来给她而已。”他说这话有点漫不经心。

  “什么,你们打算抓西门连笑?”亨利。叶有点失态的道。

  点了点头。

  不是他不设防亨利。叶,而是他认定艾特国的亨利。叶是绝对不会多管事的人。所以,他才敢告诉亨利。叶。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亨利。叶,并不是真正的亨利。叶,而是天朝国的北辰尹。

  事关好友性命安危,他当然得管了。

  因此,他趁着上洗手间的空档,给东方皓发了信息。

  然后,东方皓立即给米国的西门连笑联系。

  既然已经找到,他也已经行动,做了劫持飞机的恐怖事件,所以,完全可以把给赶出天朝国。

  至于为何不杀?

  杀很简单,不简单的是,杀了之后的系列国际关系,那就不太简单了。

  东方皓对着从属下,凌厉的命令道,“捕鹰计划,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b!”

  “,我有朋友想要介绍给你认识!”亨利。叶冷淡的对着说道。是现在对外的名字。

  立即高兴说道,“好啊,亲爱的叶,我也想见见你的朋友!”

  当跟着亨利。叶来到皇家酒店个黑暗的包厢时,他的身后,立刻顶着把冷冰冰的枪,然后,就听到道冷冽的男声喝道,“别动!”

  听到这道男声,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他惊疑的道,“亨利。叶?”怎么可能是个男人?

  亨利。叶并没有回答他。

  只是黑暗中的灯光突然亮了起来,然后,就看到包厢里坐着个俊美冷冽的东方男人,他脸色微变道,“你又是谁?”

  东方皓勾起唇角,冷笑着道,“,你来天朝国,不就是为了找我幽灵部队吗?”怎么,现在他们的首领王,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又不认识了?“

  这次的脸色骤然大变,他大声道,”你是黑暗幽灵王!“

  东方皓点头道,”没错!“

  随即东方皓脸色变,表情阴寒,他厉声的道,”,我在两年前就警告过你,别惹天朝国,别惹天朝国,否则,那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这次倒好,竟然直接策划劫持飞机,还打算劫走西门连笑,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

  听罢,大惊失色!

  随即他立刻反应过来,恼怒的说道,”亨利。叶,是不是你?“这是在质问,是亨利。叶告的状。

  亨利,哦不,是北辰尹,他已经变回男声,他语气带着讽刺淡淡的说道,”我不是什么亨利。叶,我是北辰尹!亨利。叶只不过是引你们上勾而制造出的个假身份而已,没有想到,你们就这样上当了。“

  他说的你们,是指南宫兄妹和本人。

  ”还有,我不是女人,我是个男人!个名副其实的男人!“

  的瞳孔猛然剧烈收缩,对于听到消息,很是不可置信。

  这几天与他约会的女人,竟然是个男人!

  最主要的是,他们是为引他上勾,而假扮的女人,是北辰尹,这个南宫心月口中要他对付抓住的人之。

  真是太大意了!

  随即也笑着道,”幽灵王,我只是受人所托,与你们开个玩笑而已,等我回去之后,我立即让他们放人!“

  这个开玩笑,是指飞机劫持事件。

  他这话除了届时,就是含有威胁之意。就是他不回去,他的属下没有命令,肯定不会放人的。

  东方皓两只手交叉的握了握,他冷笑着道,”哦,,看来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那行,北辰尹,可能他是个老外,听不懂东方人说话,你跟他解释下吧!“

  北辰尹手握着枪,从腰上移到了了他的头顶,他走向的面前,说道,”既然,你听不懂,我就好心跟你解释下。皓哥的意思,就是你从哪里来,就给我滚回哪里去!“

  最后句,说得很是愤恨和凌厉!

  最近,他们为了捉住,让他露出马脚,也为了不让察觉到东方皓就是幽灵部队的王,东方皓这段时间,都没有回过家,就是为了不让他的目标转向东方家。

  阵气怒,但现在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他只得咬牙道,”行!“

  随着这几天婚期的越来越逼近,南宫心月也是越来越烦躁。

  可让她更为烦躁和恐慌的是,这几天,她都没有跟联系上。

  南宫心月穿着套洁白的婚纱,拿起手机再拨了次:”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

  ”妹妹,准备好了吗?“南宫心翼身西装笔直的走了进来,”接亲的婚车已经到了!“

  当看到妹妹身洁白美丽的婚纱时,他呆愣的看了好会,他走向前去,伸手摸了摸她洁白的婚纱,轻抚着她嫩白红润的脸颊,惊艳的说道,”月儿,你真是太美了,真舍不得你嫁出去!“

  但是,如果辈子不嫁出去,别人肯定对他们兄妹的关系产生怀疑的。

  所以,他不得不亲自送妹妹出嫁。

  不过,北辰尹那个草包,就算辅助他当上北辰家的继承人,也只是个草包,他的切还是控制在他南宫心翼的手中,以后,他和妹妹就会有更多的机会。

  这就是为何南宫心翼会让南宫心月嫁给北辰鹤鸣了。

  南宫心月心里虽高兴男人的赞美,但是有件事更急。

  她压下心中惊慌,有点无措的对着南宫心翼道,”哥,已经五天没有联系上了,会不会出事?“

  南宫心翼亲了亲妹妹的额头,他笑着安慰道,”不用担心,这么强大的个男人,会出什么事?你只要做的就是安心的嫁出去,做个最美的新娘!“

  南宫心翼实际上却隐隐不详的预感。

  但他,现在不敢说出来。

  南宫心月的手,有点不安的抓了抓婚纱的角,随后松开,留下褶皱的痕迹。

  北辰鹤鸣身白色的西装,开着自已的新豪华轿车作婚车,带着群狐朋狗友来接今天的新娘——南宫心月。

  北辰鹤鸣高兴的是,因为在昨天晚上,他的准岳父和准舅子承诺于他,等南宫心月嫁给她后,他们就会开始帮他,直到他当上继承人为止。

  所以,他实际上高兴的并不是与南宫心月的结婚,而是他要赶走那个野种,自已当上家族继承人了。

  他仿佛看见自已意气风发,威风凛凛的下着个又个命令了。

  北辰尹很快接到了南宫心月,正往教堂的路上。

  南宫心月虽不高兴,虽不满意,虽心里隐隐有种惊慌和担忧,但是,此刻,她却不得不嫁给北辰鹤鸣了。

  个是,她与他的婚约在前几个月就定下来了,为了南宫家的名声,她不得不嫁。  第二个是,他们对付慕容悦的事,曝光了,兄妹俩不得不与北辰家联姻。

  强强联合,他们才不惧东方家的报复,让也东方家之人,报复有所顾忌。

  因此,这是兄妹俩已经有了超越兄妹之情,有了违背伦理道德之事,仍然要嫁给另个男人的选择。

  到了教堂,宾客们已经坐好了,就等着证婚仪式了。

  然而,南宫心月却在若大的教堂之中,眼看到了她的仇人——慕容悦,竟然平安无事,气色红润的坐在第排的位置。

  南宫心月抓着婚纱的手,青筋直跳,眼底暗恨,咬牙的道,”这个贱人,为何运气这么好,竟然没有点事。“

  南宫心月那吃人的目光太过明显,所有宾客顺着她的眼神而去,盯着的竟然是东方少夫人——慕容悦。

  慕容悦挑了挑眉,南宫心月这个女人,算计这么深,绕了这么大圈,就是为了让她身败名裂。

  只是可惜,棋差着,真相毕竟是真相,就算他们再怎么诬蔑,颠倒黑白是非,已然改变不了事实真相。

  慕容悦站起来,直接走向南宫心月,带着冷冽轻笑说道,”恭喜啊,南宫大小姐!祝你和北辰二少好合百年,早生贵子!“

  看似祝福的话,对于南宫心月来说,却是十足的讽刺与鄙视。

  她恨恨的看着慕容悦,愤怒的说道,”你这个贱人,谁让你出席我的结婚仪式的!“

  心中里的不甘,心里的着急,心里的惊慌,在看到慕容悦的那刹那,全部爆发出来。

  宾客看到如此失仪态的南宫心月,都不满的皱着眉头,对着身边的同伴议论纷纷起来。

  对于南宫心月,慕容悦根本就不打算容忍了。

  她嘴角扬起,冷冽的脸上,带着十足的讽刺与不屑,她淡淡的道,”呵,南宫大小姐,你说错了。我慕容悦再怎么贱,也没有你个千人枕,万人骑如高级妓女,这么般的下贱!“

  ”你!“南宫心月带着怨毒的眼神,怒指着慕容悦。

  慕容悦的话落下,这次宾客不再是小声议论纷纷,而是阵哗然。

  虽都知道南宫心月跟很多男人睡过,私生活十分,但这般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从也太过让人难堪吧。

  再说了,今天也算了南宫家和北辰家联姻,这东方家的少夫人不祝福也就罢了,竟然在这里下人面子,给人难堪,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但也有人另外种想法,南宫心月屡次挑衅东方少夫人,现在更是出口成脏,骂东方少夫人为贱人,就算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发火吧。

  慕容悦挑了挑眉道,”南宫大小姐,不要再说你你你,我我我的了,吉时要到了,不赶紧誓词,错过良辰吉时,那可是辈子都不会幸福的!“

  南宫心翼恼怒的道,”慕容悦,你太过份了。“

  慕容悦眼神锐利的盯向南宫心翼,犀利的道,”我过份吗?就算我再怎么过份,也没有你们过份!“

  慕容悦说的过份是指什么,南宫兄妹心知肚明。

  南宫心翼眼神立即锋利的剐向慕容悦,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相信慕容悦已经被南宫心翼兄妹俩千刀万剐了。

  慕容悦这么句千人枕,万人骑,那可是刹时让南宫和北辰两家丢尽了脸面。对慕容悦恼火起来。

  不过,现在确实不能错过良辰吉时。

  南宫德出来说道,”东方少夫人参加鄙女的婚礼,本是万分欢迎,但是,借以你和小女之间的矛盾,为不影响小女的结婚的心情,鄙人只能请东方少夫人回去了。“这是明显赶客人了。

  陈静宜站出来对着南宫德,犀利的对着南宫德说道,”既然敢做出来,为何就不能让人说出来?既然怕丢脸,那就别做丢脸的事啊!“

  赖丽珠站出来说道,”亲哦,东方夫人,今儿个是我儿和心月的结婚大事。你们这样说话,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啊?这是明显破坏别人婚姻之嫌啊!“

  陈静宜连忙说道,”别!别!俗话说,宁可拆十座庙,也不可拆桩婚!北辰夫人把这么大的顶帽子扣在我婆媳的头上,我们婆媳俩可承担不起!

  不过,你们真是很奇怪,明明我家儿媳妇,是对着今天新娘子说着祝福的话,但新娘子开口闭口就是贱人。

  你说有谁会这么般的下贱,被人骂贱人了,还能和气的笑着祝福,站在那里等着新娘子骂贱人的。

  所以说,真正破坏结婚仪式的可不是我家悦儿,是你们今天的宝贝新娘。

  我看啊,今天就不应该结婚,应该好好的教教她做人的道理!“

  陈静宜自从知道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慕容悦事件的幕后之人,是南宫心月兄妹俩时,也就彻底厌恶了他们。

  今天这个婚礼,他们本就不愿意出席。

  但是,碍于同为四大家族,如果不出席,肯定会惹来别人的闲话,所以她儿媳妇代表着东方家出席了。

  只不过,早知道这样,真还不如不出席呢。

  南宫德阵恼怒,他厉声对着陈静宜,喝道,”陈静宜,别以为你是东方家的主母,就可以随便侮辱人!既然,你们如此看不起我南宫和北辰两家,那么,就请东方夫人和东方少夫人,离开此地吧!“

  婆媳块被赶!

  其他宾客的眼神,离开带着异样起来!

  这是南宫和北辰两家联姻和东方家闹翻的节奏啊!

  心思顿时各异起来!

  因为,这几个家族闹翻,就代表着,未来,他们可能要与如个家族亲近,疏远哪个家族,也就是俗称的”站队“!

  不过,不等他们多想,突然教堂的门,被人剧烈的推开,随后,就进来批武装人员,动作利落的敏捷的站在两排,

  然后,在耀眼的日光之中,个高大英挺冷冽,穿着套橄榄绿军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慕容悦看到进来的人,本是清冷的面容,立即变得惊喜和激动起来,她只手捂着嘴巴,眼角隐隐有着泪光,似要哭出来般。

  东方皓凌厉的脚步,径直走到慕容悦的面前,看着慕容悦微微消瘦了的脸颊,他立即心疼万分的把她拥进怀里,嘴里说道,”对不起,我这么久,才回来,让你担心了!

  慕容悦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闭着眼睛,嗅着那久违的让她安全温暖的气息。

  所有人在看到东方皓这样进来,都愣了愣。

  如果只是东方皓来参加南宫和北辰家婚礼的话,他们并不意外。

  可是让人惊讶的是,这批穿着橄榄绿军服,手持冲锋枪,神情严肃警惕的武装人员,闯进来,算怎么回事?

  南宫心月看着突然出现的东方皓,再看着他英挺帅气的迷人样子,心立马惊喜起来了。

  看很快就反应到了不对。

  不过,不等她质问,南宫德先是气势汹汹的指着那批武装人员,厉声质问道,“东方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东方皓抱了会慕容悦,柔声对着慕容悦道,“悦儿,我很快就会回家了。你在家乖乖的等着儿回家!”

  慕容悦点了点头。

  其他人,都惊掉了地的下巴。

  这个柔情似水的男人,与刚才凌厉刚烈的男人,真是同人吗?

  东方皓放开慕容悦之后,锐利的目光,往南宫家和北辰家这边扫视了眼,再犀利的眼神瞧向南宫心月和南宫心翼兄妹,随后,他凌厉的说道,

  “南宫心翼和南宫心月,经查证,与境外势力勾结,企图对国家造成危害,严重危害到了国家安全,证据确凿,我以部队名义,对二人实施逮捕!

  南宫家和北辰家,有窝藏危险分子,隐瞒犯罪分子犯罪事实的嫌疑,我以部队名义,对相关人员,进行关押审问!

  全部带走!”

  啊!

  哇!

  整个教堂诧异惊讶之声!

  这剧情转变得会不会太快了。

  前刻,两个家族还喜气洋洋的办着婚礼,下刻,就要全部逮捕,而且还是威胁国家安全罪,以部队亲自出面。

  部队,般是针对上高层的犯罪人员,有重大案件及犯罪事实,才会出面的对其实施关押逮捕及审问。

  般来说,只要由他们出面的案件,基本已经成了证据确凿的事实。

  所以说,南宫心翼和南宫心月与境外势力勾结,威胁国家安全,这是事实。

  天啊,这两人是个蠢的,还是个傻的?

  堂堂个世家子弟世家大小姐不好好做,偏偏要做那些让人唾弃的犯罪之事。

  这场南宫家和北辰家的联姻,很有戏剧性的落幕!

  没过多久,京城的四大家族,变成了三大家族!

  分别东方家,西门家,及北辰家。

  北辰家只是受了南宫家的影响而已,不过并没有受到多大的牵连。所以,北辰家的人,又放回来了。

  但是,南宫家就不样了。

  南宫家,因为做威胁国家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