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下)(1/2)

加入书签

  车把头们本来就不大敢对抗积威甚重的青帮,而王默提供军火要收钱这盆冷水泼下去,更是让他们炸开了锅。@随@梦@小@说,suing最快更新访问: 。

  “我们这些拉车的苦哈哈,吃都吃不饱,有个屁钱买军火!”

  “就是,真要有这买军火的钱,还不如‘交’了青帮的规费,用得着在这发愁吗?”

  “呸,什么帮助我们解决青帮的麻烦,我看是来卖军火的吧。”

  “得,既然这枪要钱买,那也就跟没有一样,还打个蛋蛋!”

  ……

  或是唉声叹气,或是失望抱怨,或是讥讽挑刺,房间里仿佛顷刻间变成了喧闹的菜市场。

  “好了,别了。”刘大海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随后不满地望向正一脸冷笑不止的王默,“王公子,你所的帮助,难道就是给我们卖军火?”

  王兄弟一下子降格成王公子,可见刘大海的态度转变。

  王默摇摇头,冷声道:“你们觉得这样的帮助不够大?你们以为军火是什么?在现在这兵荒马‘乱’的世道,军火价比黄金,而且常常还是有价无市。我给你们提供的这批全新驳壳枪,扔到军火市场上,随随便便都有人争着抢着用两倍、三倍的市场价购买的。我以市场价,而不是黑市价给你们提供枪支弹‘药’,知道这中间我让出了多大的利益吗?”

  王默的话让刘大海以及一众车把头们无话可,‘乱’世军火行情看涨这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明白的常识,王默所丝毫不夸张。

  沉默了一会,刘大海这才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劳烦王公子了,哪怕是市场价,这军火也不是我们一群拉车的苦哈哈买得起的。”

  王默故作蔑视地扫了一圈房间内的车把头们,举起右手食指摇了摇:“啧啧,果然是一群老实本分的蠢驴,死都不知道为什么死!到现在还不明白,你们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拿起枪和青帮拼命是唯一的生路!”

  听到这话,刘大海顿时沉下脸,道:“王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要强买强卖吗?”

  王默冷冷一笑:“强买强卖,有这个必要吗?你们这些蠢驴恐怕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青帮把规费提高到你们压根‘交’不起的地步,摆明要往死里‘逼’你们吧?”

  没错,这个问题也一直环绕在刘大海等人的心头,按常理来,青帮不应该干这种竭泽而渔的事才对,水爷也不像是这么短视的人啊?

  “娃娃,话留口德。青帮为什么这么做,我们是不明白,你一个公子哥就‘弄’得清楚吗?”有的车把头听到王默一口一个“蠢驴”喊着,气不过出声刺了王默一句。

  王默仿佛没有注意到车把头们的不满一样,接着道:“也就你们这些只知道埋头拉车的蠢驴不明白而已,徐汇区道上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青帮不把你们打压得无路可走是不会收手的。也不想想,现在青帮一家独大,徐家汇区其它的帮会天了就二、三十号人,可你们近两百号车夫抱团。这么大的威胁,青帮要是坐视不理才怪?”

  “可我们也没想过要和青帮对抗,当初抱成团是为了自家人不至于因为抢客打起来,各家有什么难处大家也好帮衬一二。”有的车把头不免大声争辩道。

  王默反问道:“无论是潜在的威胁,还是已经表‘露’出来的威胁,你们觉得对水爷这样的人来,有区别吗?”

  这一问,顿时把车把头们都噎住了,水爷是怎样心狠手辣的人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哪怕只是潜在的威胁,水爷也绝对会用最凌厉狠辣的手段斩草除根的。

  想到传闻中水爷的种种狠辣手段,车把头们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惊惧绝望之下,有的车把头忍不住大叫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他妈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怪不得,这次青帮把规费提高这么多,水爷一句话也没,那个七爷怎么都不通。

  一众车把头们相互低声议论着,可得到的结论却是让他们更加绝望,指望青帮发善心放他们一马基本没有可能。

  马阳是个直脾气,猛一拍桌子,恨恨地喊道:“我早就了,和青帮拼了就是!咱们好歹有近两百号兄弟,就这么直‘挺’‘挺’地等死,出去让人笑死!”

  刘大海基本已经相信王默所的了,青帮不把他们这两百号人打压到散伙是不会罢休的。可如果兄弟们就这么散伙了,大部分人多半会生活不下去,一样死路一条。

  难道,真的只有和青帮火拼一条路?

  “王公子,军火一定要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