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百年梧桐,下盲棋(1/2)

加入书签

  一程山水,一段故事。

  沈若琳热爱着大山舍不学得生,继续留在李家坳支教。

  高晓均、潘雨婷等搭乘听众的便车离开,脑海里装满关于深山的回忆。

  青山隐隐,绿水悠悠,清风阵阵,白云飘飘。

  李长青携一颗从容淡泊之心,将躺椅放在竹林下兰花旁。

  品一盏幽香的茗茶,抱几卷古色古香的经书,偶尔逗逗欢欢、喜喜。

  兴致来时,带着诸葛连弩,上钟南山巡视,没有找到狼群的踪迹。

  反倒找到许多野菜,顺便将些价值草药移植到地里。

  在第六座山头半山坡山,李长青现一棵遭遇雷击的梧桐树。

  梧桐树的上半部分漆黑,但根部却生长出绿色的叶子,且露出的树心没有腐烂。

  李长青回到小木屋带上钢锯,从中间裁下一段。

  树干切面有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的年轮,估计至少有几百年的树龄。

  据《乐经》中记载,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夔始制乐,以赏诸候。

  在华夏的漫长历史中,琴以其清、和、淡、雅的音乐品格寄寓风凌傲骨、凡脱俗。

  文人雅士视古琴为修身养性的必由之径,但其制作材料比较严格苛刻。

  一般而言,木质要轻,纹理清晰,以老木为宜。

  李长青研读《乐经》后,一直想自己制作一把七弦琴。

  但是很难找到合适的材料,却没想到上山逛一圈居然现百年梧桐木。

  而古琴一般都是选用梧桐木,《诗经》中描述,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桑。

  百年梧桐木是斫琴师们最中意的材料之一,是可遇不可求的材料。

  不过想要制作出一把好琴,制作工艺同样非常重要。

  李长青得先用普通木料来磨练自己的手艺,等娴熟后再用百年梧桐木。

  从第六座山峰将梧桐木运回小木屋可不容易,需要翻越五座高山峻岭。

  李长青费尽九牛二虎fuguodupro之力才,日暮黄昏时才将梧桐木搬到小木屋。

  期间沈若琳拿着自己的作品来请教,可惜却没见到李长青的身影。

  夜间,李长青进入诸子百家。

  于九宫学馆研读数学典籍,然后到天元棋室翻看棋谱。

  “少年人,棋谱是死的,人可是活的。”,范西屏干瘦的脸瞥眼李长青道。

  “前辈,请指教!”

  李长青察觉可能触剧情任务,恭谦地道。

  “实战是提高棋艺的最佳途径,尤其是与高手对战!。”

  范西屏穿着普通藏青色袍子,言语间却有股睥睨天下的霸气。

  若论棋艺,范西屏是一代国手,有棋圣之称,又何止是高手?

  “呵呵,前辈可愿意来一盘?”,李长青笑问道。

  “待久啦,也没什么事,就当是消遣吧!”,范西屏看李长青一眼也没拒绝。

  “前辈,可要当心啦!”,李长青摸准范西屏的脾气故意道。

  “若你能赢我,这幅棋盘就送给你!”,范西屏好没气地道。

  “前辈,你可是一代棋圣,而我只是后学末进,似乎不太公平吧!”

  “闭上眼睛,让你九子,又有何妨?”

  棋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