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隔空狙杀(1/2)

加入书签

  在东区帮派与帮派之间的地下通道是夯实的,可是通往平民区的地下通道却都是相通的。

  \t其实平民区本不应该跟帮派打通,三国政府军虽然一直你打我,我打你,但是因为战地记者的不断报道关于平民在战争中死亡的惨烈,所以三国政府对于平民这一块还是做了一些工作的:他们把平民区四面的地道都封上,防止帮派之间打斗的时候,离平民太近。

  \t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t说白了,在利益之下,这些也就是做给记者看看而已。

  \t今天堵上,明天就被人拆了。

  \t只要是战区,平民永远是最苦的那群人,这是无论在什么国家,无论在什么朝代都是亘古不变的:战事,民苦。

  \t颜九成根本就不需要走到枪声连天的地面,只需要在地下通道便可直接走入平民区的地下通道,一到那边,就闻到了一股臭味,说不上来的那种臭味,就好像泔水洒了一地的感觉。

  \t颜九成将自己的记者证别到了胸口,将帮派的胸章取了下来,藏入口袋,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本子,把钢笔别在本子上。

  \t进入平民区的地下城,越往里走,这股臭味就愈明显,越往里走,人越多。可以用人声鼎沸来形容,几乎所有的人都涌到了地下城。

  \t这也是,上面爆冲突,地下城相对来说是安全的,只要他们不要冲到平民区来打斗。

  \t那股臭味让颜九成皱起眉头,甚至有些想吐,而拥挤的人们却似乎闻习惯了,脸上除了惊恐和绝望,没有其他任何表情。

  \t抱着头巾的女人抱着哇哇大哭的孩子蹲在一角,旁边坐着自己的男人;

  \t一瘸一拐的老人绝望地坐在地上,嘴巴吸着根本就没有点火的半截烟;

  \t此起彼伏的祈祷声,此起彼伏的哭泣声,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枪声,让颜九成觉得自己仿佛不是生在地球,而是另一个世界,腐烂的世界。

  \t他找到了那股子泔水臭味的来源,并非其他,仅仅是这些人身上散的臭味,这地方经常战争,水源很不稳定,所以很少有人洗澡。当人聚集多了后,臭味极其明显。而这些人自己早已习惯,闻不到了。

  \t颜九成在狭长的地道里走着,他虽然十分明确自己要去哪,可脚步却并没有很快,而是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地将每个人都看了一眼,将他们的容貌输入到自己的大脑。

  \t搞不好,这里就藏着间谍,或任务进行的时候,被间谍买通的平民。

  \t“记者,这是记者吧?”一个小女孩轻声问她的妈妈,指着颜九成的背影。

  \t“嗯。”她妈妈点了点头,表情木然。

  \t“记者能救我们吗?我听爷爷说,记者拍了这里,然后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的苦难,那会不会有人来帮我们呢?把动战争的恶魔杀死。”小女孩又问。

  \t“不能。”她妈妈表情木然地看着狭长的窗户:“他们拍完了,就回自己的国家了,不是救世主,杀不死恶魔。”

  \t这里的人对战地记者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好感,经历了十几年的战争,他们见多了热血的记者,从以为对方能带来希望,到现记者也无能为力。

  \t再到如今,他们仅仅是把记者的到来当作看客,让孩子弄几颗糖,占点小便宜,口才好的,接受一下记者的采访,在镜头前说个几句,赚点小钱,或者帮记者带带路,捞点钱。

  \t仅此而已。

  \t战地记者,在这里并不会得到民众的普遍fanwai尊重。而这种氛围也让很多战地记者拍一拍就离开,如此反复,愈隔阂。

  \t能在这种隔阂之下却坚持拍摄了好几年的肖尔克,显得尤为可贵。

  \t颜九成穿越了平民区,来到了东区生活区北面,他四处看了看,找到了离第三道最近的出道口,他想了想,又折回地道,拍了几张照片,这才爬了出去。

  \t一出去,就听得枪声从不远处传来,比在地下城听得更为清晰,震得人耳膜不舒服。

  \t“颜记者!”身后传来了肖尔克的声音,颜九成一扭头,见他猫着腰,手里拿着相机,一头的灰,脸似乎被崩过来的石子打中了,肿了起来,破了些皮。

  \t“嗯,刚在地下城拍了拍这些人躲避战争的方式。”颜九成四处看了看,见周围并没有什么人跑动的声音,看来没有打到这一边来,他掏出手机点开相册,说道:“可惜的是刚去东区帮会底下,不能带相机,没有拍到好照片,就拿手机对付了几张。”

  \t“你现在去哪里?”肖尔克抖了抖头,全是小细石子:“刚一个*在我附近炸开,差点死了,崩我一身石子。”

  \t“我……”颜九成顿了顿,随后问道:“你接下来去哪里?”

  \t肖尔克指了指前面:“他们在左侧交火,我去那边拍摄,第六栋那个地方东边的窗户视野正好能看到交战点,我带着三脚架,看看能不能拍到清晰的现场。”说着,他拍了拍自己的背包,大大的背包鼓鼓的。

  \t颜九成看了眼他的包。

  \t“我去找一下我的一个线人,你小心点。”颜九成说完,拍了拍肖尔克的肩膀,转身往北跑去。他要去的目的地是第三道第五间房,可是这一次,他往反方向跑。

  \t怎么会这么巧?一出地下道就遇到肖尔克?哪怕之前的颜九成对肖尔克的判断是这个人就是个战地记者,可此时,他却泛起了嘀咕。

  \t太巧了,谨慎点总不会错。

  \t而这种谨慎,让颜九成没有往肖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