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章 无人可依(1/2)

加入书签

  heidi并不是没有见过人死亡。

  \t她的母亲就在她跟前,看着死的。

  \t她也并不是没有见过在路边被人炸去了头颅,一地,鲜血一地。虽然她才十六岁,可什么样的死亡她没见过?!

  \t她都见过。

  \t可是

  \theidi瑟瑟发抖了起来,她低着头看着带着血滚到自己跪着的膝盖附近的头,棕色的头发覆盖住了半边脸,眼睛却没有挡住,就这么睁开着眼睛看着heidi。

  \t她就这么死了,才二十岁,就刚刚还说话来着,说的什么来着?对,说‘还要一个蓝色的三层毛的’话还没说完呢,怎么头就被

  \theidi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t刚刚那把匕首看着不大,怎么这么锋利?就好像切断一根面条一样,就这么一划拉,heidi都没有看清,就看到头被人拎到了手上,还没反应过来,头就滚到了自己的膝盖处。

  \t瑞德肯定没有听过东方大国的梁惠王时期,庖丁解牛的故事,熟练的刀工能把一头牛非常轻松地切解,对于经常杀人的瑞德来说,从脖子那下手,已经可以用熟能生巧来形容了。

  \t轻松,熟练,一气呵成,只要他抓住头发,无论是从后颈还是从前面的咽喉下手,都只是两三秒的事儿。

  \theidi浑身抖得厉害,目光很想移开头上的眼睛,可是却怎么努力都移不开,仿佛某种力量控制了她的身体一般。

  \t她看着我,死不瞑目地看着我,她是因为我死的,heidi的脑袋嗡嗡地。

  \t咔,一声闷响,heidi只觉得浑身一麻,一把匕首直接插到了地上头颅的脸上,举了起来,将头往旁边一甩,只听的咕噜噜的声音滚了一下后,停住了。

  \t匕首伸到了heidi的脖子下。

  \theidi本能地往后退了退了。

  \t匕首往前又伸了伸。

  \t微微一用力,匕首的刀面将heidi低着的头托了起来,heidi看到了蒙面人的脸,卷曲的头发,一双绿色的眼睛如同黑夜里的猫,喉结很大,似乎比一般男人的都要大。

  \t现在,听得见我说话吗?瑞德看着瑟瑟发抖的heidi,他有经验,一般来说,吓到尿失禁的人在短时间内会出现耳鸣的情况,精神无法集中,会出现听不到或听到了,却无法消化理解别人的话的情况出现。

  \theidi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从嗓子里弱弱地跑出两个字:饶命求求您饶

  \t素质还不错,难怪他们选中你。瑞德颇为赞许地笑了笑,能第一时间求饶,说明没有完全被吓傻,要知道很多吓到尿失禁的人,直接吓疯的几率是很高的。

  \t我可以让你活。

  \theidi的眼睛瞪大了,虽然耳朵依旧在嗡嗡地响,虽然身上不断地冒汗,可求生的本能让她立刻集中精神听瑞德说话,

  \t把这个东西,放到颜记者的身上,你就能活。瑞德开门见山,靠近了heidi,死死盯着heidi的眼睛,左手举了起来,一枚纽扣,看上去毫不起眼。

  \t颜

  \theidi在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她浑浑噩噩的大脑一下激灵了起来,顿时清晰了,眼睛也瞬间瞪大,看着眼前这个蒙面人。

  \t他是冲着颜记者来的!heidi本能地往后退了退,连连摇头:我我谁是颜记者?我不认识。

  \t小朋友。瑞德很明显不耐烦了起来,他冷笑了一声,刀尖直接对准了heidi的脖子,一字一顿说得非常清楚:我没时间跟你打哑谜,你别跟我说不认识颜记者,这样只会让你死得比她惨。

  \t说着,他看了眼旁边无头的尸体。

  \t我保证,一定会让你死的,比她惨。

  \t声音阴森森的,heidi的脸惨白惨白地,只觉得浑身都湿透了,冷汗唰唰地往外冒。

  \t很简单,你是他们花钱买通的卧底吧?只要在跟人接头的人身上放上这个小小的纽扣,你就能活。瑞德上前一步,一下从后面用胳膊勒住住heidi的脖子,就如同刚刚他勒住那个女孩儿一样。

  \t巨大的不适和窒息,让heidi的腿本能地在地上蹭了起来。

  \t正如她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一样。

  \t滋滋滋,摩擦地板的声音。

  \t我我真真

  \t还嘴硬?瑞德微微加大了力气。

  \t窒息感是随着时间,越来越痛苦,heidi的脸渐渐变得紫红紫红,她的腿也开始快速地在地板上蹭了起来,张了张嘴。

  \t那种慢慢看着死亡朝着自己靠近的感觉,太可怕了。

  \t求求你 heidi的眼泪流了出来,她尽最大的努力说出了这三个字,满眼都是央求。

  \t说。

  \t我我真的不认识

  \theidi闭上了眼睛,颜九成是她的恩人,救了他的名字,她跟上帝发了誓的,怎么能出卖自己的恩人!更何况,他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爱上的人啊!

  \t突然,瑞德的手一松,一下能呼吸到空气的heidi大口大口地喘气,本能地咳了起来,随后,她感觉到了大腿那一阵痛麻,低头一看,瑞德在他腿上扎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