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硝烟弥漫(1/2)

加入书签

  “落月,赶紧准备洗澡水,我要沐浴!”那酒的后劲可真大,傅玉儿对着落月有气无力地吼了一句之后开始解起了衣带。

  好快!褪尽最后的衣衫走到屏风外面,浴桶里已经灌满了热水,傅玉儿试了一下水温,满意。她在落月的帮助下走进了浴桶,热水传来的舒服之感让她忍不住轻吟了一声。

  “落月,你今天怎么不说话?平时都是叽叽喳喳的……对了,告诉你一件神奇的事!我这个路痴居然在喝醉的况下找到了自己的府邸,你说是不是很神奇?!”

  傅玉儿惬意地靠在浴桶上,她才不会嫁给诸葛瑾!“为了完成傅朗的遗愿”?说的好听,只怕诸葛诞的目的没那么简单,自己都来到赤望谷当质子了,他却迟迟不愿出兵,真是可恨!

  “落月,你再给加点冷水,有些烫。”傅玉儿嘀咕了一句,落月立即抄起一旁的水瓢从小木桶中打了一瓢冷水倒进浴桶。

  冰凉的冷水碰到手臂傅玉儿惊呼一声:“冰!”落月也没有回答,她往傅玉儿的肩膀浇了一些热水就开始替她擦背。

  忽地,傅玉儿半眯着的眼眸变得清明。“你是谁?说!”一把抓住放在自己肩上的玉手她紧惕地看着眼前的女子,虽然是落月的那张脸,但是她知道这个人不可能是落月!

  中午的时候落月的手被自己关门夹伤了,由于伤重还裹了好几层布条,可是放在自己肩上的双手细嫩柔滑并没有受伤包扎的痕迹!

  还以为是水雾太大,可是她连接眨了好几下眼睛那个女子还是落月的样子。

  头痛虽然轻了不少,傅玉儿却越觉得奇怪了,房间里还有着一股淡淡的麝香。一个飞身胡乱穿了件衣服,她使力掐住了女子的脖颈,毕竟自己还是跟着白涅练过家子的,对付她这样的女子绰绰有余。

  “说!你到底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宗、宗主,奴婢是落月啊?”眼前的“落月”一脸委屈地看着傅玉儿。

  傅玉儿冷笑了一下:“你是落月,嗯?”

  谁知那个女子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扯得傅玉儿的身子也朝前一倾。“宗主,奴婢真的是落月,你不相信奴婢了吗?”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子,傅玉儿一阵窝火:“你是落月?!你妹的哪里是落月了?啊?”

  “……”女子似乎被傅玉儿突然爆的脾气给镇住了,她回想了一遍过程,没有差错啊!傅玉儿是怎么看出来的?她索性两眼一闭,继续装下去!

  “宗主,你哪里不舒服?奴婢这就去给你请大夫。”

  “还装!那你继续装吧!”傅玉儿秀眉一挑准确地点了她的穴,将“落月”的衣服扒了之后把她扔进浴桶,再换上她的衣服傅玉儿打开了房门。

  虽然是晚上,但是淡淡的烛光下还是看见了浓密的大雾。沿着石头的灯座一路向前,傅玉儿只是凭着感觉走,本来她就是一路痴,再加上这大雾能走出去就不错了。

  “你说,宗主为何要在少主的院子里布上阵法,还刻意吩咐小莲将那个质子带进来,是为了保护她吗?”

  “就是啊,少主的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