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出嫁(1/2)

加入书签

  她的血对玄羽没有半点益处?傅玉儿有些颓然地看着面色苍白的玄羽,亏自己一直以来对这药人体质沾沾自喜,原来再厉害的东西也有一无用处的时候。

  “想必宗主之前给这边的这位公子服下了这味良药,否则他也不可能体虚而气强,隐有迅速恢复的趋势。那是因为他的体内被阴寒之气主导,故而这药才会有这样令人称奇的效果。”

  “老大夫,你的意思是大司仪的身体只有靠他自己慢慢恢复了?”傅玉儿秀眉紧蹙,一旁的傅青阳和焱鸢也摒住了呼吸生怕听漏了半个字。

  那老者凝重地点头,不疾不徐的开始收拾他的药箱子:“大司仪不会有性命危险,只是体质会差很多。约莫半年之后应该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回到辰宿院,傅玉儿把玄羽安置在他自己的房间,她自己则静默地守在他的床前。丫鬟们抬了喜服进来催促她打扮都被她骂出去了,玄羽现在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她要怎么去救白涅?

  她想过千万种出嫁的方式,却独独没想到会在他身受重伤的时候。他这样躺在病床上,让她如何安心离开?

  “咳咳……咳……咳……”一阵急促的咳嗽传来,惊了呆坐的傅玉儿一跳。“玄羽!你醒了?好些了吗?要不要喝水?”她一脸焦急地看着躺在厚棉被里的玄羽,他何时需要过这样的厚的被子?

  玄羽一手捂住唇瓣阻止了剧烈的咳嗽,他睁开凤目对着她一笑,苍白的面色被咳嗽呛得浮出了不正常的嫣红。视线流转,他看了一眼房中燃了大半的蜡烛,眼角的视线撇到了地上的喜服,忽地又剧烈咳嗽起来。

  “咳咳……咳……小玉儿,这都几更天了……咳……你怎么……还在这里……磨蹭?”略带责备的语气被他一连串的咳嗽震得零零碎碎失去了往日的魄力。

  她紧咬唇瓣摇头,玄羽撑着床沿半坐起来纤细黑直的长如水一般铺落下来。她伸手去扶他,却被他反握住:“小玉儿……咳咳……你不是……要救那只……臭狐狸么?那就……咳咳……”

  “玄羽,我去给痕天说,让他再推迟一些时间……你的身体……”她喉咙一涩,竟连话都说不顺畅。她怎么能丢下重伤的他离开?玄羽就是这样,心里只有她,只为她着想……

  “小……玉儿……咳咳……皇朝的圣旨岂是你想改就改的……身为你的……兄长……哪有不陪你……去的道理……咳咳……堂堂太华岛的宗主……要是……咳咳……连个送亲的人……都没有……岂不是让人笑话?”

  玄羽缓了口气,凤目一挑,嘴角扬起了他独有的笑容。傅玉儿一怔,他也要去吗?

  “呼……咳咳……虽然我现在身体不太好,但并不代表我就弱啊!再者,我不放心你和兮垣去闯皇朝……咳咳……”像是要让她放心一般,玄羽努力克制自己说话的间隙,让一句话尽量完整。

  傅玉儿心里一暖,头却摇的更厉害了。“不行,我不能让你也去涉险。你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