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合适的差事(1/2)

加入书签

  邢秋得了消息,立时就要进宫面圣。

  无论这位殿下是抓是杀,都要皇帝来决定。

  沈栗与邢秋道别后就由柳于带着两个缁衣卫保护着回府。

  此时虽然将近入秋,景阳的雨水还是很丰沛的。沈栗几人还没到府邸门口,天上就下起瓢泼大雨来,短短几十步的路,众人就浇了个透彻,门房连忙送上雨具。

  沈栗见雨势颇大,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要停的架势,开口挽留道:天色渐晚,几位大哥今日若没有别的差事,不妨索性留一晚,明早再回不迟。

  柳于几人商量了一下,也都不愿意冒着这样的大雨走路,不说人,马也不愿意。除了一个有老婆孩子的,怕家里人担心,一定要回去,其余的都表示想叨扰一夜。

  沈栗特意嘱咐大管家沈毅好生相待,安排客房。

  沈毅拍板保证:七少爷尽管放心,必然不敢怠慢了客人。

  柳于客气道:不过是个当差的,有个地方凑合一夜便好。

  沈栗不翻脸时一向和蔼,待人周全,这段时间又要劳柳于等人出力保护,怎么可能让人凑合。

  诸位到了我礼贤侯府,若只能凑合一夜,学生可没脸面出门见人了。沈栗笑道:有什么事只管和大管家说,自会有人安排好。学生赶着去见家父,就不打扰了,几位大哥自便。

  缁衣卫平日里虽然有些声名,但那得分对谁。柳于几人若是平常遇见个县官小吏,还能抖抖威风,而礼贤侯府对这几个人来说可是顶尖的高门显第,就是沈栗身上的品级也高于他们。

  近来缁衣卫颇受冷遇,上下人等都有些沮丧。此时能得沈栗笑脸相迎,柳于打从脚底板舒服到头稍,忙不迭应道:多谢款待,沈公子只管忙去,只管忙去。

  沈栗又嘱咐让人赶紧找些衣裳给众人换了,厨下少些姜糖驱寒,沈毅过来禀告客房安排好了,请众人移步,沈栗才告辞出来。

  回了观崎院中换了衣裳,才去见沈淳。

  沈淳才用罢晚饭,正与紫山郡主闲聊,叫沈栗着人请了出来。

  沈栗见沈淳黑着脸,猜想多半是老爹和媳妇亲近时叫自己打断了,脸上不由有些讪笑。

  沈淳见了有些不好意思,板着脸咳了两声道:知道你得了院试第十五名,你祖母特意赏了全府下人,本是打算待你回来阖府庆祝一番,又听说你叫邢秋找去,怎么,难道说东宫的事还没完?

  皇上都已经拍板叫停的事,缁衣卫还想没完没了?

  沈栗摇头笑道:不是为这个。近日又北狄使团来到,邢秋世叔负责‘保护’这些人,正巧,他们提出要见儿子,因此便由邢世叔带人找我而已。

  遂将面见北狄使团的事细细与沈淳讲了一遍。

  听说沈栗现使团中竟混了个殿下进去,沈淳立时重视起来。

  你可能确定?沈淳追问。

  沈栗道:就算儿子把那句北狄语听岔了,根据当时几人的表现来看,也是不离十的,毕竟窝窝儿与燕辉都是大贵族出身,身份并不低,仅凭几个眼色就能令他们听话的人物应该不多。

  沈淳点头:窝窝儿两人出自北狄大姓,的确不是一般人指使的动的,区区一个侍从更不可能。这人不是王子也必定是个王族。

  说着,沈淳冷笑起来:真是小家子气,先是弄几个细作进我盛国宫廷里挑事,如今到景阳来也不肯光明正大的来,偏搞些偷偷摸摸的手段!

  沈栗微笑道:儿子倒以为这人偷偷摸摸的好,他不肯光明正大的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想来北狄方面也不能光明正大的为他出头。

  沈淳上下打量儿子一遍,摇头失笑道:都说你心眼太多,除了长相随了你祖父,竟一点不似沈家人。如今看来,你这胆量可是像了你老子我,人家还在惦记你的性命,你倒开始算计起他来。

  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沈栗笑道:老老实实防范他们对儿子下手未免太被动了,不如索性我们来做这个贼。

  沈淳琢磨着也是这个理,他在战场上也是个喜欢主动出击的将领。在沈淳看来,防守太被动,不如主动出击爽快。沈栗这个提议虽然有些出格,轻描淡写的就打算让一个北狄的殿下失踪,但不得不说的确对了沈淳的胃口。

  邢秋怎么说?沈淳问。

  沈栗笑道:邢世叔好似有些感兴趣,如今去面圣了。

  沈淳哼笑:这小子是个激进的人物,你这个提议怕是更符合他的脾性。等着吧,起码得先确定这人的身份。这事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