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总为浮云能蔽日(1/2)

加入书签

  沈栗哑然。ii

  先生,作弊是不对的!沈栗故作严肃道。

  近日来因沈栗确实一改前非,在学问上也肯下功夫,方鹤自然待他越加和蔼,况方鹤本性就洒脱,师生间相处越随意,常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夯才!方鹤骂道:要你下场,你就想到作弊?

  先生,我近来虽然有些进益,不过和从前相较罢了,若论学问,只怕还是浅薄些,先生要我下场,只怕只有作弊方才得过。沈栗摇头晃脑道:况小子今年不过十岁,何必急于一时?

  老夫也没指望你能考过,让你下场见识见识罢了。二公子十岁时本也准备要他下场的。方鹤道。

  沈枫因沈涵事守孝三年,今年刚出了孝。

  我自是不能和兄长相比的,二哥自幼苦读,小子却是玩着学的。沈栗嬉笑道。

  沈枫见沈栗语间恭维他,脸色立时好转些。沈栗失笑。

  沈枫对沈栗时心情总有些复杂,他先前因小心眼儿,结果被三夫人挑拨去害沈栗,却是并没有想要沈栗死的,他自己也不是真正不讲理的人。只是他虽知道自己错了,却又放不下面子和沈栗交好,是以总有些别别扭扭的。

  玩着学?老夫看七公子您是玩着玩吧!方鹤刺他道。

  沈栗只愁道:二哥学问好,下场自是无虞的,我只怕是不成的,到时候名次不好看,只怕要挨父亲的板子。

  沈枫见沈栗又夸他,一颗别扭的心方才舒展些,搭话道:先生要你下场,自然有先生的道理。

  方鹤道:名次你多半是不要想的,且不说景阳乃国都,人文荟萃,若是像你这样只苦读了一年半载的小儿一试便过了,可要那些一考几年几十年的人怎么办?你虽有些天赋,然而天赋也是需要下功夫打磨的。

  况县试府试都由学政监督,不巧得很,这人恰是何家的门生,与何泽私交甚笃,你若学问扎实便罢了,凭你有个侯爷爹,他也不敢不取,至于可取可不取时,是绝对不会如你的意的。

  沈栗叹道:先生明知如此,还要我下场?

  方鹤不在意道:你家又不缺参考那些花费,涨涨见识总是好的。便是不过也不妨的。

  又嘱咐道:无需紧张,如你这样的勋贵人家多是这样做的,只是到二十多岁若还不过,不如索性弃文从武。

  沈栗方才明白。

  大抵武勋之家子弟读书总有些劣势:如今的勋贵大都是当初太祖邵廉手下庶族出身的,对于世家出身的官员而言,勋贵子弟都是暴户,我们不和他玩;而庶族出身的文官又觉得这些人出身太高不知民生疾苦,我们不带他。再加上文武不同道,没准儿子的坐师就是老子的政敌,看不顺眼。

  所以勋贵子弟要从文,不说得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物,至少也不能泯然众人。

  虽然科场上考三四十岁甚至白苍苍的老者仍旧考童试的也有,但说到底,童生再难考,也不过是取得科考资格,证明自己算个读书人罢了。后面还有乡试会试殿试等着呢。

  考不上殿试,当不成进士,也不过是个举人罢了。对一般人而言,能成为举人也不错,起码算是有功名,可以免税免劳役,运气好还能谋个小吏的差事。

  对于勋贵子弟而言,举人算是什么呢,皓穷经半辈子,最后当个小吏,领着的银钱还不够吃顿饭的,听凭以前自己看不上眼的官吏差遣,我才不干呢!

  勋贵子弟读到二十多岁还过不了童试,起码在读书上算是泯然众人了。但他们有别的出身:一则是和他老子一样到军中去拼,军中都是他老子的门人故交,想出头自然容易的多;一则就是进入府军前卫,这是肥缺,能在皇上和太子面前晃悠,非勋贵子弟不得入,要靠恩荫,若是有幸得到皇帝赏识,就算是一步登天了。

  沈淳说过舍不得放沈栗到战场上去拼,多半是瞄上府军前卫了。

  三人正说着,忽听外面喧哗起来,方鹤不悦向外喝到:外面闹什么呢!

  就见府中一个家人叫做司明的仓皇闯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哭道:不好了,侯爷出事了!

  什么!几人惊得站起来,方鹤问:怎么回事?

  司明喘着气,摇头道:小的也不清楚,听说侯爷杀人了!

  沈淳昨夜应邀到故交家中宴饮,并未回家。谁知今日竟传来他杀人的消息!

  沈栗急道:父亲他人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