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手段与底线(1/2)

加入书签

  等湘王终于盼得世子降生,黄花菜都凉了!湘王能甘心吗?

  邵英和湘王彼此心里都清楚,早晚有你死我活的那天!

  封棋道:找不到湘王谋反的证据,陛下想要动他,只怕有不容兄弟之嫌。

  皇帝想收拾湘王不是一天两天,可惜先帝允许湘王拥有私兵,又允许他在湘州收税,结果湘州让他经营的跟铁桶似的,邵英一直没找到机会。说白了,就是面子问题,怕人说他小心眼。

  邵英怅然道:朕有生之年必要平定湘州,不可教太子为难。

  邵英打湘王是哥哥打弟弟,轮到太子就是侄子打叔叔,名义上就不一样,面对的舆论压力也不同。湘王比邵英小,说不定就打算先熬死了邵英再对付侄子。

  听皇帝提到太子,沈栗不由面色微动。

  怎么?邵英问。

  沈栗迟疑道:学生并未见过湘王殿下,不知其人长短,再者此事也是陛下兄弟私事,学生不该轻易多言。然而假若湘王真正狼子野心,学生身为太子伴读,不可不为殿下打算。

  邵英似笑非笑道:怕朕真把湘王这个麻烦留给太子?

  沈栗连忙道:陛下正值壮年,长命百岁。

  您老人家看起来不像短命的,太子要面对湘王这个麻烦还有的等。

  邵英喷笑,对沈淳道:倒不枉朕把他放在东宫,知道为太子打算。

  沈淳小心道:各司其职,臣子身为东宫伴读

  好了好了,沈栗能为太子筹谋,朕很欣慰。他是朕挑给太子的,忠于太子就是忠于朕,你呀,就是过于谨慎了。邵英摆手道:沈栗,你刚打算说什么?

  陛下,学生是奇怪。刚刚陛下说,湘王殿下谋反之心是司马昭之心,阁老和家父也面无异色,可见在家父等人眼里,湘王殿下确实不是什么好角色。奇怪的是,学生这个年纪,却对湘王殿下所知不多,若非陛下与辅特意提起,学生并不知湘王殿下怀有异心。沈栗道。

  封棋咳了一声道:帝位之争,不足为外人道也,近年来朝中不提湘王。这是不好意思说。

  沈栗叹了口气道:请陛下恕学生妄言。

  但说无妨。邵英道:此处又无外人。

  沈栗拱手道:阁老误了。帝位之争,已有胜负,陛下是先帝亲自扶上帝位的,拥有大义,怕人说的不是陛下,反而是这位湘王。

  只是宣扬此事又有何用?毕竟没什么什么光彩?徒让人议论皇族旧事。封棋道。

  因为咱们不肯谈论,湘王却未必不肯说。阁老可以想象,在湘州一域,陛下会被湘王形容成什么样。沈栗道。

  封棋忽地站起:不错,老夫疏忽了,湘州已成国中之国,湘王必定说尽陛下坏话。

  而我们这里却对湘王闭口不言,如今怕是与多人对湘王的了解和学生差不多。就是日后湘王反了,怕是还会有人奇怪湘王为何而反。沈栗道。

  您自己闭口不提,湘王说不定就把您形容成一个刻薄兄弟的寡恩之人了。您既然那么在乎面子,怎么不先向天下宣传湘王不义。

  太被动了。邵英喃喃道。

  不错。陛下,如果您已下定决心平定湘州,为何不让人把湘王种种罪行公布天下?沈栗道。

  封棋愣了愣,湘王此人湘王除了心心念念要造反,还真没有什么太大的罪行。

  谋反已是大罪,至于其他,看人想怎么说了。沈栗低头道。

  封棋哑然。

  只要朝廷中十之五六认为湘王一定会反,那湘王究竟什么时候举旗就已经不重要了。沈栗眨眨眼道:那时皇上不必特意等待湘王谋反的证据,只要陛下做好平定湘州的准备,说一声湘王反了,天下人自然会信。

  积毁销骨。邵英笑道。

  或者说千夫所指无疾而终更恰当些,陛下。沈栗赧然道。

  邵英深吸一口气,沈栗这是要先把湘王谋反的罪名坐实了,然后湘王谋反的时间就由邵英控制了。这个主意的确大大增加了邵英的主动权。

  邵英看向封棋,封棋迟疑道:这个法子未免

  未免有些不大坦荡,说的重些,有些阴损。沈栗笑道。

  邵英失笑。沈淳嗤笑一声。

  封棋皱眉道:你既知此法不当,又何必提议。

  因为湘王本就立身不正。沈栗道:君子面前自然要坦荡荡,对付小人再要做君子怕是会被人欺之以方。

  封棋默然。

  邵英点头道:可以一试。

  沈栗第一次被邵英宣召入宫时才十来岁,年纪不大,赐宴时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