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见流民(1/2)

加入书签

  大业和尚恨道:专门向人脸上下手!你又不是女子。

  建章道长指着嘴角淤青道:是你先下手的!

  行了!晋王世子不耐道:没空看你们扯皮,到底有什么事?想报复?歇了吧。

  皇帝不信佛道,事实上,现今邵家人乃是武将起家——千万人中杀出来的,要论杀业,早该下地狱了——都不怎么崇信佛道。是以虽然大业和建章的在民间的声威不小,晋王世子也不把他们当一回事。

  大业和尚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施主言重了。方外之人,戒嗔戒怒。

  这几个下绊子的都不是一般人,和尚道士虽然吃了闷亏,心里不管怎么想,报复却是笑话。

  沈栗笑道:大师可是还想去见太子殿下?

  建章道长迟疑一下:却不知几位施主为何要阻止我等?老衲自谓不曾做过亏心之事。施主们似乎对我二人颇有敌意?

  沈栗道:我等本来对大师们没有任何敌意,二位都是有道高人,慈悲为怀,教导愚民,学生也很佩服,只是除了二位向太子布道时。

  这是为何?大业和尚急道:贫僧观太子殿下与我佛有缘。

  晋王世子大怒,森然道:便是这一句话,我等就不能容忍!若是陛下知道了这句话,禁佛之祸就在眼前!拂袖而去。

  霍霜郁辰冷笑一声也走了,只剩沈栗与和尚道士三人面面相觑。

  半晌,沈栗叹道:二位大师好自为之,这样的话我等听了也就罢了,千万不可教大臣们知道,他们真的会参人的。

  大业和尚迷糊道:多谢施主指点。

  沈栗摇摇头:二位大师还是回车上去吧,天寒阴雨,以后还是不要试图求见太子殿下了,到了大同府,自有用到二位的时候。说罢,也要走。

  和尚道士都有些气馁。建章道长埋怨道:和尚嘴快,贵人们不喜欢什么你偏说什么。

  大业和尚茫然道:老衲平时宣讲经义时都是这么说的。

  建章道长叹道:如今皇家不喜佛道,你但说些延年益寿,打磨身体的法子也好,偏说什么与佛有缘的话!难不成还想把太子渡去当和尚?连累老道受挤兑!

  什么延年益寿!要不是你们道士用金丹喂死了前朝末帝,如今皇家怎会这样忌惮佛道!大业和尚争执道。

  建章道长大怒:找打!

  打就打!降妖除魔,着!

  沈栗回了自家车中,多米忙端上姜汤。沈栗喝了两口方缓过来道:眼看入冬,不意竟然下雨,今年天气是有异常。

  方鹤道:听说七月里湘州还曾闹过水灾。

  沈栗点头叹道:湘州当时要去不少银子,只要银子不要粮,湘王也是个奇葩。

  方鹤低声道:如今勾栏瓦肆都传说湘王有反意。

  沈栗楞了一下,反应过来,这应该是皇帝和阁老们放出的风声。沈栗垂下眼,附和道:这位殿下一直不死心,真想举旗也不算出人意外。

  方鹤叹道:若是大同府之事拖得久了,倒不知这位湘王会不会闲不住?

  沈栗点头道:先生提醒的是,大同府之乱必须尽快解决!

  太子带了一万两千兵卒,这些人用来平叛是不够的——太子领三晋巡抚,已得了皇帝手谕,自可调动三晋当地兵力平叛,是以这一万多禁军的主要任务就是护卫太子。

  按说在这么多人的护卫之下,应当没有人还会打太子的主意了,可眼看着进入三晋范围时,太子还是遭受了袭击。

  当时不知怎么竟在陡峭山崖上忽然天降巨石,正正好好砸在太子车辇上,太子要是真在车辇上,这会儿沈栗等人大概已经该自戕谢罪了。

  晋王世子惨白着脸,见到建章道长忍不住讽刺道:道长号称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不知可算到今日太子遇刺!

  建章道长知道这会儿贵人们都一肚子气,忙不迭躲了。

  不一会儿,才经武气喘吁吁回来:只留下几个死人。大约知道逃不出去,下手后就直接自尽了。

  那浩勒黑着脸道:就没留下什么线索?

  才经武摇摇头:拿的都是北狄人的兵器,但咱家担心这不过是故作疑云罢了。

  晋王世子道:谁刺杀太子殿下也不会带着自己的武器的,推到北狄人身上,真是好借口。

  才经武焦躁道:殿下现在如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