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公主的心思(1/2)

加入书签

  东宫的男主人终于归来,太子妃喜上眉梢。〈 〕〉丈夫平安,又有皇长孙降世,太子妃是个有福气的人。令太子夫妇遗憾的是,儿子的出生洗三和满月太子都没赶上。

  辛苦你了。太子歉意道。

  哪里比得上殿下在三晋竭尽全力?妾身在宫中有父皇和母后护着,并无什么不妥,还有易薇妹妹,也时常来陪妾身说话解闷。

  正说着,宫女进来禀告,易薇公主来了。

  十几岁的女孩一天一个样子,半年不见,易薇公主身量开始长开,脸上的婴儿肥也开始消失,已经开始露出少女的曼妙风姿。

  皇兄只记得父皇母后,可怜我这做妹妹的都不知被人忘到哪个角落里去了。唉,皇兄不想我,我却甚是思念兄长的。等不来皇兄,无可奈何,只好厚着脸皮,自己过来见人了。来都来了,皇兄不会嫌妹妹聒噪赶人吧?易薇公主一张小嘴越灵巧,伴着笑声,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自差点让嫡公主和亲之事后,皇帝与皇后都觉女儿受了委屈,歉意之下,便越宠爱她,如今这位公主的日子过的比皇子还威风,性格较往日开朗了许多。

  太子妃一把将人搂在怀里,笑道:可见是个调皮的。殿下才回来,朝廷的事还没忙活完呢,哪顾得上咱们这些女眷。

  易薇公主转了转眼睛,手帕遮着嘴巴调笑道:妹妹听着皇嫂的话,怎么好似有股子酸味儿?

  太子因安三姑娘的事正有些心虚,闻言吓了一跳道:浑说些什么!这哪是女孩家能出口的?教养嬷嬷呢?

  易薇公主皱了皱鼻子,扯着太子妃的袖子道:皇嫂,兄长的脾气越大了,一见面就要训斥妹妹呢。

  太子妃嗔道:咱们家的公主,规矩不差就是了,哪个敢挑理?不过是句戏言,殿下何苦学那些老古板。

  转头又推了推公主道:好妹妹,这些话在嫂嫂面前说也就罢了,在父皇母后面前可要尊敬些。

  易薇公主笑道:皇兄皇嫂心疼我,我才敢说。

  太子指着她,又气又笑道:看看,她这是有依仗呢。

  笑了半晌,易薇公主追着问:听说皇兄此行很是威风,快,雅临,讲来听听。

  太子妃失笑道:妹妹敢是来听书的?

  易薇公主笑道:皇嫂就不想听?

  太子妃自然是想听的,盯着太子看。太子耳朵红,低头咳了一声:雅临,那你就讲讲。

  说罢,扫了雅临一眼。雅临自是知道什么当讲什么不当讲,尤其是那位安三姑娘的事,半句都不提,只把太子夸得英明神武,睿智无双。

  以太子久经考验的脸皮,也不禁有些撑不住,笑骂道:好好讲,只顾卖弄你家主子,也不脸红!

  太子妃看着太子两眼亮道:妾身听着挺有趣的。

  太子微微赧然道:这奴才炫耀太过,你听听也就罢了,不要出去乱说。

  太子妃微笑道:妾身晓得。

  夫妻两个虽听着故事,却都有些漫不经心。

  易薇公主捻起块点心,心下暗笑:什么锅配什么盖,她嫂子在闺阁里时提起皇兄就花痴,如今成了夫妻,非但没有医好这毛病,反而愈加严重了。

  易薇公主到底不是没眼色的,满足了好奇心,便放过了这对儿久别重逢的夫妻,拍拍手告辞了。

  妹妹这种生物,讨喜起来捧在手里都怕化了,讨嫌起来真是恨不得一把掐死。终于送走了这个烦人精,太子不觉长舒一口气。

  太子妃瞧得有趣,与太子面面相觑,不约而同轻笑起来。

  雅临面露笑容,对殿里的内侍们打了个手势,将人都赶走,自己也迈步出去,反身关好门。正了正神色,做起了门神。

  太子妃起身面色有些红,左顾右盼,终于想起个话头,迟疑道:妾身觉着,易薇方才听故事时似乎很关注那个沈栗?

  太子点了点头,轻笑道:当时为了赶走北狄来求婚的兀轮王子,沈栗很是出了些力,易薇自然会关注他些。

  太子妃犹豫道:妾身记得沈栗已经成婚了?

  太子失笑道:你想什么呢,易薇?怎么可能?

  是妾身妄言了。太子妃也觉作此猜测有些不妥,微微脸红道。

  太子持起太子妃的手,轻轻拍了拍道:长嫂如母,你关心易薇是好事。婚姻大事关乎一生,再小心也不为过。不过

  太子微笑道:沈栗之妻乃是户部李侍郎的孙女,翰林院侍讲学士之女,他们两家是世婚,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