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死不得(1/2)

加入书签

  容蓉见槐叶两眼直勾勾盯着沈栗,心中忽然有些预感,这婢子说出的话怕不是自己想听到的。

  果然,槐叶拍哄着丑哥,含泪道:当娘的哪有盼着儿子死的?然而我与容氏素来不和,把丑哥儿交给她,只怕这孩子也没福气长大成人了。与其教他日后做个孤魂野鬼,还不如与我一起去了。

  容蓉抓住郝嬷嬷的手,气得满脸通红。她原只是打算设局撵了成日里帮着槐叶说她坏话的仆妇,若叫世子厌了槐叶更好。事情前半截都如她预想般展,世子还松口叫她抚养丑哥儿,哪知还没容她欢喜,情况便急转直下,槐叶竟在阖府的人面前坏她名声,死活不肯将孩子交出来。

  敢情自己费尽心思,如今却要落个得不偿失?狠狠看着槐叶,容蓉一时倒恨不得这婢子赶紧带着那孩子死了!

  还是郝嬷嬷使劲摇着她的手,容蓉才惊觉田氏等人都皱着眉看她,此时再想收敛面上狰狞,却是晚了。

  槐叶冷笑一声:你们都见了?有如此毒妇在,我怎能留下丑哥儿!

  沈梧一会儿瞪向容蓉,一会儿瞪向槐叶,只觉妻妾二人,一个拎不清,一个心肠不好,哪个都不配教养自己儿子。

  沈栗和颜悦色,口中商量着,脚下有意无意向前凑:小嫂子的意思是

  槐叶咬牙道:除非七少夫人来抚养丑哥儿!

  李雁璇不意槐叶竟提起自己,檀口微张,飞瞄了眼容蓉。果见容蓉气恼地看着她。

  沈梧听槐叶要把丑哥儿交给沈栗,一蹦三尺高,使劲挣脱沈淳,怒道:不可能!我尚在此,哪有让兄弟教养儿子的道理?你看不上容蓉实在不成,我大不了求祖母母亲抚养孩子,放到谦礼房中算什么话!

  槐叶摇头道:不成,老夫人侯爷都不喜欢这孩子,夫人还在抚育十二哥儿。便是世子您,将来若有嫡子出世,也不会将丑哥儿放在眼中了。您的性情我最知道,旁人说两句好话就能糊弄,到时这孩子哪还有活路?

  田氏见沈梧头上青筋都鼓起来,怕刚刚和好的两兄弟又要翻脸,忙道:那孩子是我沈家的骨肉,老身总不会亏待他。

  槐叶摇头不语,只盯着沈栗。

  沈栗又不着意地向前凑了凑,平静道:不成!

  沈梧正在恼怒,听沈栗拒绝,心里方松了口气,随即又愤怒起来,生怕槐叶被激的抱着孩子跳井。难不成七弟真想害了我的儿子?沈梧怒视沈栗:你便暂时答应又如何?

  沈淳揪着长子的衣衫将他拎到一边,沉声道:不要添乱。

  槐叶觉着在这种情形下,沈栗无论如何也会先答应下来,然后自己再逼着他在众人面前立个誓,士大夫一诺千金,沈栗便无法反悔了。槐叶在沈家的时间不短,知道沈栗夫妻都是守正的人,既然许了诺,总不会亏待了丑哥儿。

  她打算的倒好,没料到沈栗竟然一开始就拒绝了。抖了抖嘴唇,怒道:你不答应,我便带他一起去!

  沈栗柔声道:小嫂子,你将丑哥儿交给我,大兄心里该有多难过?岂不是离间了他父子之情?我便抚养他,也不能教这孩子关起门过日子,他总要在沈家生活,你想让祖母父亲大兄怎样看待他?

  槐叶心里想着要死,早失了分寸,原觉着把孩子交给沈栗最好,叫沈栗一说,又觉着有理。

  沈栗又道:何况,将来我这一房早晚要分出去的,难道教丑哥儿跟着一起离开侯府?再者,我将来也会有亲子的,实话跟你说啊,我真不能保证到时候能待丑哥儿如我亲子一样——

  槐叶听得入神,不意沈栗已经凑到不远。也是沈栗自小从文,从没在府中施展过什么身手,槐叶只当他是文弱书生,比一直病弱的沈梧也强不到哪里,打一开始就没怎么防备他。却没想过武勋家的书生能有多文弱?拾掇不了高手,对付她一个女子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