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风向如何(1/2)

加入书签

  大房风波虽然不小,好在得到及时疏导。网郡主治家严谨,侯府里半点音讯没传出,容家为着容蓉,到底不肯声张。眼见着一场将要影响家族声誉,甚至沈栗升迁的丑闻,终于被压了下去。

  沈梧原本生冷不忌,幼琴槐叶都是爬床丫头,一个背主,当时便被处置了,一个工于心计,最后却要抱着孩子跳井。在见识到容蓉这样堪称懦弱的女子也会使用阴险手段之后,这位世子彻底大彻大悟,将女子视为洪水猛兽,反而清心寡欲起来,竟摆出一副就守着丑哥儿过日子的态度,将田氏气得哭笑不得。

  好好的孙子,怎么就长成这样一朵奇葩?

  赶在年前,沈栗随太子到了封棋府上。

  像这种加恩,对被选中的大臣以及皇帝朝廷来说,其政治影响是很大的。

  于大臣自不必言,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要条件就得到帝王的赏识,没有皇帝认可,甭管你一腔抱负有多么远大,都是无源之水。别说兼济天下,用来给自己解渴都嫌味道不好。

  于朝廷,代皇帝宣恩的太子驾临至那一家,便预示着皇帝正看重这家大臣的政治观念,接下来的朝廷风向必然偏向于此。想跟风的要赶快,有瓜葛的须得准备好,政敌们只好暂时偃旗息鼓,静待转机。

  然而这种活动对太子的影响却不算大。虽然能再一次对朝臣宣示太子的地位,但在到了大臣府上后,太子其实是没机会与这些大臣畅谈的,以免有收买人心之嫌。

  比如辅封棋,平日里这老大人与太子便有意无意相互回避。此时,太子也是在一众随行属臣礼部官员内监的簇拥中,众目睽睽之下,与封棋一板一眼,一问一答。

  经过照本宣科般的客套谢恩,太子按照皇帝的吩咐,与封棋谈论起湘州的税务问题,隐约对湘王不朝和湘王府属臣的不敬表示不悦。

  几年之前,邵英偶然听到沈栗的议论,与封棋等人商量过后,便决定暗中着人散布关于湘王的不利言论。但这些年,风言风语始终被控制在在井肆瓦巷中流传,今日这次话,是太子和辅次在正式场合下公然对湘王表示不满。

  沈栗与郁辰站外围,见一些心急的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郁辰慢慢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悄悄握紧拳头,忍不住看向沈栗。见沈栗面上并无惊异之色,便明白他怕是早就知道太子会说出这番话了。

  而自己却一无所知!

  郁辰在东宫的地位本就比不上沈栗,积年过去,没能立下什么大功,反而在宫门夜开案中出了纰漏,至玳国公府被参后,更要夹起尾巴做人。一些机密事情无法参与,消息便不甚灵通了。

  的滋味显然不好受,然而郁辰现在却顾不得心底那一点失落。

  皇帝是不是要讨伐湘州,对郁家的影响太大了。玳国公府在南方势力颇大,皇上要动湘州,就不能不用郁家。用了郁家,玳国公府就有机会复起,恢复往日荣光!

  盯着沈栗,郁辰几次欲出言打探,终于强自压抑下去。

  郁辰的异样,沈栗当然有所察觉。好在这位兄弟到底头脑清明,没有教他为难。否则沈栗便要在泄露机密和朋友情谊之间选一个了。

  郁辰嘴角溢出一丝苦笑,事涉家族,若有希望,他倒有心一试。没有问出口,不过是推己及人,知道沈栗绝不会回答罢了。泄露消息的罪名哪里是那么好背的?既问不到,反会伤及情面,何苦来哉。

  就在玳国公府蠢蠢欲动,朝廷上下暗潮汹涌之时,太子偏又带着丰厚的赏赐去看望了湘王世子!

  脚都抬起来,这是要踏空的架势?

  玳国公:老臣的心哪,皇上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湘王世子不是朝臣,亦非有权势的宗室,对着这位可怜人,太子倒不需忌讳疏远,反而可以随意交谈。

  湘王世子对这位堂兄亦是亲近的。在他的亲属之中,除了生母湘王妃,却是皇帝与太子对他多有回护之意。不管这种回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