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来路不明(1/2)

加入书签

  此时沈栗与李意父子所议之事堪称朝政机密,故而书房之外,半个人不许靠近,由李府大管家亲自把守。

  便在这一片寂静之中,一声嚎啕乍然响起!

  少爷,请您救一救奴婢,呜呜。

  屋内三人面面相觑,沈栗迟疑道:像是个女子的声音?

  李意便黑了脸。

  文官府邸,更讲究规矩礼数。

  此处乃是前宅,怎么会有女子跑来找少爷?落在孙女婿眼中,岂不教他以为我李家家风不好?

  李臻更是勃然大怒,喝到:李简!

  大管家苦着脸进来:回太爷老爷,是个叫莲枝的婢女,自称是大姑爷家的姨娘。小的一时没拦住

  什么?女婿家的姨娘竟敢跑到李府来撒野?李意父子瞪大眼睛看向沈栗,异口同声:谦礼!

  饶是沈栗素来沉稳,此时也忍不住跳脚:没有的事!我只雁璇一人,哪来的姨娘!

  不不!李简慌忙摇手:这婢子是咱们府上的。

  沈栗莫名看向李臻:岳父,贵府怎么会有小婿的姨娘?小婿怎么不知道?

  这下轮到李意父子目瞪口呆。

  李意头痛道:将那婢子带上来。

  直到出了李府,上了马车,沈栗仍是一脸匪夷所思。

  李雁璇又是欢喜有孕,又是惭愧在丈夫面前丢脸,捂着脸,直到沈栗一声爆笑响起,终于忍不住哭道:妾身知道错了。

  贤妻不是这样做的,沈栗叹道:好好的日子,折腾什么?日后与岳母大人也不好相见了。

  其实当下后宅中如杨氏这般安排的,非止一家,然而这到底不是能拿到台面上的事,既闹出来,便是家丑。

  李意为这个奎怒不已,竟不顾沈栗当面,将杨氏骂的痛哭流涕,又埋怨李臻不会教妻。见了岳父母的窘态,沈栗一时半会儿倒真不好再登门。

  李雁璇抽泣道:都是因为妾身久无身孕

  都是因为娘子不相信为夫,沈栗摇头道:岳母疑心我的心性也倒也罢了,你为何会被说动?

  以后再不敢了。李雁璇哽咽道。

  见妻子怯生生望着自己,沈栗到底心软,搂了李雁璇道:日后不可胡思乱想也是我疏忽了,你不需管家,整日里太过清闲难免多思,如今既有好消息,不妨学着为孩子做些衣饰,也好打时间。对了,最近大嫂心情不好,远着她些!

  李雁璇知道沈栗这是要她防着容蓉,方欲点头,马车忽停了,多米在外头道:少爷,这儿有个人卧在雪中,挡了路。

  李雁璇呀的一声:这般冷天,在雪中冻着,不会是不会是冻死了吧?

  沈栗拍拍她的手,钻出车外去看。多米方在此人身前站起来:少爷,这人还有气。

  沈栗过,是个三十来岁衣衫褴褛的人,脸色铁青,脊背佝偻着,缩成一团,正自昏迷不醒。沈栗摸摸鼻子,问多米:你见他倒下的?

  多米知沈栗疑心这人是有意拦车,摇头道:属下过来时这人已经在地上,不过,这条路向来人少,难说。

  翻翻此人有没有路引或户籍文书。沈栗道。

  多米蹲下找了半晌,方找出几张纸:少爷,此人名叫童辞,是个秀才,却不是本地人。

  香栀低头过来道:少爷,少夫人说,新年刚过,今日又有喜事,若是此人还有救,何妨做回善事?

  沈栗俯身探探此人脖颈,确实冰凉一片,只微微有些脉息,挥手道:罢了,总不能为一点儿疑心见死不救,看看附近有什么医馆?

  多米为难道:少爷,大年头上,谁家想着瞧病?都忌讳不吉利。医馆惯常是不开或只开半天,这个时辰,怕是找不到的。

  沈栗叹道:那就带回去吧。请府医给诊治诊治。

  李雁璇的好消息在侯府掀起一片涟漪。

  田氏喜不自胜,一叠声唤吉吉,将库房打开,拣那性味温和的药材,还有几匹好料子,原是宫里赐下的,做贴身衣物最好,也一并送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