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找茬(1/2)

加入书签

  沈栗等人往布政使司衙门去,如履薄冰;布政使司众官待沈栗等人来,也是严阵以待。

  龄州称府,隶属龄州布政使司。照理来讲,布政使姜寒官居三品,而沈栗一行人中官职最高的于枕只有五品,姜寒其实不需如此忌惮他们。龄州知府乌庆才是该负责与于枕等人交涉的人物。

  然而沈栗等人携圣旨来,新设市舶司要将整个龄州的海贸税权独立出去,身为掌管一省之政的主官,姜寒不得不慎重从事。

  寒暄过后,于枕先宣了圣旨,依次落座,正事便提上来:关于税务

  于大人,乌庆笑道:各位昨日才到龄州,下官忝为地主,合该为各位大人接风洗尘。如今在下已于和玉楼备下宴席,还请各位大人赏光。

  于枕忙道:多谢乌大人盛情,不过如今正事要紧

  欸,乌庆道:事情要紧更需谨慎从事细细考量,不可急于这一时半晌。各位初来乍到,在下欲一尽地主之谊也算正事。何况姜大人公事繁忙,今日难得见到,如各位肯赴宴,想来姜大人也不会推辞的,还请诸位成全。

  初来乍到?细细考量?这话说的颇有深意。于枕与沈栗对视一眼,看向姜寒。

  姜寒笑眯眯道:不错,据说和玉楼的鱼宴做得好,本官托各位的福,今日也有幸尝尝。

  欸对对,在座龄州官员纷纷附和:乌大人也不要忘了我等。

  这是自然,哈哈乌庆连连拱手。

  得,这些地方官自娱自乐起来了。沈栗与于枕面面相觑,这是不想谈啊。

  于枕有些饶头。当初得知自己升任这个市舶司提督时,心中就已做好要与地方上针锋相对的准备。

  但如今自己初临龄州,对本地情况茫无头绪,对方又有布政使亲自压阵,此时却不好立时来硬的。然而若由着他们将这出戏唱下去,推了复推,避了又避,还不知要被拖到什么时候。

  见于枕看向自己,沈栗微笑道:乌大人拳拳盛意倒是不好退却。

  沈大人赏脸。听沈栗有同意的意思,乌庆不由笑道。

  在下也听说龄州汇集四海来客,饮食颇有特色,沈栗一副感兴趣的样子:您方才说和玉楼的

  鱼宴!乌庆夸耀道:乃是用大海鱼

  御宴?沈栗大惊失色:我的天!这和玉楼什么来头?乌大人您竟然敢不成不成,下官绝不敢享用,此大不敬也!

  乌庆:

  姜寒:

  龄州众官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沈栗说的竟是个御字。

  这就有点恐怖了。

  姜寒立时怒视乌庆,暗叹下属无能,不过教他安排宴席,怎就出了这个纰漏?

  乌庆虽姓乌,此时却成了白纸人。当他听到廖乐言一声嗤笑,心下更是惴惴不安。

  廖乐言不明不白死了两个养子,案子递上府衙,就是乌庆给含糊过去的,两个人仇大了。乌庆十分清楚,旦有机会,廖乐言绝不会放过他。偏这内监有上书言事之权!

  龄州众官看向沈栗:言笑晏晏,暗藏刀锋!这才几句话,就要噎死人,偏还一脸无辜!

  沈栗微微垂目。

  文字狱并非好东西,能不能成势,其实都是看上位者的意思,或为干掉不听话的大臣,或为镇压不利言论,执行起来也是弊大于利。以邵英的脾性,多半不会看重。

  鱼宴与御宴不过是仗着口音差异硬赖上去的,想凭这个就扳倒什么人其实是笑话。说到底,沈栗不过是要警告龄州众官,市舶司固然势力微小,一时拗不过布政使司,却有搅局的能力。

  你们想掐着市舶司的咽喉,市舶司就能恶心得你吃不下饭。谁都别想得好!

  沈栗自己都没觉得这个御宴算是多大问题,廖乐言却精神百倍,姜寒等人也面色凝重。

  文字狱会不会兴起,固然要看圣上的意思,但率先掀起风浪的却往往是文官这个群体本身。为的是攻击政敌,以此为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