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苦求无果喟且叹(1/2)

加入书签

  见麻高义露出后怕之色,尤行志安抚道:麻兄这也是迫不得已,在下当为你在大人面前转圜,大人会体谅的。

  多谢大人帮我!听尤行志表示支持自己,麻高义刚刚消散的勇气陡然又寻回来,满面感激,躬身长揖。

  两人客套一番,麻高义离开时已经被尤行志激励起满腔斗志。

  与麻高义愉悦的状况相反,此时布政使司内姜寒二人相对嗟叹。

  大人怎能应允那奸商的妄求,只恐此禁一开,其人越加诛求无厌。乌庆焦急道。

  不然又能如何?姜寒苦笑。

  处置了便是。乌庆不假思索道:区区商人,竟敢以下犯上!

  姜寒叹息道:若是往日,本官岂容这小人放肆,如今情势不同了。

  过去龄州乃是姜寒的一言堂,别说几个商人,便是原运转使廖乐言在他的暗示下也被收拾的焦头烂额。然而如今有于枕等人在侧,姜寒却要顾忌一二。万一商人们真要鱼死网破,将往日贿赂的证据递上市舶司,他自觉是压不下来的。

  乌庆郁郁不乐道:有一就有二,难道此后就要受制于人?

  姜寒默然。

  他与以麻高义为的海商们也算老熟识,这些年兜兜转转在龄州为官,随着位置越高,商人对他也越加巴结,越加敬畏。

  姜寒原觉收些孝敬乃是为官一任的应有之意,是理所当然的规矩,并不觉有何不妥,也从未将这些商人放在在眼中,然而当这些人真的向他露出獠牙时,才现自己在这些人面前已经逞不起朝廷大员的威风了。

  随同于枕去文彦书院探望于舒忘,沈栗才知道古逸芝为何放着好好的监院不做,非要向他求个小吏。

  按说监院乃是书院中除了山长最有名望的人物,古逸芝却是严重地名不副实。虽不见明目张胆地为难,然而迎来送往中无论学生还是先生,对他都不甚尊敬。

  古逸芝苦笑道:你也知我原本读书就不成,谋得这个差事,还是看家父的面上。前些年倒也能勉强应付,自前岁有学生去原运转司闹事后,书院怪我压制不利,致使学生跑出去;学生怨我维护不周,致使有人被书院除名。这地方再待下去也没甚意思,还要时时防备别人挤兑。早就想走,只是没找好出路罢了。

  沈栗默默点头。学问不成,能力又受到质疑,古显年事已高庇护不得,古逸芝在书院中自然渐渐待不下去了。

  如今龄州风起,姑父顾好书院,总有机会的。沈栗隐晦道。

  海商们能平静接受市舶司训示也就罢了,如果有反抗之心想要暗中出手,尝过前次书院学生闹事的甜头,难免会想到依循旧例,这书院十有还会被卷入风潮中。古逸芝若是能抓住机会立上一功,日后无论是想要留在书院或是谋个位置都好办些。

  古逸芝应承道:我注意着呢。喔,书院中有几个商人之子确对于舒忘有些敌意

  市舶司如今与商人关系紧张,作为于枕的儿子,于舒忘自然会被人敌视。于枕会忙着跑来探看一则是为躲姜寒,一则也是有些担心这个。

  若是令公子与同窗暂时相处不好,大人还是先将他接回家中。沈栗劝道。

  于枕摇头:君子不惧不忧,哪有因噎废食的道理?老夫方才看过,不过是几句酸话罢了,若是单凭几句冷言冷语便令其归家,恐反增其馁怯之气。

  于枕并不以为几个商人之子真敢将于舒忘怎么样。

  古逸芝笑道:大人放心,在下定会看顾好令公子。

  沐休仅一日,回来后于枕仍要应付姜寒乌庆屡次宴请。至于沈栗,他虽有长官撑伞溜得快,回到古家却又被古逸节纠缠上。

  世叔何必趟这浑水?沈栗道:再者小侄不过暂代副提举,衙门内的事还是要于大人一言而决。

  不得不为之耳。古逸节叹道:家岳正为难时,在下不得不尽一份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