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死生(1/2)

加入书签

  沈栗想了想,劝童辞道:先生不擅刀兵,何苦跟着犯险,且回去等着。

  童辞摇头道:正是因为遇到危险小人才要跟来。既是为少爷做事,哪有临阵退缩的道理。

  飞白疑他来历,怕这人到时会作妖,连声催他走人。

  童辞坚持不肯,只道少爷为难之时正是我辈立功之机。

  沈栗倒也不甚在意。童辞比他文弱多了,若说这人伺机在案牍上做些手脚倒还可能,到了真刀真枪搏命时,他能自善其身就不错了。索性就教其跟着,看这人所图为何。

  若有不妥,旁人可顾不得先生。沈栗道。

  童辞听出沈栗语气软化,笑道:小人绝不拖后腿。

  飞白只暗暗打定主意到时要好生看着这人。

  道路越走越偏僻,加之官府下令戒严,竟连半个人影也不见了。那百户亦觉心下忐忑,又派人回去找应如是祁修文求援。

  到后来,古冰容的珠子大约用光了,留下的便是钗环手镯玉佩等,再往后,则是用树枝在路上画的记号。

  好在官兵们俱都惦记着戴罪立功,搜索的仔细,才未走错方向。

  一路急追,忽听得儿童啼哭声,兵丁立即围上去,少倾竟带回了古墨与!

  这孩子两眼直,嗓子都哑了。见到沈栗,越哭得厉害。

  沈栗一边哄他,一厢急着问:你母亲呢?可见你表姐?

  古墨与抽泣道:母亲疯了,教人杀了父亲,又杀了表姐,表姐要我快跑,我,我就藏起来。

  沈栗心下一沉,又问:可见过几个穿着缁衣的人?

  缁衣卫!他们杀人!古墨与惊恐道。

  又问了几句,古墨与只知道杀了人和藏起来,指着一个方向一头扎进沈栗怀中不出来。

  沈栗知道这孩子大约目睹杀人被惊到,对那百户道:这孩子怕是问不出什么了,如今时间紧急耽误不得,咱们先追过去吧。

  那百户也知被吓坏的人很难说清事情,何况又是个小儿,点头道:听大人吩咐。

  沈栗教人送古墨与回去,只这孩子惊恐的过了,不肯与陌生人走。沈栗无奈,遂吩咐自己随从们亲去送他——至少这几个是见过的。

  咱们的人手本就不多。飞白低声对沈栗道:那些官兵太奸猾,身手又差,少爷可不能指着他们保护。

  沈栗叹息道:表妹怕是凶多吉少了,安安稳稳将这孩子送回去,好歹是个心意。

  飞白无法,只好依言拨出人手,心中只着急接应的人为何还不来。

  向古墨与所指方向追去,来到一片破屋前。沈栗方欲询问这是何处,一声唿哨,众人霎时陷入厮杀。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沈栗一惊。

  他从缁衣卫出来时知道尤行志没能带走几个人,只平日里几个护卫跟着。因此沈栗才敢带着这队人匆忙追来——便是对方再招揽些海寇,这些官兵也足够应付了,打不得也跑得。

  如今再看,海寇也有,缁衣卫也有,竟还出现了很多身着红衣的好手。他带来的这点官兵完全不是对手。

  对敌人的数量和质量估计有误,沈栗苦笑。他们哪来这么多好手?

  心念电转,脑中一时千头万绪。

  那百户急道:大人,怎么办,冲不出去了!

  那边的路数像是湘州的。飞白凑过来急道:大人不该教侍卫们回去!

  飞白是真急了,若教沈栗折在这里

  他家里是世仆,对沈家堪称忠心耿耿。当初沈淳教他接替竹衣伺候沈栗,全家人都欢天喜地。沈栗待属下又和善公正,正是难得的好主家。飞白都不想如竹衣一般过些年由主家安排前程,他就想伺候沈栗到老。但凡沈栗有个闪失,比教飞白自己死上个七八次还要难受。

  危急关头,沈栗一样心生恐惧,指尖藏在袖子里微微颤抖。

  强自镇定,沈栗深吸一口气,也不理那百户,只向飞白道:你能不能冲出去?

  飞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