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援兵画风清奇(1/2)

加入书签

  一行人假做行镖,穿越缗州,已至湘缗边界:百里禺山。『『网%Ω

  禺山称百里,实际上却是连绵不绝的一大片山脉。此地虽属朝廷治下,却是南夷各族世居之地,岭深林茂,虫瘴横行。朝廷延前朝制,立土司,以土官治民,几成化外飞地。在如今这个朝廷与湘州激战正酣的时候,显然双方都没有精力来治理此地,故此到了这里,尤行志便不再担忧队伍会被缗州官府现。

  侍卫们打来野味,升起篝火。虽无烈酒,但回到湘州升官财的预想足以令人不饮自醉,烤肉野果,也可一偿沿途风餐露宿之苦。

  沈栗童辞两个文人不比武者食量大,稍稍用了些即罢,退到一边闲聊。这是惯常行止,侍卫们也不以为意。方上岸时他们还盯得紧,如今进入深山,他们这些好手行路还需小心翼翼,就凭眼前两个文弱,逃也逃不出二里。

  尤行志一扫连日颓唐,意气风对手下训话。他当时撇下船上手下的做法多少令人寒心,故此今日要趁着众人高兴,重新聚拢人心。

  沈栗心不在焉地望着尤行志,暗自思量。尤行志失了手下,却不见湘州来人接应,多半是因他在湘州无甚根基,怕被别人抢功,因此不肯告知湘州方面。如今这队伍只剩十几人,在这深山,又放松警惕,正好下手。一旦拖到湘州境内,举目俱是湘王麾下,再想逃脱,便要难上加难。

  忽听身边气息微重,喘息声渐强。转过头去仔细打量,见童辞那满是疤痕的脸涨红异常,双目四下扫荡。

  沈栗心下一动,脑海中划过终于来了几个字,不觉握紧拳头。深吸一口气,按住童辞肩膀,轻声道:镇定,你表现的太明显,会被他们觉的。

  童辞吓了一跳,惊异地看向沈栗:少爷,您您知道?

  什么时候开始?沈栗警示童辞冷静,自己的声音却也微微颤抖。

  您是怎么知童辞话音未落,暗处弓弦轻响,竟是几支小箭射向尤成志等人。

  尤成志到底还有些警戒心,立时躲避,手下却人中箭。

  看着沈栗!尤行志一边抽出佩刀,一边呼喝。

  此处远离朝廷管辖,官差不至,尤行志再未料到竟在深山里被人埋伏。如今他手中只剩沈栗这个战利品,无论如何不能失去。因此尽管还没弄清敌人来自哪里,有多少人,自己能不能逃脱,也要先逮住这厮再说。

  童辞已经拽着沈栗站起。眼见有侍卫扑过来,沈栗还想着如何能拖得一时,自远处抛来一捆绳子,奔着侍卫而去。

  沈栗:这武器未免简陋了些。

  心中想着,动作未停,与童辞相携转身,拔腿就跑。

  身后传来变调的惊呼。

  沈栗匆忙之中回头瞟了一眼,只见那捆绳子已经散开,一段段落在侍卫身上。借着篝火微光,方看清那些绳子五彩斑斓,正在扭曲蜿蜒。配合着侍卫惊叫,沈栗方回过神来:不是绳子,而是毒蛇!

  单看那绚丽色彩,也知毒性不小。

  沈栗:这武器着实清奇。

  童辞扯着他跌跌撞撞跑出去,有人自暗林中奔出来。

  错身间沈栗感激地打量为他们解围的勇士们——无袖夹衣,只在腰间围一袭布裙,用草绳扎住,身上不知用什么颜料图的花花绿绿。

  沈栗:这帮手们也着实清奇。

  林中不断有人奔向篝火那边,也不答话,见人就砍。

  尤行志身手出众,无奈敌人画风清奇,出手皆是毒物,一时间手忙脚乱。搏命时瞬息即可定生死,他手下只剩十几人,不一时便被杀的七零八落。尤行志再顾不得手下,顺着沈栗逃跑方向追去,敌人也不狠拦。

  奈何林深叶茂,耽搁一时,那二人便了无踪迹。尤行志恨的切齿,欲回头逮个敌人逼问沈栗下落,不料这些野人快手快脚,将被杀的侍卫统统剥的溜光,连亵衣鞋袜都未放过,随即一哄而散。

  好容易抓住一个,竟然言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