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从今天开始做神棍(1/2)

加入书签

  领自有打算。ΔΔ网『Δ

  沈栗虽是外族人,但那一手术法着实稀罕,又救治了巫祝判定必死无疑的孩子。在夷民眼中,术法自是较巫祝高强;

  再者,还是因为沈栗是外族人,若把他留下来做新巫祝,即使将来沈栗表现的再出众,也不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最后一点,头人确实是打算接受湘王招揽,命令已经传到寨子中。领这些天除了关心儿子,就是忙活准备武器挑选勇士,只等一切妥当便响应头人。这领确实蛮,却不傻,保密二字还是知道的。沈栗两人每日在寨子里晃悠,指不定就听到些消息。沈栗的本领好,杀了灭口很可惜,索性将人留下,算是一偿救命之恩。

  领自觉面面周全,故而一定要留这两个外族人留下做巫祝。

  童辞一听湘州二字,立时惊慌起来。好容易逃出生天,难道还要再次奔向虎穴?

  与领争论几句,不得进展,一旁沉思的沈栗忽然示意:答应他。

  回了居所,童辞焦急问:少爷为何要答应他?

  沈栗摇头道:在下虽不通夷语,但也可看出那领的表情越加不耐。你便是继续争论下去,也只会激怒对方,于事无补。

  少爷是要暂时应下,再寻机逃走?童辞苦笑道:夷民不是尤行志,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咱们若要私下偷跑,却是千难万难。

  不,沈栗轻声道:既然走不得,在下倒是想跟着他们去湘州一趟。

  什么!童辞惊道:您不打算回景阳了吗?您真要真要投靠湘王?

  怎么可能?沈栗失笑,继而深意道:景阳是要回去的,但怎么回去却要商榷一番。

  沈栗到底是被人劫出来,便是侥幸逃脱,回到景阳后也不过是一个败军之将,还要面对附逆的质疑。有了这个污点,无论是沈栗自己还是礼贤侯府,都不可能再如先前那般被皇帝和太子看重。

  这对沈家的影响非常大,至少一两代之内,礼贤侯府是不要想再进入朝廷中枢了。两代之后,谁还记得沈家?

  礼贤侯府显然经受不起这样的代价,沈栗自己也不能甘心:他才得了长子,作为父亲,怎么能够容忍孩子刚刚落地便带着污点,前程难期?

  想要扭转这个局面,最好的方法便是立个功再回去。有了功勋,足以向朝廷证明自己不曾有丝毫附逆之心,也可稍稍遮掩被人从龄州劫走的尴尬。

  在下原打算去军前效力,却又一直担心朝廷不能容我滞留,一定要立即召回。正在为难。沈栗轻声道:如今跟着夷民也罢,先去湘州走一遭,或是刺探消息,或是寻觅机会见机行事,总要有些收获才好。

  只凭他二人,沈栗也不期立下什么奇功——那叫妄想。功不在大,坑湘就行,能证明自己的立场便胜过空手而回。

  左右跑不掉,索性便入湘一行。

  听沈栗分析,童辞也不由心动。

  人的期望总是没有止境。当年逃跑时,童辞只想着活命;待得以活命时,便惦记着弟弟;如今弟弟找到了,童辞便忍不住要为往后的生活打算。

  丁同方如今隐姓埋名,他自己也算逃犯,兄弟两个日后相见,也不过是一对儿苦命残疾。想要光明正大的娶妻生子行走人间都是奢望。

  少爷要用功勋拯救礼贤侯府的前程,自己能不能用功勋拯救丁同章这个身份呢?

  丁同章,这姓名自己不过用了十几年,余下半生皆在颠沛流离。若无机缘,便是死后牌位上都不可留下痕迹。现下跟着少爷立功,没准儿能求得赦免,自己不必再东躲西藏,还能照顾弟弟,日后儿孙祭拜时,也能知道祖宗姓丁。

  若教他自己去做,他是不敢的,但如今机会就在眼前,又有沈栗带领,倒是值得一搏。

  方起了这个心思,恢复身份堂堂正正地生活对颠沛半生的童辞诱惑陡然加大,越想越急不可耐,较之沈栗还热心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