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下脸面(1/2)

加入书签

  听见是叶嬷嬷的声音呵斥,那些人才稍稍收敛,随即一个声音拖着长腔哭号道:我的天啊,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是林氏的声音。网 八

  几步路,众人走到近前,方才看清楚,是林氏与二姑娘沈鸾并她们的随身丫鬟。几个大丫鬟头都扯乱了,衣服也不甚齐整,看来不但动了手,战况还挺激烈。

  李氏气得手抖:一个个像什么话,不成体统!

  林氏扑过来磕头哭道:请太太给贱妾做主啊,呜呜!

  沈栗见有人影隐隐约约探头探脑,知道是听见哭声寻过来的,插言道:母亲先请姨娘止了声吧,再过会,怕是祖母那边都听到了。

  李氏得了提醒,立即喝到:林氏,丢人都丢到外边了,再不住口,先掌嘴。

  林氏吃她一喝,方才住口。扯了帕子擦眼泪,偏用右手扶着后腰。

  林氏怀孕也有九个月了,眼看进了产期,李氏见她挺着肚子,倒不好说什么了,放缓了语气道:叶嬷嬷,还不把她先掺起来。

  叶嬷嬷赶紧上前,和丫鬟一左一右把林氏扶起。林氏装模作样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只是这会儿她脸上妆容都哭花了,再摆出这扭捏样儿反倒有些滑稽。

  李氏不耐烦道:怎么回事?闹什么?

  林氏委屈道:贱妾饭后散散步,恰巧碰见了二姑娘,也不知怎么惹了姐儿不快,跟着姐儿的丫头青杏要打贱妾呢,哎呦,贱妾这肚子痛。

  二小姐沈鸾在大房是个尴尬的人物。

  她落草时和沈桐是一对龙凤胎,本是吉兆,李氏也喜欢了几天。可惜沈桐胎里弱,没养活,李氏生他们伤了身体,再不能有孕,偏男孩又死了,大儿子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就怪道沈鸾身上,觉得她克兄弟。

  连亲娘都不喜欢,可想沈鸾的日子有多么难过了。说自己也觉得命不好,平时都缩在自己院子里,兄弟面前很少见。沈栗对这嫡姐的印象,就是活脱脱一个贾迎春。

  本来李氏要处理后院的事沈栗这年纪也该回避了,只是林氏指责的是沈鸾,李氏倒不好为亲女说话,沈栗想想又留了下来。

  依着沈鸾与林姨娘的性子,错在谁还真不一定。到底沈栗已经记在李氏名下,既然碰上了,便该为沈鸾说句话。

  见林氏只叫肚子痛,沈鸾还被吓得脸色白,唯恐真伤了她的肚子,沈栗却听她叫的中气十足,知道她胡搅蛮缠,先对叶嬷嬷说:姨娘怕是要生了,不如先扶到产房去,叫产婆过来。

  林氏气势顿时落了下去。她本是想赖一赖,根本什么事都没有。若是进了产房,有事无事一号脉便知,到时候装不下去,又折腾了那么多人,就不好收场了。

  李氏见林姨娘不闹了,方知她是装的,气道:一个个都不省心,蹬鼻子上脸的,当我是死的吗?

  青杏跪下垂泪道:夫人,我们姑娘没招谁没惹谁,是林姨娘非让姑娘给她见礼,红棉还说姑娘命硬,克着了姨娘腹内的小少爷,说什么要我们姑娘念佛抄经的。

  奴婢气不过,才和红棉她们打起来,可奴婢们半点也没碰着林姨娘!

  打得好!李氏还未出言,沈栗先道:哪个是红棉?

  青杏见沈栗肯出头说话,顿时大喜,指着一个穿着水绿小袄的丫鬟道:就是她!

  沈栗道:你过来。

  红棉刚才打的起劲儿,这会儿子方知道怕了,畏畏缩缩过来见礼。

  沈栗问她:是你刚刚说姑娘命硬?

  红棉跪下不敢应声。

  沈栗问沈鸾道:二姐,刚才是这丫鬟说你?

  沈鸾含泪点点头。 网 一

  沈栗向李氏笑道:母亲,把叶嬷嬷借给儿子一会儿吧。

  随即命叶嬷嬷道:叶嬷嬷,劳烦你了,替我掌这丫头的嘴。

  叶嬷嬷看了李氏一眼,上前卯足了劲儿,噼里啪啦打起来。

  红棉被扇的东倒西歪,嘴角都见血了。

  院子里静了下来,瞧热闹的人影也不见了,只听见红棉挨打的声音。

  沈栗扬声道:我本不是心狠的人,你们也知道凡是我身边的,平日里连句重话也少见,只是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今天由不得我不下狠手。

  这流言杀人的后果,你们有人可能不懂得,没关系,你们只要记得,二姑娘是这品礼贤侯府的嫡出姑娘,身份贵重,还有两个肯为她出头的兄弟!

  她不是什么猫猫狗狗可以放在口中闲谈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