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中山狼(1/2)

加入书签

  唯有一样不好,这被火药炸死的人较被刀枪杀伤的更没法看。元瑞又急着临朝,宫中未及打扫战场,一路走来,遍地残肢断臂。元瑞自幼养在深宫,既不似邵英般在千军万马中拼出来,又未如先太子邵威般巡视三晋,见识过大场面。好歹维持住帝王颜面,没有侧头闭目,捂鼻呕吐,却也吓得胆战心惊,两腿发软。

  沈栗忙上前一步扶住,心中也叹这“景色”着实有些令人不适,然而新帝升朝的消息已经通报过去,此时再让元瑞回转是不行的。

  感到元瑞手臂微微颤抖,半侧身体倚着自己,沈栗低声安抚:“殿下不必介怀,这些都是乱臣贼子,死有余辜。有先帝、先太子殿下保佑,才教将士们如此顺利剿灭叛匪。”

  元瑞连连点头:“没错!他们惊扰了皇祖父和父皇的英灵才惹来雷霆震怒……”

  “便是如此,”沈栗微笑道:“不过是些宵小罢了,皇上何苦在意。还是升朝要紧。”

  元瑞点头应是,眼睛却仍有意无意瞟向遍地尸体,后又悄悄打量沈淳父子;沈淳是战阵中杀出来的,像元瑞这么大时,早就拿着敌人的头颅领功了;沈栗也不知经过多少风雨。这父子俩只顾着维护新帝安危,尸体虽然可怖,随侍的宫人们俱都畏畏缩缩,他二人领着侍卫脸色都没变。

  元瑞见了微微垂目,害怕之余倒突然想起邵英临死前对礼贤侯府的忌惮。

  沈栗当年从三晋到湘州杀贪官宰逆匪时元瑞还不知事,他皮相又好,处事又周全,在元瑞的心目中一向是个风度翩翩的文人雅士。故虽听说过这位半师的丰功伟绩,小太孙也只当故事,听到心神激荡处还忍不住拍案叫绝。

  然而讲古中的事迹放在眼前时,太孙却只觉心惊。昨夜亲眼见沈栗一道道命令下去,宫中杀声四起,甚至沈栗还亲手持刀满面冷厉地劈死一个潜到殿中的内监!或许再过些年太孙也会转变为如同邵英一般冷漠看待死生的帝王,但如今他感谢之余偏在心里升起一丝丝不安。

  皇祖父说的果然有理,沈家人如此……凶悍,忠心时自能护我万全,若是有朝一日生出异心,我却要怎生应对?

  沈栗还不知元瑞的心思在这一路上已经完成了由需要被保护的皇储到思量忌惮大臣的帝王的转变,兀自仔细嘱咐元瑞随侍元瑞的太监们:“一会儿皇上升座,下官不能跟在身边护卫,诸位千万顾好皇上,须知此时叛乱还未彻底平息,要谨防刺客。”

  昨夜竟教人潜入乾清宫,若非沈栗警醒,众人这会儿怕是已经给新帝殉葬了。正担心因伺候的不好被责罚,卯着劲儿要表现,沈栗说的又客气,内监们连胜应道:“沈阁老放心,奴才们俱都站在万岁爷身侧,若有刺客,咱们杀敌的本事不行,用性命给皇上挡挡刀剑却是义不容辞!”

  被遍地尸体惊到的非止新帝,还有等在前殿的文武百官。武官还好,多是见了血的,文官们俱都目不忍睹。虽也有下令菜市口斩人的,却没见过如此凶残的场面。这里一个断手,那里一段小腿,和着满地鲜血,真真是尸山血海。

  而众臣便眼睁睁看着沈栗扶持着新帝一步步从尸山血海上踏过来,走进大殿,踏上御阶,将新帝送上龙椅。

  沈栗回身扫视殿中,观察众臣神色,以寻神色慌乱,内里藏奸者。却不料接触他目光的人俱都微微垂目,似有敬畏之意。

  前夜众臣还嫌这新晋阁老太年轻,今日却再未有敢质疑者。

  大臣们的消息一向很灵通,何况昨夜国都内喊杀声四起,破家灭门者不知凡几。方才在大殿中等待的时候,众人便打听出何家谋反,留在宫中保护新帝,居中调度镇压叛乱的人正是新任文渊阁大学士沈栗沈谦礼!

  也就是说,今日皇城内外死的人都是沈栗出手令人斩杀的,昨夜得了护卫的官员府第也是沈栗令人保护的,而众臣在此过程中居然毫不知情。

  细思恐极!这说明沈栗非但有杀人的决心,更有控制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