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不公(1/2)

加入书签

  离开鲁国公府之后,唐雄随即说道:“苏大哥,我看去年杀死阿娇的凶手是这个武由三,他杀了人之后嫁祸给那个秦墨,因为这个秦墨太越狱逃跑的。”

  唐雄说完,盯着苏无名,而苏无名则淡然一笑,道:“那唐兄弟觉得,以鲁国公的身法,想要杀死一个妾室,需要担当多大的罪过?”

  一句话把唐雄给说住了,唐雄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他自然知道一个妾室的性命有多贫贱,她们纯粹是男人的货物和泄工具罢了,杀了他们,也不会引起多大的反应,所以如果阿娇真是鲁国公杀的,他完全可以承认下来,而且不必承担罪过。

  几人这般走着,苏无名继续说道:“本来我也是怀疑鲁国公的,可是现在想想,事只怕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在这背后,只怕还有另外一股势力,只是我不明白,为何那股势力要杀死阿娇这样一个女子呢?”

  刚说完,一旁的林云连忙说道:“苏大人,要不要调查一下那个阿娇?”

  苏无名点点头:“的确需要调查一下,看看她生前都跟什么人有过接触。”

  一行人再次回到府衙的时候,调查富贵山庄的衙役已经赶了回来,他们的效率是极高的,而根据他们的调查所知,在张大福被关押进大牢之后,那个张庄主便想了不少办法来救自己的儿子,可是刘敏之大人铁面无私,所以无论那张庄主暗中动用了多少势力,刘敏之亦是不为所动。

  只是,这些都是暗中进行的,若不是刻意去调查,大家还以为张庄主什么都没有做呢。

  在听到这些消息之后,苏无名望着衙役问道:“这个张大福在监牢之中的表现如何?”

  “刚进去的时候显得很紧张害怕,可是几天之后,他便慢慢安静了下来。”

  “那么在他变安静之前,可曾见过什么人?”

  “他的家人来大牢里看过他一次,那一次后,他便安静了许多。”

  苏无名微微凝眉,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张大福之所以安静下来恐怕是心里有了万全之策了吧。”

  “这……恐怕不能吧!”裴休和一众衙役都很震惊,按照他们的理解,一个死囚除非天下大赦,他们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可跟苏无名相处这么久,他们也知道苏无名不会随便说出自己没有把握的话的。

  苏无名眉头深锁,随即命人将那个阿冰给叫了来,阿冰来的时候,脸上仍旧是没有表的,只是神色之间,却有一丝紧张。

  苏无名瞪了他一眼,道:“本大人希望你今天可以说实话,如若不然,本大人少不得要让你吃些苦头。”

  这话说的很直接,阿冰一双眼睛微露怯意,随后连忙跪下道:“小人不明白大人的意思,还请大人明示。”

  苏无名冷哼一声,道:“秦墨杀了那么多人,却独独没有杀你,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这是小人跑的快。”阿冰一点不以这点为耻,说完之后依旧看着苏无名,而这个时候的苏无名则冷冷一笑:“是吗?”

  “回苏大人话,确实如此。”

  苏无名冷哼一声,随即命令道:“来人,给这阿冰上刑,我就不信他不肯说实话,大牢里的那些刑具他比任何人都熟悉,是个怎样滋味,我想他应该知道知道。”

  阿冰一听苏无名对自己用刑,顿时高呼冤枉不服,道:“大人,小人不过是胆小了一点,最多就是辞退小人,可您怎么能对小人用刑?”

  “因为本官怀疑你与那秦墨是同伙,你们两人暗中勾结,杀了人之后逃走,不然以秦墨杀人如狂的性子,能放过你?”

  这句话一出,阿冰立马摇头:“没有,没有,其实……其实是小人当时跪下求饶了并且说了另外一番话,他……他这才放过了小人的。”

  “哦,当时你说了什么话?”

  阿冰眼神之中有一丝悔恨,可许久之后,还是开口道:“其实是这样的,当时秦墨杀人之时,嘴里一直嚷嚷着不公不公,而我们那几个狱卒是都明白他话里意思的,那个被杀的人张大福犯了死罪,秋后便要问斩,而他的家十分有钱,那张庄主求人帮忙给他的儿子减罪,可刘大人不允,最后他便想到了我们这些狱卒身上,他想着让我们把他儿子给偷龙转凤的换走,而他在这段时间里会找一个跟他儿子很像的替死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