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蒯祺的惶恐(1/2)

加入书签

  为了方便理解,傅肜以后还表述为傅彤。

  傅彤在历史上的亮相非常短暂,章武元年为中军护卫,随刘备伐吴,刘备被陆逊火烧连营,傅肜为保护刘备而死战吴军,因精疲力竭吐血而死。

  反倒是,他儿子傅佥在历史上有更多的表现机会。

  姜维在汉中备战时选拔傅佥操练兵马,傅佥很有胆勇,姜维非常欣赏。

  淮南诸葛诞起兵,傅佥建议出兵长城,姜维亦是此意,于是第五次北伐中原。

  长城鏖战中,傅佥击杀魏将李鹏、活捉王真。

  后来邓艾坚守不出战,傅佥提醒姜维注意有诈,邓艾果然是在等待关中援兵的到来,北伐唯有作罢。

  司马昭举兵讨伐季汉,魏将钟会进攻傅佥镇守的阳安关。傅佥以逸待劳出击魏军,守关的蒋舒却趁机投降魏国,不让傅佥进关。魏兵四面合来,将傅佥围在垓心。傅佥奋勇力战,手下将士差不多都战死了,仰天叹道:“我生为蜀臣,死亦当为蜀鬼!”继续拍马冲杀,至身受重伤,坐骑倒下,最终自刎而死。

  傅彤、傅佥这对父子对于蜀汉而言,都是赤胆忠诚,有点像东吴的凌操、凌统父子,只是知名度差了很多,原因就是傅彤的出场时间太短了,而傅佥的出场时间太晚了。

  魏延暗想,傅彤是自己的同乡,相性接近,又有很高的义理值,只要好好培养,能力上去了,绝对可以放心地委以重任。

  事实上,很多武将如果早一点有独当一面的机会,都能脱颖而出大放异彩的,比如早期的黄忠。

  当魏延搀扶起傅彤的时候,注意到傅彤脸色有些蜡黄,还不时咳嗽,便问道:“子威身体有恙乎?”

  傅彤苦笑道:“末将早年练武出了些岔子,伤到肺腑,成了积年宿疾,这两年一直在调养,怎奈一直没有好转。”

  魏延有些明白,为什么傅彤年纪跟自己相仿,那一世却一直到刘备伐吴的时候才脱颖而出,难不成早年间都在养病。

  他正想说“我会遍请名医为你医治”,脑海里却响起神器精灵空空的提示音:“主公,您帮人提升武力,原理其实就是我用吸收到的天地精华能量在短时间改善对方的体质,只要主公您帮他提升10点武力,便可彻底治愈他的顽疾!”

  魏延领会,便对傅彤笑道:“我有祖传吐纳术,能帮人易经洗髓,不如让我帮你一下,兴许就能治好你的顽疾!”

  傅彤最近几年遍访名医,甚至去宛城拜访过名医张机张仲景,得到的答复依然是只能调养不能痊愈,久而久之,他都有些心灰意冷,现在听魏延这么说,他只能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如此有劳主公了!”

  魏延握着傅彤的手腕,装着给他号脉,悄悄给空空下达命令:“提升傅彤10点武力。”

  傅彤顿时感到,一股神秘的能量从魏延的手掌涌入他的身体,他瞬时感到全身充满了力量,原来肺腑的旧伤带来的隐隐作痛之感完全消失了。

  他惊讶地看着魏延,主公竟然有如此之能,难怪如李严、邓芝那样的能人志士也肯投效与他。

  这个时候,魏延听到空空的提升:“主公,提升傅彤10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