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只是骗局(1/2)

加入书签

  贺长星让伍悦站在阵位的正北方,然后自己站定阵眼,开始施法招魂。

  其实他可以不用这么麻烦,但是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指名点姓的要他来做仪式。

  贺长星蹲下身,从包里抽出一张黄纸顺势向空中一扬,然后又把小木棍一折为二,对着西南方向扔了过去。

  说来也奇怪,本来呼啸不断的狂风竟然偃旗息鼓,一下子风平浪静了。但黄纸却如蝴蝶般在空中上下翻飞,随着小棍掉落在地,一阵夹杂着阴冷之气的小旋风平地而起,卷着黄纸咧咧作响。

  伍悦早就惊得目瞪口呆,要不是他一心认定这旋风是李辉的幽灵,此时他早就高喊着救命逃之夭夭了。

  那小旋风卷着黄纸在阵中来回转了几圈,然后停在贺长星的面前不动了。

  贺长星微微点头,从小盒中取出无影镜,然后站起身,正面对着直立的小旋风,嘴里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嘀咕着什么。

  那阵小旋风也很是听话配合,只是偶尔左右摇摆一下,却不乱跑。贺长星念了一阵,将无影镜翻转过来,用光滑乌黑的镜面对着旋风一晃。

  他们施法的地方在两盏路灯之间,旁边又有一棵大树,本来应该是最黑暗无光的地方,而且镜面本身也一团漆黑,映不出什么影像。但随着贺长星翻手将镜面转过来,伍悦却清楚的看到,那如同死水般的镜面竟然流光闪现,继而那平静的黑色镜面如煮沸的开水般沸腾起来。

  镜中似乎有个庞然大物正在蠢蠢欲动,正挣扎着要挣脱另一个世界的束缚,扑向毫不知情的人世之间。

  小旋风渐渐安静下来,然而那张黄纸却依然飘在半空中。似乎在和镜中的怪物对峙。镜面似乎裂开了一个缺口,里面隐隐透出电闪雷鸣,伍悦紧张的浑身发硬。他使劲的咽了口唾沫,瞪大眼睛死死的盯住无影镜。

  缺口越来越大,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黑云滚滚,阴郁恐怖,无数道影子在其中飞速的蹿行飞舞。沉闷的雷声夹杂着尖锐凄凉的呼啸。让人忍不住认为这真是通往幽冥地府,不,是通往地狱的大门。

  仿佛是受到镜子的召唤。四周幽幽的刮起阵阵冷风,伍悦头皮发麻,恐慌的向四周张望,如果不是贺长星百般嘱咐不让他动,他真想拔腿就跑。此时他眼看着镜子里鬼影乱飞,更是吓得真魂出窍。

  伍悦的两只脚像被钉子钉死在地上一样,但这丝毫不妨碍他面部扭曲的努力挥动手臂。想要提醒贺长星注意镜子的变化。

  贺长星看在眼里,心中暗自好笑,要不是看他又冷又饿还受到这么大惊吓的份上,他都要忍不住再去逗逗他了。

  眨眼之间,镜子面前的旋风已经彻底消失了,只留下黄纸飘飘悠悠。就在镜面打开。里面的阴魂鬼影像闻到肉味的饿狼般猛地向外扑出的时候,黄纸一下子贴了上来。紧紧的粘在了无影镜上。

  镜子归于平静,平静的那么不真实,就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伍悦直愣愣的盯着,他突然长出一口气,精神也随之放松起来。

  可这平静了还没有五秒钟,黄纸竟一下子着起火来!刺眼的火光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夺目,它就像一只火蝴蝶上下飞舞,眨眼间又化为了黑色的碎屑,随着冷风飘的无影无踪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伍悦有点反应不过来了,不过好在他在受到惊吓的反应是全身僵硬不能出声,否则这次他肯定已经忍不住叫起来了。

  火焰虽然熄灭了,但是却在空气中留下一团灰蒙蒙的烟雾,浮在半空持久不化。这团烟雾飘忽着逐渐凝结成了一个人型,然后安安静静的停留在贺长星面前。

  贺长星见人影成型,这才把放下无影镜,他的手中像变魔术一般托出一个小瓶子,然后看似随意的对着烟雾一甩,几滴透明的液体便直接粘在了烟雾上。

  其实别看他折腾的悬悬乎乎,却都是给伍悦做样子的,真要是超渡的话,哪用的这么装神弄鬼,只要他开启黄金之眼,引导亡灵放弃生前执念,便可功成圆满了。他这样做,一来是想吓唬吓唬他,让他以后少去管这些乱七八糟的闲事;二来也是想引诱那“东西”上钩,好看看它的真实面目。

  刚才他做足了准备工作,其实就是为了把这“药水”泼到它身上,给它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逼迫它以真实面目现身。

  此时贺长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