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一念之祸(1/2)

加入书签

  张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窗外电闪雷鸣,一道道刺目的闪电,晃得她心中格外不安。白天在笑缘居的一幕幕反复出现在眼前。

  平心而论,她虽然和那渣男分手了,但她心中还放不下这段感,曾经她真的很爱他,她不能接受他的背叛,更不能接受在分手后,那渣男还各种在朋友圈里秀恩爱。伤心,不甘,耻辱交织在一起,最终化成了愤怒。

  “笑笑说的没错,一定要找个比他好一万倍的人,让他为自己的不珍惜付出代价。”张馨忿忿的想着,“感什么的都是扯淡的,我一定要嫁给一个有钱的男人,让他后悔去”。

  可是贺长星的话又浮上心头,他说自己虽然没有富贵命,却过的开心自在。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张馨想起从前的日子,她不图他有多少钱,只愿和他相伴到老的日子。但是结果呢,张馨不由又恼怒起来。她陪他度过了最艰苦的日子,却连成功的影子还没到就劳燕分飞了。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钱,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钱才是真的。

  她突然想起贺长星说的,“若真要强行改变,恐怕反遭祸端啊。”

  张馨犹豫了,笑笑和伍悦劝她的话也在耳边回响。她几乎差一点就要妥协了,但是愤怒如同来自地狱深渊的烈火,在她心底熊熊燃烧,将她的理智灼成灰烬。她想要报复,但是强烈的自尊不容她再去和那人纠缠。既然和他缘已尽,那么只剩仇恨。张馨偏执的认为,只要自己找到一个比他好,比他有钱的男友,让他知道自己没有他过的更好的时候,就是对他最大的报复。

  那么既然如此,就一定要找一个有钱的男人,他可以不帅,但是必须有钱,他可以不年轻,但必须舍得给她花钱。

  难道这辈子自己就是穷命吗?真是不甘心啊。此时张馨的心仿佛油烹一般。

  “更改虽难,并非无法,你若心念确定,可来找我,但若遭遇不幸,后果只能自己承担,到那时我也帮不了你。”贺长星的声音在心里幽幽想起。

  张馨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说过这句话。

  贺长星反反复复说的灾祸和不幸是什么呢?

  她有点害怕,笑笑之前和她说过贺长星这个人,好像非常神通广大,而且白天他竟然直接说出自己刚刚分手的事,这就足以证明,这个人真的有些能耐。那么他的警告,自己应不应该听呢。“应该。”她在心底对自己说。

  但是一个声音马上反驳道,“难道你甘于平庸的过一辈子吗?被那个男人嘲笑?”

  “不,不”张馨拼命的摇头,“但是钱不等于一切啊。”

  “钱不等于一切,但是没钱呢,就一切都没有了!”那个声音残酷而冰冷。

  一道利闪划过长空,紧接着,一个炸雷爆响在耳边。张馨吓得浑身一激灵,用薄被裹紧了身体,她蜷缩成一团,瑟瑟抖。

  赵亮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他到过很多处命案现场,见过很多具惨不忍睹的尸体。但是跟眼前的景象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大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刺鼻的血腥气扑面而来,赵亮和他的几个同事差点就被当场熏得晕过去。家里仿佛遭到过抢劫,到处被翻得乱七八糟,他们正小心的一步步往里走的时候,一个同事惊呼一声,指着卧室门口,只见一条两米多长,碗口粗细的金色蟒蛇,正缓缓游出来,盘成一团,对着他们不停吞吐着鲜红的信子。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几十分钟后,这条看似凶猛,实则温和的宠物黄金蟒,便被动物园的工作人员带走了。

  没有了蟒蛇的阻拦,几名警员进入了房间主人的卧室。

  这已经不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的了,屋里到处都是血迹。床单被浸透了,地板上,墙壁上,已经变得暗红的血印触目惊心。

  赵亮盯着床头那张放大的结婚照说不出话来。照片上的两个人他太熟悉了。一路上他都觉得心里慌慌的,他知道何唐住在这个小区,却不记得住在哪个楼。没想到。

  往床上看,一具残破的尸体静静的躺着。就像被某种凶猛的大型动物袭击过,这具尸体只剩下头,躯干和半条手臂了。赵亮上前,几乎没费多大力气就认出,这正是这间房子的女主人,他的同窗好友,何唐。

  他一阵头晕,旁边的同事已经有的忍不住冲到卫生间,把前天吃的饭都狂吐出来了。

  赵亮直直的盯着何唐支离破碎的身体。他看着她沾满鲜血的脸庞,带着幸福满足的微笑。这太不可思议了,如果说何唐被人杀死在自己的屋子里,那么刘斌呢?他去了什么地方?谁又会对一个孕妇下如此毒手呢?

  是那条蟒蛇?不对,赵亮听刘斌说过,蟒蛇是通过把猎物缠绕后使对方窒息而亡,而且它是直接吞食的,根本不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