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亲戚也不用这么夸张,跳起的这么可怕吧?吓死人了有沒有啊?”

  “爱哥哥,快请客人进屋吧,我哥哥说你们要过來,刚才出去买菜去了,会就回來。”女孩子细声细气显得有些娇嗲的对郑涵说道。

  林安琪不觉看着郑涵也笑起來,郑涵已经放开黑子直起身,看见林安琪满脸古怪的笑很奇怪的问道:“不让我笑,你又笑什么呢?满脸的古怪!”

  林安琪依旧可笑的看着他,指指小女孩:“她叫你什么?”

  “二哥哥啊,她是陈鹏的妹妹戚玉,我的小表妹。”郑涵不以为然的说道,他是想不出戚玉叫他二哥哥有什么值得发笑的?

  林安琪更加的笑起來,却沒有去解释。

  既然郑涵不知道,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

  只能是她笑点太低好吧。

  她不过是想起红楼梦里,美女领袖薛宝钗说那个傻妞史湘云老是追着万人迷的大帅哥贾宝玉叫“爱哥哥,爱哥哥。”

  想不到云都这地方,方言里的二发音就是爱,并不是咬舌头的问題。

  由此可见,如果云都的人骂谁是二货谁是不是就更加的可以笑了?因为他只会听见别人叫他爱货爱货

  黑子已经跑到戚玉身边,身体靠在戚玉腿边磨蹭着,戚玉把脸对着林安琪发出声音的地方微笑道:“姐姐好,我叫陈戚玉,快请进屋里坐啊。”

  林安琪赶紧答道:“你好,我叫林安琪不客气,戚玉,你的黑子真帅气。”

  戚玉甜甜的笑了,很高兴的说道:“谢谢姐姐,爱哥哥,姐姐定很漂亮吧?”

  郑涵不禁也笑起來,装模作样的对着林安琪脸上看了看,点头道:“嗯,还过得去,怎么,你准备介绍林小姐给黑子做女朋友?”

  林安琪哭笑不得的扬起手里的材料袋就要去打郑涵,郑涵早就笑着跳开跑进陈鹏家的小院子里去了。

  戚玉也笑了,鬼精灵的大声说道:“爱哥哥,不是你自己想姐姐做女朋友吧?”

  郑涵很大声的笑道:“哈哈,这都被你知道了,不得了啊,小鬼丫头子。”

  陈家小院并不是太大,那颗高大的月桂树围在个鹅卵石砌起的方形花圃里,占去院子很大的块地方。

  月桂树根下花圃的泥土里栽植着水灵灵的青葱和些嫩绿的小白菜,林安琪最喜欢吃海小餐馆里酥油爆小白菜,就着白米饭,胜过无数美味,能撑死人。

  陈戚玉小院子里的这些青葱和小白菜虽然不是很多,但还是够用來做下面条或者是蛋炒饭的作料的,对于个眼睛不方便的人來说,取用倒也很省事。

  原來陈鹏的父亲很早就在次出海的时候遇上大风浪遇难了,当时连尸体都沒有找到,直到十几天过后,海浪才把当时遇难的些渔民尸体送回到沙滩。

  陈鹏的母亲本來就体弱多病,沒有了可以出海的男人依靠,只能靠捡垃圾换些生活费用养育陈鹏,戚玉也是陈妈妈捡來的:个被亲生父母狠心丢弃的盲婴。

  可惜辛苦了辈子的陈妈妈沒有等到自己的儿子成家立业,就像熬尽的油灯,奄奄熄灭了,陈鹏放弃了在北京干得得心应手的部门负责人工作,心心念念要回云都自创事业,想照顾老母弱妹占很大的成分。

  可惜有的人天生就是个做好伙计的料,旦叫他做了老板,他就团糟了。

  墙壁上挂着陈鹏父亲和母亲的遗像,老式黑白照片里的男的看起來很年轻,分明的鬓角和陈鹏有些相似,眉眼全是旧报纸上大跃进年代那种盲目傻呵的笑;女的已经是满脸沧桑的老妇人,两张照片放在起,对比的叫人触目惊心。

  如果不知道的,谁会敢想,这两个人却是对曾经同床共枕至死不渝夫妻?

  时光把个人凝固在年轻的时候,却又无情的剥夺苍老了另外个人的容颜,瞬间,林安琪心里阵冷汗直冒的触动,她甚至狗血的想到:若是这对夫妻在黄泉之下遇见,他们该如何去相认?

  个还是堪堪年轻的男子,个已经是尘满面鬓如霜老妇人

  “姐姐,喝杯茶吧。”

  戚玉打断了林安琪的胡思乱想,看见她摸索着去倒茶,郑涵赶紧阻拦道:“我來,戚玉,你消停些儿,不要摔倒了。”

  然后又有些调侃的学着戚玉的叫法,“林小姐也不是外人。”

  戚玉很懂事的微笑道:“不会,我可以的。”

  林安琪才注意到陈家每个房间门口都沒有门槛儿。

  第三十二章块郊区的烂荒地

  怪不得刚才进來的时候只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原來这种木头门的农家小房间都应该有道旧式的门槛,就像林安琪外婆老家的老房子。

  郑涵也许是经常來,看惯了,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那些吊起些的木门看在林安琪眼里,就像戚玉看人的眼神,同样显得空落落的。

  想到那个耗费尽了陈鹏钱财又绝情弃陈鹏而去的趾高气扬莉莎,再看看陈鹏这个寒仓的家,看看戚玉身上朴素的衣衫,林安琪觉得用谴责这个字眼去评价莉莎或者是陈鹏都不适合了。

  她也似乎有些明白郑涵的捉急了。

  林安琪忽然想到用网络词语“捉急”形容郑涵想帮助陈鹏的心情点也沒有调侃的意思,她居然觉得用这两个字很能恰如其分诠释郑涵心里的念头。

  郑涵也是很不同情陈鹏的,很大程度上,他直认为陈鹏是自作自受。

  林安琪还知道,郑涵甚至还有些看不上陈鹏对莉莎的那种盲目的卑微的爱,但是,陈鹏真要是去坐牢了,戚玉就可怜了,所以,与其说郑涵想帮助陈鹏,还不如说郑涵是在心疼自己的这个小表妹。

  不过,这些也是在见到陈戚玉以后,林安琪才触动体会到的。

  见到陈鹏,林安琪觉得这个男人更加的潦倒邋遢了,连他那张破车似乎都像个垂头丧气的伤兵,浑身上下灰蓬蓬的。

  看來这个男人是彻底的被击垮了。

  确实,还有什么比事业失败爱情远离更伤人元气的?

  陈鹏是去买菜去了。

  郑涵大概告诉他林安琪要过來,他是亟欲为了表达自己真挚的感激之情,想要留他们吃顿饭的。

  现在,他能拿出的感谢也想只有这些了。

  这也是他出身渔民后代那种骨子里的质朴表现。

  林安琪有些同情的想到,莉莎所藐视玩弄的也许正是陈鹏这种骨子里的质朴。

  对待林安琪,陈鹏还保持着之前的恭敬和拘谨,虽然他也知道林安琪已经离开汤氏了,这次她是代表另外个老板收买生爱的。

  他们都心照不宣的沒有去提汤氏传媒,去提汤俊峰。

  他坚决的拒绝了郑涵和林安琪都要帮他做下手的要求,让戚玉陪着他们闲话,个人进了厨房,砰砰啪啪,不到个小时,就端出七八碟热气腾腾清白红绿有致的荤菜素菜來。

  当陈鹏捧出大盆香喷喷的叫人不由地食指大动的鲶鱼块汤时,林安琪顿时敬佩的不行了,看不出,这个潦倒踢踏的男子居然还是个优秀的居家男人啊?

  可惜,莉莎那个浅薄的女人,眼睛只盯住他的钱包,哎,沒福气啊!

  林安琪忍不住对莉莎用了下“浅薄”这个词,她忽然觉得可笑起來:什么时候自己在评价人的这方面学会小心翼翼用词了?

  不过,从生爱接触的这几个人,确实真是叫人不怎么好去评价的。

  陈鹏首先给戚玉盛了碗鱼汤,然后才开始给林安琪和郑涵倒酒让菜,林安琪心里有微微地感动:陈鹏确实是个好人。

  但还是那句话,好人不定会是成功的商人。

  看得出,戚玉很是依恋自己的哥哥,也很享受他对她的照顾,可能正是陈鹏这种对女人的好,才叫莉莎为所欲为,造成如今这种不可收拾的局面。

  也许陈鹏的可悲之处就在于,他不知道有的女人不是靠男人的爱來养活的。

  几杯酒下肚,陈鹏似乎恢复了些元气,话开始多起了。

  他首先感谢林安琪和郑涵,然后终于开始抱怨起汤氏传媒來。

  林安琪想起云都机场他开着那辆破车去接汤俊峰和她时的情形,那时陈鹏多少还有些精神,还能侃侃而谈,对汤俊峰的些提问应答自如。

  当时他是满怀希望的,认为汤俊峰定会帮助他,无论于私于公。

  但是,汤氏传媒终于连个借口都沒有的抛弃了他,让他万劫不复,陈鹏觉得汤俊峰对不起他。

  在某种道义上对不起他。

  林安琪心里明白,平心而论,也许那时候,汤俊峰还是想帮助他的,如果他对陈鹏弃之不问,就不可能有云都之行了。

  他也就不可能遭遇车祸。

  林安琪直犹豫着,要不要开口为汤俊峰辩解。

  而且,林安琪始终沒有听明白,陈鹏到底知不知道汤俊峰就是接了他的电话,在赶去生爱的路上出了车祸的。

  如果他不知道,他对汤氏的抱怨就情有可原了。

  但是林安琪觉得他沒有道理不知道,她不禁看了郑涵眼,郑涵是亲自去医院探访过的。

  郑涵应该会告诉他的。

  但是陈鹏的絮絮叨叨叫人根本就沒办法插嘴,而且,有些事情林安琪也实在是不想再提起。

  不说也罢。

  听了半天,陈鹏倒是连句谴责莉莎的话都沒有,让人觉得这个痴情的男人说不定还在心里痛恨自己沒有本事留住心爱的女人。

  个爱到无论女人对他做了什么,无论女人置他于何地都不恨的男人,真是想不让人景仰都不行啊。

  “陈经理,事已至此,也许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打算,说得再多也是无用,你就开诚布公的告诉我,生爱现在到底还能值多少钱?”

  林安琪委婉打断陈鹏越说越伤心怨妇似的控诉,很干脆的问道。

  陈鹏颓废的摆摆手:“别叫我陈经理,叫陈鹏生爱什么都不值钱,就是这个婚庆公司的商标注册也许还值几个钱,我们当初还租了块地皮,准备自己建外景地的”

  林安琪叫道:“打住,陈鹏,你还租的有地皮?”

  陈鹏不以为然的说道:“是啊,块郊区的烂荒地,鬼都不愿意去的地方,租了之后却沒钱搞,直搁在哪儿,退又退不了,合同签的是七十年,当时莉莎贪便宜,次性付清租金的。”

  林安琪想了想,对陈鹏说道:“郊区的烂荒地,比这里还不如吗?”

  郑涵接口道:“那是肯定,关键是地理位置,这里好歹里离云都市区不是太远,又靠近大海,很易于被开发商看中,那块地是云都靠往内陆省的交界处,地段又比较荒凉,老百姓都集中到市区來了,不过真要是有钱建个外景地什么的也还是可以的。”

  第三十三章点底也没有

  林安琪赶紧问道:“租赁的合同齐全吧,租金的收据还在吗?”

  郑涵不禁看向陈鹏,陈鹏说道:“应该还在的吧,回头去档案柜找找。”

  林安琪点头道:“别喝了,我们赶紧吃饭吧,然后去那里看看。”

  凭直觉,林安琪觉得应该去研究研究那块荒地。

  但是,陈鹏和郑涵却并不怎么起劲,既然林安琪非要去看,沒办法,只好陪她去了,谁叫她的投资方代表呢。

  几个人便很快就结束了用餐。

  陈鹏的破车子驰出云都市区,会儿就把蓝天碧海风景秀丽的海滨抛在了身后,下了高速拐上通往省的国道,人烟果然逐渐稀落,就像所有省际的交界处,充斥着某种疏落的阴险的三不管气息。

  行了大约十五公里左右,陈鹏停下车,对林安琪说道:“林小姐,到了。”

  郑涵已经推开车门先下了车,他帮林安琪拉开车门,扑面股子春末夏初那种特有的馥郁清新野草气息,林安琪禁不住深深地呼吸了口,笑道:“真好闻。”

  陈鹏却沒有这样的好心情,指着路边那些矮灌木野草丛生的荒地说道:“现在的老百姓都不愿意种地,都往城里跑,不值钱的烂荒地,白白的租了这么大片。”

  林安琪看看眼前的荒地,初夏的野草还不怎么特别的茂密,有的地方好像曾经是农田,有的是凸起的小丘陵,这里除了交通还算是便利,说句地地道道的良心话,确实看不出有什么商机。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里真是风景沒有风景,人脉沒有人脉,简直就是个鬼不下蛋的地方。

  还是那句话,除非你有钱。

  不得不说,当初陈鹏的设想也是有些靠谱的,云都是给新兴的海滨城市,并不像其他城市有什么影视城啊外景基地啊,生爱要想做的好,外景地是少不了的,但是,现在这块荒地却成了红果果的讥笑。

  由于地理位置的劣势,估计猴年马月也开发不到这里來,所以想重新把这块地皮租出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这里到处都是像这样的烂荒地,林安琪不禁想到,退万步來说,就算是林家豪知道生爱还有这么块租用的荒地皮,他完全可以拿钱就在这里想租赁多少的荒地就租赁多少荒地。

  郑涵蹲着路边去拔那些毛茸茸的狗尾巴草,陈鹏把这块地大约的面积指给林安琪看,但是现在的林安琪也和陈鹏郑涵样,看來看去不得要领。

  她忽然对自己所谓的直觉觉得好笑起來。

  还以为发现了什么天大的惊人秘密,她早就应该清楚,自己想到的,别人也定早就想到了,但凡这里真有些什么价值,陈鹏不会这样败涂地,汤氏传媒不会放弃的这样干脆。

  大失所望让林安琪也沒了精气神,回來的路上,只得就林家豪交代的关于生爱有沒有可以留用员工的问題问了问陈鹏,陈鹏倒是沒有什么私心,极力的推荐了几个人,包括郑涵。

  唯独他自己要求退出生爱。

  來他多少还有些自知之明,知道林家豪是不可能再用他的了,二來,这段焦头烂额的打拼经历也让他伤透了,他也想在无债身轻之后,重新考虑下自己将來真正的出路。

  兴味索然让林安琪也忘记去生爱查看那块荒地的租赁合同租金收据什么的,她也有些存心忽视,沒有价值的东西,不必要再去浪费时间和精力。

  看來林安琪带回來的材料,林家豪也沒有说什么,恰好洗过澡的朱颜穿着睡衣走进來,林安琪赶紧站起來有些拘谨的叫道“大嫂”

  说句实在话,林安琪对朱颜直是心存敬畏的。

  林家豪把文件袋递给朱颜说道:“颜颜,你看看,安琪带回來的那家公司的材料,你有什么看法?”

  朱颜对林安琪微笑了下,柔声说道:“安琪,你辛苦了。”然后接过林家豪递给她的文件袋,随便在张椅子上坐下來,抽出那摞文件浏览起來。

  后來林安琪才知道林家豪所有的投资都是和朱颜共同协商进行的。

  朱颜也并不是外表那样只是个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她有她独特的市场眼光,过人商业才华,只是她的性格比较内敛,不像林家豪那样张牙舞爪。

  林家豪的每项投资都必须得到朱颜的首肯,然后在她的指导下进行的。

  如果是得到朱颜同意的投资,再多的启动资金都不成问題,这也是林家豪必须依赖妻子的个原因。

  再有就是,沒有什么爱好的朱颜闲暇的时间都用來研究国内外时事金融,政治动向,对于全球性的市场大趋势基本掌握,可以避免很多的投资陷阱。

  所以上次他们闹别扭扬言要离婚时,林家豪才有朱颜惦记分他家产的通厥词,因为朱颜对于林家是功不可沒的,她完全有资格和丈夫分得对半的家产,甚至更多。

  包括林母林芳儿两个这样精明厉害的女人都对朱颜很包容,吵架时竟然毫无例外的都站在朱颜边,可以想见,那是有定原因和理由的。

  朱颜很快的看完那些简单的材料,便把那几页纸重新装回材料袋里,放在林家豪面前的桌子上,什么也沒有说,只是站起來对林安琪微笑了下,返身回到他们的卧室里去了。

  林家豪很闲适的坐在那里,似乎对朱颜的这种冷傲的举动习以为常,他用手指轻轻地敲着桌边对忐忑的林安琪吩咐道:“嗯,就这样吧,基本上也沒有什么特别注意的,就是签个转让协议,运作方面,我很快会从海返回叫人指导你操作的。”

  林安琪有些失望,她觉得林家豪最起码要问问她,明天要不要叫林芳儿陪她起去,给她压压阵,沒想到,林家豪压根连提都沒有提。

  对她这个代理人放心的叫人心里直犯嘀咕。

  林安琪特意的起了个大早,码头那边得先,10点钟去生爱签转让接收合同。

  她忽然觉得紧张起來。

  她的心里真是点底也沒有。

  但是她还必须得做出副煞有介事的模样。

  怪不得徐晓曼每天都是副外星人入侵地球似的备战状态,说话走路都是急匆匆的,如果个人对自己不是太自信的时候,是由不得你不步履匆匆的。

  第三十四章嘴巴也太犀利了些吧

  正在洗脸,青青跑过來:“安琪姐,少爷叫你。”

  林安琪答应声,赶紧抹把脸上的水。

  林家人是富贵惯了的,就是赶飞机也是不紧不慢的,现在包括朱夫人都还沒有起床,林家豪起得这样早,可能是还有些不放心生爱的事情。

  來到客厅,林家豪正很沒有形象的拿着把进口的电动剃须刀在剃着泛青的下巴,林安琪犹豫了下,还是走进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