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是这么想的。

  现在看來,要想帮着林家豪顺顺利利的把生爱收购过來,就必须得清除汤俊峰这个巨大的障碍!

  当然,林安琪想要清除这个可恶的障碍,既不能把他跟杀掉也沒办法叫他消失,唯的办法就是忍气吞声满足这个人提出的所有无耻要求。

  这是沒得选择的。

  什么叫委曲求全?什么叫忍辱负重?什么叫与狼共舞?什么叫和魔鬼打交道的人?

  林安琪觉得她也应该算个。

  最起码她现在就是这种感觉这种念头。

  做好了如此强大的艰难的心理建设,林安琪拿着那件白色的休闲装认命的走到沙发边。

  汤俊峰满脸享受的等待着,显然他还沉浸在突然被林安琪改变称呼的兴奋之中。

  当然了,他也直觉得摆平这个傻女人其实根本就用不着费多大力气的。

  不过句口头允诺,立刻就叫她乖乖就范。

  虽然汤俊峰不是个喜欢打口头白条的人,但是遇见林安琪这样的女人,总是会叫他不由自主的做些非常例外的事情。

  林安琪忍得很辛苦才沒有对着那张洋洋得意的俊脸巴掌拍下去。

  对着汤俊峰伸出林安琪直引以为自傲的白嫩手指,她就想死了。

  丫的,这人怎么弄这样件有着多纽扣的衬衫穿啊?他是不是存心的啊?

  早有预谋!

  林安琪在心里给自己的苦逼遭遇下了个严格的定义。

  尤为可恨的是他脖颈处的第颗纽扣,不知道是林安琪小心翼翼怕碰着他脖颈处的肌肤,还是紧张过度,气息不匀,她摸摸索索弄了半天,愣是沒有解开的迹象。

  第五十章干脆放弃

  汤俊峰昂着脖子副忍耐的样子,天地良心,林安琪的手指直在他脖颈处摸摸索索,他真的忍痒不过啊啊啊啊啊!!!

  笨女人!

  “我解不开你的纽扣。”

  林安琪差点急出头汗,如果不是客厅空调已经有开的话,她干脆放弃了对汤俊峰脖颈处的努力,赌气愤愤的说道。

  汤俊峰憋着笑咔咔的扭扭脖子,摆出副恶霸的模样,拖着腔调撇嘴皱鼻的说道:“林小姐,百万沒那么容易赚的噢,何况我还答应退出与林家豪的抢购呢你不过就是帮我换件衣服而已,有那么难吗?”

  “你”

  林安琪气极。

  这个该死的男人,简直叫人想咬他口。

  如果不是涉嫌性侵的话。

  “我什么啊我,你就不能靠近我点,换个角度解啊,如果我沒有记错的话,你好像也曾经为我做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吧?啧啧啧,这心甘情愿和不想做就是不样啊 ”

  汤俊峰继续摆弄他那夸张的恶霸无耻嘴脸,无不讥诮暧昧无不邪恶的说道。

  林安琪心里那个羞愤啊,早就知道这个人和徐晓曼有得拼,沒想到他只有比徐晓曼还恶毒讨厌的。

  徐晓曼她还可以和她抢白,眼前这个男人她只有竭尽全力的忍耐。

  啊啊啊啊!!!

  她除了持续的忍他,她还能怎么办?

  最让林安琪觉得纠结的还是,汤俊峰身边的人究竟都他妈的跑到哪里去了?

  特别是那个张牙舞爪的安雅,林安琪真心的祈祷她突然的从哪个房间里蹦出來,对着她大叫大嚷的羞辱也好,指手画脚的驱赶也好,反正好歹叫她有个借口摆脱这份令人狂出冷汗的差使就行了。

  可惜,现实和每次急迫之中林安琪祈祷时所得到结果都是样的,管祈祷的神灵总是很适时的选择耳目闭塞,不但沒有安雅出现,连只猫连只蟑螂好像都沒有出现。

  整个房间乃至整个绿影婆娑的院落都安静的叫人想死。

  除了汤俊峰嘎嘎的笑。

  林安琪不得不压力山大的继续这份明显被揩油明显是投怀送抱明显是被挑逗的苦逼差使。

  现在,她深深地开始忏悔,不应该不知死活的把这个人搡倒在地上。

  虽然,他不过是存心顺势躺在地毯上的。

  林安琪恨恨的想,如果他不被自己搡倒肯定就不会弄皱身上的衬衫,不弄皱他那挺刮的衬衫就不会被他用这种显然是即兴发挥的狗血的借口继续对她纠缠不休。

  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汤俊峰很惬意的把身体重新仰靠真皮沙发上,满脸的欠扁的享受模样,林安琪就不得不忍气吞声怨念深重的爬上他腿边的沙发。

  她身上是裙子制约住了她不能很粗犷很彪悍的只跪搭上条腿在沙发边上,以便可以靠的近汤俊峰的胸脯;你简直可以想象下某女的艰难苦恨继续给他解那些见了鬼的纽扣。

  林安琪在他胸口摸索了会儿,汤俊峰突然忍不住大笑起來:“哎呀,琪琪,你干嘛啊?弄的我痒痒死了,哈哈哈”

  林安琪只能紧咬牙关,竭力的隐忍着:哈哈你妹啊哈哈,你痒死才好呢,怕痒你自己不知道解啊,你的手又沒有骨裂,你就说你是存心的得了,沒有挠你几下老娘就已经忍得很辛苦了。

  腹诽归腹诽,林安琪在心里翻了千零次白眼,这次和他的身体贴的比较近,角度也对,终于很顺利的把他衬衫的纽扣全部解开來。

  林安琪急着给他脱去这件揉皱的衣服,她只是想快点结束这种无聊的叫人觉得恐慌压迫的游戏。

  之前不见安雅等人,如果恰在这个时候,自己解开汤俊峰衬衫的时候,突然撞进个人來,那就不是嘴巴可以说清楚的问題了。

  闹不好,肯定会被人不假思索的加上两个字:。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谁。

  林安琪急吼吼的从汤俊峰的肩膀上往下扯那件衬衫,忍着心的选择直接无视他裸开的胸脯上线条非常优美的肌腱。

  手指触摸到他的肌腱,那种熟悉的顺滑,熟悉的体温,他微微含笑看着她呼出的熟悉气息,还有种熟悉的冲动。

  突然,林安琪看见他的腋下等处那些熟悉的漂亮的像鬃毛样的黑亮毛发,顿时,林安琪简直想再次不顾切的掩面落荒而逃。

  林安琪很辛苦的才控制自己不要逃开,不要乘机去揩油,她真怕自己会不由自主的顺手在他身上的什么地方摸上把。

  “你慢点,哎呦”

  汤俊峰忽然夸张的叫了声,然后去捂住自己的肋下,本來就心慌意乱的林安琪更加慌了,自己应该很注意的,怎么到底还是触及到了他的伤口?

  “怎么了?”

  她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來冷淡。

  那种冷淡听在耳朵里,连她自己都觉得恶寒。

  “疼哎呦,你那么大劲干嘛?是不是急着想杀人灭口啊?哎呦,哎呦,你看看,你自己看看,这里”

  汤俊峰边夸张的叫着,边耍赖似的拉起林安琪扯着他衬衫的手,居然很不客气的给覆在他手术不久的伤疤上。

  林安琪的手掌立刻触摸到道似乎更加温热的微微凸起的肉棱,很显然,她并沒有弄疼他,他不过是故意要她贴近他的身体,叫她看见他的伤痛罢了。

  林安琪顿时就被很多种莫名的情绪给左右了。

  他为什么要这样?

  他的亲人,他的未婚妻,他身边的人,那么那么的多,自己在他这里算个什么角色?他犯得着和自己缠扯不清吗,他这是对着自己示弱索爱吗?

  仅仅因为他们曾经数次肌肤相亲过?

  那么试问他曾经有过多少个肌肤相亲的女人?难道就只是她林安琪比较特殊?

  想到这里,她又迅速的命令自己赶紧打住。

  就算是她在他心里确实比较特殊,那又如何?难道她就应该再次对着他剖心剜肺的奉献自己?

  怔怔的林安琪手被动的抓在汤俊峰的手掌里,手掌被他抓着捂在他肋下的伤疤上,脸上的表情却是忽喜忽悲。

  不管怎么说,她忍不住的想到,还是要感谢上天,这次车祸只是给他的身体留下抹疤痕。

  而不是从此以后,永不能见。

  “唔,舒服多了,不疼了,再揉揉再揉会儿嘛。”

  沙发上,对纠缠在起的男女暧昧温柔的呢喃低低的传來,甚是叫人销魂。

  第五十二章如梦初醒

  林安琪如梦初醒,不由地涨红了小脸。

  她竟然忘记了自己到底还是被他揩油了。

  这个该死的b,就这么半裸着诱人的身体,牢牢的控制着她的手,居然抓住她的手指做起了强行的人工按摩,轻轻地上下抚摸那道疤痕还满脸的陶醉享受。

  你你你?

  我我我?

  林安琪顿时张口结舌面红耳赤,心里吭哧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她的手指上倒是有些指甲,但是,用指甲去对付道刚愈合的手术伤疤?

  神啊,你饶恕她吧,实在是下不了手的说啊啊啊啊啊!

  “唔唔,琪琪,你刚才叫我什么來着,再叫次。”

  汤俊峰完全无视怀里女人的羞愤纠结,语气邪恶而又宠溺。

  还带着深浓的诱惑。

  林安琪简直有种喘不过气來的感觉,她的手指贴着他的肌肤,他低沉磁性的语气让她恍然如梦,切的切,犹如当初每次缠绵的开始。

  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可耻的沦陷了,被她强行的死死的压抑的那种熟悉的渴望的感觉,已经排山倒海般呼啸着从她的体内直冲击向大脑。

  她直接的觉得自己马上就会做不來自己大脑的主了。

  啊啊啊啊啊,这个该死的男人,他难道不知道她实在是经不起他的诱惑的吗?

  “琪琪”

  汤俊峰似乎低低的叹息了声,把林安琪深深地揽进怀里。

  林安琪挣扎了下,还是顺从的把脸埋进他灼热而又顺滑的胸脯上,双手不由自主的就紧紧环住了他强健的腰肢,沉沦吧,弃械吧,种巨大的幸福已经完全的不管不顾的淹沒了她。

  仿佛,这么久的纠结怨恨思量犹疑躲闪都在瞬间得到诠释,不再需要多余的解释,他和她,其实都是直在。

  已经在彼此的心里了。

  林安琪再次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重新沦落进某种可耻的欲望之中。

  突兀的阵手机铃声把浓情渐炽的两个人吓了跳,好似兜头盆冷水,林安琪慌忙从汤俊峰怀里挣脱出來,惶愧立刻像条冰冷的毒蛇,瞬间就死死的擭住了她。

  手机的声音是才林安琪的手袋里发出的,手袋就被林安琪随时放在汤俊峰身边不远处的沙发上。

  “谁的?”

  丝丝寒意就像客厅里无形的冷气,顺着林安琪的脊背顷刻间渗入。

  她抬眼就看见汤俊峰已经变了脸色,他下意识的把几乎快要被林安琪脱去的衬衫穿回到身上,眼睛里有着明显的狼狈和搵怒。

  好像突然的被人窥见了某种不得见人的隐私。

  “不知道。”

  林安琪觉得除了这样回答,她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说。

  看來这破坏了汤总“好事”的电话來的还真是时候啊。

  林安琪已经冷汗潸然,不禁有些小魂怕怕的暗暗庆幸到。

  她竭力的淡定了下自己的情绪:干嘛啊,逢场作戏不知道吗?逢场作戏不会啊?不会可以学啊,学不会的吗?

  从手袋里拿出电话,原來是林家豪的。

  林安琪滑开电话“呃”了声,然后有些抱歉的说道:“大哥,我现在有点事情,不方便说话,会我给你打过去好吗?你们都到海了?”

  电话里传來男人很大声音的说话声:“啊,那行,就这么着吧,你先忙着,会我等你电话。”

  汤俊峰直袒胸横臂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林安琪慌慌张张的接电话,目光却越來越冷,他知道,那个说话很大声的男人定是林家豪。

  否则,林安琪的反应不会这么大。

  气氛顿时陷入种尴尬之中。

  “琪琪,你怎么打算?”

  半晌,汤俊峰方才缓缓的问道。

  林安琪抬起脸露出个有些茫然的无辜的笑:“啊?什么怎么打算?”

  汤俊峰正襟危坐了下,也恢复了公事公办的模样,很忍耐的说道:“你不要忘了,你还是汤氏传媒的员工我可以原谅你旷工,但是,你帮着林家豪撬我的墙角必须得给我个说得过去的解释!”

  林安琪“腾”的站起身來:“怎么?你又要说话不算话?什么叫撬你的墙角,汤总,你不要忘了,生爱是你们主动放弃的,因为你们的抛弃,陈鹏差点被股东起诉”

  汤俊峰抬起双手做了个下按的手势:“停,打住,琪琪我就不明白了,什么叫又?难道我什么时候对你言而无信过吗?关于生爱,我之前有说过放弃吗?”

  汤俊峰特意的强调了之前,几句轻描淡写的质问,让本來咄咄逼人的林安琪顿时觉得碉堡了,她不禁有些凌乱。

  是啊,貌似他确实不曾对自己言而无信过。

  关于生爱,他不过是因为出了车祸,自己也确实不曾听他说过不管生爱的事了,要知道,就在自己离开他的那天,他还专门的让自己去叫郑涵过來,也就是为了谈生爱的事情。

  虽然沒有谈成,那是因为汤姐他们伙人突然的不请自到,让郑涵根本就沒有开口和汤俊峰说话的机会,后來,按照那间病房里其他病人的说法,汤俊峰就被他们强行的转院了。

  难道自己真的成了背信弃义撬墙角的了?

  可是,她怎么觉得那么憋屈呢?

  看见林安琪被自己质问成脸呆萌的样子,汤俊峰心里大乐,就知道这个笨女人很容易忽悠的,哈哈,几句话就被自己问的哑口无言了。

  她那副傻样又真叫他觉得心疼,便缓和了语气继续说道:“我说过的话是定算数的,只要你答应回到汤氏传媒,生爱嘛,我就让给林家豪算了。”

  林安琪倒是立刻恢复了警觉,脱口而出道:“不行!”

  汤俊峰顿时皱起眉头:“什么不行?”

  林安琪竭力的清理了下有些混乱的思绪,想了想,字句斟酌的说道:“好吧,我承认,我确实误解了你的意思,但是据我所知,生爱不过是挂名你的汤氏传媒,其实和你们并沒有什么实质性的牵连,所以,汤氏可以收购生爱,林氏只要出得起价钱,样可以收购。”

  “我不是你用來做交换的筹码,既然我已经决定离开汤氏传媒,就不会再回去,至于我到底给汤总您带來多大的损失,我愿意随时恭候您的处罚金额。”

  第五十三章不就是钱嘛

  林安琪结束这段话时,语气已经变得不屑,不就是钱嘛,您随便!

  汤俊峰要不是真的腿脚不便,相信当时就会下子很沒有形象的蹦跳起來,顿时无名火起三丈高。

  这给该死的女人,自己刚才还止不住的对她怜惜有加,想不到她翻起脸來比自己干脆彻底多了。

  反过來,到被她给摆了副公是公,私是私的嘴脸。

  真是太可恼可气了。

  他妹的,岂有此理?真是女人和小人不可养也!

  林家豪就那吸引她?

  汤俊峰不禁冷笑起來:“行,琪琪,你自己看着办”

  他边说话边自己动手脱去身上的衬衫,赌气恨恨地扔在脚下的地毯上,抓起林安琪从卧室为他取出的那件休闲装胡乱向自己头上套去。

  林安琪不禁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赶紧放下手袋,走上前想帮他下。

  汤俊峰早就三下两下的穿好了,沒好气的对林安琪说道:“你可以走了,回去好好和林家豪商量商量吧,如果我兴致好,说不定会继续加钱给陈鹏的。”

  林安琪不禁顿了下,握起已经快要触及他身体的手指,默默地垂下手臂去。

  是啊,自己虽然扶着他站了起來,却到底还是沒有为他完成换件衣服的差使怪不得他出尔反尔了。

  可是,他有说过这个附加条件吗?

  林安琪心里止不住的阵愤懑,但是汤俊峰冰冷的神情却叫她无法张口和他辩白。

  他要是铁了心的言而无信,需要任何的理由吗?

  “那好,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先告辞了?”

  林安琪觉得自己的语气实在是有些虚弱可恨,面对他,她直的底气不足的,从最初的刹那,直到现在,为什么?

  如果说亏欠,应该是他在亏欠着她的?

  要说理屈应该是汤俊峰理屈,为什么感到虚弱理屈的总是她?

  抓起沙发上的手袋亟欲逃离的林安琪不敢去看脸色越來越冷淡的汤俊峰。

  她居然还有心情在心里暗暗惊叹,就在秒钟之前还对着她满脸柔情蜜意语气里充满着宠溺的男人,眨眼之间就原形毕露到这样可怕。

  就因为自己接了别人的个电话?

  谢天谢地,林家豪的电话还算是及时,险险的,她差点就再次掉入这个邪恶b故意设置的柔情泥沼里去了。

  在转身的刹那,她的眼角瞥见坐在沙发上姿态已经变得生硬的汤俊峰,和之前对着她小男孩似的各种耍赖蛮缠让人忍俊不禁哭笑不得的汤俊峰相差的何止万千?

  林安琪不禁抹了把心头泪,差点再次被这只披着羊皮的狼哄了,按说,他现在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形象才是他真正的原形吧?

  他直不置可否的冷冷的看着她慌慌张张的要迫切的离去,始终未置词。

  转身离去,林安琪心里突然还有种莫名其妙的的希冀,就像那些狗血言情剧里,男的会突然在身后传來声情难自禁的呼唤

  她相信,只要他再次饱含深情的呼唤道:“琪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