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去,导购小姐说的嘴干舌苦,林安琪挑挑拣拣,终于只是挑了根细细的铂金手链,戴在手腕上不过聊胜于无。

  她手腕纤细,细细的链子衬得手背上洁白的肌肤更加细腻,像个勤工俭学的学生为着虚荣从生活费里挤出那么点钱才买得件饰物似的。汤俊峰脸上有瞬间的明灭不定,似有微微为难。

  都不好意思付那么点钱。

  她悄悄地俯在汤俊峰耳边笑嘻嘻的说道:“不定有孩子也不定就是你的孩子哦。”

  汤俊峰揣起收银员开出的保修单发票什么的言不发转身就往外走,好像很害怕林安琪突然触动机窍反悔似的,林安琪冷笑声,提起空手链包装盒闲庭信步的紧跟着出去。

  坐在车子上,汤俊峰兜来兜去,林安琪都有些犯困了,懒懒的问道:“干嘛不找个地方吃饭,我好饿了。”

  汤俊峰沉声说:“我们去金茂。”

  林安琪差点蹦起来,如果车内条件允许的话:“停停停,我听徐晓曼说过那地方,吃口都要想想值多少钱?贵的要死不说,餐厅还在八九十层的大楼上,你就饶了我吧,我恐高。”

  “外地人!”

  汤俊峰鄙夷的说道。

  林安琪反唇相讥:“我就外地人,你怎么地吧?你不就是大老板吗,也充不了海人的,他们门槛精着呢,你花钱的时候先生先生的拍你马屁,你转身,照样说你是乡下人,哈哈哈别以为b在哪里都可以充人上人的。”

  汤俊峰把车猛地打在路边,瞬间熄火,然后几乎是愤怒的脚踹开车门,林安琪看的胆战心惊,心想这人真是暴发户嘴脸,br的车门是用来踹的吗?

  汤俊峰窜出车门,路灯橘黄的颜色下,他困兽般双手插在裤兜里脸扭向右边又扭向左边,似乎是被惹怒的飞蛾,有交警比划着手势大声叫着冲过来。

  林安琪的心倒是淡定下来,莫名其妙的微微的笑了下,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和他打了个平手。

  她得意洋洋的在心里编着属于自己的代言词:我就算是滛贱,也要滛贱的漂亮。

  金茂到底还是去了,居然是要过黄浦江的。

  过江的时候林安琪觉得很惭愧,就在几天前的深更半夜,自己暴走在海街头,还想着怎么着才能赶紧的跳进黄浦江了百了,现在人就浮在江面上了。

  举头三尺有神明,自己是不是该纵身跃以践前渊啊?

  “想什么呢?”汤俊峰突然问道。

  林安琪吃了惊,张口结舌,她总不能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前因后果原原本本的说给他听吧?赶紧呲了下牙摇头:“没,就是晃得我有点困。”

  如果她现在突然打开车门奔上轮渡跳进黄浦江里,他定要笑死了:居然又多了个免费为他殉情的,而且还是他根本就不屑顾的。

  打死她也不会做出这么狗血无聊的举动,丢不起这个价的说。

  就是死也不能在他面前死,就是哭也不能让他看见眼泪。

  否则她成了什么?

  他就会更加看不起自己。

  她忽然明白了个自己不想去正视的事实,其实路上她直在耿耿于怀的就是他那句轻描淡写的话:“你还不值那些”

  是的,她不值,在他眼里自己不过是个逢场作戏轻浮放荡的酒吧偶遇女子,和她做她就美滋滋的享受,给她些小恩小惠就欢天喜地的拿着,其他矫揉造作恶心表演,还是免了吧。

  到了才知道金茂原来是会员制的俱乐部,汤峻峰显然是这里的常客。

  三部电梯换乘的林安琪晕头转向,有服务生等在那里带着客人穿过曲曲折折的通道,林安琪无端的觉得自己高贵起来,然而又觉得可笑,夫堂而皇之,狗苟蝇营各怀心思;自己可能满脸写的都是路人皆知的情妇小三小四字样。

  说情妇小三小四的还是客气的,就差说是卖春的了。

  林安琪嘴角几乎恶毒的讥笑让汤俊峰感到郁闷,自己定是脑子犯抽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想着要弥补她什么似的,带除了雪儿以外的女人来金茂实在是第次,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居然还满脸的不领情。

  难道自己占了她很大的便宜了吗?

  萍水相逢男欢女爱两厢情愿,为什么自己总觉得亏欠了她什么?

  走进餐厅,整片的大落地窗外,无数金色的灯柱勾勒出整个海流光溢彩的盛世繁华,美得叫人移不开眼睛。仿佛突然置身让人超凡脱俗的琼楼玉宇。

  不知不觉中,林安琪觉得自己满腹咬牙切齿的戾气,在种俯瞰红尘万丈中莫名的触动中竟然缓缓的消散了。

  招牌菜是水晶虾,汤峻峰是,经理亲自的配餐,水晶虾仁完美无缺,油爆虾色泽鲜艳,漂亮的水果拼盘,海鲜汤鲜美的想让人吞了舌头,汤峻峰似乎更钟爱牛肉,自顾埋头苦干,连勺汤都不肯替林安琪舀。

  第十三章老巨猾

  汤峻峰开车,只点了两杯果酒,聊胜于无。

  这点林安琪觉得很佩服,般色欲心重的男人很难抗拒各种美酒;他自己不喝酒就理所当然的觉得跟着他的女人也不可能想要喝酒,所以也给林安琪点了这样杯饮品般聊胜于无的果酒。

  其实林安琪很能喝几杯的,并且现在还正是很想喝几杯的时候。

  淮北的女人,喝起酒来不是般的彪悍。

  林安琪很鄙视自己无法抗拒面前美食的诱惑,只是暗暗遗憾没有酒。

  果然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林安琪有些败兴的想。

  边吃她边却在心里盘算如何和这个欲念深重却又寡情刻毒的男人来个惊艳式告别,就算是她很稀罕他是大b,很稀罕他有钱,但是他的荣耀和他的钱其实和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从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可能有。

  林安琪更加败兴的总结了下:估计想有也巴结不上的说。

  “七仙女?”

  服务生带进两位客人,其中个高大帅气年轻男子突然惊讶的轻声叫道,并且径直对着林安琪走过来。

  貌似发现了认识的外星人。

  林安琪条件反射般茫然的答道:“啊”

  慌忙抬起头来,嘴里还可笑的含着颗水晶虾仁。

  别看前来用餐的差不多都是俊男靓女,猛地声“七仙女”还真没有人敢答应,众人的目光唰的全在林安琪身上了,连服务生都抿嘴笑起来,餐厅雅致的气氛突然变得搞笑。

  林安琪赶紧站起来:“陈校草”

  脸已经红到脖子后面,嘴里的那颗虾仁差点没有噎死她。

  还有比被老同学抓个现行更叫人羞愧的事情吗?

  特别是和这种男人。

  林安琪做贼心虚的总觉得别人其实都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关系不正常。

  陈铎身后的那位男子则径直冲着汤峻峰去了:“峻峰?”

  汤峻峰也推开面前盛着牛肉的盘子,拿餐巾抹抹嘴和手指,慢条斯理的站起来:“这么巧?老马?”

  林安琪局促的目光从老马满脸的褶子上才恍然想起,这人原来就是和小萝莉贝贝拍穿越婚庆的那位地产新贵马俊。

  陈铎怎么和他在起?

  “不好意思,安琪,叫你绰号叫惯了,别介意,嘿嘿,哇,这位老板原来是马总熟人,幸会幸会!”

  陈铎边对着林安琪挤眉弄眼,边还不忘油嘴滑舌耍长袖善舞。

  林安琪明白他意思,自己和童瑜这么多年,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大家都是打小儿的同学,他们谈婚论嫁想来他也有所耳闻,而且他并不知道她在合肥呆的好好的干嘛会跑到海来。

  突然在金茂这种地方撞见她和个举止不凡的男人在起,这些已经在社会上历练了几年的人,都自谓火眼金睛,那就是,定是林安琪终于开始鄙弃童瑜那个吊丝了,开始玩红杏要出墙。

  林安琪突然觉得欲哭无泪。

  马俊看汤峻峰的女伴竟然是那位神情冷淡的女摄影师,立刻打着哈哈:“这个峻峰,哈哈,不打扰了,你们吃,你们吃,陈铎,咱们的菜快上来了你看?”

  汤峻峰不置可否,对带着女下属吃饭突然撞见老同学也不怎么在意,居然点点头很淡定的开玩笑说道:“嗯,我们快吃好了,要不大家倒是可以拼个桌子。”

  在这种地方拼桌子?还是他这种身份的人说出来的话,真是笑话。

  陈铎立刻语气亲热熟稔的对林安琪说道:“七仙女,电话留我下啊,咱们回头联系,可是有怪好几年没见了,挺想你的。”

  这话林安琪听着其实很正常,就像个分别多年,打穿开裆裤就在起的异姓邻家兄妹,异乡乍见,这种语气这种话语再普通不过了,否则也难以表达激动惊喜之情啊。

  汤俊峰却不由地微皱了下眉头,心里暗暗骂道:“这种女人”

  林安琪看着陈铎犹豫了下:“你有徐晓曼电话吗?”

  陈铎想了下,点头:“好像有。”

  “有空你打她电话就行了,我现在和她住起,我刚到海,还是老家的卡,等我稳定了是要换的。”

  林安琪双笑眼弯弯的看着陈铎,柔柔声的说道,很是款款。

  陈铎倒是粗线条,大大咧咧的回头叮嘱道:“我要是忘了,你记得电我。”

  林安琪嘀咕道:“好的。”心里却在想,我也没你电话啊。

  陈铎仿佛会读心术,傑然笑道:“徐晓曼有我电话。”

  然后做了个电话手势放在耳边比划了下,完全不顾及林安琪身边还有另外个男子。

  汤峻峰已经胃口全无,这个女人真是老巨猾,她竟然连同学加老乡都不肯留下电话号码?幸亏自己从来就没有开口问过她电话,虽然,她从来也不向自己提任何要求。

  没来由的,汤峻峰有种挫败感,深深地挫败感。

  明显的,这个酒吧买春的女人竟然耻于和他在起,哪怕碰见了个多年不见的熟人也是面红耳赤,副无地自容的模样。

  他?让她很觉得丢人吗?

  即使他们只是上下级关系,只是普通朋友,他,也没有什么叫她觉得难堪的吧?

  但是,她的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就是有!

  也许,他是有些高估自己了,在她心里,他其实和所有曾经和她有过交集的男人样,毫无特别之处,都是次性的,可鄙视的,用之即弃的吧?

  这真是个功利的薄情的女人。

  忽然之间,两个人居然相敬如宾了。

  在金茂用过餐出来,过了江游进车河,忍耐很辛苦的汤峻峰忽然听见自己不可思议的在对林安琪说:“可不可以把你电话留下我?”

  说完这话,汤峻峰差不多想头撞死在方向盘上,天地良心,自己竟然会对着这样个女人说出这么没有节操没有志气的话?

  是不是大脑间歇性死机了?

  果不其然,林安琪淡淡的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嘛,我的卡还是安徽的,长途加漫游,还没有来得及换本地卡。”

  看着车窗外流动的夜色,林安琪不经不由的说出了句差点也让她咬断舌头的话:“再说,我也不定留在海。”

  第十四章找不着北

  汤峻峰立刻问道:“为什么?”

  林安琪恨恨的说道:“我不喜欢海。”

  恨童瑜,更是恨自己,连带着迁怒了这个无辜的城市。

  唯独对这个男人恨不起来。

  只是想快些离开他。

  再不相见!

  老天啊,能不能让她在他那里稍微保留,哪怕是点点自尊,点点骄傲?

  汤峻峰有些愤怒,他简直想直接的接着问,那么呢?,微博呢? ∧兀?br/>

  但是他终于什么都没有问,而是在严厉的质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

  仅仅因为和这个女人有了肌肤之亲就欲罢不能了吗?

  自己岂不是已经沦落为某种部位控制大脑的愚蠢之徒了?

  他突然把车停在路边,熄火后语不发的推开车门,林安琪坐在车里有些找不着北,努力的看了下,原来在淮海路上。

  看见汤峻峰下车后急匆匆的走进家品牌手机专卖店,林安琪估计他是去充话费。

  她不禁对自己苦笑了下,想着自己干嘛还傻坐在人家车里啊?便抱着摄像机推开车门,跨到行人道上,只稍稍的停留了下,就毫不犹豫的将身体插进滚滚车流灯河,穿来穿去的很快跑到马路对面。

  到此为止吧,永不相见!

  蓝色的黄铯的出租辆接辆的从她身边驰过,偶尔有空车想揽客的司机冲她鸣下车笛,看见被招揽的对象无动于衷便自顾加速离去。

  林安琪挎着摄像机,在淮海路的繁华纷嚣里慢慢的走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感觉,渐渐地, 她感觉摄像机背包的挎带勒的她肩膀生疼。

  她忽然觉得自己可真不是般的蠢,她完全可以把这个不属于自己的摄像机扔给徐晓曼,这么辛苦巴拉的背着,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啊?

  她不知道的是,是她在看见汤峻峰的车第眼,其实就是想抓个什么东西在手里,就像抓住面可以防御的盾牌。

  所以,在徐晓曼古怪的眼神里,她居然堂而皇之的掂走了公司的摄像机。

  不知道走了多久,总算是看见几条供游人小憩的长椅,林安琪慢慢地走过去,把摄像机放在长椅上,精疲力尽的坐下来,才感觉浑身酸痛,特别是脚掌,锥心刺骨的疼。

  靠着长椅,林安琪忽然觉得自己脸上凉凉的,抬起头来看看天空,虽然城市夜晚的霓虹层层缠绕,法国梧桐高大浓密,头顶飘渺的夜空上依然可以看见繁星点点,似乎还有轮昏黄的月亮。

  林安琪抹了下脸,发现是自己不争气的哭了。

  辉煌的路灯下,辆白色的保时捷依着路边款款的停下,林安琪大睁着眼睛,心里却在想,这张车和汤峻峰的车多像啊。

  从车里走下的个男人都和汤峻峰很像,样颜色的品牌衬衫牛仔裤男式凉鞋

  林安琪突然跳起来,这哪里是什么像啊?根本就是他好不好啊?

  呜呜呜,她是再也不要和他再见了的,见到这个男人就是见到自己堕落下贱的那面,他他他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肩膀早就被双有劲的手扳过来,语气是恼怒的:“你很喜欢不辞而别?难道和我说句再见会花掉你很多钱吗?塌掉你很多面子?”

  林安琪被他按着双肩,很被动的在屁股下面的长椅上坐下,张口结舌,最让她觉得丢人的就是,仰对着他漂亮的面孔,自己睫毛上可能还粘着泪水,没准这个男人还以为自己是为了他在哭呢。

  “我脚疼的厉害”

  林安琪没头没脑的说了句,却更涉嫌欲盖弥彰。

  汤峻峰把5品牌手机的包装袋的带子套进她的手指中:“拿着,话费次性到账1000元的。”

  然后他的唇角浮出抹得意的笑:“卡是绑定,号码我已经记下了。”

  林安琪晕晕乎乎,抓狂纠结,脱口而出:“我不用电信。”

  汤峻峰揽过她肩膀:“电信真不错,可以绑定卡号。”

  林安琪急了:“我不要你手机。”

  汤峻峰无可奈何的摊开手:“不要也没办法了,你的名字你的身份证号。”

  林安琪满脸挫败:“我不定开机的。”

  男人的语气变得邪恶:“当你需要我的时候,自然会开机。”

  林安琪把包装袋扔在长椅上,义正言辞:“我不做你情人!”

  汤峻峰笑了:“个手机就把你感动的想做我情人?啧啧啧,我便宜捡大了。”

  徐晓曼敷着面膜,白惨惨张脸,倩女幽魂似的瞪着双眼盯着电脑屏幕:“做上小三啦?”

  手里抓住鼠标不停游动点击着。

  林安琪边甩着脚上的鞋子边咬牙切齿:“徐晓曼你才小三,你妹是小三,你们全家都是小三汤峻峰怎么会有我身份证号?”

  徐晓曼扭过白惨惨的脸,眼睛里都是无辜:“我倒是想和我妹都是小三呢,问题是我也没有妹啊,汤峻峰是世情的大b啊,林安琪你脑残了吧,既然你已经签约世情,他想找到你的身份证号不用迂回到我这里的,。”

  林安琪愤愤:“你妹,我明天就回安徽,别把我惹急了,惹急了我和你们劳动局见,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强签卖身契的?我就不信不是的天下了,没王法了是吧?”

  莎拉布莱曼天籁般清纯甜美的斯卡布罗集市直唱的徐晓曼蓬着头从床上爬起来到处的找,边找边吼:“林安琪,是你的电话吗?这大清早的,还要不要人多睡会儿啊?”

  林安琪闭着眼睛嘟嘟囔囔:“我手机不是这铃声,是河图的如花,你自己的手机响,别想赖着我”

  徐晓曼连包装盒起砸向林安琪:“是不是你野男人的?”

  林安琪顿时就舌头大了,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中清醒过来:“曼曼,你不要说那么难听好不好啊?不知道人要学会多积口德吗?免得下阿鼻割舌地狱嘛。”

  徐晓曼冷笑着趿着拖鞋进了卫生间拉上门,她有个特殊的生理习惯,就算是睡半天懒觉也没事,只要醒了就要去卫生间大号,所以林安琪经常嘲笑她就是劳碌的命。

  第十五章临时抽调

  “你们收拾下,我就在楼下,要上去和徐小姐交代些事情。”

  电话里汤峻峰语气本正经,林安琪准备好的反唇相讥倒被噎了回去,转而又想,你妹啊,你找徐晓曼打我电话干什么?但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