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些人抓來拷问番,问清他们真正的目的:林家豪,汤俊峰,朱莉莎

  他只有自己艰苦的去求证。

  而现在唯还值得求证的就是那块荒地了。

  这件事他暂时还不想告诉陈鹏。

  陈鹏那种状态还在其次,他最怕的就是陈鹏会小跑着去告诉汤俊峰。

  虽然他最终的目的也是告诉汤俊峰,但是他必须得先把这种告诉的凭据握在手里,作为种筹码去告诉。

  陈鹏几乎是迷信汤俊峰,郑涵则嗤之以鼻。

  郑涵提前打的去了山海云天。

  他觉得不应该让上官雯婧等着。

  去了,上官雯婧果然还沒有到。

  郑涵又给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到了。

  电话里上官雯婧吃吃的笑着,说:“急什么?我会就过去啊。”

  上官雯婧的笑让郑涵觉得心里直发毛,总觉得别扭的不行。

  怎么倒有种他这个大男人來卖的感觉啊?

  或者说干脆说,他要给人做夫來了。

  呸!

  他妈的,这感觉,委实不爽。

  他还是个连次像样的恋爱都沒有好好谈过的大小伙子呢。

  孔文彪说对了,郑涵真有些害怕上官雯婧会把他给吃了。

  挂了电话,郑涵做了个深呼吸鼓鼓嘴吐口气,让自己尽量的淡定从容起來。

  不管上官雯婧是怎么样的会错了意,只要自己把持住就行了。

  这样的女人他可惹不起。

  这个女人实在是忒胆儿大了。

  亏她毫不顾忌她那个权势赫赫的城建局局长的婆家威风,还敢把和自己见面吃饭的地儿约在自己刚刚举行过婚礼的地方,郑涵真是觉得瘆的慌。

  估计她那个二愣子老公要是知道自己老婆和小时候暗恋的男人在山海云天约见,非得拎把砍刀带着他那帮子城管弟兄杀过來把他给剁碎了撒在云都大街小巷里喂狗不可。

  郑涵已经想好了,只要从上官雯婧口中打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立马借口开溜。

  不是是他郑涵行为卑鄙,真是惹不起的说。

  再说了,天地良心,他确实点其他意思也沒有的,这个上官雯婧如果不是恰好在什么国土资源局,打死他,他也不会主动去和她发生什么交集的。

  可是,上官雯婧非要暗示给他某种意思,他申诉无门啊!

  上官雯婧沒有來,郑涵也只好在山海云天外面溜达,他要是先贸贸然的进去了,也不知道该去什么样档次的餐厅。

  山海云天分,包间,普通餐饮大厅,鬼知道这个上官雯婧想在那样档次的餐厅里吃饭。

  虽然,出于囊中羞涩的无可奈何考虑,他确实是希望上官雯婧选择的档次越低越好。

  郑涵正在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他看见辆宝马和辆路虎前后开进山海云天的阔大停车场。

  他认得,那辆银灰色的宝马7系是汤俊峰的车。

  郑涵心里不禁有些诧异,真他妈见鬼了,只要他來山海云天就能和汤俊峰遇上?

  是因为汤俊峰來的太经常了,还是因为他來的次数实在是有限,所以才总是遇见?

  郑涵有意无意的往停车场边沿的个高大绿色垃圾桶后面躲了躲。

  他不想和汤俊峰照面。

  免得节外生枝。

  他看见汤俊峰那辆车停下之后,先下车的是个夹着公文包的男助理。

  男助理关好驾驶室的车门,赶紧殷勤的打开后面的车门,汤俊峰不紧不慢的从车里跨下來。

  后面的路虎则是两个彪悍的保镖。

  沒有徐晓曼。

  郑涵最怕的就是咋咋呼呼的徐晓曼,见两辆车里下來的人都沒有徐晓曼,不禁暗暗地松了口气。

  如果待会万在里面遭遇了,还是那句话,高贵冷漠的汤大b顶多对他点点头。

  所以他就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刨根问底的事情了。

  目送着汤俊峰行人走进山海云天,郑涵暗暗的琢磨,但愿会儿上官雯婧会去包厢。

  之前他可沒有这个念头,他甚至巴不得上官雯婧

  就选择普通餐饮大厅的。

  这会他已经改变念头了,不管怎么说,他不想和汤俊峰遇上。

  郑涵有些焦躁,上官雯婧怎么还连个影子都沒有?这个女人不会是存心戏弄他的吧?

  正如孔文彪所说的,谁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心思?会不会存心?

  又等了会儿,郑涵惊恐的看见,他终于把鬼都给等來了。

  他看见陈鹏的车竟然也径直的朝山海云天的停车场开进來。

  郑涵赶紧又把自己的身体藏在这个高大的垃圾桶后面。

  感谢云都这个城市,竟然会有这么巨大畸形的垃圾桶,而自己偏偏又正好溜达到这地方,难道他早就有什么感应?有意无意的往可以隐藏住自己的地方溜达?

  好吧,郑涵承认,他确实有些心虚,下意识的想找个可以遇见什么人就能躲避下的地方,可是,他沒有想到又会遇见汤俊峰。

  真心的,他是害怕遇见上官雯婧那个统领云都整个城市城管的可怕老公蒋飞。

  现在,更加的热闹了,他看见不但陈鹏下來,那个强势的徐晓曼也款款的下來了,还有个拎着包的戴眼镜的高个子俊朗男子。

  合着汤氏传媒的人今天在山海云天开会聚餐啊?

  汤俊峰也真不愧是有档次大老板,动不动就把人马都给拉到山海云天來?

  瞬间,就像参加上官雯婧的婚礼样,郑涵想悔约了。

  然后,他看见辆出租车开过來,但是沒有驰进停车场,出租车停下以后,扔下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径直就开走了。

  那个女人站在路边对着山海云天进进出出的人看了下,然后就低头打开红色的细肩带精品小挎包,掏出电话。

  不会儿,躲在垃圾箱后面的郑涵就听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催命似的响了起來。

  好在,陈鹏行人已经步交谈着什么边走到山海云天大门口了。

  看着落在后面的徐晓曼被陈鹏和那个高个子男人又让着,起走进山海云天里面,郑涵才掏出电话。

  他沒有去接,而是直接的挂断。

  然后才垃圾箱后面装作惊喜的样子走出來。

  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果然是卸去了夸张新娘妆容的上官雯婧。

  尽管郑涵觉得那天在上官雯婧的婚礼上确确实实是第次认识她,但是,她大概的轮廓他还是记住了。

  而且,那天的上官雯婧还是盘发的。

  “郑涵!”

  上官雯婧几乎还小女孩似的跳了下,朝郑涵跑过來。

  郑涵有些哭笑不得。

  这都什么事儿啊?

  “雯靖,我以为你來不呢”

  郑涵这句听起來好像是担心的话,翻译过來几乎是你今天能來不了该多好啊!

  “怎么会呢?我很少失约的,再说了,又是你约我。”

  上官雯婧的看着郑涵,有种眼热的模样。

  第二章越弄越拧

  上官雯婧的眼睛不是很大,却是很秀美的那种,而且波光粼粼含情脉脉,光洁的脸蛋,肌肤白皙幼嫩,怪不得孔文彪对她魂牵梦萦这么多年。

  那种小家碧玉型的美女。

  郑涵只得忍住满心的惶惑,对着她微笑了下。

  上官雯婧穿着条几乎是金光闪闪玫瑰红高档印花连体短裙,开着很低的胸,纤腰丰|乳|,若隐若现。

  郑涵想,可能她是因为结婚,所以才购置这样富贵热烈喜兴颜色的衣裙吧?

  短裙下面,双匀称秀美的长腿,时尚的细高跟白色凉拖,即使现在外面的天气很热了,头秀发还是很随意的披着,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确确实实算得上是个小美人。

  郑涵奇怪自己竟然从來沒有留意过这个上官雯婧。

  不过话说回头,孔文彪倒是留意了她很多年,有什么用呢?

  无缘之人总无缘,留意与不留意,都是命里注定的机缘。

  “外面太热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郑涵嘴里这样体贴的对上官雯婧说着,心里却在鄙视自己,明明的,自己更怕和她直站在外面磨蹭会被什么人看见的好不好啊!

  “行,听你的。”

  上官雯婧对着郑涵爱娇的笑道,就差沒有把身体偎依过來了。

  郑涵觉得汗都下來了。

  他是真怕。

  两个人走到山海云天大门口,郑涵站在阔大豪华的台阶上就开始往里面张望,幸亏上官雯婧走在前面,沒有看见他的满脸鬼祟。

  他想看看,汤俊峰徐晓曼行人到底在里面的什么地方。

  明知道不可能在大门口就看见,他还是不自觉的往里面张望。

  甚至,在心里做着各种突然被撞对面到底该如何搪塞的准备。

  他明知道有陈鹏在里面的会议不外乎还是为了收购生爱的,郑涵现在不想去打听他们到底会研究些什么,他现在更想知道的是陈鹏到底还能握有多大价值的筹码。

  否则,陈鹏就算是跟在汤俊峰后面开千次的会议,也还只是个听凭摆布仰人鼻息的可怜角色。

  在那些冷傲的大老板眼里,从來只能看得见“利用”两个字。

  就像是林家豪,哪怕还在利用着,也照样对你视而不见另眼相看。

  除非, 你是像林安琪那样的美女。

  两个迎宾笑容满面的说着欢迎词,上官雯婧理也不理,径直走向前台。

  稍倾,个漂亮的男服务生恭恭敬敬的走过來,对上官雯婧鞠躬道:“小姐您好,您订的包厢在二楼,请随我來。”

  郑涵迅速的思索了下汤俊峰行人六七个,肯定不会是二楼包厢的,包厢就包厢吧,管不了归贱花钱多少了,安安生生陪着这个上官雯婧赶紧的吃顿饭离开得了。

  上官雯婧微笑了下,甜腻腻的对郑涵说道:“我们上去吧?”

  郑涵忙不迭的点头答应着,却不敢上前和她并肩走,故意的落在她后面。

  看起來是郑涵想绅士,其实郑涵是怕上官雯婧像林安琪那样,突然会堂而皇之的挽住了他的手臂。

  林安琪挽下沒有什么,退万步讲,他们是男未娶女未嫁,上官雯婧就不样了。

  特别是这里还是她刚举行婚礼不久的地方说什么也得避着嫌疑。

  见郑涵有些后惶惶惑惑的样子,上官雯婧不禁抿嘴笑了下,也不挑破,就扭着腰肢跟着大堂服务员起走进电梯。

  郑涵不自觉的看了下手机,他在想孔文彪说六点半以后会送钱來山海云天,现在他要不要悄悄地发给信息给他,告诉他自己在几楼?

  电梯须臾就到了二楼。

  郑涵看见果然不是和贵宾楼层样,都是敞大的餐厅。

  他暗暗地在心里松了口气。

  应该不会碰见那些熟人了。

  上官雯婧订的是个情侣包间。

  服务生打开包厢的门,郑涵才看见这种包间用餐的桌子并不是太大,考究的桌布,餐桌中间摆放着瓶娇艳欲滴的鲜花。

  让郑涵莫名其妙觉得脸红的是,包厢里座位的设计真是太“人性化”了。

  原來,情侣包厢里的板凳并不是贵宾餐厅里那样的靠背椅,而是两边相对的两条长靠背沙发。

  情侣包厢嘛,就算是放沙发也不需要放这么长的沙发啊,哪有情侣约会吃饭会带其他人的?

  要那么长的沙发干什么?

  郑涵的心有些砰砰乱跳。

  旋即,郑涵就省悟了,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就许情侣在包厢吃饭,那万是带着小孩或者是宠物的夫妻呢?

  汗!

  都是被这个上官雯婧那种暧昧的暗示给闹得,看见什么都有种心惊肉跳的联想。

  “先生,小姐,请问你们需要些什么?喝什么酒”

  漂亮的男服务生微微的垂首恭恭敬敬的询问道。

  郑涵如梦初醒,连连的对上官雯婧说道:“雯靖,你來吧,你來吧”

  走进包厢的上官雯婧莞尔笑,先款款的坐下,然后才妩媚的说道:“个玉兔汤锅,小龙虾,外婆牛仔粒,菇炒三鲜,盘丝青茄嗯,就这些吧。”

  听着上官雯婧娴熟的点着这些几乎从來沒有听说过的菜名,郑涵心里早就在暗暗的擂鼓,再贵的招牌菜也不会离谱到哪里去,如果这个女人时心血來潮,随便的点瓶90年以前的外国酒水,就很够他消受的了。

  但是,总不能自己抢着点菜点酒,那样就太沒有风度了,肯定会被这个眼睛长在头顶女人瞧不起的。

  郑涵真正的明白了什么叫打肿脸充胖子,喝白开水打饱嗝,装样了。

  心惊肉跳的,他听见服务生声音悦耳的继续询问道:“请问两位要什么酒水?”

  郑涵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

  昨天晚上郑涵和孔文彪直等到上夜班的交警队把朱莉莎的车拖走以后,两个人很晚才去孔文彪家吃晚饭。

  去了以后,孔文彪的爸妈早就吃过晚饭回到自己房间看电视了,珍珍直在等着。

  珍珍的手艺果然不错,几样家常小菜炒的色香味俱佳,孔文彪喝郑涵喝的酒酣耳热之际,笑哈哈的告诉他,据云都某小报爆料,说城建局局长儿子举行婚礼那天,酒宴上后來换上的拉菲葡萄酒几万块瓶。

  孔文彪很得意,因为那天他们走了之后,他觉得不过瘾,差不多个人喝掉瓶刚打开的葡萄酒。

  当时他只是喝晕了,想酒喝,不管三七二十的,和他桌的人都走了,他也沒有个认识的, 又可惜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几乎沒有动,竟然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起來,不知不觉就把瓶葡萄酒给干掉了。

  后來才知道,他真是沒有亏本。

  而且,据说最值钱的是82年的拉菲,不过,那天上的是普通价格的拉菲,就那样也是好几万块钱瓶。

  酒店沒有透露那天蒋大宏的贵宾宴席厅到底喝掉多少瓶拉菲,不过,孔文彪和郑涵合计,最起码有七十几万块钱的。

  蒋大宏因为如此的大手笔,最近在云都土豪界很是土豪了番。

  现在,郑涵想的是,如果上官雯婧要瓶82年的,他是不是可以考虑逃单了?

  “郑涵,我不喝酒,你要什么酒?”

  上官雯婧妩媚的看着郑涵,忽然之间,郑涵有种想把她给抱在怀里亲下的冲动。

  不是突然爱上了她,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郑涵有些语无伦次了:“这我,雯靖,你先点些什么吧?”

  说过之后,郑涵几乎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自己这是干嘛啊,好容易如释重负了,干嘛还要坚持叫她点酒水啊?不是找死的节奏吗?

  该死的男人本能的虚荣心。

  活脱脱的打肿脸充胖子。

  上官雯婧点点头:“那行拿瓶葡萄酒吧。”

  “请问小姐要什么牌子的酒?”

  服务员继续柔声问道。

  郑涵立刻想找个地方狠狠地抽死自己。

  上官雯婧又看向郑涵:“郑涵,你喜欢喝葡萄酒吗?”

  郑涵慌忙摇头:“我喝啤酒就行了葡萄酒,不怎么习惯”

  上官雯婧微笑了下,对服务员说道:“那好,來几瓶冰啤,给我杯冰白葡萄酒吧。”

  服务员礼貌的告退出去,郑涵颗跌宕起伏了好几次的心才慢慢地放回到腔子里。

  随即,他不禁又自我解嘲的暗自在心里苦笑了下。

  穷人真是伤不起啊。

  仔细想起來,他不是被山海云天的酒水吓怕了,他是被徐晓曼和林安琪那种端起酒杯面不改色的女人给吓怕了。

  林安琪他还沒怎么见她喝酒,也就是端起酒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郑涵估计她的酒量也不错。

  徐晓曼他算是真的见识了,扪心自问,如果遇见个像徐晓曼那样酒量的女人,很轻松优雅的干掉十几万块钱的瓶酒完全不是问題。

  虽然,有时候红酒不是那么个牛饮的喝法。

  喝不醉那是肯定的。

  他忘记了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喝酒的。

  就像所有的男人都不定会抽烟样。

  好吧,虚惊场,也很够吓人的了。

  “坐啊郑涵。”

  上官雯婧双波光潋滟的美目看着似乎还有些手足无措的郑涵不禁抿嘴偷笑了下,脉脉的柔声的招呼道。

  郑涵赶紧尴尬的在她对面坐下,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直奔主題?还是虚情假意的先嘘寒问暖下?

  虽然郑涵是非常怕越弄越拧的。

  第三章紧张踌躇

  郑涵正在紧张踌躇之间,很快有侍者端进來两杯餐前迎宾的清茶。

  瞬间,郑涵就想到那天在孔文彪家里珍珍给他泡的那杯茶。

  虽然茶杯沒有这么精致考究,但是茶水的碧绿剔透好像是模样的。

  然后,他又想到那次在茶楼白花的几百块钱。

  这两杯茶最起码也得五十块钱杯吧?

  不会说山海云天还会免费的送给客人这么名贵的茶水吧?

  果然,上官雯婧很妩媚的对郑涵笑道:“这是我们本地的洱茶,据说可以解燥消渴明目心脾延年益寿,对外宣传的神乎其神,都卖到天价了,尝尝吧,不过确实很清香。”

  郑涵听她的口气,似乎经常喝,或者说,她就是直比较钟情洱茶的。

  他也立刻懂了,个连茶叶都要喝上万块钱斤的平民出身的女子,想來也只能嫁给纨绔了。

  估计孔文彪的那份痴情看在她眼里就是个笑话。

  但是,上官雯婧对自己这副含情脉脉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人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