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得的神情古怪。

  林安琪不由得在心里凉凉的笑了下。

  也许这个安雅才是这个男人真正会去宠溺纵容的女人吧。

  瞧他们的样子,不管汤俊峰怎么装模作样的训斥,安雅还是副有恃无恐样子。他们才是最亲密的,而且直是这样的,所以这个安雅才这么肆无忌惮。

  可能汤俊峰不自觉得,但事实确实如此。

  无论汤俊峰怎么训斥安雅,都是那种打是亲骂是爱的味道。

  无论安雅怎么变着法子的辱骂她,汤俊峰都会是置若罔闻。

  很好,这是她林安琪该得的。

  “琪琪,我知道你的脾气,请允许我做些补偿,这样很好”

  汤俊峰看了眼直沉默不语的郑涵,语气有些苦涩,“郑涵,请你好好地照顾琪琪”

  他说完,突然转身,径直向停在旁边的车子走去,大力拉开车门,身体重重的坐了进去。

  郑涵有些无措,抬起头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安雅愣了下,旋即就省悟过來,忙不迭的随着汤俊峰紧跑了几步,高跟鞋踢踢绊绊,差点沒有跌跤。

  “哎,峻峰,等等”

  林安琪失声叫道。

  她沒有想到汤俊峰说走就走,她真正想说的事情还沒有來得及说出个字呢。

  她得把这幢别墅以及那辆豪车还回去。

  这些东西本來就不属于她的,她也无福消受,她也犯不着为了这些东西在这里巴儿巴儿的守着。

  虽然,她其实用不着这么矫情的,比如,她完全可以变卖这份馈赠,然后喜欢去哪里就哪里,但是,她的自尊不允许她这么做。

  安雅转身对着林安琪狠狠地瞪了眼,拉开驾驰室的门气呼呼的坐进去。

  “等下,请等等!”

  林安琪顾不上身上只是穿了件短短的睡裙,紧跑几步,追了出去。

  郑涵想拉住她,又不敢贸然去拖林安琪光溜溜的胳膊,只能手足无措的看着神情激动的林安琪。

  安雅冷笑声:“峻峰哥,你看看她,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吧?什么形象?个正宗的贱货!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

  “够了,开车!”

  汤俊峰呵斥了她句,然后把头重重的靠在靠背上,闭起了眼睛。

  “安琪,别追了”

  郑涵紧走几步,挡在林安琪身前。

  “不行,郑涵,快帮我叫住他我还有话沒说。”

  林安琪几乎想哭,她推着郑涵,大声叫喊着,希望自己的声音能留住车里的汤俊峰。

  “安琪,算了吧,有什么话下次你们见了再说吧。”

  看着已经发动车子的安雅,郑涵喃喃道劝道。

  就算是汤俊峰愿意多和林安琪再说几句,估计那个安雅也不肯。

  下次?他们还有下次吗?

  林安琪看着汤俊峰的车子缓缓地开出富人小区的,咬咬嘴唇,回身就向客厅跑去。

  紧闭着眼睛疲累的坐在车里的汤俊峰听见自己的手机在响。

  “峻峰哥,干嘛不接电话?”

  安雅终于沉不住气,轻轻地提醒道。

  汤俊峰动了下身子,掏出的电话,看了下电话号码,默默地挂断。

  林安琪举着电话,良久,才听见电话里传來嘟嘟的挂断拒接声音。

  云都机场。

  安雅拖着汤俊峰的胳膊撒娇:“峻峰哥,我要和你去北京嘛,大姐说了,要我给你们做伴娘的,嗯?”

  汤俊峰皱着眉头:“早着呢,你先回西安,我会通知你提前过來的。”

  安雅不高兴的撅起嘴:“那你就先陪我回青岛姐姐,你都要和别人结婚了,不回她吗?”

  汤俊峰的脸色更冷了:“我会回去和安静说声的,这个不用你操心,安雅,你不要闹了,安安生生的先回西安,我已经够烦的了,哎”

  安雅讥讽的笑道:“我姐姐已经那样了,其实和她说不说都是样的,不过是聊表心意罢了,米雪儿嫂子比我姐姐优秀多了,我相信峻峰哥肯定不会在意她的”

  汤俊峰竭力隐忍的脸上全是焦躁:“够了”,他低低地对安雅对呵斥道,“谁也比不上安静”

  安雅的嘴角挂着丝得意的笑,眼睛撇过身边來來往往的旅客,心里全是无可比拟的张狂。

  “谁也比不上安静”

  她想要得到的就是汤俊峰的这句话。

  她希望全世界都能听得见汤俊峰的这句话。

  那个谁也比不上的安静已经是个活死人也不如的女疯子了,只能在青岛的某家幽闭的精神病院里,靠着汤俊峰花出的大把的钱苟延残喘,无知无觉的在人世间挨日子。

  而她,安雅,安静的双胞胎妹妹,不但酷肖安静,更比安静更聪明漂亮,她们的身上流淌着样的血脉,汤俊峰需要对安静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对她安雅亦是。

  安雅并不喜欢自己的姐姐,哪怕她现在只有这个亲人了。

  她甚至觉得姐姐现在这个样子是最好不过的了,否则这些年跟在汤俊峰身边的,哪里轮的着她安雅?

  当然,如果不是安静发病,汤俊峰更不可能去娶其他女人,哪怕是为了某种巨大利益的商业联姻。

  汤俊峰的性情安雅是深知的。

  正是因为沒有了安静,别的女人才会有了机会,当然了,安雅也是。

  安家的父亲和汤家的父亲,曾经都是国家国防某特种兵团的高级教官,他们是莫逆之交,也是生死战友。

  在次残酷的特殊行动中,安家的父亲为了掩护了汤家的父亲不幸牺牲,汤家的父亲活了下來,安家姐妹成了可怜的遗腹子。

  谁也不知道安父在临死前到底有沒有托孤,但是,因为失去了双腿退役的汤父在照顾安家遗属这件事请上简直是不容任何人质疑,完全是副军人说不二的做派,并且立下及其严厉苛刻的叫人几乎有些哭笑不得的执行

  条款。

  所以无论是汤姐还是汤俊峰都必须无条件的去兑现这些托孤条款。

  安雅有信心,她定会是陪在汤俊峰身边的最后个女人。

  就像她的姐姐,是汤俊峰心中无可替代的第个女人。

  汤父立下的那些条款就足以叫安雅有恃无恐。

  好容易哄着安雅上了飞往西安的班机,汤俊峰疲累的坐在候机大厅里。

  他向都是精力充沛的,哪怕车祸手术之后又连带犯了心肌炎的时候。

  现在,他只觉得累,觉得厌烦。

  心肌炎是他高中时候就有的老毛病。

  那时候,他们家乱哄哄的,父亲微薄的点退役金养活着两个家庭,四个差不多大的孩子,家里最大的女孩子汤姐只得退学参加工作,母亲成天阴沉着脸,却是敢怒不敢言。

  安家本來有笔不菲的抚恤金,但是汤父严厉的禁止任何人动用。

  汤俊峰记得安母,那么漂亮的个年轻少妇,漆黑的秀发,明眸皓齿肌肤胜雪,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成天成天的幽坐在房间里,给她食物她就吃,给她水她就喝,对自己的双胞胎女儿不闻不问,副任其自生自灭的架势。

  照顾这么个组合起來的大家庭的重任全部落在汤家人身上。

  开始,汤家的人认为安母是因为刚结婚丈夫的突然去世伤心过度,只能按照汤父的要求竭尽全力的照顾着。

  好在安母很安静,安家的两个小女孩很懂事,汤俊峰的母亲向畏惧丈夫,纵使心里有不满,也不敢做什么恩将仇报的事情,日子就那么磕磕绊绊的过,安静就逐渐的长成了汤俊峰心里眼里的花朵。

  因为安静太美丽了。

  美丽的安静不仅仅是模样生的好,更是冰雪聪明,无与伦比的优异学习成绩叫汤家和安家不得不以她为骄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安静就养成了被汤俊峰乃至汤家人百般宠溺的习惯。

  安静有着那种单纯的圣洁的美丽,看在年少的汤俊峰眼里,简直就像是种易碎的冰晶,汤俊峰爱着她,呵护着她,情愿自己不吃不用,也要攒了钱去买能博她笑的小礼物。

  那时候,汤俊峰正是身体需要营养的时候,也是最傻最痴情的时候,他从生活费里节约下钱去讨好美丽的骄傲的小情人,自己却因为营养不良得了心肌炎。

  他从來就沒有告诉过任何人他这个毛病的來由,因为他无怨无悔。

  人就是这样的,汤俊峰从來就不知道安静到底有什么好,他就是喜欢她的美丽她的聪明,喜欢她用种骄傲的眼神去看别人,单单对着他甜蜜的爱恋的娇笑,在无人的时候,不管不顾的娇憨的偎依进他怀里。

  因为喜欢,因为那份年少的最初的心动,安静就永远是无可比拟的。

  第十三章唬人的噱头

  安静也知道自己无与伦比的美丽聪颖,她骄傲的安然的享受着汤俊峰的宠溺,享受着汤家的默认,甚至连她妹妹安雅幽怨的目光她都不屑顾。

  同为胞所生的安雅,不知道为什么却细小黑瘦,不像是比姐姐迟出來两分钟,倒像是两年。

  老天爷的不公就在于:美丽的就是叫人瞩目的,就是会多得到宠爱的。

  但是,老天爷也是恶毒的,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也嫉妒安静的美丽聪慧,有天,安静突然惯碎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撕烂自己全部的衣物,汤家的人才觉得有些不对头。

  那时候,安母已经熬尽心血去世了,汤家的人沒有想到噩梦会继续。

  调查的结果竟然是,安静的母亲直有家族精神病的遗传史。

  汤家人才惊恐而又悲痛的明白什么叫昙花现。

  原來老天爷赐给安静那样的容颜和聪慧不过是个唬人的噱头,真正的伏笔却是潜伏在安静血液里无药可医的多出來的某种染色体。

  汤俊峰到西安读大学的时候,安静已经痴痴呆呆的了,等他到北京打拼的时候,汤姐凭借父亲的老关系,生意已经做的风生水起,安静就开始满世界疯跑了。

  汤俊峰知道,安静就算是痴呆也是安静的,她到处的跑是在处寻找他,毕竟,她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被他呵护宠溺。

  可是,他要再怎么去爱她?或者说,去娶她?

  还有比这种被动的负心更无奈更憋屈更痛苦的事情吗?

  这是汤俊峰生的噩梦,终身的伤痛。

  个那么单纯的美丽女孩,像蹁跹的彩蝶,凝露的荷花,芳菲的野草,她无知无觉却也是努力的绽放了次。

  安静是爱他的,非常非常的爱,汤俊峰知道。

  她的聪明让她早熟,或者说她有着某种不可知的预感。

  他记得在安静快要发病的时候,她总是不停的寻找可以和他独处的机会,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们才开始成为真正的情侣。

  她主动迫不及待的诱惑着年少的汤俊峰,他们悄悄地接吻,不停的拥抱,但是,汤俊峰拒绝了她更加大胆的主动。

  他们还是学生,两个人都成绩优异,心仪着国内最有名的的大学,有着远大的前程,汤俊峰虽然非常爱自己的小情人,却懂得分寸,他直想他们以后的日子还长呢,现在还不是偷吃禁果的时候。

  后來,汤俊峰才知道。所谓來日方长有时候不过是局当局者迷的棋局,你永远不知道老天爷会给你下出盘什么样匪夷所思的棋局。

  安静是那样的急着给他自己的切,在她最美丽最清醒的时候,因为她有着某种本能的來日无多的预知。

  可惜,汤俊峰不明白,汤家的人不知道。

  直到现在,汤俊峰常常会默默地想,在这个人世间,只有安静的美丽才是真正的只给了他。

  给了他个人。

  而这点也正是汤俊峰想起來就会心疼的。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当初的理智是该去庆幸呢还是该忏悔。

  因为他的理智,让他如今多少少些良心上的愧疚,但是,因为他的理智,安静的凄惨的人生却是更加的抱憾。

  今天,他是最后次悄悄地來云都,看看林安琪,为着这份偶然的情缘做着某种真正的了断,他还得抽空回次云都,向自己的初恋做次哀悼。

  到了现在,汤俊峰才真正的明白,他的骨子里并不像他表面的那种冷漠寡淡,他竟然是最优柔寡断的那个。

  也许别人早就断了,只有他这里还在千转百回,欲断还休。

  他确确实实还做不到云淡风轻。

  “先生,你怎么了?”

  个漂亮的外国小女孩跑过來,伸出小手去抹汤俊峰的脸颊上泪水,用英语问道,双大眼睛里全是同情。

  “露丝,不要沒礼貌。”

  个金发碧眼的中年女人赶紧走过來拉住小女孩,抱歉的对汤俊峰笑笑。

  “啊?沒关系,谢谢你宝贝,我只是想起了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中年女人摇摇头,对汤俊峰温柔的微笑道:“啊,这样多愁善感可不好,过去的就过去了,先生很年轻哦,以后的路很长呢”

  不远处,个拖着行李箱的大胡子高个白种男子不满意的嘟囔了几句,中年女人再次对汤俊峰笑笑,抱起小女孩快步离去。

  汤俊峰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再过几个小时,已经倒过时差的米雪儿该要见见了。

  他知道,姐姐已经对他做了最大限度的容忍,现在,他必须得顾忌他们家族的利益和责任了。

  “还來得及吗?他会不会已经上飞机了?”

  林安琪紧张的问道。

  郑涵无可奈何的摊摊手。

  “师傅,能不能再快点?”

  林安琪几近偏执,的士司机倒是见怪不怪很沉得住气,不紧不慢的说道:“小姐,再急的事情也要安全第,再说,这里还是市区,想快也快不了的。”

  林安琪紧紧地抓住手里的东西,阴郁着脸沉默的盯着车窗外掠闪过的街景,拥挤不堪的车流,心里全是片自虐似的兵荒马乱。

  “安琪,你这是何苦呢?”

  郑涵叹了口气。

  林安琪苦笑了下,摇摇头继续沉默。

  是的,她这是何苦?连她都觉得自己执拗的有些变态。

  但是,有些话如果不当面说清楚,她觉得自己很屈辱,也不能心安。

  林安琪沒办法去和郑涵解释,汤俊峰这样突兀的把她置于个被动的境地,让她成了个被抛弃被施舍的角色,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

  凭什么呀?

  “云都飞往北京的航班就要起飞了,请旅客们做好登机准备。”

  机场播音员用双语轮流播报着航班起飞讯息,郑涵扶着跑的跌跌撞撞的林安琪:“安琪,已经來不及了,汤总肯定已经登机了。”

  林安琪因为奔跑气息急促,郑涵忍不住提高声音:“安琪,你就算是把这些证件还回去也并等于真正的把东西还了回去,还得重新过户,你这样,汤俊峰会怎么想你?他会不会觉得你是在故意纠缠?”

  林安琪脸色苍白,她把搡开郑涵,继续往里面冲。

  “汤俊峰!”

  候机大厅传來林安琪几乎有些失真的锐声尖叫。

  正走向登机口的汤俊峰闻声暮然回首。

  他看见脸色几乎不成样子的林安琪,怀里抱着个文件袋。

  她的身后紧紧地跟着郑涵。

  汤俊峰不禁皱皱眉头。

  这是唱的哪出?

  抱着文件袋追到机场?他不是已经清清楚楚的告诉她汤氏

  完完全全的退出云都市场了吗?难道她觉得他还有欠她什么?

  虽然他不愿意这样去想她,但是,她带着郑涵抱着文件袋汤俊峰真是有些不明白,生爱不过是挂牌汤氏的,完全用不着他这个总裁亲笔签署所谓的转让文书的。

  难道陈鹏宁可去坐牢也不愿意转让生爱给林家豪吗?

  汤俊峰的心里有瞬间的难过,这是他不能相信也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汤氏既然已经决定退出了,陈鹏如何抉择也不是他所能干涉的了。

  这这件事请上,他是绝对不会感情用事的。

  “先生,你看什么呢?快些吧。”

  后面有旅客不耐烦的催促道。

  汤俊峰微笑下,转过脸就像什么都沒有听见似得继续朝登机口走去。

  “等下,汤俊峰把你的东西拿走,听我说,我不要”

  林安琪声嘶力竭泪流满面,眼睁睁看着汤俊峰的背影置若罔闻似的消失在登机口处,很多诧异的目光都向她投过來。

  “安琪,安琪,求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郑涵手足无措,他沒想到林安琪会如此的失控。

  “安琪,不要这样,汤总他已经进去了,他听不见的了,你何苦要这样,你这样不是即为难他也是为难你自己吗?”

  郑涵无可奈何的把哭泣不止的林安琪搂在怀里,抓住她的肩膀低低地劝说着。

  林安琪已经有气无力,倚着郑涵的胳膊才不至于跌倒,他们两个人都沒有注意到,这时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正挽着肥胖的黄天走进候机大厅。

  这个女人正是陈鹏曾经的未婚妻朱莉莎。

  朱莉莎招眼就看见搂着林安琪的郑涵,顿时就变了脸色。

  “黄总,我们快躲躲,那个郑涵,怎么也在这里的?还有那个那个女人怎么了?”

  朱莉莎就像见了鬼似得,边嘀咕着,拉着黄天赶紧转身。

  黄天立刻就看见郑涵,还有被郑涵抱着不停安慰的林安琪。

  黄天也吃了惊,他知道这个郑涵正全世界寻找朱莉莎呢,千万不能和他撞了个正着。

  最叫他感到好奇的还是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