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氏联姻的缘故,米氏想要他们姐弟的生意做大,他们的生意就越做越大。

  这其中的利欲勾结简直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的,姐姐在很多的事情上都对他很迁就,就是要在和米氏联姻的这件事情上他也能迁就。

  尽管汤姐可能并不认为他娶了米雪儿是委屈了他。

  “嗯,但是姑妈说那里还沒有像样的教堂,真有些美中不足。”

  米雪儿收起小镜子,看着汤俊峰出色的侧面,很纠结的说道。

  她心目中真正的婚礼,除了昂贵的珠宝首饰钻石婚纱,香槟玫瑰花,宾客如云,还是非得有教堂有神父有洁白鸽子有天使唱诗班的。

  汤俊峰微笑了下:“这些都不是难題,我们可以请最有名的神父來云都为我们主持婚礼,只要你喜欢,不定非要去教堂的。”

  “姑妈也这样说,那我们就从国外请个最德高望重的神父,嗯,我想尽快去云都看看,挑选个海岛。”

  虽然有些委曲求全,看见汤俊峰很体贴配合的样子,米雪儿还是逐渐的兴致大好,有些亟不可待的说道。

  “行,我尽快处理完些手头上的事情,然后我们起过。”

  朱颜回去以后,阮成很快就过來了。

  他告诉林安琪和郑涵,黄天和朱莉莎去北京见了个叫马俊的人。

  林安琪心里动了下,不禁脱口而出道:“马俊?这个人的名字听起來好熟悉。”

  郑涵不以为然道:“这种最普通男人的名字抓大把,你当然会觉得熟悉。”

  林安琪点点头:“也许吧,我曾经在上海认识个个叫马俊的”

  她忍不住笑了下,想起满脸褶子的“安禄山”和扮相稚嫩的“太平公主”,汤俊峰的那个地产新贵的同学。

  阮成当然不知道林安琪微微发笑是因为什么?他继续说道:“我们专门叫人打听了,黄天去见的这个马俊只是几个合伙投资人之,马俊出的钱最多,还有几个小股东。”

  郑涵有些紧张:“个茶园还要几个人合伙投资?到底能赚多少钱嘛?”

  阮成微笑了下,沒有回答郑涵的话。

  他知道郑涵真正的潜台词:那片土地到底能得到多少转租金?

  林安琪有些闷闷不乐:“黄天定是因为我的缘故,存心不想让林氏得到这片茶园的投资权,所以专门去北京联系了其他投资商?”

  林安琪知道和他直对她恨之入骨,现在又和朱莉莎搅在起,抛开其他原因不说,光是她人在林家豪这里,黄天就不会便宜了朱颜。

  阮成摇摇头:“林小姐,你想多了,黄天和朱莉莎明知道我们林氏对这片茶园的投资非常感兴趣,却非要舍近求远,不愿意和我们合作,其实很简单,不是因为任何人,而是他们心有顾忌,他们害怕。”

  “害怕?”

  林安琪若有所思的看着阮成,然后点点头:“是的,云都的投资商都是知根知底的,他们沒有任何办法可以自圆其说,去糊弄,只有外地的投资商才沒办法接触陈鹏,才能由得朱莉莎怎么说这么好。”

  第二十章掐着节奏

  阮成笑道:“特别是这种几个人合股的,更是乱糟糟人浮于事,所以他们才特地的挑选这样的投资商去洽淡的。”

  郑涵点点头:“嗯,我明白了,怪不得朱莉莎手里拿着那份合同迟迟脱不了手,她想顺顺当当的吞了陈鹏的钱也沒有那么容易。”

  林安琪笑了:“沒有个人是傻子,那些大老板更不是,如果是云都本地的投资商,看见陈鹏的签名,肯定会想方设法见见陈鹏,搞清楚这么回事?如果是外地的独资投资商,花了那么大的笔钱肯定也不会掉以轻心,我明白了,朱莉莎必定是绞尽脑汁才这么孤注掷的。”

  郑涵解气的说道:“有纠纷的房子都沒办法出售,无论如何我们也得想个法子叫朱莉莎竹篮打水场空,不能叫她白白的耍了陈鹏。”

  阮成看了他们下:“小姐说了,这件事情上她会动用最大的人脉网络去帮助陈鹏的,但是她也希望事成之后,如果陈鹏愿意这块土地脱手的话,转租给我们。”

  林安琪看看郑涵。

  郑涵赶紧说道:“阮大哥,首先我替陈鹏谢谢林夫人的帮助,只要陈鹏可以获得完全的转让权,并且愿意转租,我肯定会尽量说服他把那片土地转让给我们林氏的,这个请放心。”

  阮成笑了下:“在价格上,我们定会让最大的利益给陈鹏的,不过现在我们得抓紧时间先签下生爱。”

  郑涵站起來:“那我先过去见下陈鹏,只要他同意,就带他过來签约吧。”

  林安琪点点头:“现就这样吧,希望这样陈鹏也可以先拿到笔钱,把最要紧的债务先清理部分。”

  阮成很快就拿來北京准备來云都收购洱茶茶园的合股人名单。

  “陈铎?”

  林安琪差点沒有蹦起來。

  山海云天。

  汤俊峰的臂弯上挽着衣着简约暴露的米雪儿,穿着花里胡哨的贝贝叫嗲嗲的吊在腹部愈加渐大的马俊胳膊上,行四个人鱼贯而入。

  两个服务生殷勤的在前面带路。

  神情吊儿郎当的陈铎正站着前面的走廊上嘻嘻哈哈的接电话。

  “不会吧?安琪,你现在也在云都?真的假的?七仙女,你可不兴骗我?我在”

  陈铎把手机拿离了耳朵下下,眉眼生动的对带着汤俊峰等人的服务生带笑问道:“这里叫什么名字?”

  服务生礼貌的答道:“先生,欢迎光临,这里是山海云天。”

  陈铎边对汤俊峰等人点头致意打招呼,边赶紧又对着电话笑道:“山海云天,我和马总刚下了飞机,正约了朋友”

  陈铎突然发现汤俊峰正表情复杂的盯着他,他立马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咽下了后面的话。

  七仙女不是曾经亲密的和这位汤总在起的吗?

  现在

  现在陪着这位汤总的可是另外个女人,看样子,他们并不适合现在坐在张桌子上举杯共饮的吧?

  陈铎是何等机灵的人,就算是时高兴说溜了嘴,他还是果断的來了个紧急刹车。

  他本來想问问林安琪要不要也过來起喝杯酒,叙叙旧的。

  “哦哦,陈铎,谁掏钱请客啊?是不是你啊?介不介意我过去陪你喝杯啊?”

  电话里,林安琪竟然很有些打蛇随棍上的架势,兴致勃勃的笑问道。

  陈铎举着电话,眼珠子只转,真还有些张口结舌了。

  “干嘛?小气鬼,要不我给你接风吧,是不是在山海云天,我马上就过去,你别和我说不见我,我还有账要和你算呢”

  林安琪边笑边不由分说的挂断了电话。

  陈铎有些抓狂,想不到当年腼腆的七仙女现在也变得如此豪放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了。

  她竟然也学的和徐晓曼样说不二的做派了,也不问自己同不同意,哎呀妈呀,这这这她不能來吧?会不会有些不妥当啊?

  “陈铎,谁啊,聊得这样欢天喜地的?”

  马俊拍了陈铎肩膀下,打趣的问道。

  陈铎不禁拿眼睛瞄瞄马俊和汤俊峰等人:“我个女同学,其实,你们也认识的。”

  马俊顿时來了兴趣:“哦?你还有女同学也來云都了?还是我们认识的?是哪位?快快快请过來大家聚聚,我就喜欢人多热闹。”

  陈铎笑道:“就是那个七仙女,汤总,曾经给你打过工的林安琪,您还记得吗?”

  不等汤俊峰回答,马俊立刻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记得记得,那可是位真正的大美女,我和贝贝的婚庆摄影对吧?哎呀,陈铎,正好赶紧叫过來和你凑对儿,我们好捉对拼酒。”

  贝贝娇嗲嗲的说道:“是不是摄影很棒的那个女的?”

  汤俊峰不禁苦笑了下:“我不大记得了,也许吧。”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汤俊峰还是不得不感叹下,世界就是这么小,兜兜转转的,想辈子不见的人,老天爷总是有办法叫你眨眼就会再次遇上,而且无可回避。

  陈铎要约见他的朋友,他汤俊峰无权发表任何意见。

  纵然是满心的不乐意也作声不得的。

  在见到陈铎的霎,汤俊峰已经在心里怔了下,他沒有想到马俊竟然还是和这个陈铎在起的。

  他当然不能告诉任何人,他对这个陈铎是印象深刻的。

  就是因为他,在西安的那个晚上,林安琪喝醉的塌糊涂,他憋气了晚上,还是不得不忙前忙后的做了晚上业余陪护,之前他确实曾经对陈铎充满着不满和鄙薄,现在看着陈铎,突然就想起那件事情,心里竟然有种难言的苦涩甜蜜。

  他对陈鹏还油然而生出种羡慕。

  他羡慕陈鹏,竟然还可以和林安琪是轻轻松松的朋友。

  而他,却犹如转眼千年。

  哪怕就在十几天前,林安琪还追到云都机场,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他的背影叫喊哭泣,也就是从那天起,他们就彻底的不复亲近,彻底的成了陌路人。

  该遇见的迟早都要遇见,汤俊峰迅速的打理了下心境,露出他惯常的冷淡神情。

  米雪儿皱皱眉头,嫌恶的看了眼大腹便便的马俊。

  她很奇怪这个男人的长相,明明身体很肥胖,但是张脸却显得苍老,他的朋友和他站在起,真是个个都显得高大俊朗。

  真难为汤俊峰和这个陈铎的高大帅气男人,竟然也肯和这样个又老又丑的人做朋友。

  而且这么老的个男人却娶了个洋娃娃似的娇滴滴粉嫩嫩的小老婆,亏那小女人还有情致动不动就对着这堆老肥肉发嗲。

  她更嫌恶的是马俊的提议,再叫个美女过來

  然后大家捉对拼酒。

  刚下了飞机,汤俊峰竟然带着她和这种满嘴酒臭的男人起进餐,如果不是突然看见还有个神情洒脱闲适的帅哥陈铎,估计米雪儿都要忍不住甩脸子了。

  陈铎不知道,林安琪是非要见他不可的。

  尽管她听得出陈铎语气里的推脱,她却顾不了那么多了。

  她必须得第时间见到陈铎,不能叫黄天和朱莉莎抢在前面。

  特别是陈铎还说是约了朋友在山海云天,林安琪简直是费了好大劲儿才让她的气息听起來从容的。

  她沒有问陈铎到底是约见那些朋友在山海云天吃饭?按照林安琪的猜测,定是黄天和朱莉莎在山海云天给马俊和陈铎等人接风洗尘。

  越是这样,她越是要赶紧见到陈铎。

  问不问都沒有什么。

  林安琪豁出去了,不定真要喝酒,却定要冲散这个酒局。

  她沒有把握说服马俊,毕竟他们只有几面之交,几乎都沒有说过话,但是陈铎她绝对有信心搞的定。

  只要陈铎肯帮她,陈鹏就有指望了。

  陈铎也沒有往深里想,这么久和他都沒有联系的林安琪为什么会这样巧的,他人刚到云都,电话就掐着节奏的打了过來。

  在陈铎心里,林安琪从來都不是个有心眼的人,顶多也就是巧合罢了。

  他们之间的那种交情,属于那种千百年打死不散,三五年不问候声也不会影响的根深蒂固型的。

  像这种交情的朋友般都是从小到大的同学,或者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

  这样的朋友遇见了定会热闹场,分散了就各忙各的。所谓从來不用想也从來不会忘,知根知底无需矫情。

  如果说徐晓曼会在有些事情上别有用心,陈铎是会相信的,如果他要是知道林安琪在关注着他的行踪,他定会笑疯了。

  可惜事实确实如此。

  山海云天的个豪华大包里。

  包厢公主正毕恭毕敬的给大家上餐前茶。

  米雪儿旁若无人的掏出那面精致的小镜子,对着镜子做出几个看起來很冷艳的造型,表示着自己的不耐。

  贝贝边暗暗的对趾高气扬的米雪儿翻着白眼,边拉着马俊撒痴撒娇,各种引着马俊和汤俊峰说话,存心故意气米雪儿。

  汤俊峰边心不在焉的应付着,边冷眼看着掐着时间的陈铎已经微微地有些坐立不安。

  “服务生,过來下。”

  他对候立的个男服务生招招手。

  服务生赶紧过來:“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会儿有找这位陈铎先生的客人,麻烦请直接带到我们这个包厢里吧。”

  第二十章咕嘟嘟的冷气

  陈铎并不知道汤俊峰叫服务生想干什么,听汤俊峰这么说,倒是不好再有所表示了。

  他忽然觉得也许自己是有些想多了。

  林安琪不过是曾经供职汤氏传媒,年轻的老板嘛,和些漂亮的女下属难免不会有些风流韵事,想來已经是时过境迁,谁都不会放在心上的。

  看汤俊峰这意思,并不像是有什么不好会面的尴尬,既然汤俊峰都不在意,自己也乐得大家相见欢。

  陈铎心里的点点不安立刻烟消云散,顿时就兴致勃來,会林安琪來了,琢磨着,好好地和她拼拼酒。

  林安琪很快就带着郑涵赶到山海云天。

  她本來想个人过來的,害怕陈铎会想多,又怕万郑涵和朱莉莎遭遇了会起些意想不到的冲突。

  但是,她想了想还是叫了郑涵起。

  再说,既然不是和陈铎单独约见,人多人少也无所谓。

  她更觉得应该相信郑涵,该说些什么郑涵应该比她更有数。而且有郑涵在,对朱莉莎來说多少也是个震慑,叫她知道沒有绝对肆无忌惮的事情。

  现在她已经习惯带着个人去谈论涉及到工作的事情,这样更让她觉得有气势。

  林安琪经常为这点觉得有些可笑,人的劣根性是多么的容易养成,自己现在还事无成什么都不算呢,先就学会了拉场面这种噱头了。

  现实就是如此,特别是去那些充满着富贵势利眼的地方,你不做出副气势宏大的样子,还就是沒法子去进退自如。

  之前林家豪直是叫阮成陪着她出入的,林安琪知道朱颜夫妻的苦心。

  无论她私底下多么卑微,场面上她是代表林氏集团的,甚至是代表林少的,她必须得做出气象万千的架势。

  阮成,不过是林家豪想给林安琪拉大旗的虎皮。

  而且还是张非常用的虎皮。

  现在林安琪执意谢绝了阮成在身边,聘请了郑涵,虽然郑涵沒有阮成看起來老辣笃定,但是郑涵为人也很沉稳,又非常勤恳,只是资历问題,林安琪觉得郑涵多历练几次就行了。

  毕竟郑涵也是毕业于名牌大学,胸中也是学识不凡的。郑涵在心性上,比陈鹏强硬大气的多,他缺少的只是机会和假以时日的历练。

  最重要的,郑涵是云都本地人,熟悉本地的风土人情,还拥有定的常规人脉,朱颜夫妻可能也是出于这种因素的考虑,所以同意了林安琪的调换请求。

  郑涵贯的对林安琪的无条件协从帮助也是林安琪最感到放心的点,就像今天,不管会不会遭遇黄天和朱莉莎,带着郑涵都会让她更觉得安心些。

  前台似有所知,林安琪刚说了陈铎的名字,立刻就有个男服务生过來,恭恭敬敬的说道:“陈先生有吩咐,小姐请随我來。”

  郑涵看着林安琪:“安琪,我还是在下面等着吧。”

  林安琪微笑看着郑涵调侃道:“你是我的助理,阮成都不和我耍大牌,怎么?第次出來就想躲事?不怕我扣你工资?”

  郑涵挠挠头,哂笑了下:“不是你们老同学见面,我觉得那行,你是领导,你说了算。”

  林安琪抿嘴而笑,低声嘲笑道:“你可以试着像阮成那样,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不需要的时候就做我的影子。”

  郑涵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服务生敲了敲大包的门,里面很快有人打开了门。

  ”七仙女,哎呀,哎呀呀,我发现我们俩真是越來越猿粪的紧了,好像全国各地都能遇到见啊,快进來快进來,就差你个了。”

  看见站在门外的林安琪,陈铎就差沒有跺脚大笑了,酒桌边所有的人目光下子都集中在门口站在最前面的林安琪身上。

  林安琪耳朵里听见的是陈铎的咋咋呼呼,眼睛瞬间却撞在汤俊峰那双漂亮的不像话的眼睛上。

  她毫无悬念的倒吸了口豪华大包里咕嘟嘟的冷气。

  不是黄天和朱莉莎?竟然是汤俊峰?

  然后,林安琪又看见,坐在汤俊峰和陈铎之间的个衣饰暴露时尚,神情高高在上的漂亮洋派女孩,正用种睥睨式目光涉嫌挑剔的看着她。

  这个漂亮的女孩的目光神情突然让林安琪想起朱颜的母亲朱夫人看人的样子,也是这种俯瞰式的,带着满满的自以为是的矜持尊贵。

  米雪儿?

  想不到他们这么快就飞來云都了,看來朱颜的信息网是绝对不容小觑的,不但非常有价值而且绝对的可靠。

  林安琪的目光瞬间就在大包所有的人脸上浮掠了遍,陈铎汤俊峰,他们之间的那个漂亮女孩,还有曾经差点让她笑断气的安禄山和太平公主:马俊和贝贝。

  她忍不住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知道这么快又见到他,那天就不至于哭天抹泪的撵到机场,给他來个挥泪式告别,也许,自己只要安静的等着,就沒有來不及说的话。

  想來也是黄天和朱莉莎多行不义,所以自己才会时冲动,非要郑涵陪着她往飞机场赶,否则也沒办法遇见他们,知道他们究竟在干些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