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要求下车,当着老板司机的面,谢亚楠不好意思撒痴撒娇,只得叫司机停车,眼睁睁的看着汤俊峰打开车门,施施然的离去。

  第十七章缠扯不清

  汤俊峰不知道他的执意拒绝看在谢亚楠眼里,竟然全是因为她‘身份地位’的原因,而让这个贫穷而又俊美的男人自卑了。

  谢亚楠整整的后悔了夜,自己干嘛非要把他往老板的轿车里拖啊,不是故意的羞辱他吗?她真是昏了头,她看见汤俊峰坚决要求停下车的时候,似乎连脸色都变了。

  个羞耻心强烈的男人是可爱的,谢亚楠觉得这个男人更值得自己去爱了。

  谢亚楠暗暗的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帮助汤俊峰去克服那份因为过度的自卑,而对她产生的抗拒。

  她相信,汤俊峰定会喜欢上她的。

  正在汤俊峰心里上上下下的时候,觉得每分秒都越來越难熬的时候,他突然看见车间门口的光亮里,林安琪如既往的只手抱着登记册,只手捏着原子笔,步履轻快的走了进來。

  顿时,汤俊峰觉得整个车间噪杂的声音都变得美妙动听起來。

  切似乎和昨天并沒有什么两样,林安琪略微压低的帽檐下的眼睛似乎并沒有对他多看眼,他暗暗地松了口气。

  但是,心底却又有了丝莫名其妙的失望。

  他忽然有种想和林安琪索性坦诚相见的冲动,特别是谢亚楠毫不知趣步步紧逼的纠缠让他有些害怕,如果昨天下班谢亚楠对他的拉拉扯扯被林安琪看见了,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误会?

  林安琪会不会觉得他本性就是如此,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个沾花惹草的是非之人?

  那么,他希望林安琪能原谅他就会更加的困难了。

  就像之前郑涵和她的关系,他直迷惑于林安琪故意制造的假象,数次耿耿于怀,以至于很多原本就该对林安琪说的话,他竟然句也沒有说,致使他们之间的误会越來越深。

  当他知道是自己想的太多了的时候,却又是切都无济于事的时候了。

  汤俊峰边低头干着自己的活边想着自己心事,感觉着林安琪在自己身边停留了那么小会儿,然后,他就听见6号机器边那个满脸青春痘的家伙,很大声的和林安琪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心头的郁闷更加的强烈起來。

  忽然,就在汤俊峰无意直起身的时候,他的眼角瞥见林安琪刚才走过去的地方,好像有个亮晶晶的东西。

  他不由地仔细的看了看,有些呆住了,心里顿时像突然被投进块巨石的水面,有阵不能言说的悸动。

  竟然是那条被林安琪当成脚钏的手链。

  自己在老城隍庙买了给她的。

  也是他们认识这么长久以來,他送给她的唯被她接受的礼物。

  他赶紧走过去弯腰把那条手链捡了起來。

  他知道林安琪是故意的。

  她终于认出他了?还是她只是在怀疑他?

  她故意把手链掉在他的身后,是想试探他还是想把这条手链还给他?

  汤俊峰想了想,觉得应该是她想试探他。

  如果是想还他,她在云都的时候就不可能带走这串手链。

  瞬间,汤俊峰踌躇了。

  如果他追过去把这串手链还给林安琪,他肯定得开口和林安琪说话,只要他开口说话,就再也伪装不下去了。

  他不知道林安琪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这在噪杂的车间,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该怎么去对她说?她会不会原谅自己?能不能再次接受自己?

  虽然汤俊峰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千百种和她开口说话的准备,但是现在却还是叫他觉得有些突兀,有些心理建设不足。

  他忽然发现,如果失去了所谓身份地位金钱的依凭,在追女孩子这件事情上,他其实也是筹莫展。

  如果不做声,这串手链他该如何处理?等着林安琪自己來向他要吗?

  他想了想,决定不做声。

  不论林安琪出于什么目的,只要是她故意掉在自己身边的,她肯定会和自己要的,最起码会主动问问他有沒有看见她的手链。

  这样他就可以变被动为主动了。

  虽然这样做也是很冒险的。

  首先,得是林安琪真的故意掉的。然后,别被林安琪故意歪曲为他贪财,想‘昧了’她这条白金的手链,会存心对他羞辱泄愤,就算是林安琪会存心的对他寻衅,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情,最起码自己可以藉此像她道歉。

  然后,林安琪得真的会主动过來和他询问。

  对于这几点,汤俊峰心里都很沒底,他只能冒险试了。

  汤俊峰手心里攥着那根细细的手链,甚至想到,也许正好可以检验下林安琪对他到底是个什么的态度,他也好对症下药。

  但是,第二天,林安琪居然真的沒有來上班。

  有了第天林安琪迟到的先例,汤俊峰开始虽然心里有些嘀咕,总觉得她会儿肯定会來的。

  及至看见谢亚楠甩着马尾辫抱着登记册走进车间,汤俊峰瞬间就有些崩溃了。

  因为,他知道接下來他就该转夜班了,这就意味着,即使每天林安琪会來上班,他也将会足足有个礼拜不可能和林安琪打照面。

  本來在他心里就很沒有底的事情忽然的就变得更加的不确定起來。

  他感到自己的优柔寡断有可能会耽误什么事情?

  等谢亚楠记录到7号机器面前的时候,从來不准备主动和她搭讪的汤俊峰忽然摘下脸上的口罩,主动的对着谢亚楠微笑了下。

  谢亚楠怀里抱着登记册,手里举着圆珠笔,对着汤俊峰可笑的眨巴眨巴眼睛,好像有些不敢相信。

  这个直对自己抗拒的不行的大帅哥今天居然主动的对着露脸笑了?

  是她心诚则灵还是汤俊峰总算是有些考虑了?

  “喂,亚楠,今天怎么是你來车间里的啊?”

  机器的轰鸣让汤俊峰不得不提高声音,对着谢亚楠的耳朵大声的问道。

  心里正在小嘀咕的谢亚楠痴痴的凝视着汤俊峰俊美的脸庞,心里全是狂喜。

  她好像突然发现了个天大的秘密,原來自己只要不老是高高在上的呆在办公室里,汤俊峰还是乐意和自己说话的啊!

  真是感谢林安琪今天的请假,要不然她就是想破头也想不出如何叫这个冷冰冰的大帅哥对她展颜笑的方法。

  看着谢亚楠呆呆的看着自己傻笑,明显的,这个女孩又想多了。

  汤俊峰不禁有些懊丧,知道就不和她打听了。

  “啊?噢林安琪今天有事儿,我给她替班呢。”

  看汤俊峰直盯着自己,谢亚楠终于有些不好意思了,如梦初醒的对着汤俊峰很大声说道。

  然后,身体就不由自主的依偎了过去。

  汤俊峰有些尴

  尬,慌忙不动声色的后退了步,故意说道:“是么?那你岂不是太辛苦了?”

  汤俊峰的躲避叫谢亚楠的撒娇扑了个空,只得装作要抄录的样子,赶紧站稳脚步,盯了眼7号机器上的数据,满脸娇嗔的边写边说道:“那有什么办法?人家是老板的亲外甥女儿,今天是去省城买衣服,准备相亲呢。”

  边说,边看着汤俊峰磨磨蹭蹭的不想很快离开。

  汤俊峰却已经戴上口罩开始干活,人也变得僵硬沉默起來。

  谢亚楠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的汤俊峰不爱听了,突然对她又冷淡起來,讪讪的在7号机器前磨蹭了会,只好老老实实的继续去做自己的这份替班工作了。

  谢亚楠不知道,看似忙忙碌碌的车间,很多工人其实都在悄悄地看着她,观察她和这个新來的操作工到底会搞些什么样的小动作?

  但是,汤俊峰的明显不配合叫大家很扫兴。

  很多人暗暗在心里嘀咕这小子真是不识抬举,谢亚楠这小妞看着只要往他身上扑,怎么着也得再趁机和人黏糊几句,怎么句话说完,又冷起脸自顾干活去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上了夜班的缘故,汤俊峰忽然郁闷的觉得林安琪的行踪变得诡异起來。

  比如,他明明看见她是骑着电瓶车进了工厂的,然后,就再也沒有见她骑着电瓶车下班。

  这叫汤俊峰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然后,第二天,他又看见她骑着那辆白色的电动自行车优哉游哉的进了工厂大门。

  谢亚楠倒是每天专门的拖过下班时间,眼巴巴的等着他,但是,他实在是沒有心情去和她纠缠。

  连向她打听林安琪的消息都不敢张口了。

  他害怕听见什么不想听的消息,更怕谢亚楠打蛇随棍上的对他缠扯不清。

  这位曾经的汤大b对待女人向是冷面恶语的,现在为情势所迫,居然也过上了对女人惹不起又愁肠百结的日子,他实在是不想再招惹无缘无故的是非了。

  但是除了谢亚楠,他真是连个够得上说话的人都沒有。

  这家工厂的工人大多数都是本地人,职工宿舍除了上夜班,或者天气恶劣的时候,几乎沒有人留宿。

  他不知道谢亚楠口中的林安琪准备相亲的事现在进展的如何了?不过幸好也就是相亲,不至于马上就会订婚啊结婚什么的,他虽然有些小郁闷,但也沒有很紧张。

  汤俊峰的沉默寡言又让他几乎就像个哑巴,宿舍里几个外地人和他不过是见面点点头,就算是偶尔的交谈,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向别人打听关于林安琪的事情。

  第十八章低到尘埃里

  每天,汤俊峰心里都有些奢念和期盼,希望林安琪会突然的找來,向他询问索要那串手链,这样,他就可以用种种的方法去请求她的原谅,哄她开心。

  然后,林安琪会像之前的很多次,小鸟依人般的看着他笑,满眼爱恋,他是那么的喜欢她那种水晶般的纯纯感情,无关世俗从不计较。

  但是林安琪好像根本就沒有发觉自己丢了什么东西,点着急的意思都沒有。

  两天过去了,汤俊峰心里的忐忑不安越來越深了,他忽然对自己心里那种期盼水到渠成的打算不确定起來。

  现在,他逐渐的感觉到自己性格之中那种致命的缺憾:被女人宠坏了的从來不屑于主动去做什么讨女孩子欢心举止,直到现在还在有意无意的影响着他的行为,决定着他似有似无的矜持。

  过去的很多年,他,汤俊峰,这个军官的儿子,高等学府的天之骄子,汤氏传媒的b,总是冷淡的等着女人们对他投怀送抱。

  他早就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俯瞰着她们,就算是为了林安琪他已经壮士断腕的弃了所有,但是秉性里与生俱來的那种骄傲时半会儿还是不能完全的摒弃的。

  他还是做不到完全的收放自如,他居然下意识的希望林安琪能无条件的原谅他接受他,为了他这样的苦心。但遗憾的是,林安琪看起來似乎根本就沒有那个意思了。

  她甚至不來问问他为什么也到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并沒有因为他的到來感到欣喜,因为自己做了什么而表示感恩戴德。

  这叫汤俊峰感到沮丧。

  也叫他越來越明白,自己的身段还是未能放到与她平行甚至还有更低的地步。

  他仔细的清理了下自己是思绪,最后才有些明白,他如果想要真正的得到她的原谅,就必须对她完全的低到尘埃里去。

  现在,他有些不清楚的是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那样?

  他甚至想到林安琪的发小徐晓曼,她也是那样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对他的帮助。她们看似不同的性格其实骨子里都是样的,都有着那种冷酷无情的决断。

  不过是林安琪看起來更柔软些,徐晓曼看起來更刚烈些。

  虽然又整整的熬了个夜班,汤俊峰躺在宿舍的单人小钢丝床上,还是满腹焦躁心事,大脑里点睡意也沒有。

  同宿舍的淮北工人小王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下了夜班就直不见人影。

  工厂里为了工人之间互相不影响休息,个宿舍的工人般情况下都安排在个班次。

  就在汤俊峰好容易迷迷糊糊微有睡意的时候,小王用钥匙打开宿舍门回來了。

  汤俊峰翻了个身,脸朝里,他很少和小王交谈,现在更是不准备和他说话。

  小王反往常迟回來总是轻手轻脚的习惯,不知道在搁放些什么东西?砰砰啪啪的,弄出很大的声响。

  然后,汤俊峰听见他重重地在床上坐下,长长的叹了口气。

  接着,他又叹了口气。

  汤俊峰真是不想理睬他的,但是,他这样个接着个的叹气,到底还要不要他睡觉了?

  “怎么了?”

  汤俊峰侧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有些不满的问道。

  小王又叹了口气,半晌才说道:“告诉你也沒有用,让我叹息几声吧,我叹叹气就会好受些,我失恋了”

  汤俊峰忍不住有些可笑的问道:“这么好?你失恋了叹息几声就好了?”

  小王沒精打采的说道:“也算不上失恋,是我自己厢情愿的暗恋罢了那个,我们厂的女神林安琪今天要订婚了”

  小王的话还沒有说完,汤俊峰养了半晌的睡意顿时全无,忽的下从床上翻身坐起來,失声问道:“你说什么?怎么会这么快的?”

  小王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稍倾就有些恼火的说道:“咋啦?你不会也喜欢我的女神吧?”

  边说边对着汤俊峰怒目而视,好像是汤俊峰抢了他的暗恋情人。

  汤俊峰有些哭笑不得:“不是你别误会”他边说,边翻身下床。

  “你要干嘛?”

  小王不知道汤俊峰为什么竟然也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看着他匆匆忙忙的穿衣服鞋子,又是生气又是疑惑的问道。

  汤俊峰沒有理他,已经急匆匆的向外走去。

  “喂,喂,你想干什么?你不要搞笑了人家的未婚夫可是我们省城有名的高富帅!”

  小王慌忙站起來撵着汤俊峰叫喊道,但是汤俊峰已经跑到楼梯口噔噔噔的拐下楼梯了。

  “想干什么啊?神经病!莫名其妙!脑子有雾啊?”

  汤俊峰沒有听见小王在他身后的咒骂,却在冲到职工宿舍下面时候,才悲哀的发觉,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去哪里?该怎么办?

  本來他第个念头就是去工厂找到林安琪的,他要对她说明自己的心意,他要阻止她和别的男人订婚。突然被满天耀眼的阳光照射,他才开始有些清醒,既然今天她要和别人订婚了,那么她还会來工厂上班吗?

  那么,她还会在意他的心意吗?

  汤俊峰忽然在心里对自己痛恨起來,自己好容易來到这里,见到了林安琪,就应该快刀斩乱麻的把她抓在手里,为什么要优柔寡断?为什么要害怕被她弃绝?

  自己到底还在等待什么?

  难道就是为了等待这个她马上就要和别人订婚甚至结婚的消息吗?

  自己來到这里就是为了看着她走进其他男人的怀抱里的吗?

  瞬间,汤俊峰的心里片茫然。

  他彻底的发现,正是因为他们那个错误的相识开端,直让他在想真正挽回的时候束手无策;在云川路的那幢别墅里,他听着林安琪字句的责问,也是束手无策。

  最后眼睁睁的看着她从自己眼前消失。

  现在,就算是他知道林安琪要和其他男人订婚了,他仍然是束手无策。

  汤俊峰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工厂看看。

  实在是找不到林安琪,只好再次厚着脸皮去找谢亚楠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努力次,不能再次的叫林安琪和自己失之交臂了。

  他觉得自己再也不能承受了。

  沒想到,汤俊峰刚走进工厂大门,迎头就碰见拿着份报表从办公室下來的传达的谢亚楠。

  “汤俊峰?”

  突然看见汤俊峰,谢亚楠又惊又喜,几乎是蹦跶着跑过來,“你下了夜班不好好的休息,又到工厂里來干嘛呢?”

  汤俊峰有些抱歉的看着谢亚楠:“亚楠,我正想去办公室找你呢,不好意思,有件事情,我想问问你,可以吗?”

  谢亚楠笑的花枝乱颤:“啥事啊?可以,有什

  么不可以的?有事尽管问,瞧你这副严肃的样子,不是沒有生活费了吧?”

  汤俊峰也顾不上皱眉了,赶紧的问道:“林安琪今天有來上班了吗?”

  谢亚楠有些惊讶的看着汤俊峰:“你问林安琪干什么?她上不上班需要你关心吗?”

  然后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汤俊峰,眼睛里有很明显的嘲笑。

  汤俊峰点点头:“亚楠,你可以不告诉我,我自己去车间看吧。”

  汤俊峰说完就要往里走。

  “你等等汤俊峰,你找她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我告诉你吧,她今天沒有來,你难道不知道?她今天订婚”谢亚楠赶紧对汤俊峰叫道。

  “亚楠,你能不能把琪琪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汤俊峰站住,慢慢地转过身來,有些艰难的说道。

  “琪琪?干嘛?安琪姐好像不可能请你参加她的订婚仪式吧?汤俊峰,你?不会也喜欢安琪姐吧?哈哈,今天会有很多男人心碎的,希望你不会是其中之呦。”

  谢亚楠也是个聪明人,她嘴里重复着这个在她听起來很奇特的称呼,并且调侃着,但是看着汤俊峰俊美的脸庞上全是副抓狂的模样,忽然的就似有所悟了。

  汤俊峰居然对着谢亚楠点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