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千家庄遭族灭(1/2)

加入书签

  临近下午的时候,千山才出现在千戾的视线里,千戾飞快的跑向父亲,因为那里有他最喜欢吃的花生酥。

  “给!”千山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似的,从怀中掏出这个四方的纸包。千戾憨笑着接过打开,一股油香的花生味道扑鼻而来。千戾捏了一块放在嘴里,瞬间融化的花生酥,让他幸福的眯起眼睛细细回味。

  千山大手牵小手和千戾一同走进自家小院。

  月娘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怎么今天,这么迟才回来!”

  “今天去运河边码头,接了点散活,所以就回来迟了点!”千山将打猎换回来的米面,放进厨屋。

  月娘站在千山身后说道:“对了,族长上午来过,好像找你有事!”

  千山一家,向来对族长格外敬仰:“是吗!没问他,什么事么?”

  “族长说,没什么事!奇怪的是,一连说了好几遍!”

  “是有点奇怪,我待会,去族长那看看去!”千山将米缸的盖子重新放上后,停顿了一下,转身对元娘说道:“我今天也碰到一个奇怪的事情,上午干活热了,我就把光膀子上阵了,之后一个儒雅的公子哥,上前问我,说我胸前这个黑痣,乃是大吉大利之相!”

  月娘仔细的听着:“是吗?”

  “我笑着说道,这黑痣咱们村里的男儿,都有这样的黑痣!那手摇扇子的公子,顿时楞了一下,问我好几遍,说是不是所有男儿胸前,都有这黑痣!”千山当时没在意这件事,可现在想想,当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太阳不知何时已经落下山头,一抹晚霞格外耀眼,分外红亮,这红更像鲜血般,夕阳余光,透过云层,血红se的光芒直she千幻山。

  进山的路上,一朵小花静静的绽开,或许在等待夜出的飞蛾,也可能在享受傍晚的露泽。忽地,这朵小花瞬间折碎。一股风吹,花瓣飘飞出去。

  细眼望去,山道上一二十匹马奔驰而过。马上之人个个都身背斜剑,披麻灰se袍缎,个个都面圆方阔,一脸的杀气!所过之处,折枝断叶!不大一会儿,这批人马便赶到了千家庄。

  千家庄虽然在千幻山半腰平缓之处,可上山之路却极为险峭,马匹上来的极少,更可况此时天se已晚,兼有这么一大群人来至于此,村里的人听到马蹄声后都好奇的出来观看。

  马匹停定,从中走出一人,观此人,熊腰虎背,剑眉束髻,横肉瞋目,立于马前。

  族长从千家庄村民之中,走了出来:“老夫是千家庄族长,敢问几位大人天傍晚来此,所为何事?”

  带头之人从背上,取下所背配剑:“大爷们,都是晚上出来活动!哈哈哈……”

  “几位大爷…”族长又向前走了几步,“不知道俺们这穷乡僻壤,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带头之人‘噌’地一声,拔出了手上的宝剑:“你这老头,还懂得些明理!”

  “有话好说!”族长一看势头不对,右手向下,伸出了三个指头。

  村里人自然识得族长发出的战斗信号,个个都慢慢后退,还有的已经从屋子里拿起了弓箭。千山站在人群外围,手里攥着的是,路边的插着的一根木棒。

  那队人马里,有人说道:“大哥,跟这些个土包,啰嗦这么多干嘛?动手吧!”

  “先别急!问清楚再动手不迟!”带头之人,向队伍里大声喝道。之后转过身来对族长问道:“老头,我且问你,你这千家庄里,男的是不是胸前都长有一颗黑痣?”

  “几位大爷,本村男子,胸前确实都有一颗黑痣。这个,临近村子也大都知晓!是从祖辈传下来的,是一种胎记。不知几位爷问这个……”

  “那就是了!”没等族长说完,只见带头人大喝道:“动手!弟兄们!”

  未来得及反映,族长便觉得脖颈微凉,滴眼一看,一股猩红se液体喷涌而出!

  “族长!”村民们见族长脖颈出喷涌而出的鲜血,一个个的都惊呆了!

  族长还未看清对方出招,就已经被对方的剑挑破喉咙,叹了嘴中的最后一口气。今天的预兆原来是这样……不甘心啊!族人们,快逃吧!保住xing命!祖先保佑啊……

  族长的耳边,哭喊声渐渐微弱,他像一根被虫子蛀空了的残枝,“磕嚓”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溅起了微微的尘土!

  “族长!族长!族长……”村民没有料想到,这群人会这般野蛮,不分青红皂白就将族长给杀了。

  一些人当场就傻了眼,根本没有见过此般景象!手中微微颤抖的手上被滴落的眼泪唤醒,心中的怒火被瞬间点燃!

  “抄家伙!给族长报仇!”村民们哭喊着,“报仇!报仇!你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纳命来!”

  千山的牙咬的咯咯作响,族长是从小最敬佩的长辈,他视为父母般对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