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1/2)

加入书签

  被困境打败。”

  “我知道!”朱怀珉自认不是个懦弱的人,“大哥的话,小弟铭记于心。”

  东方白性格内敛,鲜少裸露自己的情绪,许是多日相处,对朱怀珉放下了心防,此刻,她也言溢于表,说出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大哥一路走来,一直是一个人对抗生活的苦难。但三弟,你不同,你还有我们。别的不敢说,只要你有难,无论难易、好坏,大哥定不惜余力相助。”

  第一次见到她表露自己的想法,朱怀珉有些发怔,回过味来,心田流露出一丝温暖,带着些许感动。朱怀珉一直把三人的关系定位在利用和被利用之间,每一步都走的精确无误。很幸运,她成功地赢得了两人的信任。可此时此刻,面对坦诚真挚的东方白,她忽然滑过一丝后悔和愧疚。

  张张嘴,想说些什么,朱怀珉暗叹一口气还是打消了坦白的念头。事情已经如此,她只能硬着头皮走下来,她不是没想过东方白知道真相后的下场,可一想到深陷牢狱的父王,软弱下来的心意又变得强硬起来。父王终究是父王,任何人也不能代替。她只是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东方白能手下留情,饶过她父王一命。她已经为父王安排好了出路,在台湾最大的银庄存了五万金作为父王养老的钱,只要父王老老实实的过日子,这些钱足够他安定悠闲地过下半辈子了。

  更夫敲了三下,小院的大门被推开,腐朽的木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深夜里使人心惊胆战。

  王殉先探出半颗脑袋来,见小院没有异样,方松了一口气。他放轻脚步回到房间,刚关上房门,一丝亮光乍然出现。王殉一惊,下意识的摸向腰间的长剑。

  “王侍卫还是那么敏锐呀!”

  心里暗叫不好,王殉苦瓜着脸看向端坐在椅子上的人:“见过主子!”

  “哼!”朱怀珉冷笑一声,“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主子吗?”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王殉急忙辩解:“属下跟着主子十年了,一直将主子视为唯一的亲人。我就是死也不会背叛主子的。”

  “那你还瞒着我?”朱怀珉恼怒。

  “什么?”王殉惊异地抬起头。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王殉,你的演技很差。你以为每天躲着我就可以瞒过去吗?”朱怀珉冷冷地盯着他,“一定是发生了大事,不然,你不会连我的面都不敢见。”

  “我……我不敢说!”七尺汉子泪流满面,王殉将头埋入怀内,沉痛不已。

  “说!”朱怀珉隐隐有了答案,能让王殉这样,一定和父王的生死有关,她突然有些害怕,有些不敢面对。她已经失去了母妃,失去了哥哥,难道上天连她唯一的亲人也要夺去吗?

  “王爷……王爷……”王殉哽咽,三番两次说不出口。平复了一下心绪,终究还是面对了活生生的现实:“王爷被王守仁献俘后,正德皇帝围了一个校场,让王爷和一些侍卫搏斗,玩逐鹿游戏。王爷不堪折磨而死,皇帝令人将王爷烧成灰烬,洒在了猪圈,让其与猪永远结伴。”

  “啊!”乍闻噩耗,朱怀珉怒火攻心,气血上涌,头脑昏胀,一口鲜血喷出来,红了衣衫。

  “主子!”王殉忙扶住摇摇晃晃的朱怀珉。

  “朱厚照!”朱怀珉稳住身子,一掌劈断了木桌,“我与你不死不休!”

  从思过崖回来,东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