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到医院就打你电话。”

  “好的。锋子,谢谢你了”甘玉楠特别感激。

  “客气啥呢。挂了啊,回头见”

  乔锋迅速挂断,又抱上了黄莲香的小腹,深呼吸着她背上的丝淡淡清香。

  “还不快去?”黄莲香哼了声,却是没多问玉楠是谁,她也是知趣的人,再说她和那厮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知道啦。”乔锋恋恋不舍地抽出手,“莲香,你跟市中医院的领导打个招呼吧。玉楠是沪市组织部的,在这边好象没什么关系。”

  “沪市组织部?”黄莲香略有些惊讶,仍没多问,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快去吧”

  乔锋果断起身,“莲香,那我先走了啊,记得别工作太晚,定要好好调养身体,这可是非常重要的,弄紊乱就不好了。”边说边走到了门口。

  “要你管”黄莲香咬牙朝那可恶背影忿忿番,脸上红了几分,不料那厮猛回头瞪过眼,“在背后搞小动作可是很不文明的”没有停顿快步扬长而去。

  黄莲香再次咬牙啊啊番。

  乔锋很快来到市中医院,很容易就找到了正在手术室外来回焦急走着的甘玉楠。

  见到他来了,甘玉楠马上心安几分,乔锋则径直走过,大大咧咧拉上她的手,认真安慰道:“玉楠,不用怕的,玉春很快就没事了。”

  甘玉楠感觉被个小孩这么拉着手实在那个,但此时她也没多想什么,更心安几分,嗯了声。

  而中医院的院长和书记,以及各科主任和精英级专家们,均纷纷以高度热情迅速闻讯赶来,让甘玉楠开始有些莫名其妙。无疑,随后甘玉春受到了空前级别的手术招待,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手术,搞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点,更夸张的是,随后院方各方专家还将彻夜开会研究,确定甘玉春的术后营养恢复问题。

  省委常委兼市委书记亲自打来电话并高度严肃交代的事,小小的市中医院不当成重大政治任务是不可能的,平时年也很难等到这样的机会,自然得夸张表现番。

  甘玉楠不久便猜出了这是那厮做的手脚,更加感激,随后她和她那做完手术的妹妹,以及那厮起,被安排进了套特护病间,却是套装修甚好的套间,跟家里样。

  阑尾炎其实很简单,特级护士则被那厮文明地请出了套间,只剩下他们三人,那厮实在不喜欢有外人在场,尤其是不相干的白衣人士,脑壳痛。

  甘玉春则早已恢复意识,眼睛老瞅着那背着双手在屋里来回踱着的“小孩”,而先前他拉她姐的手,可是被她看得清二楚,越发纳闷,心道她姐怎么会晚节不保,找了个这么年轻的小白脸?她也不想想,如果她今天没有随便冤枉以及污蔑某人是小孩小白脸的话,又怎么会被上天惩罚,来了个急性阑尾炎。

  甘玉楠坐在旁边的张大席梦思床上,靠在床头,精神有些憔悴,眼睛微闭,这会已经是深夜了,她先前可被折腾不少。而乔大监督亦何尝不早感受到了甘玉春的那种怪异目光,当然知道她心里的可能想法,心里甚是忿忿不平。好歹念在她是病人的份上,这才没给她般见识。

  乔锋终于还是走到她的跟前,板着脸严肃说道:“玉春,别老睁着眼睛,注意调养身体我和你姐可是非常正当的关系。”

  甘玉春仍是不太相信的样子,而甘玉楠这时则终于反应过来,睁大眼睛望了过来,微微气恼地道:“玉春,你不会是想着姐和他怎么样了吧?哼,你这脑袋,都什么做的也不看看他多大,姐多大了。”

  甘玉春被说得哑口无言,哼哼两声,装起了糊涂,“你们在说什么呀?我要睡觉了,不跟你们罗嗦”马上闭上了眼睛,心里则得不行。她才不信,她姐和这小孩没关系。没关系会第时间找他吗?还拉拉扯扯的。越想甘玉春越是气愤,因为她感觉那小孩做她儿子都有余了,做她姐夫?只想晕死去。

  乔锋接着又走到甘玉楠的跟前,亲切说道:“好了,玉楠,你前面操心这么久,该睡觉了,有我在,你不用担心的。我相信玉春不会胡思乱想的。快点睡吧”边说他边大方地放倒了甘玉楠,给她盖上被子,没多想又伸手摸上她的脑袋按了起来。他自己也挺犯嘀咕的,每每妇女们出问题的时候他都会发善心不自觉干这些体贴之事,然后妇女们莫名其妙感动,并格外疼他,再往后就不好说了。超级妇女之友可能是天生的特质,至少那厮在本质上还是个好孩子,虽然他已经二十七岁半了,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甚至更

  甘玉楠稍微觉得有些难堪,却是没有阻止那厮,特别是脑袋被按上,她便感觉特别放松,舒服地闭上了眼睛,没小会便睡了过去,她的精神实在太累了。乔锋则继续帮她按着,以更加彻底帮她放松,睡个好觉,毕竟明天她还得继续操心,而那厮总不能再老陪着,生病的又不是他妹妹。

  身后病床上,甘玉春微睁着的眼睛自然把这幕都看在了眼里,越发相信那俩人绝对有腿,咬牙气愤着,她实在忍受不了将来个小孩做自己的姐夫。

  乔锋在彻底放松了甘玉楠之后,又转身走到甘玉春的床边,轻哼了声,“乱想是不对的。”双手又摸上了她的脑袋按了起来,直让这位假装闭着眼睛的妹妹难堪得不行,却是也马上感觉特别放松,没会也睡了过去,总算不至胡思乱想了。

  彻底放松她之后,乔锋起身继续背手来回踱着,灯光映射之下,这小孩在刹那间却是何等伟大,尤其是他的脸上,稚嫩之气未脱,样叼得不行。

  很多时候,他做事也是守规矩的,君子坦荡荡,尽管很多时候,他做的事确实龌龊了点。

  不知何时,裤兜里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却是被特意调了静音,乔锋皱了下眉,此时已经凌晨两点了,而他下意识感觉是黄莲香打来的电话,便快步走向洗手间,关门掏出手机,见屏幕果然如此。

  乔锋按下接听,气恼说道:“莲香,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那边的黄莲香胸口堵,本来她是想关心下,哪知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不过她也能感受到那厮强烈的关怀之意,此消彼涨,总算没留怨气,“我前面已经睡过觉了,刚刚才醒,就想问问你,看你睡着没有。”

  我乔锋顿时哭笑不得,“我要是睡着了,你问我,不就把我问醒了么?”

  黄莲香不好意思笑了下,“对了,怎么样了?”

  “小手术而已,正在特护病房休息呢,她们俩姐妹人床,我站地板,现在正在厕所和你说话。”那厮说得轻巧,却是清清白白,他可不想让莲香书记老是操心他的作风问题。

  “哎呀,这怎么行?”黄莲香不由担心起来,“你可得睡觉,光站晚上哪行啊?”

  “玉楠睡的那张席梦思,睡六个人都没问题,可问题是我能睡么?”乔锋忿忿不平,“这不都根本还没什么,人家妹妹就已经怀疑我和玉楠的正当关系了,我要是再和玉楠睡张床,人家会怎么想?,她妹妹就是看我太年轻,老不顺眼,肯定在想着做她儿子都行的人,怎么能做她姐夫呢?”

  “咯咯”黄莲香笑得不行,哼了声,“谁让你平时不学好,搞得声名狼藉,可怪不得人家。”

  “莲香,你别落井下石好不?”乔锋挺恼火的,“她妹妹今天才和我见了面,我的狼藉声名她根本不知道。”

  “好了啦。”黄莲香想了下,“你还是去睡吧,就睡玉楠的那张床,我相信你是个好孩子,不会乱来的。”

  “”乔锋很是无语,“莲香,我要是和你起睡,你会放心么?”而那好孩子三字,更让他耿耿于怀,暂时忍着忽略了。

  “”黄莲香哑然了下,没有正面回应:“瞎说什么呢,你和你姗姗大婶都经常起睡,我相信你的。快去睡吧”她倒是知道心系病人的那厮这晚不会离开特护病房。

  “不用了。”乔锋很是自信,“我这身子板,站个晚上没点问题。”

  黄莲香忽然提醒道:“别忘了明天是周六,想想你家里的那些人。”

  我那厮快要吐血了,这样站晚上还真的很成问题,因为明天白天他可是要连续作战的,莲香书记早知道了这规律。他很是郁闷地道:“这还真得去睡觉了。”

  “去吧,莲香大婶相信你”黄莲香认真说着,心里则砰砰直跳,这可是在公然占某人便宜,她还是第次如此自报傲人的头衔,和那姗姗大婶并驾其驱,她觉得如此身份最适合,也最符合俩人的实质关系。

  “”那厮意外没有愤然反驳,而是笑了之,亲切说道:“知道了,莲香大婶你也赶紧睡了吧。”心情好时,喊人家阿姨大婶姨妈之类,他很无所谓,毕竟年龄差距本来不小,而他其实也挺礼貌的。问题在于,大婶可不是那么好做滴

  “嗯”黄莲香颇感意外,马上坐实了莲香大婶的位置,更加亲切地说道:“锋锋,去睡吧,莲香大婶也困了。”

  “嗯,再见”

  乔锋挂断了手机,番。靠,居然和那姗姗大婶样的叫法?就不知道那大婶会不会吃醋了。

  回到房里,乔锋没多犹豫,想起明天白天可能的轮番作战,脑袋便有点痛,赶紧解掉皮带,放松番免得勒着,自然没脱裤子,上床盖好了被子,特意离甘玉楠米的安全距离,迅速自我催眠睡了过去。

  早上天蒙蒙亮时,其实已经快七点了,甘玉春因尿胀尿急而率先醒了过来,刚睁开眼睛,她便下意识的迅速朝两米外的席梦思望去,赫然发现她姐居然十分不要脸地从后面抱住了那小孩,而那睡着的小孩则正好面朝甘玉春,额头却是皱着的,似乎被这么吃豆腐不太乐意。

  甘玉春很是恼火,可她憋着尿也实在难受,刚做过手术暂时不能乱动,得叫她姐拿尿壶来接,咳了两声叫道:“姐,我尿急了”说完才想起如此说法实在欠妥当,那叼叼的小孩都还在场。

  291与俩大婶同睡

  291与俩大婶同睡

  被甘玉春这么雷人地嚷着要撒尿,乔锋和甘玉楠同时醒了过来。而那厮在梦里倒是感觉出被人不要脸地抱住了,郁闷归郁闷,也就算了,毕竟做男人的不怕被揩油,这甘大姐又不是什么恐龙。可甘玉楠则是在醒了之后才知道自己如此不要脸的,她不相信是人家硬拉着她的手去抱的,因为她感觉如此抱着好象挺自然的。

  甘玉楠虽然难堪,不过她的反应亦是不慢,迅速松开,边起身嚷着:“玉春,你怎么不早点叫醒姐呢?憋晚上多不好啊”这自然是转移难堪局面,其实她也睡了晚没醒,下面尿憋得不行。

  乔大监督则轻咳两声,哪壶不开提哪壶,淡定地解释起来:“玉春,你可不要有眼见为实的不好想法啊。昨晚我是困了才睡床上的,这床很宽,睡两个人很轻松,你姐大概是睡的时候爱翻身,所以才不小心抱住了我,这根本没什么的。平时我和你姐连手都没牵过,关系非常正当非常纯洁,这次都是因为你犯病,她太心急了,我才牵她的手安慰,这是种自然而然的关怀,懂了么?”

  甘玉楠听着脸上甚是发烫,可实在也就是这么回事,亦以为然,下床走到她妹的身旁,白了眼嗔道:“玉春,你这脑袋瓜子到底都在想些什么?都把姐想成什么人了?”边俯身,气愤不过地从床底拿出尿壶。

  甘玉春被这么轮番攻击,却是无话可说,只觉甚是难堪,更是忿忿不平,她越发感觉俩人有问题了。没问题,会这么急着欲盖弥彰吗?

  在甘玉楠回头瞅向“贼眉鼠眼”的那厮时,那厮已经很自觉地转过身子侧了另面,咳了两声主动自辩清白:“放心好了,我不会偷看的。再说又是在被子里面撒,想看也看不到。”

  直说得这对姐妹特觉那个

  刷刷作响的猛烈尿声,在室内是那么刺耳,甘氏姐妹都特觉尴尬,那厮则在心里连着“我”个不停,偏偏这泡尿居然撒了整整半分钟之久,惊天地,泣鬼神,能量实在也太强大了,不禁让某人习惯性怀疑她那方面的是不是太旺盛了?这才又想起她怎么会没老公小孩来探望?不过乔锋是不会吃饱了撑着问这种屁事的,那明显太不长眼了,准有问题。

  好歹这泡猛尿的尴尬势头过去了,乔锋和甘玉楠均已洗漱,特级护这时也敲门入内,送来了高级营养早餐,但那厮拒吃,他打算还是去和莲香书记起吃,笑着说道:“玉楠,那你慢慢吃吧,我得走了,上午还要回沪市,相信院方会妥善照顾好的。”

  甘玉楠虽知他不是个大闲人,但乍听,仍忽然有种空荡荡的感觉,哦了声爽快客气地道:“锋子,你就放心走吧我会照顾好我妹的,昨晚真的太感谢你了。”

  “客气啥,举手之劳而已。”乔锋轻松客气笑,又望着躺病床上的甘玉春,煞有介事的严肃交代道:“玉春,记得安心养病,不要胡思乱想”就仿佛他真是人家姐夫样。

  “知道了。”听那语气,甘玉春心里甚是不爽,嘴上则仍嗯着说道:“锋子,谢谢你”

  “好了,那我走啦。”乔锋差点习惯性拍甘大姐的屁股走人,终究没拍,走出几步,想了想回头又道:“玉楠,回沪市后要是去找小洁的话,顺便过来吃饭吧。你和清梅的关系也需要经常修复下。”

  甘玉楠颇感意外,却是不排斥这个建议,点了点头,爽快说道:“那到时我可就不客气了。”

  乔锋呵呵笑了下,又扫了甘玉春眼,对甘玉楠沉吟着道:“怎么不把你妹妹弄到沪市去呢?你们姐妹关系既然这么好,又长期不容易碰头,那可不好。其实两地距离是很近的,像我隔三差五就往这边跑,感觉就像从沪市的家里到市里样方便,主要还是观念和习惯的影响,现在这个时代距离真不算什么了。”

  “”甘玉楠被说得颇有眼前亮的感觉,有些事,平时都习惯了,便没仔细去想过,而且她以前也不是直呆在沪市工作。甘玉春则没多说什么,只是觉得确实可以而且应该互相走动更频繁点。

  乔锋没再多提,他本来就是丢出个皮球,启发下而已,“呵呵,那我走了。”

  不过还没及抬脚,便听到了阵嘈杂的脚步声以及院方领导的恭敬介绍声,乔锋皱了皱眉,明显有人来这特护病院探视了,他于是干脆先不动。

  果然,门口很快出现了个在院长院党委书记以及多名院方重要领导级专家簇拥而来的女人,那厮定睛看,赫然是小谭秘书,马上明白这是黄书记的进步关怀。

  “谭秘书,你怎么也来了?”乔锋故作惊讶,回头朝甘玉楠介绍道:“这位是市委黄书记的谭秘书,专门来探望玉春的。”

  甘玉楠作为浸泡多年的老官虫,早已从妹妹生病的惊慌中回过了神,自然马上明白了可能的关系,即那个黄书记才是昨晚让院方大动干戈的关键人物。她迅速变了副表情,严肃而不失礼貌地迎了过来,大方地朝小谭伸出手来,“谭秘书,你好非常感谢黄书记的关怀”

  甘玉楠当然马上知道了那黄书记是个女的,因为她的秘书是个女的,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何况她这个位高权重的省级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只是不在湖山而已。至于那黄书记和那厮之间?毫无疑问肯定扯不清。甘玉楠可不是个头脑简单的角色,泼归泼,她也是有脑子的。

  小谭却是双重惊讶,是对那厮也在这里,二是对眼前这个让她很有压力感的女人。小谭很容易感觉到,这女人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并且明显应是官场中人,因此小谭在回握的时候就显得格外客气,态度亦比较恭敬。

  “”

  由于意外来了这些人,乔锋只得又陪同番,由院方高度关切问候了伟大的病人甘玉春同志,让她倍感受宠若惊,如此待遇的确太空前了,以前生个小病可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医院什么作风,地球人亦都知道。

  医院代表们在了解情况过后,便识趣地先行离开了,他们也是有眼睛的,知道谭秘书还有私话要说。

  待门关上之后,乔锋这才终于实质性介绍起来,轻松说道:“小谭,和你介绍下,这位是沪市市委组织部的甘部长,常务副。”

  语既出,差点没让小谭晕倒,却没想到这样也能碰到尊了不起的大神,连忙恭敬说道:“甘部长,你好,你好,前面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来。”事实上,就连她的主子黄书记也不知道“玉楠”的身份。

  甘玉楠对那厮的介绍颇为受用,态度反而和蔼起来,“小谭,别客气,这次真是太麻烦你们了,我在这边又不认识人。唉,还好锋子在。”再次让小谭高度惊讶乔总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过乔大监督已经呆不住了,很快礼貌告辞离开,他相信谭秘书会空前重视这次特护任务,也相信黄书记叫她来,可不是打个照面就走的,估计周末谭秘书得兼职高级护理,何况甘玉楠确实又是尊平时很难碰到的大神。沪市组织部,那可不是般的东西。谭秘书会不会当秘书,有没有能力当秘书,就全看她的表现了,这得靠个人的领悟能力,教是教不出来的。而有谭秘书在此,那厮也就压根不用再操半分心,不禁感慨莲香书记想得真周到。

  丫的

  好歹赶上和黄莲香起吃早餐,其实人家是特意等那厮起吃的,要不她也不会那么早就把秘书派过去接替。

  乔锋舒服吸吮着包子里边的美汁,自然不用担心死猪肉啥的,这可是特供市委领导享用的,边怪怪盯着对面的黄莲香,直到把她盯得特别窝火,终于瞪过了眼,“你老盯着我做什么?”

  那厮淡淡笑,“莲香大婶,你可真够好心的,还把小谭也派了过去。”

  “不好吗?无错。”黄莲香正色盯着。

  “好是好。”那厮轻咳两声,话锋转:“但也不用这么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