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饶了我吧”

  “咯咯——”妈妈们笑个不停,那老子亦非常开心,幸灾乐祸得不行。

  而这次老妈给的十张,却是两张百,八张十块,合计二百八,让那厮的眼睛顿时高度发光,因为照这趋势下去?四个人?那可赚大发了

  接着,秋弈果然不知从哪拿出了很厚叠的百元大钞,估摸着应该便是两万八,热情地递了过来,让某人的心脏都快受不了,才怪了,但他脸上的表情绝对非常夸张。

  “锋子,祝你合家欢乐,老婆媳妇个个都听你的话”

  让那厮太中听了,非常开心地应道:“谢谢弈奕小妈”

  最后轮到秦绮时,见她果然掏出了那厮意料之中的张银行卡,“锋子,小妈祝你身体健康,好好多控制自己”

  “不是吧?无错。”那厮脸的苦相,但念在这张卡的份上还是回道:“谢谢小妈啦多少?”边眨了眨眼。

  秦绮则双手合起,摆出了个超级大零蛋。

  我某人扫了四位整蛊专家圈,顿时愤慨万分,“你们也太狠了”说完脑袋往后仰,差点翻了边。

  “咯咯哈哈——”

  好好整了下某人,乔正天终于轻咳两声,豪气万分地说出了那厮最想听到的话:“这张卡上的钱还没打进去,你想要钱的时候只管开口,哪怕倾家荡产老子也会给你打上”

  “”乔锋鼻子哼哼两声:“谢谢爸谢谢妈”非常感动,非常激动,只恨不得把中央等并全感谢上。

  拿人手短,万古不变的真理,何况还是这种无限透支的空前承诺,那厮深刻感受到了长辈们的无比关怀,尽管他基本上不可能真的张嘴去要钱。而要点小小压岁钱,找的只是感觉罢了。

  那老子和妈妈们十分开心地望着这个表情特夸张的儿子,幸福得不行。

  领完了压岁钱,乔正天再次身先士卒,并坚决不允许任何人进厨房搞卫生,除了他个。此等伟大精神,大有前所古人后无来者之势,但考虑到他年就做这么次,其实是个超级精明的葛朗台,实为最高效率的情感投资。

  某位小监督非常为倍感幸福的妈妈们打抱不平。

  娘儿们四口起幸福地靠在沙着电视,现在终于轮到乔大家长来给他的那个家发压岁钱了。

  只见他夸张地咳了两声,大大方方拿出手机,直接按下快捷键拨去,但等了好会后才接通,传来了冉姗姗开心的声音:“锋锋,干什么呀?”很没时间的样子。

  边上的三位妈妈自然早竖起了耳朵。那位纯洁的屁颠大婶,在妈妈们的心目中早就挂了号——生娃娃的好把式

  我乔锋听出这声音也太亢奋了点,马上联想到现在家里只怕天翻地覆了,严肃问道:“姗姗,吃过年夜饭没有?”

  不问还好,问那大婶就郁闷得不行,情绪马上低落几分:“还没呢,才刚刚开始做,我都饿了。”

  乔锋迅速提高了声调:“你们前面都干什么了?”

  “玩去了。”冉姗姗郁闷的小声解释道:“她们忘记了嘛。”那大婶觉得自己挺无辜的,饿了肚子还被当成出头鸟,厨房事本来就不归她做。

  乔锋强忍着,又淡淡地问:“那小子喝过没有?”

  “喝过了。”冉姗姗却是马上应道:“美霞直接给他喂了母||乳|,都没空冲奶粉呢。”

  “”乔大家长差点晕倒,这群超级懒女人?他咬牙大声说道:“姗姗,你马上给我把幽兰暖暖秀秀和海棠全叫过来听我训话”

  “好的”

  那大婶倒是很快叫来了那几位被点名的“佣人”,自己则迅速开溜。

  “全给我听好了”乔大家长对着手机空前严厉地吼了通,要求她们马上收起玩心,全力以赴,组织所有能够组织的劳动力,定要在两个小时以内做出顿象样的年夜饭,完成任务后立即用手机拍照并发过来交代,这才终于解散了她们,同时让她们找来躲到天边的姗姗大婶。

  丫的,老子不在家,还真过不了年了?

  小会后,冉姗姗终于被人请了过来,心有余悸地喂了声:“锋锋,还有什么事吗?无错。”

  乔锋轻咳两声清了下嗓子,亲切说道:“姗姗,别紧张啦,你等下去我的卧室,那个床头柜里头有叠红包,上面写有每个人的名字,你就代表我个个发下去吧,这是给大家的压岁钱。听清楚了吗?无错。”

  冉姗姗显得很是意外,非常开心地应了声:“锋锋,你就放心好啦,大婶保证坚决完成任务”

  “嗯”乔锋对那大婶的态度表示满意,虽然只是个鸡皮蒜毛的任务,他马上又殷切交代道:“晚上记得不要闹太晚了,明天上午我就会回来的,到时要是发现你们有睡眠不足的现象,将会有适当的惩罚措施。最迟不得晚于凌晨两点上床”

  “知道啦”答应非常干脆。

  “姗姗,新年快乐”

  “嗯,你也样”

  “”

  放下手机,望着装模作样认真看电视的妈妈们,乔锋小小鄙视番,轻咳两声笑道:“她们人比较多,我不在的时候比较闹点,其实也没什么啦。”对家员们自然还是会适当掩护点。

  “那是你平时压她们太狠了。”秦绮不屑地看过眼,打抱不平道:“锋子,不是小妈说你,你的管理作风应该适当温柔点,弄得大家都怕你,这样可不好。”

  “是啊。”宁霏霏颇以为然地哼了声,爱鄙交加地道:“看看你,还跟个孩子差不多,对人家雅贤颜玉这么大的长辈点都不尊敬,老想着骑在人家的头上。”

  说得乔大家长甚是汗颜,他还真喜欢骑在人家的头上,讪讪笑着辩解道:“妈,看你们说的,这个情况不样嘛,现在都二十世纪了,大家的思想比较前卫,比较富有个性,要是给她们充分民主的话,各行其是,肯定会乱成团,根本管不住。这人多,个性多了,要想好好管理,就得专政点。她们要是完全不怕我,我还做得住她们的家长么?”越发振振有辞。

  正好这时那老子从厨房走了出来,听个清二楚,并马上看见三道锋利的目光扫了过来,直把他扫得心里猛抖个不停,干净认真撇清道:“我是充分尊重民主的”总算避免了持续的目光审判。

  乔正天边走过来边狠狠瞪着那厮,居然敢在这块民主地盘大肆宣扬专政理论?其实那老子很羡慕那小子,就怪当年自己已经养成了民主的坏习惯。

  乔锋不甚客气地鄙视了他老子番,但他是绝对不会鼓动那老子去对妈妈们专政的。

  在多出个大灯泡之后,乔锋和妈妈们都感觉不爽多了,那灯泡偏偏很不知趣,硬赖着和大家春晚,又看见了无聊的赵大叔出场。

  无论如何,如此温馨的团聚,确实非常难得。而很多东西,用心去感受就够了,几句话,几个动作,便能表现出深深的情意。

  暖洋洋的

  更晚些时,乔锋躲进卧室和谭秘书联系上了,得知她们主仆二人正往大院方向赶回。

  挂断之后,乔锋迅速走回客厅,大大咧咧地和妈妈们道别:“妈,那我先走了啊。莲香已经回家了,我要去陪她,省得她孤单。”

  “加衣服”

  “加围巾”

  妈妈们边严肃嚷着,边马上起身准备来硬的,至于那儿子去陪人家黄书记,她们才懒得去管,泡得到那是儿子的本事,她们只会很自豪而已。不过大家都感觉得到,现在显然还没戏,有戏用不着这副德性,不知嚣张到哪里去了。

  乔锋连忙猛摆手,脸痛苦之色:“不用了,加成习惯可就不好,我后天去京城都还这么穿呢好啦好啦,妈,爸,到时京城见吧,我会带美霞她们娘三,还有幽兰起去的。”边逃命样,迅速夺门而跑。每次叫那爸都特别别扭。

  妈妈们很无奈,不过听说后天又能见面,还能见到那孙子,自然开心。而某位老子,这时总算心情高度舒畅,这里是他的地盘,可容不得那小子前来捣乱太久。听到声爸也不容易

  在陪莲香书记的念头驱使下,迎着隆隆炮声,那厮把小标当成了跑车,硬是提前等在了大院门口,并和黄书记的专车及护卫车起进了院子。

  秘书保镖保姆们各得到了乔大监督五千块的压岁钱,却是他从妈妈们那收来的现金,至于莲香书记,则得到了个幸福之家的专用红包,里头张五万的银行卡,与家员们同等待遇。大家都没客气什么,开心地收了下来。

  见到主仆二人的疲惫之色,想着她们今天连续工作时间不少,乔锋很体贴地帮她们倒来了两盆热气腾腾的洗脚水,泡泡,自然格外舒爽。而等她们上床之后那厮又非常礼貌非常自然地坐在床边讲起精彩故事来,开心番,高度放松心情,连脑袋都不用按,主仆二人便很舒服地睡了过去。

  小心帮她们盖好被子,乔锋自觉离开了,他则又来到了厨房,连保姆都不叫,噼里啪啦捣鼓起来,为明天早上的大餐准备番,而按照家乡规矩,过大年都是去年最后晚大顿,来年第天早上大顿。

  直到食材全部准备妥当,到时只需直接烹调即可,乔锋才终于跑去卧室个人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黄莲香谭艺莉以及留在这里的保姆保镖们,起非常有幸地吃到了新年第顿团圆大餐,特别温馨,小保姆甚至感动得流下了热泪,事实上,女人们都特别感激那厮,有他在,总不缺少快乐,在不能和家人们团圆时,更显得格外珍贵。

  经过番考虑,最后黄莲香还是决定按那厮说的,先跟他起去沪市,和众家员们聚聚,初二再道去京城。至于谭秘书保姆保镖诸人,这时自然放假了,过年回不了家,过完年总该回。

  告别,乔锋驾车拉着黄莲香出了门,外面早已是片白色世界,瑞雪兆丰年,特别有新年的气息,不过大雪在昨夜已经停了下来,要是没完没了,那还真不得了,连飞机都坐不成。

  望着白茫茫的雪景,黄莲香颇有感触,这个年她并不觉得孤单,相反很充实,转头朝脸轻松的那厮打量两眼,忽然间感觉他更加亲切了点点,由衷说道:“锋锋,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大婶这年过得非常快乐。”

  “莲香,别老这么客气。”乔锋转头笑着望来,“你为了人民而奉献自己的青春,我为你跑个腿算什么呢?跟你比起来,我太渺小了。”客气得不行。

  “看你说的,真难听”黄莲香摇头嗔着,又忍不住感叹起来:“我确实老了。年接着年,青春早就没有了。”

  乔锋呵呵笑:“莲香,你也太敏感了,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其实以前我老说你老了点,那是故意说的,就是为了引起你的重视,省得你每天不要命地工作,那样就真会老很快了。”

  他再次转头认真打量着:“莲香,你还好年轻呢,看起来就二十多岁。真不骗你,骗你是小狗”信誓旦旦。

  “哼,就你那嘴巴甜”白眼归白眼,黄莲香还是非常感动受用的,她猛然间感觉自己年轻了二十岁,又想着那姗姗大婶比自己都还大岁,对岁月无情流逝的点感慨马上便消于无形,望了前头眼哎呀声:“锋锋,别再看我了,好好看着路开车”

  “知道啦”乔锋乖巧应着,边转头目视前方,不甚谦虚地道:“坐我的车,你就放心好了,现在路上的车少,十秒钟的预见性我还是有的,闭着眼睛开都没问题。”

  “”

  飞抵沪市,驾着猎豹回到自家别墅,见院子里边堆了几个雪人,就那造型都十分别扭,点艺术细胞都没有,乔大家长不禁摇头无语番。不过家员们热爱户外运动,多少还是让他感到欣慰。

  这时才上午九点略多,乔锋隐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些女人不会连新年非常重要的第顿饭都还没吃吧?静悄悄的声音似乎也应证了这点。

  我那厮的额头马上皱得很高。

  那厮与黄莲香起,掏钥匙开门进了大厅,屋内果然点动静都没有,最夸张的是,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群超级懒鬼”乔锋咬牙小声忿忿番。

  黄莲香则不禁生出了几分歉意:“都怪我啦。你要不是为了我跑出来,她们这个年肯定过得热闹多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乔锋瞪了瞪眼,“主要是她们太懒了,就想等着吃现成的,娶她们做老婆真是唉”很有种类似唐伯虎对那两桌麻将夫人的高度感慨。

  那厮无奈摇了摇头,“莲香,你先去姗姗的卧室,和她起在床上聊天吧。现在她们都还没起来,很无聊的。”

  “那你呢?”

  “做饭喽摊上这么群女人,大过年的有什么办法呢?”乔锋感慨着爱恨交加,“要换成平时,我定好好教训她们。去吧”

  “嗯”黄莲香欢快地应了声,“那我去了啊。”赶紧溜掉了。莲香书记其实也有做家员的高度觉悟,大年初早上,躺在床上等着大家长的大餐,却是多么惬意的件事情,她才不想帮着做,而且她做的,实在不受大家待见,典型的费力不讨好。显然,不想做是主要的,这是个态度问题

  301进京城

  301进京城

  等黄莲香上楼,乔锋便来到了暖暖和秀秀的卧室,做新年大餐,这对勤劳的村妇是不能缺席的,毕竟要伺候的人实在太多了点,那厮个人还真忙不过来。

  走到床边,见两位村妇双目紧闭,看似睡着的样子,不过乔锋可不这么认为,她们偶尔也有偷懒的点惰性。

  乔锋尽量让自己表现得亲切点,上到床上,揭开被窝,手个搂在怀里,各亲了下额头,“暖暖,秀秀,新年快乐”

  俩村妇不得不睁开了眼睛,假惺惺的惊讶说道:“锋子,你怎么就回来了?”不忘回以番祝福。

  乔锋又搂紧了点,只觉怀里两具女的身子甚是暖和,感慨说道:“平时真是辛苦你们了,这个家大大小小的家务,都是你们几个做的。”亲切慰问番。

  “不辛苦的。”暖暖马上摇头,又假装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哎呀,都九点多了,还没做饭呢。锋子,不好意思啊,我们睡过头了。”

  “没关系。”乔锋轻松说着:“这次我做就行了,再累也要让你们这么多的人幸福下。”特别强调了辛苦和人多。他实在学不来那老子的作风,没帮手才不干。

  俩村妇终于被感染了,猛然没了继续赖床的惰性,致性勇敢地道:“锋子,我们帮你起做”

  “”

  乔大家长自然不会客气,话说给这么多人准备大餐,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没个帮手真会累死。三人起在厨房却是做得热热火火,人多不但力量大,而且有说有笑很快乐。

  至于缩在卧室里边当鸵鸟的大小女人们,自然很快便互相沟通并知道了大家长已经回来正在给大家做新年大餐的情况,个个无比幸福,继续赖在暖和的床上,看着窗外的白色世界,何等惬意。

  幽兰和海棠两位平时勤快的女人,这次终于懒到家了,硬是没舍得起床去帮帮忙,让厨房的两位村妇累得够呛,乔大家长倒不会累到哪里去,除了干自己的专业厨师活,还会抽空热心地帮她们洗个菜什么的,而平时这等活他都是不干的。小小动作,样很感动人。

  家人终于空前热闹兴高采烈地围在了大圆桌上,感受到了空前热烈的团圆气氛。而昨夜女人们虽然很自由很热闹,总是感觉差了点东西,这时她们终于明白了,大家长真的很重要,关键时刻没主心骨可不行

  考虑到是新年第天,乔大家长直表现得很和蔼,大家都不用习惯性紧绷着个心,十分放松,个个跟饿了十天放出来的狮子样,实在很没形象

  饭后幽兰和海棠被罚去洗碗,而除孕妇和新妈妈外,其余女人则致性被轰去打扫院子里的雪,乔大家长同时恨铁不成钢地帮那些女人们堆积的大雪人重新装扮了下脑袋,总算像模像样了大截,惹得那些始作俑者们很脸红。

  继续空前大团圆。

  初二早上,乔锋即准备带着幽兰温美霞母子母女赶去京城,有些俗事总要去做,特别是温美霞生了娃娃,认个面是应该的,正好乔锋几位妈妈也在京城,最是省事,次性搞定效率最高。那厮打算在京城呆个两天就回来,然后再陪着各相关女人们回家趟,够他忙的。

  黄莲香母女亦并去了京城,顺路而已。

  京城天气更冷了几分,下了飞机之后,不要温度的乔锋倒没那么夸张,没有企鹅帮着御寒,抗寒意志自然更强,偶尔小抖下罢了。

  两辆挂着特别牌照的红旗轿车停在外边等人,意外凑在了起,却是分别接乔锋老小五口人和黄莲香老小两口人的。

  “莲香,那节后再见了”乔锋微笑着朝准备上车的黄莲香挥手告别。

  “好的”黄莲香点头爽快应道,微笑挥了挥手,又瞪了那位闷闷不乐正低头踢石子的女儿眼,“雪玲,跟叔叔阿姨再见”

  “哦”黄雪玲闻声抬起头来,郁闷的这个叔叔那个阿姨叫了通,好歹和温姿及温姿抱着的那个襁褓中的娃娃是同辈分,温姿则和她热情告别,虽然大家平时不是同个玩家群的,感情总还是有些。黄雪玲不爽的主要还是她妈,越来越不守妇道了,她看得明白,偏偏她妈当局者迷,她又不好直接说她妈怎样怎样。

  温美霞幽兰亦和黄莲香热情告别。

  黄莲香母女终于乘车而去,乔锋携温美霞幽兰道上了红旗车的后排,温姿同学则坐在前排的副驾上,悉心照顾她那亲爱的弟弟。

  车开动了,温美霞越发紧张起来,很是不自然的样子。事实上,从昨天开始她便紧张了,却是去见有背景的长辈使然。幽兰的表情则十分轻松。

  坐在中间的乔锋理解温美霞此时的心情,先前他便开导了不少,这会则用力握着她的手,很是轻松地道:“美霞,不用多想啦,有我在,没人敢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