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厮很有火气,马上正色说道:“边队长,我请你们不是来当老爷的,请明确下你们现在的身份,是私人雇佣的保安,不是国家工作人员以后我的合理指示,希望你们都能够认真服从,要是做不到,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声音甚是洪亮,让心高气傲的男人婆们心头震,齐刷刷的锋利目光马上瞪向了他,不过那厮连眼睛都不带眨下,优哉乐哉地以敌十几,让保安们暗中颇为诧异。事实上,某人漂亮女人多,经常被别人嫉妒,以敌几十再正常不过,直接无视

  曾几何时受过这种气的边木兰咬着牙,有种把这嚣张小子撸倒在地上揍顿的冲动,但想到她肩负的特殊使命,终于忍了下来,尽量不那么严厉地道:“大家先解散,按乔总的要求去做”

  男人婆们面露诧色,但没敢多看她们的队长,“是”严整有序地解散,四下去看地形了,以及趁机欣赏下这里的美好风光。

  那厮看得出来,这群般不超过二十五岁的男人婆,青春已经奉献给了祖国,个性受到了不少压抑,但仍有简单的幻想空间。他要尽量注意的是,甄别其中是否有男扮女装的超级危险分子。

  乔锋接着把边木兰叫上,边走边向她介绍了下这里的各类设施。而边木兰的表情虽然直很严肃,其实还是很稀奇的,贼眼老是乱瞅。

  走马观花趟后,在那厮的导引下,边木兰跟着来到楼的间卧室,关好门,保密交流而已。这位边队长显得有些不自然。某人就喜欢在卧室说事。

  乔锋往床边随便坐,拍了拍旁边,笑着说道:“边队长,随便坐吧,别老神经兮兮,又不是叫你们来打仗的打也不用这么紧张嘛”

  边木兰并未听出那厮故意说错所蕴涵的损味,但对那语气仍很不爽,倒不算扭捏,就在离那厮米以外坐了下来,还算客气地道:“乔总,我的人不是来渡假的,希望尽快投入工作。”

  乔锋轻松说道:“放心好了,我可不是个仁慈的资本家,不怕累死你们的。呵呵”

  边木兰心头堵,那厮又正经几分交代道:“你们暂时就呆在这里吧,楼可以随便睡。同时多注意陶冶下情操,放松下神经,打扮得体点。什么时候像个女人了,自然会让你们正式上岗的。”

  边木兰快要抓狂了,“乔总,请你严肃点”

  那厮转头微笑着看过眼,“别激动,和我相处多点时间,你就会很适应了。我向心直口快,直言不讳,这种个性可是很难得的。”

  咳了声,他又继续说道:“这里没有保姆,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也不用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只要经过调查确认不是故意的,弄坏个什么东西,不用你们赔。你等下带上三个人,和我起去沪市,粗略了解下那边的环境,顺便开四辆轿车回来,作为临时机动工具,省得买棵大白菜还要跑步五公里去镇上。呵呵,不想去镇上买也可以,西南方向两公里处有片菜地,去那里帮农民伯伯丰收下也行的。”

  “”

  边木兰非常容易便发现了那厮的超级宝贵特质,那就是扯淡起来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让她基本没有插话的机会,就算插了也会被无视。总之,这非常符合情报的分析,确实是个非常自以为是以自我为绝对中心的人物。

  然而亲耳见识过和看过资料的感觉,却是完全不样的,现在边木兰却是如何感受身受,快要痛苦死了。

  边木兰终于忍不住打断:“乔总,不早了,我们该去沪市了。”

  “还早嘛,太阳都没下山。”乔锋望了眼窗外的天色,轻松说道:“不急,好不容易聊到劲头上,那样多扫兴啊。咳咳,接着说,伙食方面,你们就自己搞吧,不能请保姆。至于伙食费的话,按照公平公正原则,结合现行市场情况,每人每天三十块的标准,太奢侈了对你们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可不好。至于特殊节日的伙食费自然会有特殊照顾。”

  看着边队长高度痛苦的表情,乔锋的心情好得不行,他就是要给个下马威,在他下面混的人,不管什么鸟,律都得服服帖帖,有个性没问题,别随便在他面前表现就行。

  “”

  那厮差点连女中豪杰们的洗澡问题都涉及到了,边木兰再次咬牙正色打断:“乔总,你能不能别再说这些鸡皮蒜毛的小事?我们是来保护你们的,不是来白吃白住的”

  “鸡皮蒜毛?”边队长的态度下惹到了大监督的禁忌,眉毛甩,更加起劲地道:“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衣食住行是最基本的问题,这关系到大家的切身福利,绝不能马虎和轻视,大家的心情好点,热情才能更加长久,才不至于三分钟的激。连生活都不会享受,又怎么能有兴趣长期干这种枯燥无味的保安工作?要知道,你们基本上就是个摆设,般都用不上,用得上时往往便是舍己救人的光荣时刻,最需要的是耐心而不溶入生活是很难有这种耐心的懂了么?”

  边木兰无言以对,人家的逻辑性无比强大,不去当第辩手太可惜了。

  “别这么副老大不乐意的表情”乔锋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道:“我说的都是忠言,虽然有时刻薄了点,但多数并不是废话,是有针对性的,气不死你”

  看着太阳好象快落山了,乔锋终于放过了痛不欲生的边木兰,起身伸了个懒腰,惬意无比,“边队长,走吧”

  边木兰顿觉全身无比放松,就像坐了漫长的十年牢刚刚被释放样。

  那厮又淡淡地补充了句:“我们车上接着说”

  边木兰只觉双腿软,两耳发毛。

  这次来的十五位女中豪杰共计编成了五个小组,边木兰自己兼任个小组长。在临走之前,她叫来了其余四个小组长,准备带走其中三个,留下个在这里临时管理那群保安,并当着那厮的面简单交代了番,不外乎什么时候必须睡觉,晚上放哨的安排,什么时候起床,起床后的体育锻炼,以及宣布每人每人三十块的伙食标准,如何买菜做饭。

  听着念念叨叨三分钟都还没完没了,乔大监督终于不顾人家的面子,瞪眼打断道:“边队长,你太罗嗦了快走啦不走我就把车开走了,你们自己搭班车去沪市吧,走路也行”

  那厮说着大摇大摆阔步朝门外走去。

  花木兰非常无语双目喷火地瞪着某位双重标准的超级神人的背影,直到大巴的发动机声音夸张地响起,她才赶紧跑了出去,身后紧紧跟着三名小组长。可没谁想走到最近五公里以外的小镇上去坐班车。

  上车后,边木兰虽然很想躲开,却被那厮无情的及时叫到了车门对头处坐着,继续切磋。

  那厮总算不再扯鸡皮蒜毛之事,而是递过事先准好的式多份的家员资料,仅包括各人的素颜照片联系电话车牌号和工作地点,在边木兰认真看的时候,那厮同时提出了兵力分配建议:其公司的冉姗姗陈芷芸海棠三位副总以及他这位大监督配备名保安;月影集团的王月上官影两位老总和夏雪莹白雪胡媚三位副总配备两名保安;暖暖和秀秀的服装店配备名保安;第三中学的江颜玉温姿小梅三位师生配备名保安;负旦大学的李小娟黄雪玲配备名保安;在政府部门当差的郑清梅和在医院工作的叶仪亦各分到名保安。

  以上占用八名保安,其余七名保安则充当家庭守护神兼预备队。

  “下周开始,你们暂时试用上岗,主要以远距离盯梢方式进行,原则上不靠近目标人物三十米以内,不能让大家感觉老有个尾巴跟着。你们不呕心,她们呕心”

  不管边队长受得了受不了,乔锋继续洋洋洒洒天马行空地指手画脚番,让边木兰根本没法确定,他到底专业人士还是非专业人士,而从见面以来,边队长便直被雷得不行。事实上,知其然的人多了去,知其所以然的人国内还没有,那厮并不怕大家感到自己神秘,这其实是公开的秘密。

  到了这个阶段,想要瞒住切,只会完全捆住自己的手脚,那厮自不会如此。

  而在女子保安队过来之前,闲得无聊向来喜欢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乔锋便习惯性从国安角度出发进行了番考虑,大概在这支队伍里面安插个把人物,绝对是靠近他实行抵近调查的绝好机会。明知很可能如此,他还是举双手欢迎,保安队里安了国安的人,他的安保级别何尝不大大提高了,免费的高级待遇,不用白不用,他才不怕被查到点无关紧要的蛛丝马迹。至于紧要的东西,国安要能查到,早就查到了,抵近调查亦是无济于事。

  至于保安队里到底谁是国安的菜鸟,日久见人心,大监督非常淡定。这年头,间谍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气不死也要吐死。

  开回沪市,乔锋把大巴停在了别墅区大门之外的通路出口,距别墅区还有半公里左右,指着旁边的栋造型还不错的小区楼,“边队长,以后这里就是你们在沪市这边的基地了,我们出来时都会经过这里,你们很方便跟梢的。至于别墅区里面,暂时不用你们操心,那里的物业还马虎,小偷小摸是不会有的。下车吧我先带你们去参观你们住的地方。”边打开了车门。他可受不了天到晚都没个私人空间,那样家员们很可能造反。

  而对那厮的说话特点,边木兰已经麻木地适应了。

  随后,乔锋领着她们参观了位于路边这栋二楼的套,上下两层的总面积达到两百平方米,对这群艰苦惯了的男人婆来说,个连都装得下,何况才个半班。

  参观完毕,乔锋这才拉着她们到了自家别墅,让她们和家员们见了个面,并把清纯的照片和妖精般的真人对照遍,然后便让高度震惊的她们开着院子里边额外的四辆宝马走了。至于她们是在别墅区外面的基地住下,还是赶回太湖那边,乔大监督由她们自己决定,反正这周还没开始进入试用期。另外,下周还会批车辆到位,届时保安们人手可分得辆,以方便执行任务,在从那厮嘴里听到这个消息时,边队长倒是点意见都没有,直紧锁的额头总算舒展些。

  而在自家别墅,家员们虽然以前就听那厮说过保安队的问题,但在切身感受到超级死人脸般的保安来了之后,情绪自然受到了些影响,再正常不过,哪怕是正常人,都可能被安保成为神经。特别是曾经被安保过很多日子的黄雪玲和李小娟,头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于是乔大家长又及时召开了场家庭政治局会议,洋洋洒洒的轻松疏导番:“大家都不要有什么想法,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是担心你们个个如花似玉的,万被别的女人嫉妒,为个什么小事打起架来,有个召之即来的帮手就方便多了,呵呵。放心好了,那些保安会保持好距离,不会随便影响你们和丢你们脸的,就当她们不存在好了”

  经那厮详细解释番,家员们终于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只当他太过神经兮兮,但多少还是感动的,解散后个个又是没心没肺,闹闹哄哄。最起码呆在这个家里还是完全自由的。

  周倩倩和海棠倒是很淡定,毕竟某人早就说过这事,她们自然不会意外。

  而第二天,在对家员们的敏感心理进行仔细考虑之后,乔锋终于还是给边木兰打去电话,叫她在太湖那边别墅的附近另外租所民宅。每当他的家员跑去渡假时,保安们除留数人守门外,主力暂时呆在民宅,直到保安们能够被家员们接受为止——男人婆的形象绝对不行

  周五上午,乔锋临时客串了下郑清梅的官方司机,开着政府公务车,亲自送这位大厅长去苏省省委报道。

  驾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着,俩人已有好会没怎么说话,各有些思绪。

  终于,乔锋转头笑着望来,亲切说道:“清梅,不开心啊?”边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握着。

  “不是。”郑清梅摇头轻轻笑,“有点感慨而已。”

  乔锋握紧了点,感慨地道:“这么没名没分地跟着我,让你受委屈了。”

  郑清梅感动并豪放道:“都老骨头把,还能这么幸福,知足了”

  “哎,你要不做官就好了。”乔锋叹着:“那样我定把你的肚子搞得大大的”

  “哼”郑清梅白眼,“天天就想着这些事”

  “不想能行么?”乔锋继续叹息,抽出手拍了她屁股,忿忿说道:“你们就没盏油的灯,生怕榨不干我。”

  “让你自作自受。”郑清梅亦没好气,“家里这些都够你忙得团团转,还想着勾搭外面的。哎,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个男人搞了这么多女人,还能让大家心甘情愿死心塌地地跟着你。真是个害人精啊”

  “后悔了?”乔锋嘿嘿笑着,“可惜来不及啦,谁让你那时顶不住我的诱惑,只好骑你辈子了。”

  “算老娘倒霉”郑清梅咬牙忿忿番,“下辈子老娘定老早就把你勾到手,好好拴着你过辈子,天天耗光你的存货,不让你去外面害人”

  我乔锋却是被感动得不行,把拉过大厅长搂着,“,你这婆娘就会说好听的话。哎,只是老子这辈子做不了好男人,下辈子也很难啊。这么多情债,你们到时都会来讨的,我跟谁呢?”

  “哼,臭美”郑清梅白眼扭扭捏捏着,却是温柔多了,“反正老娘咬定你了”

  我那厮非常喷血,这婆娘很快还真咬定了那里,他都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爱意,便轻轻摸着那颗脑袋认真享受着。女人多了,说点甜言蜜语实在不容易,有点虚伪,不如表现在行动上。

  郑大厅长施展了神奇妖技,没费太久便吸出了那厮的大泡精华,又尽心清理得干干净净,作为她再次新官上任的高级礼物。那厮自是幸福惬意无比,抱着她那点都不小巧玲珑的超级身子,叹了口,“清梅,谢谢你了,回头再多戳你几下吧”

  郑清梅仰面歪着脑袋,怪怪地盯着那厮,忽然咯咯笑了起来,好容易停下,“我们怎么都这么荡?”

  “每个正常人都是荡的,只是开发程度不同罢了。”那厮副教书匠的架势,又认真几分说道:“其实我很想抱着你们就只聊聊天,或者起纯洁地玩玩,好好培养下感情,更多点温情。但主要问题是时间不够啊,我就个人,往你们每人那里戳下,业余时间就没有了。不戳,你们憋多了也不好。”脸无奈之色。

  郑清梅并不当那厮只是在说笑,抱紧他点,乖巧地道:“好了,别多想啦,我又没说你不好。其实跟你这年多时间以来,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了,人心不足可不行啊。,像你这种货色,是肯定做不了纯男的,你要是纯男,老娘我非得被你折磨死不可,就算无底洞都兜不住你这小色狼”

  “呵呵。”那厮感激地笑了,真心说道:“清梅,谢谢你回头我定塞满你那无底洞”

  “”

  走向成熟的夫多妻模式,过多情情爱爱的话没有必要,不如多调,多运动运动,偶尔感受到真意就够了。否则,那厮就算变成五个,也是不够用的。

  308大厅长的痛苦

  308大厅长的痛苦

  开进比省政府更加肃穆几分的苏省省委,乔锋就等在了车上。而郑清梅在家里虽然越发有了女人味,越发温柔,很少带着工作回家,但在工作上,她则直是个雷厉风行的有魄力领导,自然不需要那厮操什么心。那厮认为,莲香省长要有郑大厅长这番大行不顾细谨的风范,业余时间起码会多出大半,足够跟他谈情说爱了。

  同样都是做官,差别咋就这么大咧

  乔锋在车上等了个多小时,才等出郑清梅,但见她雷急火急匆忙地朝车子赶来,上车后脸歉然之色,喘着粗气:“锋子,让你久等了啦。唉,婆婆妈堆事。”

  “跑这么急做什么?”那厮关切嗔着,边四下瞅着,做贼般帮大厅长拍了拍背,“等你天我都乐意”边起动了车子,如果不是在这种地方,他早就抱住大厅长了。

  郑清梅豪气十足地道:“那样老娘就算被罢官也要跑出来”

  互相感动番。

  出了省委,乔锋看了下时间,“现在才中午刚到,我们白天就呆在金陵算了,干脆去玄武湖等晚上莲香她们下班,再起去渡假别墅。”

  “好啊”郑清梅兴奋附议,马上又皱眉,“那个小谭又去?”

  乔锋淡淡笑,“呵呵,她是莲香的好跟班,起就起嘛,又不缺口饭吃。”

  “是吗?无错。”郑清梅狐疑地望来,“跟小姨妈说真话,你有没有和她怎么样过?”

  “怎么都喜欢问这个呢?”乔锋有些无语,在她很有肉感的大腿上捏了把,轻轻笑,“定要回答吗?无错。”

  “不说也没什么啦。”郑清梅乖巧地道:“不过小姨妈想知道嘛。保证不乱说”

  那厮的贼手下滑到了这位小姨大腿根部,用力撩,惹出了声娇嗯。他嘿嘿笑道:“反正现在还早,我们先去酒店吃个饭,顺便交流下,再出来玩吧。”

  “讨厌——”大厅长脸上片红色。

  “唉,怎么越来越不泼了?”那厮小声嘀咕番,大厅长则听在耳里,想在心里,暂时没什么表现,只是有点想吐血。特意对那厮好点,温柔点,居然还

  乔锋随即把车开到处公共停车场,下车之后大厅长戴上了墨镜,俩人又走出小段距离,搭乘出租车来到家酒店,匆匆吃过午餐,然后开房准备睡个午觉。

  刚进房,郑清梅便把包随手丢,双目喷火,犹如饥虎饿狼样对着那厮,让那厮不禁打了个哆嗦,声音故意颤抖着:“清梅,你想干什么?”

  “老娘要吃了你”郑清梅嘿嘿两声,接着伸出了那罪恶的双手,于是某人非常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被轻松抱了起来,然后被重重丢到床上,而那郑大厅长像疯婆子样,硬是三七五除二便把他给扒光了,迫不及待地又脱起自己的衣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