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冉姗姗脸上发烫,咬牙说道:“她天天都发哼,还悄悄的,都多大声音了”

  我乔锋轻拍着那大婶的屁股,呵呵笑:“好了嘛,这事就别多想了,其实也没什么的,你以前都见过雅贤和我这样的。”

  冉姗姗的脸更红了,难堪的旧事被提起,她更没脸见人,只得藏在某人怀里了。

  乔锋很快转移了话题:“姗姗,这几天我直在思考”比较有艺术地说明了他的反省,以及彷徨,不是故意要如此,等等,自然稍微夸张了点,艺术本来就是夸张的。

  冉姗姗萦绕脑中多日的困惑顿消,比较压抑的心情顿时大好,非常理解那厮,又勇敢的主动亲上了那厮的嘴巴,结果反被纠住了,热烈缠绵番,耗时快分钟,那大婶被放开后,直差点窒息了,时无法从先前那种奇异的特殊感觉回过神来。

  见她如此情窦开窍,大家长的心情美上了天,先前趁着接吻的当头,他的咸手同时还惬意地伸进了大婶的睡裙,探进小捏摸着那堆手感其实很好的豆腐渣,这大婶也没有提出异议,仿佛没感觉不记得样。

  同时,大家长亦豁然开朗,其实对婶们没必要有什么压力,平时他都已经习惯了,骑没骑上,类似的感情付出也不存在什么问题,反正有腿家员们都习惯了不太平等的待遇。至少见着婶们最近心情不好,他的心情也未必有多好。还是大家心情都好才好。

  那俩姨妈?大家长终于找到了这轮风波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醋出来的

  周五早上,准备上班的时候,乔锋没瞅见海棠,便轻快地直奔她房间去找人,非常习以为常地把拧门,热情地叫道:“海棠”

  他马上愣住了,却见这位死人脸阿姨正好面对着他,手上拿着只罩罩准备戴上,而下面也还没穿,明晃晃的胸前两团及大腿深处缕芳草,却是目了然,实在太突兀太喷雪了。

  “你”海棠非常气愤,反应亦是不慢,迅速背过身子,又把挺翘的美臀落在那厮眼中,还真够品的。

  “还不快点出去”嘶歇底里。

  我乔锋终于讪讪说道:“谁知道你这时候换。前面见你应该都换过了啊?”皱眉纳闷着,顺便多盯了那个屁股两秒,这才总算退出关门,甚是淡定。

  这的确怪不了他,是此时换的概率是极低的,二是换也该反锁下,反正他是不会把自己不敲门进入当成原因的,毕竟平时他向来不敲门,大家都是知道的。

  没想到这死人脸还挺有型的?尽管平时隔着睡裙也能看出个大体轮廓,但这和脱光光后的感觉还是非常不样的。爽归爽,大监督倒没什么想法,对于海棠阿姨,他还是比较尊重的,看下没啥大不了,反正上次被数落后他直耿耿于怀,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回了场子,果然是苍天有眼。

  海棠恼得很想杀人,羞得无法形容,她的身子连倩倩都没给看过,没想到竟然被那厮给看光光了。她真的很懊悔自己怎么就不把门锁好下,平时那厮这个时候都不会来叫她的。至于为什么这会换,主要是因为要换,前面上厕所时不知怎么回事弄湿了点不是自,结果干脆连上面也起换了,想着不过十几秒的事没在意,却偏偏意外撞上了。

  她的心高度着,不过在换好职裙装后出来倒是和平常没啥两样,没谁看得出异样,心理素质倒是贼过硬。其实谁都是很要脸的。

  乔锋的表现则像是根本没见过她光着身子样,无比淡定,总算让海棠心里的渐渐平息下来,最后摇头咬牙番了事,只当那厮是个小孩算了。哼

  这天是周五,大监督的腿习惯痒了,才在公司坐了小会,便大摇大摆溜号,开车直奔金陵。

  听说小谭已经下去了,考虑到莲香省长不太适应,加上上次同睡不欢而散的消极影响,乔锋径直开进了省政府,反正大厅长那里昨天凌晨就已经热情过了,不急着马上。

  自然,见领导得由秘书引见,新秘书小何奉领导指令接住了正在走廊上像个贼样东瞅西瞟的那厮,礼貌而不失严肃地道:“乔总,黄省长叫我来接你。”

  “哦——”乔锋礼貌点头笑,淡淡扫视下,对方比起小谭来差了点,不过正好不用让领导多个跟屁虫,“谢谢你了,小何。”

  小何差点晕倒,她好歹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但毕竟刚刚被领导挑中当上了非常光荣的省政府二秘,她当然不是个愣头青,没在脸上表现半分不悦。领导重视的,肯定不简单,就算简单,只要领导重视,秘书就得高度重视。

  把那厮带进领导办公室后,小何非常识趣地离开了,点多余的幻想都没有。她估计那厮应该是领导的什么侄子之类的亲戚,实在太嚣张了点。

  “莲香,小谭走了,还习惯吧?无错。”乔锋热情地走到她的身后,双手习惯搭上按了起来,下就让领导失落的心情顿时明亮几分。

  但领导多少也是有点小脾气的,轻哼声:“有什么不习惯的。你怎么不先去清梅那里?”

  乔锋按着,乖巧地道:“我想莲香了嘛”

  “瞎说什么?”平常没少受那厮的油嘴滑舌,黄莲香倒也习惯了,嗔道:“也就嘴巴说得好听”

  “谁说的?”乔锋很有意见,马上干脆抱着领导的脑袋,再次堵上嘴巴热吻证明番,领导挣扎了下后便没再乱动,不由自主地配合番。

  终于松开。

  黄莲香脸上因被憋气及恼羞而涨红不少,气愤地瞪着那厮,“怎么每次都这样乱来?”

  “谁叫你说我就嘴巴说得好听。”乔锋瞪了瞪眼,振振有辞,继续帮领导揉着背,语气亲切几分,“莲香,其实我上次”再次艺术性解释了番。

  领导跟姗姗大婶样,都比较好哄,终于没脾气了,反而更加有爱。于是那厮便赖着和领导起吃了午饭,自然是在办公室吃的,省得抛头露面。

  直到下午听领导说要去开个起码个半小时的会,那厮才终于坐不住,迅速溜了。其实黄莲香不过开个半小时的会而已,她实在受够了那厮的牛皮糖战术,害她都不好集中精力工作,虽然时间很好过。

  大监督找到丁老板热情交流了下,并打算这周带她去别墅做客,自然,在别墅里暂时得和丁老板规规矩矩,她是去做客而不是做的,所以就先在外头做了。

  最后,在诸位官员们快要下班之际,乔锋联系,按照标准程序,从最快解脱工作的大厅长开始,接上,很快上了高速。

  “小谭这周暂时不去别墅了。”车上,黄莲香及时通告道:“她刚去金潭,这几天会忙些,些礼数是少不了的,需要尽快和同事们熟悉。”

  “正好,都不用下高速了。”乔锋说得轻巧,又皱眉说道:“市委书记她做得了么?光会纸上谈兵”

  黄莲香哼道:“小谭比你想象的要能耐不少。”

  甘玉楠笑道:“锋子,你不要老对小谭有看法嘛。”

  乔锋不屑道:“是骡子是马,下周看她样子就知道了,看看到底是意气风发,还是灰头土脸。”

  339占着茅坑不拉屎

  339占着茅坑不拉屎

  学校放暑假了,不管的还是大学的,不管是教授老师还是学生,均显得格外兴奋。因此在太湖边的这座渡假别墅里,闹闹哄哄比往日明显更甚几分。

  而在京城总参上班的郑清菊,这次稍微赶早点下班,及时乘机抵达沪市,亦和代表团道过来了。

  丁兰婷和甘玉春两位感性草根人士的再次会面,亦比较激动。

  至于乔大家长,则深感家里的水太深,尽量让大家自己尽量发扬友谊精神,互相快乐,以尽量节约他的有限精力。大家兴奋的话,他也比较欣慰。

  虽然这晚大家长和郑氏姐妹的同房是众所周知的,但冉姗姗不闹下就好象表现不出她号大婶的魄力,于是瞅在众人准备解散回房的关键时刻再次来捣乱了。

  不过她这次有所不同,在众目睽睽之下,并没有直接去揪正左拥右抱的某人胳膊,只是非常语重心长地提醒道:“锋锋,你要注意下大家的情绪啊家里又不只有她们两个,你整晚整晚地和她们起,大家心里可是很有意见的”边不爽地瞪着郑氏姐妹。

  我坐在沙发上的乔锋环顾着扫了圈,果然发现诸位有腿女人们均深有同感,带情绪的目光致性落在紧挨在他身边的郑氏姐妹身上。

  郑清梅亦环扫圈,不屑地哼道:“有意见就提出来,不要在背地里指手画脚我和我堂姐平时又不在锋子身边,这好不容易团聚了,还不能享受下啊?”说着还抱着那厮更紧了几分。

  郑清菊则把矛头直接指向冉姗姗:“姗姗,你好象还不是锋子的女人吧?哼,平时就数你占着茅坑不拉屎最多,还好意思说我们?你这才是真正的资源浪费”

  “,敢说老子是茅坑”乔锋气愤不过,照着首长的大腿便是用力拍,哎哟声,家员们马上咯咯笑了起来,冉姗姗更是颇为解气。

  郑清菊笑道:“嘿嘿,我这不是比喻嘛。”

  郑清梅继续忿忿说道:“家里这么多人,锋子平时也没怎么闲着,个晚上经常要对付好几个。我和我堂姐才两个人,这样的晚上对他的身体还要好点”

  冉姗姗更是振振有辞:“我和莲香拉着锋锋起睡,那可是在帮他调养身体,我们不拉着点,他哪受得了你们这么多人的轮番压榨啊?”

  家员们时大开了眼界,这姗姗大婶实在越来越有胆略了,让王月不堪羞耻,黄雪玲亦好不到哪里去。她们的妈妈都很有点不要脸。

  乔大家长甚是感慨,更觉得干未成年呆在这里,听取如此露骨的讨论,影响很不好,他马上大手挥,严肃说道:“不相干的人,请马上自觉回房睡觉”

  而关于这个不相干人等,家员们整体上深有觉悟,小朋友们没有任何疑义,马上起身哄而散,而非小朋友类,外来人口中诸如甘氏姐妹很自觉,年轻代的女强人亦是如此,海棠也挺知趣,均起身准备离开。

  不过有些女人就比较矛盾了,比如陈芷芸夏雪莹和丁兰婷,她们都属于有实无名的地下关系,时犹豫不决。

  甘玉春见到边上的挚友兼床友丁兰婷不起身,顿时不解:“兰婷,你怎么不走啊?”

  丁兰婷时窘迫不已,看了下那厮,又看了看众人的热烈关注目光,“我”

  乔锋轻咳两声及时解围:“四十岁以上的可以在场,其余不相干人员,请马上离场”锋利目光扫去,主要针对离而不去的小朋友们及其余年轻人。

  于是够条件的甘玉春又挨着丁兰婷坐了回来,甘玉楠亦不走了,海棠想了想,自己虽然三十九,虚岁也算四十,干脆并坐下,三十岁以下的自然没得说,除了周倩倩和白雪外,下溜得干干净净。

  目光焦点又聚集在了陈芷芸和夏雪莹两位三十多岁尚未真正公开关系的女人身上,这俩人素来不怎么对眼,此时则互相怪异地瞅着对方,倒想看看对方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而直对她们虚伪面孔不顺气的冉姗姗这时则阴阳怪气地提醒道:“芷芸,雪莹,你们好象才三十二岁啊。”

  陈芷芸顶道:“是又怎么样?我是小锋他姐”

  郑清梅淡淡讽道:“现在很流行姐弟恋的”

  冉姗姗比较奇怪地望了眼难得和自己成为统战线的大厅长,强调道:“特别是地下姐弟恋”至于对那位不反驳只是看陈芷芸精彩表现的夏雪莹,婶们和姨们等其实倒不特别有针对性,暂时忽略了。

  面对这场意外形成的难得的家庭关系辩论会,大家长时却是未表态进行阻止,对关系适当辩证下也好,像那老姐,实在也是都和几个女人起互相观摩学习过了,还这么要脸。也该受受批判了

  遭到集中密集攻击的陈芷芸显得格外淡定:“现在应该是婶侄恋和姨侄恋更流行啊”

  对此,两位姨们倒是点不介意,咯咯笑着,搂着某人更紧更亲密,充分表现出他们的非常规特殊关系。

  两位婶们意见则很大,特别是黄莲香,虽然她向见风使舵不随便参加阶级斗争,此时被指桑骂槐,时被刺激到了最敏感最脆弱的那根神经,难得失去了领导的气度,激动说道:“芷芸,你瞎说什么?我和锋锋的关系很正常”而冉姗姗意见大归大,却没有反驳,她默认了那真实的诽谤。

  陈芷芸微微笑:“莲香大婶,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又没说你”

  而黄莲香如此意外的表现,让现场家员们亦很有番想象空间,虽然平常大家总猜测她会不会被骑掉,但那仅仅只是猜测而已,没有任何实际证据。

  郑清梅笑道:“莲香比较要面子嘛。”

  黄莲香正色道:“清梅,你注意下自己的嘴巴啊”

  郑清菊打抱不平:“清梅又没说你怎么样。哼,般心里有鬼的人才会这么容易激动。”

  冉姗姗有点弄晕了头,现场矛盾变来变去的,会是盟友,会又是敌人,太复杂了,其实不止她如此,在场家员们都深深感受到了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的伟大真理。

  不过冉姗姗是绝不愿看到她的莲香妹妹被别人以多欺少的,果断挺身而出:“莲香对锋锋好点有什么啊?抱下不稀奇”

  黄莲香更气了:“姗姗”瞪眼喷火。

  郑清梅笑着接道:“锋子对你们两位大婶左拥右抱本来不稀奇,但被抱了还百般抵赖,可就稀奇了哦”

  陈芷芸默契道:“此地无银三百两”

  “”

  不经意间,有腿女人们已经成为了统战线,对于无腿婶们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行为致性表达了高度鄙视,此时婶们赫然发现,在场群众们投向她们的不友好目光居多,时甚感憋火。

  最让婶们气愤的是,那位大家长居然好象神游了,双目无光,对所有正在发生的激烈辩驳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大家长当然听得见,看得见,故意如此罢了,他只是庆幸,至少多数的有腿女人们还是挺矜持挺识趣的,没有随便乱发表意见,否则还真会乱成锅粥不可。而对于家里的这些个刺头,他则打算适当加强下打击力度了。

  乔锋放开两位姨妈忽然起身,不置可否地道:“好了,都解散吧今晚我睡自己房”说罢,头也不回飘然离去。

  家员们登时面面相觑,刺头们瞪眼哼哼番,却是闹不起来了,很快各怀鬼胎散去。

  对于家里出现的这种成了气候的矛盾,乔大家长倒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不说这么多女人,光是两个女人起,就已经很难相处,而如今这么多人,还能不撕着头发打群战,其实很难得了。这得益于他的法西斯专政。

  但要完全掉大家的不满,恐怕也是很不现实的,不管怎么样,适时适当让大家的不满情绪得到小小释放,比起强行压制要好点。偶尔开场集体批斗会,让矛盾频繁转移,其实也不错,只要没有永远的敌人就好,那种阶级斗争影响最坏。

  自然,像今天的这种集体公然对抗,大家长没点脾气也是不行的,他果断取消了晚上的疼姨计划,既是点小小惩罚,也是让大家感觉更公平点。

  而识相的家员们当然发现了大家长很有意见,这晚便安心回房睡觉,包括那对姨妈,她们倒不是定得搞上搞,偶尔私下秀下姐妹感情,未尝不可,事实上如此调剂着点,生活才能更加精彩。

  反正在大家长宣称晚上要睡自己房时,女人们般是不会去打扰的。

  结果才过晚上十二点,乔锋便打电话叫来了最靠谱最朴实的村里媳妇们,这种媳妇在有气的时候才是最合适的对象,让人生不起气。

  暖暖和秀秀拼出了吃奶的劲,还是不幸倒下了,充分释放的那厮搂着她们甚是感慨:“个个都那么吃醋,真是头痛。还是你们两个好啊。”

  暖暖嘴巴甚甜:“其实吃点醋也好嘛,这说明大家都疼你。”

  秀秀接道:“是啊,我们锋子就是个宝贝”

  靠大家长略有汗颜,忿忿不平:“就那几个刺头,每次碰面就整出点事来,本来大家的情绪都比较正常,被这么刺激,情绪都受到影响,整出堆醋瓶子来。”

  暖暖乖巧地道:“别多想了嘛,你那俩大婶和俩姨妈现在就是死对头,反正合不拢,让她们闹就行了。”

  秀秀道:“芷芸般还是比较好的,就是姗姗老是爱挑衅她。”

  暖暖深以为然:“姗姗就是个罪魁祸首,每次都是她挑起事端。都想不通她到底怎么想的。”

  乔锋实在被震撼了,没想连他的村里媳妇都能看得如此明白,叹道:“姗姗确实比较任性点。”

  秀秀笑着打趣道:“锋子你就努力点,抓紧把她办了嘛,那样就好管教了。”

  暖暖咬牙道:“姗姗就是缺男人管”

  “”乔锋咳着正经好几分,板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