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头顿时皱起老高,赶紧起身,奔过来用力搂住某位就差没在脸上写着“我很郁闷”的难得不牛叉的人士。

  “没事啦。”乔锋幸福享受着大厅长的伟大怀抱,特别有依靠的感觉,“这几天心情不好。”

  “噗——”郑清梅迅速明白,吃吃笑了,搂得更紧几分:“走小姨妈今天陪你去玩”

  “不上班啊?”

  “上什么破班”郑清梅不屑道:“还有什么比我们家锋子更重要的?”

  臭美死了某人。

  于是,俩人便在外头顶着太阳爬紫金山,由于不是周末,太阳又大,却是没什么游人,反倒格外清净,就是戴着墨镜的郑清梅出汗着实不少,撑着把太阳伞,还没爬到三分之,便要崩溃了。

  “清梅,我背你”

  乔锋这次并没有继续赶鸭子上山,毕竟天太热了,而且婆娘对他太好,太懂照顾他郁闷的心情,自然感动不少。

  郑清梅抬头仰望眼遥不可及的山顶,有些头晕,客气地道:“那怎么行啊?这么高,我又这么重”

  却已被那厮给背上了,还照她屁股拍了下,嗔道:“假惺惺做什么?老子就算背你走回沪市都没问题,并且心甘情愿”

  “啵啵”婆娘非常感动地在那厮左右脸上各亲了下,“小姨妈好幸福啊”

  乔锋边走边哼道:“臭美吧”

  “嘿嘿”

  虽然山高了点,乔锋的体能还过得去,毕竟平时做某项运动可不少,好歹把婆娘背到了山顶。

  “哇——”郑清梅俯望着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金陵城,花痴番,更是无比幸福,她可是硬被背上来的。

  感动归感动,婆娘倒是没再去慰问,路上那厮实在被慰问烦了,奖了她好多屁股。

  下山时郑清梅仍然被强行背着,乔锋直把这位缩着脑袋当鸵鸟的超级婆娘背进了山下的玄武湖公园,继续顶着太阳瞎逛,好歹还有把遮阳伞,火辣辣的太阳,阻不住俩人炽烈的秀恩爱热情。

  走到条林荫道时,郑清梅终于翻身做主,反过来背着不怎么重的那厮,才走了不到五十米便气喘吁吁,尽管她已经下了最大的决心,这次定不能掉链子,但还是很快就不行了。

  “行了,放我下来吧。”乔锋摇头叹息:“你体能也太差了,难怪总是不经搞”

  “嘿嘿”郑清梅讪讪笑着,无奈地放下了那厮,“我和我堂姐起就可以了嘛再说了,我们要是太经搞的话,那样你就太辛苦了。小姨妈可不想你太累。”甚是振振有辞。

  俩人起手牵着手,并肩而走。

  乔锋不置可否哼了声:“我主要是不想你太早变老,只想和你起做到老”

  “放心好了。”郑清梅高度感动,亦非常有信心:“有你帮小姨妈经常灌溉下草地,定能长期保持容光满面,屁股肥肥的。嘿嘿哎哟——”

  “货”

  郑清梅脸苦色:“已经出水了。”

  “我草”

  俩人又迅速奔回了厅级炮房进行了轮剧烈的体育锻炼,防止过早变老

  对这天那厮没来看他,黄莲香心里有点小小不快,而在上到接她的那厮车上时,见前排俩人隐蔽的小动作不断,甚显亲密的样子,便更加不快了。

  车出省政府后,在后视镜中看得清楚明白的郑清梅回眸笑:“莲香,别多想哦。锋子这几天心情不好,我前面都翘班陪了他半天,好不容易才让他开心不少。”

  “是吗?无错。”黄莲香闻言舒服了点,担心地道:“锋锋,你来那个怎么也不说声?”

  乔锋呵呵地笑:“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还能拿个喇叭到处去宣扬啊?”

  “咯咯”

  倒是这么打趣,点不协调的气氛马上便消于无形,甚是融洽起来,领导终于不吃醋了,热情地问长问短,尽量温暖某人的心。

  又接过甘玉楠好同志,起奔向渡假别墅。

  自然,甘玉楠也对那厮的每月几天表示了极大兴趣,偷乐中亦不忘热情关怀。

  于是在群有爱妇女的殷切关怀下,大监督的心情倒是灿烂了很多,更对家里那群不长眼睛的家员表示高度不满,都没人关注到他的反常,只顾自己去玩了,包括那位看韩剧快要疯掉的号大婶。

  不过等回到渡假别墅,每月那几天的秘密被泄露之后,乔大家长又不堪忍受诸位亡羊补牢的媳妇们及准媳妇们没完没了的高度热情马蚤扰,差点就被热情得崩溃了。连按个摩,都有五六位媳妇及准媳妇过来添乱,居然又争风吃醋吵了起来。

  天啦

  大家长很有唐伯虎未点秋香之前的高度觉悟,被自己几个好吃好赌成性的媳妇闹得只想去上吊,才怪了。

  周六快天黑的时候,在外溜了天的小梅被花木兰亲自送了回来,并且还亲自送进了客厅。

  “花姐姐,你吃了饭再走吧?无错。”小梅拉着人家的手热情挽留。

  “噗——”不少家员此时正在客厅里打屁聊天,闻言不禁都喷了出来,而这当中还包括大家长。

  “不用了。”花木兰甚是难堪地客气道,这花姐姐的称呼确实很雷人,特别是在这些对稀奇特别感兴趣的特殊家庭成员面前。

  先前为了奉命套近乎,可是让花木兰头痛死了,她明知道这种非常不入流的手段,人家眼就能看透,可舍此还真没有名正言顺的好理由。倒是小梅的确是个好孩子,虽然性格比较内向,但和她花木兰还真能聊到起,花队长每每带着她出去溜溜练练什么的,心情亦很愉快。

  而虽然感受到了阿姨们等人的夸张表情,小梅还是拉着不放:“花姐姐,你就留下吧,吃个饭而已。每次都是我吃你们的。”边又朝那厮望去,目光中带着丝请求。而对于那厮,小梅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从她四五岁记事时起,人家早就和她妈经常搂搂抱抱了,但她到目前为止,也开不了口像人家温姿同学那样亲热地叫爸爸。

  乔锋略微坐正了点,轻咳两声笑着纠正道:“小梅,你吃她们的,她们吃我的,其实你还是吃自己老子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那个边小边啊,既然来了,就起吃个饭吧,你为我们这个家提供安全保障也有不少日子了,老是太见外也不好。既然你和小梅合得来,干脆往后有空就和她起睡呗,小梅也难得有你这个好朋友。”

  “咯咯”家员们首先对小边表示了高度有爱,接着马上有了情绪。小梅则对应该算她爸爸的那厮表示了高度感激。

  冉姗姗很有意见,皱眉道:“这怎么行啊?我们这里都可是文明人士,不会随便动手动脚的”边盯着边队长比较酷的训练服。

  郑清梅颇以为然地宣称:“我们这没有男人婆”

  郑清菊咳着以首长的口吻说道:“小边啊,你以前可是名作风优良的高素质军人,但身上的些特殊习惯也不少,贸然和这个家混在起,会有很多不方便的。”首长就是首长,说话就是有水平。

  “”

  向来嘴多的家员们轮流说了圈,可怜人家边木兰无比郁闷地被给了个下马威,仍被很少如此忿忿不平的小梅牵着,对她的阿姨们很有意见。

  “当老子的话是耳边风啊”

  大家长再次表明了他的高度作风与明确态度,瞪眼扫过圈,阻止了更多的废话,其实他先前根本就是在放水,故意拿多嘴的家员们当枪使,好好送了人家边队长个大大的见面礼。

  轻咳两声他语气又缓和几分:“小边,你先回去洗澡换身居家点的衣服再来吃饭吧。往后要是和小梅起睡的话,在家可要注意温柔点老实点,如果大家意见直很大的话,我也没办法继续容留你。”

  “”

  边木兰虽然很憋火,可那厮如此貌似故意开门揖盗的行为,还真让她迷糊了。迅速回到公里外的民房租地,很快保安们非常惊讶地发现了个前所未有的崭新头儿,竟是那么有女人味,呕心死片。

  而当感觉甚是别扭的边队长再次进到别墅准备来吃晚饭时,正坐客厅沙发上等吃的幸福家员们在见识到她的崭新风采后莫不大为惊讶。

  “哇,花姐姐,你好漂亮啊”小梅迅速迎上,像打量外星人样,夸张地围着边木兰转了好几圈。

  冉姗姗揶揄道:“小边,没看出来嘛”

  郑清梅感慨道:“果然是人靠衣装啊。”

  郑清菊遗憾道:“平时干吗总打扮成那样呢?这样多好。”

  “”

  轮品头论足下来,很不自在站在大厅中央接受景仰的花木兰感觉自己就像个人体艺术模特,非常窘迫,而虽然人家语气普遍含有丝尖酸刻薄之意,但花队长多少也有点窃喜,对自己的信心倒是多了点,终于抓上小梅的手热情邀请道:“小梅,我们起去院吹下风吧。”急于摆脱被群无聊人士集体品味的尴尬。

  小梅何尝不懂花姐姐的心,甚是爽快:“好的。”拉着就要往外走。

  “咳咳”大家长适时发话了,点头煞有介事地道:“小花,不错”特别惜字如金。

  花木兰好想哭,终于逃到了外面,发现这夏天傍晚的空气是多么清新,在那屋里实在压抑死了。

  “咯咯”屋内的女人们不忘对小花继续深入八卦番,她们本来就闲着无聊,对找乐子当然很有兴趣,何况这次大家长明显没像往常那样,要求大家对客人们客气点,而是隐晦地唆使大家不客气点,这就难得多了很多找乐子的空间。

  对乔锋来说,他对花木兰主动靠近点其实是持欢迎态度的,因为他行得正坐得稳,不怕被查,生活作风谅别人不敢乱查,家里什么电磁辐射探测仪都有,搞名堂是很不容易滴,除了亲自偷听偷看或者偷拍,不过他又不是聋子瞎子,人家海棠和那小媳妇也不是聋子瞎子。

  毕竟保安队里的“害群之马”只是少数,其余却是真正意义上的高级保安,乔锋希望她们好好保护自己家,适当表示点诚意是应该的。总之,容纳花木兰进屋不是问题,问题是她得好好接受全体家员们的高度密切关注,特别听说花队长的过去很不简单时,大家的八卦热情无疑更高了,花队长也就处在了广大人民群众雪亮眼睛的集体监督之下。

  当然,大家平时呆在起,对于安保任务的安排与协调,无疑要方便多了,更利于展开保护,这亦是乔锋开门揖盗的个原因。

  被品头论足多了,花木兰总算不再太别扭,亦对自己身上所穿的很有女人味的裙子,多少习惯了点。其实女人谁都爱漂亮,花队长就是过去当男人婆太多而养成了个坏习惯,想打扮漂亮点总怕别人说闲话,比如前面那群手下的高度异样目光,她心里何尝不非常清楚,极其别扭。

  乔锋趁着家员们睡觉之前,热情视察了小轮,重点关照姨们等平时不在家者。

  花木兰则头次在别墅里和广大家员们起过夜了,乔锋这晚宣称自己睡,较晚时则非常小心地溜出卧房,特别注意防止第二双甚至第三双眼睛,上次被海棠和周倩倩接连巧合撞上,实在太那个了点。

  由于多留了个心眼,自然就没问题了,乔锋旋即进到甘氏姐妹的房间内,关门又上到床上,切是那么默契。俩姐妹则各紧裹着条毯子,乔锋不无恶意地想到,下面不会都是真空的吧?看这架势十有。

  这次他的任务比较重,俩姐妹都得按遍。

  “麻烦锋子了。”甘玉楠再次表达了感谢,总是口头上的。

  “有啥。”乔锋笑着按上了甘玉楠的背,随口询问:“最近感觉怎么样?”他还真拿自己当心理医生了。事实上最近甘氏姐妹都没去找叶医生,她们更相信某人而不是那位曾经诊断错误的妇科权威,没点介怀才怪,而且现在连针灸也不用了,那效果远远比不上某人的超级按摩,这是她们在充分体验过后的极其强烈的感觉。

  甘玉楠忍着高度尴尬,如实回道:“每次过后两三天内都很正常,之后还有点点问题。而以前接受叶医生的针灸治疗,每次过后只有半天到天的时间正常。”

  甘玉春红着脸接道:“我觉得效果很明显的,现在整个人都轻松好多,心情也愉悦多了,和过去完全两样。我我比我姐好象还要好点,上次周三按过后,到现在都还没问题,不知道还要不要再按了。”

  我乔锋轻松并欣慰地道:“看来情况应该还是蛮不错的。不过我毕竟不是专业人士,只能定性分析,达不到定量水平。我们还是按照保守点的方法,继续进行吧,尽量饱和点,争取劳永逸。”

  俩姐妹点头应着,颇以为然,这等难堪事困扰她们太久了,当然不希望反弹。而且这么多按几次后,她们也没再有开始时那么大的难堪,比如乔锋这会说着双手已经按到了甘玉楠的腋下,她那柔软之物被触到也没什么大的不适反应,结果那厮为图方便,便没太注意让手往后压着,那样挺累的,于是双手不知不觉便直挨着那里,由于不是顶尖要害,刺激毕竟有限,俩人均未感觉有多难堪。

  甘玉楠的呼声走高不少,乔锋适时坐上她的屁股,继续轻松交谈排解大家的尴尬

  甘玉春终于也被坐出了让她非常舒畅的激动时刻,此时的甘玉楠则颇为难堪,她前面在率先高了之后,却是不好马上处理毯子中的那大片狼藉,湿湿凉凉的感觉让她格外不自在,总算熬到了头。

  “那我先走了啊。”乔锋完成任务便马上下床了,为甘氏姐妹按摩疏导心理兼生理,对他来说算得上空前挑战,总算又平安渡过。

  “谢谢了。”俩姐妹非常衷心,甘玉楠并内疚道:“改天方便时,我定帮你好好按下。”

  “别那么客气啦。”乔锋笑着走向门口,“有空再说吧。”有合法合理的好处,他要客气才怪了

  353剩女问题

  353剩女问题

  出门之前,乔锋先是拉开条门缝,仔细倾听了下,未察觉到异样,这才伸出脑袋,跟做贼样瞅了圈,好歹平安离去。

  搞得老子好象还真有问题样

  至于床上的甘氏姐妹,对对方的马蚤性则均有了非常深刻的认识,彼此彼此,害臊完后也就不稀奇了,并且她们都拿这是在进行科学治疗的理由来安慰自己。在效果很明显的前提下,她们当然不会半途而退。

  李小娟最近特别注意观察黄雪玲她表现,发现仍是那么淡定,点异样都没有,对自己先前倾家荡产投入的十万赌注自然非常焦急。

  于是在周日下午那厮去机场送走郑清菊回来之后,李小娟便拉着他来到了健身房,站在窗边看太湖。

  乔锋心知肚明,微微笑:“小娟,怎么啦?”

  李小娟抠着手指甲,皱眉抱怨起来:“哥,你怎么还是点动静都没有啊?这都多久了?你跟雪玲她妈起睡了这么多次,总该有点进展才行呀。都白睡了”

  我乔锋伸手敲了颗板栗,板着脸道:“小娟,你这思想要不得啊哪有鼓惑自己哥哥去泡同学妈?”

  李小娟揉了揉脑袋,苦着脸道:“反正迟早都是要泡掉的,迟泡不如早泡,雪玲她妈都不小了,应该尽量多享受下做女人的快乐哎哟——”

  乔锋又给了板栗,瞪着眼斥道:“你才多大啊?整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哼,看来家里得整下风气了,重点就针对你们这些小孩子”

  “什么呀?”李小娟忿忿不已:“我都二十岁了呢姿姿才十六岁,她懂得可没比我少”

  乔大家长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点严重性,他更是有点转不过弯,皱眉仔细打量了那小八婆番,胸前好象还真比过去鼓了点,屁股也稍微挺了点。怎么就二十岁了?

  李小娟被盯得甚是不好意思,红脸嗔道:“哥,你老这么盯着我做什么呀?我真有二十岁了”说着还挺了挺胸。

  “呵呵”乔锋收回目光点了点头,感慨道:“是啊,不知不觉我家小娟就长大了。”

  “时间很容易过的。哥,你要抓紧点才行啊”李小娟不失时机继续鼓惑。

  “”大家长很是无语,又给了颗板栗了事。

  随后,乔锋便特意多关注了下那些平时很少关注的小朋友和年轻女孩们,还真发现个个都长大不少,或者更成熟了点。像黄雪玲,更加亭亭玉立,在外头应该很容易成为小万人迷。只可惜大家长平时迷恋姨们婶们太多,眼光太高了,不熟很难入法眼,就算熟了,这些下辈,也不能轻易入法眼。

  见到王月时,乔锋赫然想到她好象二十七岁了,其余如李小琳上官影胡媚等人,年龄其实都不小了,感情方面均是片空白。在如此大家庭环境下,她们的确也很难在外面找到什么感觉,则以大家长为基准,别的男人根本就相差太多,二则她们不想失去在大家庭里的宝贵位置,而在找了男朋友后基本就会疏远了。这个家,别的男人不可能溶进来,且不说那当家的男性公民,其余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