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换来换去的,感觉会更加新鲜。我再专门包架民航机当私人飞机用,反正周末总能团圆。哼,思维太僵化是不行的”

  “”乔正天咽下口恶气,“对了,清菊过完国庆就下来了,提前恭喜你有个正军职参谋长老婆啊。”

  “谢了”乔锋得意地点头,“红包就免了吧,大票收习惯了,几百万收起来没感觉。”

  乔正天未置可否:“佳佳呢?谈好理想没有?”

  “做经侦吧。”乔锋叹了口无奈道:“她就是嫌交警太低级了。其实工作哪分贵贱呢?”

  “你是情愿扫大街,还是情愿扫厕所?”乔正天鄙视不已。

  乔锋眼睛瞪:“扫黄”

  “呵呵”

  “”

  乔锋加速赶回沪市已是中午十二点多,肚子空空如也,径直朝负旦大学奔去。他已经事先和两位小朋友约好,请她们吃顿。反正没多少事,不如向家员们轮流奉献点爱心,这样日子挺容易过的。

  等他开到校园里作为预定会合点的个什么湖的边上时,正翘首等待饿得半死不活的黄雪玲和李小娟马上在第时间撒腿冲了过来,迅速又钻进车内在中排坐下,抱怨不已。

  “哥,你怎么这么慢啊?肚子都饿扁了”李小娟夸张地揉着肚子。

  “我们都等好久了。”黄雪玲脸痛苦。

  乔锋边把车快速开向校外,边呵呵笑道:“你们可以先买点零食填下肚子嘛。”

  李小娟不爽道:“那还不如先吃饭呢。”

  黄雪莹吃吃地笑:“肚子饿点,吃得会更爽”

  我

  乔锋随即把这对小饿鬼带到了肯德基店,正好午餐高峰期已过,很快便轻松要到了三个全家桶套餐,花了百好几十块大钞。

  “我们去公园吃吧”

  听到那厮的热情建议后,两位饥肠辘辘口水马上就要汹涌流出的小朋友们好想哭,非常不情愿地跟在那厮身后,朝停在外边的车子慌不择路地赶去,好想个小时能缩短成分钟。

  乔锋当然不会太饿着大家,在车上便让李小娟开了桶,分着狼吞虎咽吃了起来,实在是空前美味,不胜惬意。大抵每次饥肠辘辘之时,都是味觉最好的时候。

  在免费公园里的个湖泊边,三人挨着靠在张假冒伪劣的木凳实为石凳上,已经把三大桶套餐干了个精光,除了坐中间的大家长外,边上两位小朋友的肚子却是鼓圆鼓圆的,饱嗝不断,舒服得不行。大家长则因为考虑到她们还在青春期,实在不忍心饿着她们,便严格限制了自己的食量。他发现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是非常宝贵的,越发有了爱护家员的觉悟。

  “雪玲,小娟,你们好象是大四了吧?无错。”乔锋适时和她们谈起了理想,“这是人生的重要转折点,都有什么打算没有?”

  黄雪玲马上回道:“我打算毕业就走入社会”

  李小娟道:“我也是”

  “本科学历好象有点偏低啊?”乔锋谆谆引导。

  “学历不代表能力。”黄雪玲说得条条是道:“早点进入社会,更能尽快提高自己。老,其实用处不大,我们又不是做研究的。”这位小公主认为只要说通了那厮,她妈那关就无所谓了。

  “就是”李小娟颇以为然:“我已经读够了。再说哥你高中都没毕业,不照样混得风风火火,谁比得了你啊?我们起码还大学毕业了”

  我乔锋转头瞪了那小八婆眼,“哥可是混社会大学的唉,你们不想读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们。说心里话,我虽然希望你们多读点书,更有点出息,但不太放心把你们放出去闯荡。”

  黄雪玲激动说道:“我们就是不想离开大家,才打算早点进入社会的。”

  李小娟可怜兮兮地道:“在外面好孤单的,我们会闷死的。现在我们家都有这么多公司,需要很多的管理人才,我和雪玲可以被好好培养出来的,又何必骑驴找驴呢?”

  乔锋哭笑不得:“谁规定定就得出远门去读研究生?在沪市金陵和杭州读研都是可以的,不会影响到团聚和你们的归属感,而且我还会把你们继续安排在起。嗯,你们现在年龄还小了点,进入社会有点偏早,最好还是晚点进公司。再好好考虑下吧。”

  黄雪玲和李小娟欢快地嗯了声,被如此分析之后,她们的忧虑却是突然没了,完全放松下来,她们就不想彼此分开,更不想和大家分开。

  “小娟,那我们还是读研吧”黄雪玲马上便有了新想法,激动道:“看看在哪里读比较好。”

  “去杭州吧”李小娟顿时兴奋起来,“我最喜欢西湖了。”

  黄雪玲皱眉:“怕回家不方便啊?”

  “没事。”乔锋说得轻巧,“从金陵沪市和杭州三地回我们的太湖别墅,在距离和时间上都差不多。我们的家就是中心”

  “那就去杭州”黄雪玲也特别迷信下有苏杭的传说,“我们报考浙大”

  “嗯”李小娟坚决应道。

  大家长当然不会打击她们的积极性,见到两位小朋友眉头舒展开来,完全没了前面段时间的那种烦恼表现,他何尝不是很欣慰。

  在家员们处在人生重要转折点时,当然是大家长站出来指点迷津的时候。

  开心过头,李小娟居然忘记了黄雪玲她妈是谁了,抓着那厮的手抱怨起来:“哥,你怎么还没搞定莲香阿姨啊?马上就快五个月了,我的十万块啊你可要抓紧点呀”

  我乔锋真不知道该说那小八婆什么好了,只见另侧的黄雪玲已经快把眼睛给鼓爆了,咬牙切齿瞪着这侧的李小娟,“小娟,你我以后不跟你起了”赌气直接划清界限。

  “哎哟——”李小娟捂着脑袋痛苦叫出声来,却是连遭到那厮几颗货真价实的板栗伺候,并忿忿斥道:“小娟,你的思想也太坏了点,居然鼓惑自己的哥去泡同学的妈妈。这像话吗?看我敲不烂你脑壳”其实他也舍不得敲这八婆妹妹,但为了团结的全局,又不得不敲。

  “哎哟——”李小娟哭不堪言,郁闷万分,“我忘记莲香阿姨是雪玲她妈了。”

  “哼,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话了?”乔锋举着手威胁道。

  李小娟痛得猛摇头:“不敢了”总算让黄雪玲稍稍平息了口恶气。

  乔锋瞪眼正色道:“赶紧向雪玲道歉”

  李小娟苦着脸,伸手越过那厮抓到了黄雪玲的手,遭到了挣扎性拒绝,她仍然非常诚恳地道:“雪玲,对不起了,我不该鼓动我哥去泡的。你就原谅我吧。”

  “哼”黄雪玲火气还更大了,重重哼了声,扭过头去不愿搭理那可恶的小八婆。听到泡她妈几字,小公主就感觉格外刺耳恼火。

  乔锋又淡淡敲打道:“雪玲,对别人的诚恳道歉,还是要尽量接受啊。”

  黄雪玲转头过来,脸气恼:“叔叔,小娟她根本就是乌鸦嘴,最讨厌了平时我都忍了她好久,经常说我妈怎样怎样,我都当作没听见。这次她真是太不像话了”

  乔锋马上冷哼了声:“小娟,是这样吧?无错。”右手则高高举起。

  “我错了”李小娟哭丧着脸,认错精神无比空前。

  “哎哟——”还是少不了被敲几板栗,非如此不得以平民愤,当然是为了平息黄雪玲的怒火,人家妈妈目前的暧昧地位本来就丢脸,那小八婆还直接往人家心窝去捅刀子,不敲爆脑袋天理不容。

  不过两位小朋友终归还是不记隔夜仇的,反正李小娟那小八婆的嘴巴,黄雪玲也早就深有体会了,无可奈何。在大家长的番殷切搭桥沟通下,在被送回学校下车之后,她们终于又手拉着手了。

  目送她们进了教学楼,乔锋这才掉头离去,附近的辆宝马则直停在那里,里面坐了名正在用笔记无线上网的女保安,除了建立保安群实时群体联络外,还可以用电脑做很多业余之事,保安工作绝对不会无聊。至于电量问题,由于车上放了几台笔记,接力连续使用个白天绝不是问题。

  这年头,有钱就是好办事,在加入新组织近半年之后,女子保安队深刻理解到了钱就是战斗力的真谛。

  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乔锋别出心裁不由分说地把陈芷芸给硬拉进了婶级卧房,他觉得这老姐和那大婶的感情还是可以好好培养恢复下的,而这阵子那大婶平时确实有点孤单,多个伴就好。

  “小锋,你要干什么?”被拽着挣不掉的陈芷芸气愤不已。

  已先躺到了床上的冉姗姗也皱眉:“锋锋,你把她拉来做什么?”

  乔锋甚是干脆:“起睡觉”

  “不行”俩人回答都非常坚决大声。

  “又不做什么,怎么不行?”说着乔锋已把陈芷芸拉到床边往上推,“起睡吧,这样也热闹点,以前你们两个不是老爱呆在起吗?关系还得注意维护下才行,彼此之间的成见不能太深。”

  “”

  不管她们乐意不乐意,乔锋已经手搂住人的脖子,躺在了她们中间。关于陈芷芸和夏雪莹形同虚设的地下关系,那厮现在决心完全曝光了,这样以后在家做事也方便点,如今平时家里能随时做的媳妇已经不多了。

  冉姗姗和陈芷芸隔着那厮的胸膛,互相恨恨瞪着,鼻子不时哼哼两声,就想看透对方到底有多虚伪。想当年,她们为了争当那厮的“第监护人”,可没少闹过矛盾,如今那厮却成了她们的第监护人,实在是世事难料,风水轮流转。

  乔锋往两边各偏头望去眼,笑道:“老这样互相瞪着做什么?把眼睛瞪变形可就不好了啊。姗姗,芷芸,都笑个吧。”

  “哼”却几乎同时传出两声重重的哼声。

  “屁股都痒了吧?无错。”乔锋马上严厉几分,“敬酒不吃想吃罚酒?”

  俩人心头不禁颤,这才皮笑肉不笑地嘿嘿两声,眼睛仍在喷火。

  “哎哟——”俩人很快被假装发怒的那厮给掀了个底朝天,屁股各挨了两下,“让你们不听话”

  才刚刚抬头,陈芷芸又痛现夸张物事雄赳赳地撑在了她的面前。那物事的主人哼道:“既然这么有空斗气,那就把气发在它上面吧。”抓着这位老姐的嘴巴便是挺,见缝插棒,硬是塞了进去。

  陈芷芸好想哭,呜呜几声也无济于事,仍被顶得紧紧。旁边那位大婶的嘴则顿时张得老大,她对陈芷芸的地下关系直是非常确定的,但从来没见识过,更不用说如此雷人动作,尽管这大婶并不只次见过类似动作,但那都是偷偷的,不像眼下如此公然。

  冉姗姗的心脏差点受不了,但仍看得目不眨睛,瞪着那不要脸女人喷火的眼睛,咬牙忿忿不已:“叫你再装正经”非常解气。

  乔锋迅速回头瞪:“姗姗,闭上眼睛睡觉了这种动作不能看”

  冉姗姗不情不愿地哦了声,暂时闭上了眼睛,但很快她又会偷看。某人之所以如此说,完全是为了照顾大家的面子,他此番揪住那老姐做示范,更多则是为了以后打开姗姗大婶的嘴巴。做他的女人,不用嘴是不行的,迟早还得用,那样能表现出更多的亲密。

  陈芷芸有苦说不出,面对那可恶大婶的落井下石,只恨不得把她的屁股打爆,但此时她只能不自觉地帮那厮卖力吞吐,平时反正也吞习惯了,这次主要就是在那大婶面前丢了丑而已。陈大姐同时却有预感,那大婶等下也是会丢大丑的,于是她便更卖力地帮那厮鼓起劲来,想让那大婶届时好好尝下滋味。

  在大婶的偷窥下,被那老姐如此夸张服侍着,那厮哦哦爽得不行,心理更甚于生理。

  而出乎陈芷芸意料的是,当那厮拍着她的脑袋示意时,她很兴奋地吐出,想着这下可以见到那可恶大婶的精彩表演了,好好找回场子扬眉吐气把,谁知那厮却不客气地脱了她的裤子,抓着屁股惬意地捏摸两把,“芷芸,谢谢你了。”

  让陈芷芸丈二摸不着头脑,那心脏跳得很快的冉姗姗也是头雾水。

  “哦——”乔锋舒服的顶,深深没入那老姐的半湿深渊,格外有压力,特别尽兴,那老姐则完全无语,直到马上又被连顶两大下,荡漾的声音是那般激动人心,让某人爽到骨子深处。当着大婶的面光明正大地做这等事,感觉当然是很不样的,何况那俩人关系又是如此特殊。

  靠,让你们喜欢当第监护人,老子先监护了你们抱着如此亢奋的想法,乔锋顶得越发激烈爽快。

  爆爽轮,陈芷芸早已丢了魂儿,飞上天不知多高,把最糜烂的幕几乎完全无保留地暴露在了偷窥的冉姗姗面前,在相当程度上促进了这大婶的领悟能力。

  “芷芸,我们就这么睡吧,明天早上再清理了。”乔锋侧过身子,继续顶在里边舒服泡着,实在不想出来,双手则抓紧了她的臀侧,以保持亲密接触。

  陈芷芸郁闷不已:“这样哪睡得着啊?哦——”马上被那厮顶了下,甚是轻巧地道:“老实点,别乱说话,别乱动来动去就行了。”

  身后的冉姗姗忽然忿忿补充道:“不就睡得着了”

  “姗姗,你真不要脸”陈芷芸马上意识到了那大婶的存在,并明白先前肯定被偷看完了,恼羞成怒下后反而放开:“哼,我和小锋早就在起了。稀奇哦——”

  乔锋实在受不了又顶了下:“好了,再罗嗦等会又睡不着了都睡觉吧,别乱说话了”

  冉姗姗却马上从后面摇着那厮,皱眉道:“锋锋,别这样睡,对身体不好的。快点出来吧,洗洗睡了。”

  “不想出”乔锋摇头坚决抓紧了那老姐的屁股,那老姐则不禁扭动屁股配合,糜烂的又随即发了出来,而某物则马上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事实再次无情地证明,但凡每次想泡着睡,几乎都无法成功,人的贪念总是无尽的。就像憋着大泡尿样,不撒掉是睡不塌实的。姗姗大婶的看法是正确的,她和那厮何尝又没为此失败过多次,尽管大家其实都喜欢如此泡着幸福地睡。

  冉姗姗不干了,便从后面紧紧抱住那厮,硬是不让他骑上陈芷芸的屁股,苦口婆心地劝道:“锋锋,别弄了晚上才多久啊?憋下就过去了”

  这大婶说得轻巧,却把两位热情迅速高涨的当事人憋得痛苦厉害,陈芷芸意外发现自己竟点都不难堪,仿佛做这种事就像按摩般,用力回头瞪着那大婶,气愤不已:“快点放开我家小锋”

  冉姗姗咬牙回瞪着:“我就不放开怎么了?憋死你这让你来我家锋锋”

  “姗姗,别闹了。”乔锋哭笑不得,“撒屎撒半很难受的。”难得意外有如此和谐的场面,他并不打算随便使硬,还是用文明手段为好,争当文明劝解员。

  冉姗姗并不让步:“她都已经有次了”

  陈芷芸哼道:“你眼红啊?”

  “是又怎么了?”

  乔锋弱弱地插道:“姗姗,那我先给你次吧?无错。”陈芷芸则哦了大声,却是被顶了大下。

  听到这声音,及那厮的热情邀请,冉姗姗却顿时脸红了:“我才不要呢”

  乔锋实在无语:“那你放开我呀”

  陈芷芸更是火了,狠狠威胁道:“姗姗大婶,你再当灯泡,我就和我家小锋起弄死你”

  “你敢”姗姗大婶可不是被吓大的,马上松开了手,因为她赫然见到了那厮目光中的丝邪恶,立即两滚翻出老远,边忿忿嘀咕着:“不跟你们罗嗦,我要先睡觉了。小点声音啊哼,真不要脸”鄙视的目光始终落在陈芷芸的身上。

  陈芷芸却是无暇理会那大婶了,因为那厮已经顺势翻身上马,抓着她练瑜迦练出来的超级弹性屁股,直接进行高速打桩机的程序,实在憋得太爽了,非常需要热烈宣泄下。床上很快便只剩下俩人夸张的声音和沉重的喘息,亦有种空气混杂着水的特殊挤压声。

  某大婶当然睡不着,很是无奈的继续偷窥。

  终于平息下来,为了避免那老姐染上妇科病,乔锋还是裹着毯子抱着她去了浴室,快速泡着清洗遍,然后才回到床上,此时那姗姗大婶倒是安详地睡了过去,就是脸拉得老长,非常不乐意的样子。

  摇头笑,那厮惬意地各搂着位曾经的监护人,直感生活太美好,夫复何求。

  次日早上特意晚点起床,于是家员们惊讶地发现陈芷芸昨晚居然和那姗姗大婶起,结果这个晚上所引起大家的遐想,自是非常丰富,加上随后那大婶必然会愤慨地走漏风声,陈芷芸的关系便完全公开化了。这正是某人的目的

  明天就是国庆节了,晚上家员们全部回到了家里集合,个个兴高采烈,就像被特赦样,很想跳到天上去。

  但让大家纳闷的是,她们直搞不清这次到底要去哪里,只是被那厮要求收拾下个人生活用品即可。好象还挺神秘的。

  第二天大早,又是轮拍屁股敲脑袋伺候,总算把大群懒家员给轰了起来,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