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两人各驾着自己的车,前后,来到家上岛咖啡馆的外面,不大的停车场内,密密麻麻摆满了车,此时还剩有三个车位,进入的路径实在复杂得夸张。

  于是,那位著名的马路杀手头皮马上鼓起了寸高。

  乔锋很轻松地闭着眼睛把车开进了个空位,然后开门,下车,看着那只还傻乎乎等在外面的可怜的小甲壳虫,他可以发誓,如果这位大婶能成功进库,他敢把乔字倒过来写。

  不想多浪费时间,乔锋干脆把她又推到副驾上,看了眼现场情况后,直接闭上眼睛,故意把油门轰得老大。

  “呜呜”小甲顿时如同道闪电,稳稳当当迅速停入,大秀了把,这厮就是想从各个角度来打击那只超级菜鸟。老子让你等着瞧!

  冉姗姗的嘴巴张成了型,半天都没合拢,直到乔锋推了她把,才醒悟过来,开口居然就雷出句:“你教我开车吧,我给你开教练费。”

  我靠!

  “”

  求推荐票!

  第五十六章客串家长求推荐票

  做教练的请求,理所当然被乔锋严词拒绝了,他还没有闲到如此蛋疼的程度。

  两人来到间独立雅间进行密谈。

  向服务员点了所需的东西,门被关上后,冉姗姗立即严肃盯着这厮,开门见山道:“乔锋,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家月月?”

  对这种弱智问题,乔锋直接无视,迎着她的目光,平静地道:“冉女士,这场合比较正式,暂时就不称你大婶了。我这个人,本来就够自以为是,没想到,你比我还要更善于幻想。我在想,王月早该成年了,去管个成年人的个人问题,你不觉得很无聊么?她怎么想的,我不想知道,我对她暂时也没什么兴趣。所以,你刚才问的只是个废问题。”

  冉姗姗恨恨瞪着他,咬牙说道:“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污蔑我家月月!哼,就你这样?我家月月才看不上眼呢。”说的同时认真打量了下这厮,却发现他还真有点酷,心里不由紧了几分,担心起自家女儿来,真要看上怎么办

  “呵呵,说我污蔑?这顶帽子有点高了,不过念在你是大婶的份上,我暂时不跟你计较。”乔锋往后仰了仰头,长吸口气,心平气和的认真说道:“冉女士,你找我谈话,意思我很清楚,也很理解,否则我也不会闲得蛋疼,来接受你的邀请。要知道,你可是有家有室的大龄良家妇女,长得还勉强,有点出墙红杏的潜质,跟你单处室,这对我的名声影响很大。所以,希望你说话礼貌点,严肃点,正经点,别老说些次要问题。另外,如果你还没见识过我的嘴巴,估计今天会给你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记住,要冷静,不要激动,那样除了让你虚火上升,把肺气炸外,别的点好处都没有,我这可是好心提醒你,毕竟你是大婶,对于尊老我还是比较注意的。好了,你继续说吧。”

  “”冉姗姗喷火的眼睛足足盯了这厮五分钟,言不发,奈何人家压根就不接受她的眉目传情,悠闲自在得很。

  总算等到端着盘子的服务员走进来,放下两杯乱七八糟的玩意,礼貌招呼声后,又出门关上。

  掏出黑白诺基亚看了眼时间,乔锋提醒道:“冉女士,我们是来谈问题的,拜托别老是对我放电,我的免疫力虽然很强,但这样还是会影响到我的个人形象。这个就算再花心,也不能随便去勾引大婶吧?好了,说正事,你家女儿应该是遇到青春期的心理问题了,我们做家长的,可以就这个问题心平气和地切磋下。”

  这厮边把手机往裤袋塞回,边阐明自己的作风:“我这人,最讨厌别人不礼貌。对所有不礼貌的人,打击没商量。你知道就好了。”

  在四十几年的修为下,冉姗姗又花了三分钟,才算让自己平静下来。

  “月月心里怎么想的,我现在是越来越不理解了。”冉姗姗皱眉感慨番,换了个比较礼貌的口吻,询问道:“乔锋,你经常和她在起,应该会知道点吧?”

  “不经常,偶尔而已。”乔锋纠正了下,沉吟道:“我只是个男人,和月月不过君子与女子之交,比水还要淡。凭这不多的几次交往,我感觉她现在还没有脱离小孩的心境,怕找男人,怕结婚,应该是种综合恐惧症。更关键的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对捆绑成夫妻这点应该极其反感,而恋爱自由则是她的强烈追求。这种情况下,你要还傻乎乎地去逼她做最讨厌的事情,纯粹是算了,不想说你。我的主要意见就这些,你自己去理解吧。其余的?好象没什么说的了,我和你毕竟不是代人,可是有明显代沟的。”

  说完,这厮只感觉喉咙发热,心道这做家长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抓起杯子没几秒便喝了个精光,觉得仍不过瘾,干脆把冉姗姗那杯还没喝过的也拿了过来,口气也喝个精光,最后抹了抹嘴巴,忿忿不已:“冉女士,请我做报告,就点这么点东西?你也太小气了。下次我可不会再随便赴你的约,名声是小,窝火是大。”

  冉姗姗此时显得若有所思,正认真思考那厮的高级分析结论,对他的冷嘲热讽等等则听而不闻。无疑,这位大婶的修养还是比较高的,特别是适应力格外强,让那厮不由有些郁闷――对方不上火,他就不怎么爽。

  会过后,冉姗姗抬起头,殷切地看着这厮:“乔锋,我想和你合作,起对月月的心理进行开导。至于报酬方面,我觉得你并不是那样的人,我要是说出来的话,你肯定又要发火,所以就不用了吧?”

  合作?报酬?我靠!乔锋正色道:“冉女士,我现在是芷芸俱乐部的首席监督员,肩上抗有百位员工的重大监督职责,可不像你这种家庭主妇,应该没说错吧?对方气鼓鼓瞪眼并未否认可不像你这样,整日闲得无聊,开着车到处瞎逛你丫还真是瞎子。我没有多余的时间,也不能随便离开俱乐部,更主要的,我没这个义务,你不是我什么人,月月也不是我什么人。当然,本着颗仁慈善良的心,对于主动上门讨教,还比较礼貌的,我原则上不会赶人。只不过冉女士,别管我没提醒你,我现在可是知名人物,只要你不怕被人说闲话,大可来找我,我不会很介意的。”

  冉姗姗听出了他的意思,脸上顿时微红,却又振振有辞:“我是大婶,怕什么?相信你也不敢对我怎么样!”为了女儿,她决定豁出去了。至于这难听大婶的称呼,她却是在无意中不知不觉接受了。

  对她的伟大牺牲精神,乔锋多少有些惊讶,想来世上老妈还真好,唉

  “我很忙,天天找我是不可能的。”乔锋没有明确否定,只是说道:“要找我得先预约,无预约不见。”

  “嗯!”冉姗姗点头道:“我知道的。我其实也很忙,天天要做很多事,不只是单纯的家庭主妇。”澄清了个事实。

  乔锋想了想,漫不经心的又提醒道:“上门不能空着手,这样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当然,我是不会随便收钱的。”妈的,天下有免费的午餐么?

  “啊”冉姗姗惊了下,旋即马上领会,“放心好了,这不是问题。”哼,还以为你多有风度呢,也就是个贪小便宜的角。嗯,这样就好对付了

  谈完正事,乔锋又不正经了,直勾勾盯着她,玩味道:“冉大婶,你前面是想去那家侦探公司吧?”

  “谁说的?”冉姗姗忙摇头:“没这回事!”

  乔锋不置可否:“那个你喜欢调查谁不关我的事,但请不要来调查我,这样我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希望你考虑清楚点。我这人,说话码归码,当我很客气地提醒你时,你可得重视了。”

  “我才没想过调查你呢。”冉姗姗继续矢口否认,心里却是惊讶万分,怎么这人能看到自己的内心呢?不由有些害怕,调查的念头马上缩了回去。

  “其实啦”乔锋沉吟着指点道:“有些人还是调查下好,比如曾家的两个公子。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云起雾里番。

  这厮倒是调查过曾家二公子,实在让他极其不爽,浪费了血本,却是个超级无用的废材。当然,这仅仅只是十万块高价服务项目中的小部分。

  “这样啊?”冉姗姗现在可是越来越会听话,马上又冒起了调查的念头。不过对眼下的这尊大神,她却是不敢了。

  “那今天就这样吧,我家里还有好几口人,正嗷嗷待哺,可没空多招呼你了。”乔锋果断起身,交代道:“我号码是没正事千万别来马蚤扰我,我可是有家的人。你买单,再见吧!”说完就朝门外走去。

  “唉唉,等我下。”冉姗姗马上追了上去,又次死死拽住这厮,哭丧着脸,“你还得帮我把车开出去啊。”

  我靠!

  妈的,超级菜鸟!乔锋在驾车往家里奔去时,仍不时忿忿骂上句。

  鬼使神差接受这项开导女儿不是他的的伟大任务,或许是时心血来潮,不过这厮对伟大母爱还是比较尊敬的,这应该是最重要的原因。至于其它的,反正主动权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他想接受预约就接受,不想接受就不接受,其实没啥损失。至于给那个让自己“等着瞧”的大婶沾上点不好名声,也许在灵魂深处会有丁点类似的邪恶报复念头。但无论如何,乔锋认为自己在整体上是个大好人。

  冉姗姗胆战心惊地往家里“爬”去

  家里,陈芷芸应该在书房忙工作,周倩倩则在客厅看电视。

  听到开门声时,周倩倩马上起身跑了过去,热情迎接。

  “老公,外面天好热呢,怎么还出去那么久啊?”目光中的征询意味不少,不解地看了看那个袋子。

  乔锋直走到沙发坐下,把拧着的袋子往旁边丢,伸出脚等着被服务,敲了下那正蹲着认真服务的媳妇的脑袋,慈中带厉地说道:“倩倩,不要随便打听不该打听的。”

  “哦!”周倩倩鼓了鼓脸颊,不太情愿地应道,边迅速帮这厮换上了拖鞋。

  乔锋随即掏出裤袋里的卡晃了晃,淡淡解释道:“花了卡上的十万块,是正事。”

  周倩倩乖巧地道:“我知道啦。这卡本来就是老公的嘛。”很粘人地缩进了那厮怀抱,两人小小恩爱番。

  会后,两人分开,乔锋拧着袋子朝书房走去,边交代道:“倩倩,你自己玩吧,我和陈总还有正事要谈,别随便打扰我们。”

  “嗯!”

  走进书房,随手关好门,那个背影仍是如既往的没半点反应,显然非常投入。

  乔锋来到桌边,把袋子轻轻放上,终于吸引了陈芷芸的注意力,这次她只是稍微惊,身子往另侧闪出半米而已,拍胸瞪眼嗔道:“小锋,怎么每次都不出声的啊?吓死姐了!”

  “呵呵,不是我不出声,是你太投入了。”乔锋笑笑,拉了条凳子坐下,轻咳两声正色道:“我上上个星期找了家侦探公司,对夏芷芸进行了下外围调查这个袋子里装有她和她那俱乐部的些基本情况,另外还包括她现在的人际关系,其余俱乐部的情况,等等。你拿着参考下吧。知己知彼,才能生存!”

  “啊?”陈芷芸惊讶不已,马上又感动起来,鼻子酸酸的,“小锋,你对姐真是太好了,这么热的天还跑出去。”心疼地握住了那厮的咸手。

  “咳咳。”乔锋忙挣了下,回头瞅了眼门口,煞有介事地道:“姐,倩倩在呢,我们得注意下影响。”

  “哎呀,都忘记她也在了。”陈芷芸缩回手,悻悻说道:“不过我们的关系本来就是纯洁的,怕什么?”

  “人言可畏啊!”乔锋深有感慨地道:“倩倩其实是个大醋坛子!”

  “噗嗤”

  “那个服务费暂时就不向你要了,以后再说吧。先过好眼下的难关。”

  “谢谢你,小锋。”陈芷芸点也没客气。

  靠,你还真是的,也太不含蓄了!

  “客气啥,我们都谁跟谁啊?”

  至于更多的想法,乔锋并不打算说。

  求推荐票!感慨下,近段时间大脑直绷得比较紧,都有点麻木,看来得多找乐子调剂换换头脑清醒下了。

  第五十七章虐待领导求推荐票

  比起前段时间的沸沸扬扬来,新的周,乔锋的日子相对平静多了。

  上周四贾璐接受了录音专访,然后都市频道爆出段很无趣的八股新闻,比如作为名警察,就得为人民服务,当仁不让而对于这名警察闪电出击的解释,则说只是情况危急下的时本能反应。至于另名五好男性市民,则被很自然地忽略。

  结果难让大家满意,但作为主要追踪的都市频道随后在此问题上几乎完全偃旗息鼓,这个热点自然就冷了下来。正好这段时间又传出了另条重大娱乐八卦,半个月后大明星李小琳要来麓城开演唱会,无聊媒体们于是恢复了其八卦的本性,转移了视线。

  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在于谭蓓,她现在可不敢再去捧那位素未谋面的虚伪五好市民。对这个准备将来炮打死的对象,自然得先低调,这样大家才好接受。所以这段时间里,谭大记者又跑在了各条采访战线上,而乔锋现在则又开始看都市时间了,并且每天都能见到这名大记者,发现她变漂亮了点――自是憎恶减少的缘故。

  每天上班打两只“老虎”,摆下首席监督员的威风,嘴里总有吃的,耳边总有大明星的八卦,还有名警花天天来接受被摔交的训练,这样的日子,实在太逍遥了点。乔锋觉得自己很幸福,当然这还要包括回家后两位美丽大方保姆所提供的殷勤服务。对于如此美妙的生活,他非常珍惜,自然不会随便被别人打断,而维护幸福美满的生活,则是他目前的主要职责。

  周四中午,贾璐又来了,而这星期她可是每天都来,除了接受被摔交的训练外,还频繁出入各楼的相关活动场地,很快融进了无聊妇女们的生活,这对她这种赋闲的人来说,无疑是个很好的弥补,尽管还带着某种目的。至于人们在背后的指指点点,贾璐开始还不适应,很快就无所谓了,她觉得自己行得正,坐得稳,才不怕被人说,特别是她还是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性格本来就大大咧咧,这也正是乔锋所欣赏的地方之――母暴龙没心没肺!

  又次摔了个痛快淋漓后,乔锋翘着二郎腿,仰天躺在地上。在他的旁边,则趴着被摔得快要散架,脸郁闷的贾大警官。

  “你怎么天天摔我,就不教我摔交?”贾璐实在忍无可忍,怨恨地看去。

  乔锋转过头,抛去个安慰的目光,慢条斯理地教导道:“佳佳,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摔交嘛,不是你摔我,就是我摔你,其实都差不多,很简单的。不过我是教练,被你摔的话,那也太没面子,所以只能摔你啦。我相信,这么摔上十天半个月,就像熟读唐诗三百首样,再不会摔,也会摔了,到时你再去找别人实践下就行,我可不是个很好的实践对象。当然,你定要摔我也可以,不过我向来都是加倍返回的,你不怕死就尽管来。”

  贾璐想哭,眼睛鼓圆鼓圆,恨恨说道:“你就会欺负我!”

  乔锋轻轻笑:“佳佳,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这是为你好,哪是欺负你?世上没有蹴而就的事情,不经风雨,哪得成果?我相信你脑袋还不算很笨,我怎么摔你的,多想想吧。其实这个打架,越简单,越快,就越有效,花拳绣腿屁用没有。学好我摔你的这招半式,你就能提高个级别,以后扁人自然方便得多。咳咳,你千万别想着扁我啊,我其实已经很仁慈了,没有对你进行任何魔鬼式训练。”

  “”贾璐很屈辱的被迫认同,而在骨子深处,她仍想着有朝日把这厮摔在地上,然后骑在他的身上,狠狠揍他顿屁股。当然,她也知道,这纯粹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但就是这样的幻想,已经足以让她高度亢奋,心情也没那么糟糕了。

  “你上次说要贬到分局当政委,什么时候上任啊?”乔锋漫步经心地问道,心里则按捺不住激动,靠,扁公安局的政委,真他丫爽!

  “我也不知道,管他呢。”贾璐郁闷不已,马上又气愤地瞪过眼,“谁说我是贬下去的,这可是越级提拔!”

  “哦那分局政委有多大?”乔锋故意弱弱问道:“哎呀,我这算不算是虐待领导呢?”丫的,老子就喜欢虐待你!

  “哼!”贾璐得意地白过眼,摆出副领导派头,就那乌龟趴地的姿势实在不太雅观,“已经确定了,我就分在城中分局,俱乐部和你家都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咳咳,这个分局政委虽然不大,但要找你点麻烦,还是绰绰有余的。乔监督,我希望你以后对我尊重点,要不然,你就等着瞧吧!”

  靠!乔锋更加兴奋,干脆侧过身子,张大嘴巴夸张道:“贾政委,你别吓唬我啊,我不经吓的。不过,领导滥用职权,公报私仇的话,我是可以向纪委投诉的!”

  “你去投诉呗!”贾璐甩了眼,不屑道:“我才不怕呢!”

  乔锋对国内特色的官员制度虽不甚清楚,但对贾璐的背景早认定不简单,那纪委什么的自然只是随口说笑罢了。眼见这位警官越来越飘,那厮很配合的郁闷道:“唉,看来以后我可夹着尾巴,老实坐人了!”妈的,坐不死你!

  “孺子可教也!”在那厮面前,贾璐现在说话也是越来越随意。

  乔锋笑笑,不置可否,忽又话锋转:“贾政委,这次对内鬼的调查先不要立案。你自己查就行了。”

  “那不

章节目录